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75章 又見口香糖
小說:| 作者:| 類別:

0375章 又見口香糖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夜色籠罩下的海珠繁華如夢。…,

走出醫院,夏雷的腦海里卻還在回想著江如意在他耳邊說的那句話:我等你回來,多久我都等你。你在外面累了,就回來歇歇。

小時候,少年時代的一件件往事浮現在夏雷的腦海之中,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苦笑,「你倒是把話說了,可我該怎麼辦呢?」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一份感情,他的身上已經背負太多的情債了。

他並不是一個花心的男人,可是他絕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這和美麗的女人總有很多追求者是一個道理,他如此優秀,又是單身,又怎麼少得了女人喜歡呢?

「或許,我真的應該找個女人結婚算了。這樣的話,也許就沒有這樣的煩惱了。」他的心裡這樣一個奇怪的念頭。

叮鈴鈴,叮鈴鈴……

夏雷將手機掏了出來,看到了一個陌生的號碼,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聽了電話。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夏雷,我是古可文。」

她自報身份,夏雷感到很意外,「你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

古可文笑道:「找你敘敘舊不行嗎?」

夏雷皺了一下眉頭,「古可文,你現在雖然在給申屠天音做事,但我們可不是什麼朋友。有事就說,沒事我就掛了。」

「好吧,說正事。」古可文收起了笑聲,「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安秀賢已經被釋放了。」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他料定有人會將安秀賢當作籌碼換取政治利益,卻沒想到會這麼快。在他的想象里,安秀賢會被關幾個月,直到雙方談好了才會被釋放。

「他今天來找過申屠天音。」古可文說道:「我就在旁邊,他和申屠天音談了神域集團與萬象集團的手機項目。最後,他還談到了你。」

夏雷故作平靜,「他說我什麼?」

「當然不是什麼好話,他說你偷了他家的阿提拉之劍,還有好幾樣古董,是小偷。然後還說你誣陷他,害得他被警察抓起來,但他是無辜的。他還說會找你算清楚這筆賬,一定會的。」

夏雷冷笑了一聲,「天音有說什麼嗎?」

古可文說道:「當然是為你說話,她還勸安秀賢不要衝動。安秀賢表面上是答應了,不過我看得出來,那不過是虛與委蛇。在申屠天音的面前,他什麼都會答應,可會不會遵守諾言就很難說了。」

「那就讓他放馬過來吧。」夏雷的聲音很冷,他能在江南酒店連殺安秀賢六個人,他就不介意再殺安家其他人!

「那就這樣吧,我掛了。」

「等等。」夏雷叫住了古可文,「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那你覺得我為什麼告訴你這些?」

「我們不是朋友,你我都很清楚這一點。你應該和安秀賢站在同一個陣線上才對,給他出謀劃策,幫助他對付我。如果我死在安秀賢的手裡,這對你不是很好嗎?」

古可文沉默了一下,說道:「還記得我當初提出來的那個交易嗎?」

夏雷一下子想到了古家倒台不久之後的那個晚上,在群英會所,古可文脫掉了她身上的晚禮服,以身體做誘餌,引誘他與她合作,給她的父親古定山報仇,對付殺害他父親的大人物。他當然不會答應,拒絕了她,卻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她居然又提了出來。

「我想告訴你的是,我當初提出的交易到現在仍然有效。只要你答應我,幫我復仇,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我整個人都是你的,你想怎麼樣都行。」這樣的話,那天晚上在群英會所里古可文也說過。

「古可文,我感謝你提醒我,但是……」夏雷換了一種委婉的說法,「你這樣做其實是在糟蹋你自己,曾經的古家大小姐,什麼時候淪落到用身體來當籌碼了?再說,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呵呵。」古可文笑了,「我確實用身體吸引過你,你無動於衷,我古可文可不會犯賤再做第二次。我說的我整個人都是你的,那是指我可以幫你賺錢。我古家雖然倒了,可那些關係還在,我手裡還有很多人的把柄。這些都是用錢買不到的資源,由我助你,你的公司能在十年之內趕上萬象集團。」

十年之內趕上萬象集團,如果別人說這樣的話,那或許只是一個笑話,可是這樣的話從古可文的嘴裡說出來卻又有著幾分份量。因為她手裡確實掌握著古家的人脈,還有很多人的把柄,這些資源看不見,但絕對有非常強大的能量,不然申屠天音也不會讓她做助理了。

夏雷沉默著,這一時間裡,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他有些心動。

「好好考慮考慮吧,我還有點耐心。」古可文的聲音,「我會繼續留意安秀賢,他那邊有什麼風吹草動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禮貌上夏雷是應該說一聲謝謝的,可他的嘴裡就像是塞著一團棉花,怎麼也說不出來。

古可文那邊掛斷了電話。

夜風吹過臉頰,帶來一陣涼爽,夏雷的思路也清晰了起來,他的心裡暗暗地琢磨道:「古家因我而完蛋,古定山死了,古可武還在監獄之中,這樣的仇壓在頭上,古可文想要的居然不是復仇,而是與我合作?還揚言要幫我超越萬象集團,我要是信你,那我就真的是喝醉了。」

合作,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可是,古可文那麼聰明的女人,她會看不出這一點嗎?可是,她為什麼還會這麼做呢?

更讓夏雷感到困惑的是,古可文再次現身,非但不找他復仇,反而給他幫忙,她為的是什麼呢?

古可文再次現身,整個人都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讓人看不透。

驅車上路,夏雷的速度並不快,他的腦袋裡塞滿了這樣那樣的問題,還有江如意。想到江如意的時候,他的心裡居然有一點暖暖的,親切的感覺。

嗡——

一輛機車從寶馬m6旁邊疾馳而過,速度起碼在一百碼以上。

夏雷移目看去,機車上的背影居然有些眼熟的感覺。卻就在他準備追上去,從側面透視那張隱藏在頭盔下面的臉的時候,前面的騎手揚手一拋,一團白色的東西頓時砸在了寶馬m6的擋風玻璃上。

那是一塊嚼過的口香糖。

看到口香糖,夏雷忽然就猜到了機車騎手的身份,也用不著追上去透視機車騎手的臉龐了。她是父親的助手,葉列娜。

葉列娜連頭都沒有回一下,一轟油門,機車突然加速,眨眼就遠去了。

這裡是華國,她的目的並不是要見面,但她已經做完了她要做的事情。

夏雷將車駛離主幹道,在街邊的一個停車位上.將車停了下來,然後下車,取下了粘在擋風玻璃上的口香糖。

「每次都這樣,要我拆她嚼過的口香糖,她就不知道換一種傳遞信息的方式嗎?」拿著黏糊糊的口香糖回到駕駛室,夏雷一邊拆著口香糖,一邊抱怨。

口香糖里果然藏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段話:兒子,我們俄羅斯見。我需要你的狙擊步槍,多帶兩支到俄羅斯。在華國,已經有人盯上你了。我已經開始調查那個人的身份和動機,一有結果,我會讓葉列娜告訴你的。

紙條上的筆跡是父親夏長河的筆跡,而且不是模仿的,模仿的筆跡無法騙過夏雷的眼睛。

「老爸要我的狙擊步槍?」夏雷苦笑了一下,「他還真是識貨,好吧,這次去俄羅斯我就多帶兩支,到時候給他就行了。」

父親夏長河終於肯見面了,夏雷的心中很激動。因為這意味著,一些困擾他的問題可能會在父親的身上找到答案。當然,更重要的是分別六年,終於要父子團聚了!

夏雷將紙條燒掉,將口香糖也扔到了路邊的垃圾桶里。

叮鈴鈴,叮鈴鈴……

手機鈴聲又響了。

「又是誰?」夏雷掏出了手機,看到的卻是江如意的號碼,他跟著接聽了電話,「如意,什麼事?」

「你現在已經在機場了嗎?」

「沒有啊,我不是說了嗎,我要明天離開,我想在家裡住一晚。」夏雷說。

「哎呀,我腦子糊塗了,沒聽清楚了,以為你去趕飛機,所以就沒留你。我媽剛才還在說教我,說怎麼不請你吃頓飯,你還沒吃飯吧?」

「沒呢,回來就去了你家,然後又去了醫院,正準備回家做點什麼將就吃點。」

「別回去了,來接我吧,我們去我們讀高中時的那家燒烤店吃燒烤怎麼樣?我請客。」江如意說,她的聲音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柔。

「好啊,我馬上過來。」夏雷掛斷了電話,調轉車頭又往醫院方向駛去。

重溫高中舊時光,那也不錯。

醫院裡,楊芸向江如意豎起了大拇指,笑得像一朵花,「這就對了嘛,女孩子嘛就是要溫柔,要撒嬌,說話要嗲。你不能像個男人婆一樣對人家說話,兇巴巴的,誰敢娶你埃」

「媽1江如意跺腳,「你再說我就不學了!好肉麻1

「好好好,我不說你行了嗎?」楊芸翹嘴,又補了一句,「跟你爸一個臭脾氣。」

病床上,江樹青翻了一個身,拿屁股對著楊芸。

同一時間,夏雷停車的街邊暗角里走出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他拿著手機,用韓語說道:「會長,那小子有問題。」

手機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什麼問題?他的問題還少嗎?」

身材高大的男子說道:「不是一般的情況,我看見有一個女人……」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從人行道走過來的一個戴著鴨舌帽的中年男人突然將一支注射器扎在了他的脖子上,大約一秒鐘的時間,他便往地上倒了下去。

男人一把抱住他,往路邊走去,打開一輛車的車門,將他塞了進去。隨後,男人開車離開。整個過程不到二十秒的時間,根本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夜漸深,很多故事都在上演。/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