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76章 雷爸的風格和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0376章 雷爸的風格和手段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李承日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特工,從他監視夏雷卻沒有被發現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他的能力。這也是安謹諫看中他的的地方,將他派到了華國。

李承日也很樂意為安謹諫賣命,除了不菲的報酬,還有升職的承諾。更重要的是,安謹諫有可能會成為韓國的下一屆總統。未來總統的任務,怎麼能不賣力去做呢?

可是,這一切都在一個小時前結束了,往糟糕的方向發展了。

一個小時后,李承日睜開了眼睛,他發現他在一個燈光昏暗的屋子裡,坐在一隻椅子上,手腳都被捆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這個屋子沒人居住,牆壁上掛滿了蛛網。有幾張張貼在牆壁上的畫,它們大概有二三十年的歷史,全是工農兵的內容,有拿著鐵鎚的工人大哥,還有拿著鐮刀的女人,以及高舉手榴.彈的戰士。在他對面又一道房門,緊閉著,看不到外面的情況。

「可惡1李承日使勁地掙了一下,他想掙開繩子,可沒有成功。

這時房門忽然打開,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還有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從門外走了進來。她穿著緊身皮衣,胸部和臀部被勒得緊緊的,曲線誘人。她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很冷漠,很神秘的感覺。她的手裡提著一隻黑色的箱子,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

戴著鴨舌帽的男人將頭上的鴨舌帽摘了下來,然後坐到了李承日對面的一隻椅子上。

李承日看清楚了他的臉,頓時愣了一下。因為,出現在他面前的男人的臉龐與夏雷很神似,簡直就是一個三十年後的夏雷。

「你是……」李承日有些緊張,試探地道:「你是夏雷的什麼人?」

「夏長河。」男人的聲音很低沉,「我是夏雷的父親。」

「你想幹什麼?」李承日極力掩飾著心中的恐慌,表現出很強勢的樣子,「我是韓國政府的工作人員,你現在放了我,我會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夏長河淡淡地道:「我知道你是韓國人,我還知道你是韓國的特工,名叫李承日,今年三十歲。去年執行任務的時候,你槍殺了幾個從北邊逃過去的青年,還有一個女孩,才十八歲,你侮辱了那個女孩,然後殺了她。我說得對嗎?」

李承日的額頭上已經冷汗淋淋了,聲音也開始發顫了,「你、你究竟是什麼身份?」

這樣的事情,天知地知他李承日知,可眼前這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人卻也知道,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太詭異了!

夏長河的聲音還是淡淡的,「我剛才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我是夏雷的父親。」

李承日說道:「夏雷的父親已經失蹤六年了1

夏長河卻沒理會李承日的質疑,繼續說著他想說的話,「安謹諫是父親,他是一個很好的父親,他給他的兒子安秀賢創造了一個很大的家業,幾百億資產,我是沒法比的。同樣是父親,我能給我兒子的東西不多。但有一點安謹諫的不能和我比的,那就是我可以為我兒子和女兒做任何事情,包括殺人。」

李承日的臉色頓時沒了血色,一片蒼白。

夏長河繼續說道:「其實,你們和我兒子之間的恩怨本應該在安秀賢放出來之後就了結的,可是你們卻仗勢欺人,不依不饒。安秀賢一出來,你們就迫不及待地展開行動了。同樣是做父親的,安謹諫給他的兒子派特工,派殺手,我這個做父親的總不能什麼都不做,看著你們傷害我兒子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1李承日吼道:「放了我!我是韓國特工,你知道殺了我的後果1

這時葉列娜打開了那隻黑色皮箱,露出了裡面的東西。

皮箱裡面裝著的全是折磨人的刑具,有扒指甲並可以剪掉指頭的兩用鉗子,還有小型的罐裝噴火器,還有手術刀、尼龍絲線、鋸子、鐵鎚和幾支一次性注射器。這些東西都被收拾得很乾凈,散發著冰冷的光澤,讓人看了都背皮發麻。

葉列娜說道:「我可以開始了嗎?」

「不,還是我來吧。」夏長河起身,順手從皮箱之中拿起了那把可以扒指甲又可以剪斷人手指的鉗子,然後走到了李承日的身邊。

李承日的心裡已經充滿了恐懼,但他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工,他並沒有表現出恐懼的樣子,他還能保持最後一點平靜,「你們不能這麼干,我是韓國特工1

夏長河說道:「我的風格簡單直接,你告訴我安謹諫還安排了些什麼人,他的計劃是什麼,我就放了你。如果你不回答,你會很痛苦。我提醒你,不要以為你受過什麼疼痛訓練就能扛過去。你受過的那些訓練在我的眼裡幼稚可笑。我的話說完了,你是要活命,還是死?」

李承日咬了一下牙齒,憤怒地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我告訴你,你一樣會殺了我,不要當我是傻瓜1

夏長河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看來你已經做出了你的決定,那好吧,我也很好奇你究竟能承受到什麼程度,我們開始吧。」

「你去死1李承日發瘋似地掙扎著,可他還是沒法將繩子掙開。

夏長河抓住了他的左手,慢吞吞地將李承日的食指放進了鉗子里,然後使勁一壓。鮮血噴濺,一根指頭頓時掉在了地上。

「藹—」李承日一聲慘叫,疼得大口吸氣。

卻沒等他緩過氣來,夏長河又用鉗子夾住了他的中指,二話沒說又是使勁一壓。

「啊1李承日的中指也掉在了地上,劇烈的疼痛充塞著他的每一根神經,他的意識也有些昏沉了。

夏長河淡淡地道:「就這點水平?你也好意思說你是受過訓練的職業特工?」

「呸1李承日張嘴向夏長河吐了一口口水。

夏長河點頭,「這樣才有點職業特工的樣子。」說完,他又剪斷了李承日的拇指和無名指。

李承日再也扛不住了,眼見就要昏死過去了。

葉列娜從黑色皮箱之中拿起了一支注射器,說道:「這是公司的心產品,能讓人一直保持清醒。」

夏長河接過了那支注射器,順手就扎進了李承日的脖子之中。

在藥液的作用下李承日很快就清醒了過來,他吼道:「你們究竟是誰?」

夏長河沒有說話,但他剪掉了李承日左手的最後一根指頭。

「混蛋!你們會後悔的1李承日快被痛瘋了,他承受著難以形容的劇痛,可他偏偏非常清醒。

「李承日,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夏長河冷冷地道:「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就真正開始折磨你了。那個時候,你會覺得痛苦地死去也是一種幸福。」

剪斷了他左手的五根指頭居然還不是真正的折磨,難道這只是餐前甜點嗎?

李承日大口地吸著空氣,想緩解體內的疼痛,他的心理防線也在悄然崩潰。

夏長河放下了鉗子,從黑色皮箱之中拿起了手術刀和一圈尼龍絲線,聲音冰冷至極,「古代有一種刑法叫千刀萬剮,只有技藝最好的劊子手能做到,而我恰好是其中之一。我很少親自動手,為了我兒子,我會讓你品嘗到那種味道。」

「我、我不知道……」李承日的心裡還存有最後一絲僥倖。

夏長河皺了一下眉頭,他用尼龍絲線纏繞李承日的身體。他纏繞得非常有技巧,那細細的尼龍絲線將李承日的皮肉勒緊,就像是一張漁網纏緊了他的身體。

幾分鐘后,手術刀落下,乾淨利落地割下了李承日的一塊皮肉。

「礙…」李承日慘叫,徹底崩潰了。

手術刀一刀刀割下,操刀的夏長河顯得很專註,表情也平靜得可怕。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藝術家,正就著一根木頭在雕刻一件作品。而他的冷漠和嫻熟,卻又讓他看上去像一個古代的大師級的劊子手!

割到第十刀的時候,李承日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他哀嚎道:「住手!我……我說,我說1

夏長河收手,靜靜地看著李承日。

李承日哭了,顫聲說道:「安謹諫和cia有合作的關係,安謹諫出錢雇傭了一些人,負責監視夏雷和他身邊的人,收集一切關於夏雷的情報。安謹諫也給cia提供了一筆數目驚人的資金,cia啟動了一個名叫『釣魚者』的計劃,他們計劃,計劃……計劃在俄羅斯抓住夏雷。」

夏長河淡淡地道:「你的眼神告訴我,你沒有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你在考驗我的耐心嗎?我已經沒有耐心了,我們繼續。」說著,他又要。

「不,不……」李承日大口吸氣,「我還知道安秀賢自己找了一個殺手組織,請了殺手刺殺夏雷。」

「什麼殺手組織?」

「我不知道,我的不知道,你放了我吧,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李承日哭了,他從沒有這麼懦弱過。

「好,我放了你。」夏長河繞到了李承日的身後。

「真的?」李承日好像看到了一絲希望。

「真的。」話音落下,夏長河手中的手術刀忽然割過了李承日的脖子。

鮮血噴泉一般噴涌了出來,李承日的身體抖動了幾下,然後徹底安靜了下來。

夏長河將手術刀扔進了黑色的皮箱之中,冷笑道:「釣魚者計劃?他們會釣到鯊魚的。把這裡收拾一下,我們準備去俄羅斯。」

葉列娜點了一下頭,動手處理李承日的屍體。

夏長河掏出李承日的手機,翻出李承日最後通話的那個號碼,然後用韓文編輯了一條簡訊:會長,一切順利。夏雷很機警,有新的情報我會立刻聯繫你。

發完簡訊,夏長河將手機扔到了李承日的腳下。

葉列娜在李承日的屍體上澆上了汽油,一分鐘后,李承日的屍體燃燒了起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