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80章 虐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0章 虐菜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打高爾夫球和談生意其實沒有必然的聯繫,可是葉坤就是要以一種居高臨下,盛氣凌人的姿態來和夏雷談。所以,他要加入安秀賢和夏雷的球局的目的就是要夏雷顏面掃地,失去銳氣,失去信心。

這是一種「威勢」,一種國字型大小老總對民營小老闆的「威勢」。他不需要討好夏雷,他要像壓路機一樣向夏雷碾壓過去,要將夏雷碾碎,不僅如此,他還要夏雷服服帖帖!

至於安秀賢,他和夏雷打球的目的就更簡單了,純粹是想看夏雷的笑話,想讓夏雷丟臉。

三千萬資金已經通過轉賬的方式打到了申屠天音的一個賬戶之中,贏得比賽的人將得到這三千萬的資金。

三個即將競賽的男人,各懷心思。申屠天音和木劍鋒則在旁邊看著,也都有著各自的心思。

「好了,可以開始了。」木劍鋒說道:「這不是職業比賽,也沒必要弄太多的規矩,你們誰先開桿?」

夏雷說道:「在正式開始之前先讓我試試手吧,我以前在德國玩過幾次,但過去很久了,我找一下手感。」

木劍鋒點頭,「沒問題。」

安秀賢哂笑道:「夏先生,你什麼時候在德國玩過高爾夫呢?真是不可貌相啊,對了,是德國的工地嗎?」

「是德國監獄。」夏雷說。

又是監獄,聽到監獄兩個字,安秀賢的臉色就陰沉下來了。

夏雷將一顆高爾夫球擺在了球台上,揮杆往最近處的球洞推了一桿。那顆高爾夫球滴溜溜地滾到了別的地方。

「哈哈哈。」安秀賢又笑了,這樣的水平,連業餘都算不上。

葉坤也笑道:「夏先生,我看你像是沒玩過高爾夫球吧,不要緊,你可以把錢拿回去,我們單純玩玩就好了。以後,多練練就能提高水平。」

面對安秀賢和葉坤的嘲笑,夏雷卻顯得很平靜,他又放了一顆球在球台上,然後猛地一桿抽向了最遠的球洞。

這一次,他的揮杆,發力和方向都有了很明顯的提升,那顆高爾夫球雖然仍然飛到了別的地方,沒有掉進球洞,但相差的距離已經不是很遠了。

隨後,夏雷又打了兩桿。這兩桿純粹是沒有方向和目的亂打的,一顆高爾夫球飛到了水泊里,一顆高爾夫球飛過了一座草坡,連看都看不到了。

安秀賢和葉坤忍不住對視了一眼,都難忍笑意。在兩人看來,就夏雷的水平根本就上不了檯面,他們要想贏得比賽那會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兩人也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夏雷丟醜的樣子。

申屠天音走到了夏雷的身邊,擔憂地道:「雷,沒人能在幾分鐘里學好高爾夫球,更別說是打出水平了。要不,我看還是算了吧。」

夏雷卻笑了一下,「沒事,對兩個業餘選手,我還是有信心的。」

申屠天音,「……」

這句話也差點把安秀賢和葉坤噎著,一個從來沒有打過高爾夫球的人居然說他們是業餘選手!

夏雷說道:「木老,我准好了,可以開始了。我讓他們兩個業餘選手開桿。」

這口氣,木劍鋒的臉色也有些掛不住了。葉坤是他的學生,夏雷這樣說話顯然連他的面子都不給了。

「哼。」木劍鋒輕哼了一聲,「葉坤,那就由你來開球吧,好好打,不要讓夏先生這個職業選手輕看了。」

葉坤冷笑了一下,稍微準備了一下,隨即揮杆擊球,,高爾夫球落在了草地上,然後滾進了進洞。

球童跑了過去撿起了那顆高爾夫球。

安秀賢也走了過去,擺球擊球,他打出的高爾夫球飛到了球洞更近的地方,然後滾進了球洞。這一桿,他打得其實要比葉坤好一些。

兩人站在旁邊看著夏雷,一臉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姿態。

夏雷走了過去,擺球,擊球。

申屠天音閉上了眼睛,不敢看夏雷這一桿是什麼結果。可是,幾秒鐘之後她卻沒有聽到任何人說話的聲音,安靜得出奇。她忍不住睜開了眼睛,卻看到球童往球洞跑出,伸手撿起了夏雷擊出的那顆高爾夫球。她頓時驚呆了,居然也是一桿進洞!

安秀賢和葉坤再也笑不出來了,他們本來是等著看夏雷出醜的,可夏雷這一桿打得比他們任何一人都要瀟洒利落,那顆高爾夫球甚至都沒在草地上滾動,直接就飛進了球洞!

木劍鋒也是一臉奇怪的表情,好像是活見了鬼一樣。

其實,無論是申屠天音還是木劍鋒,抑或則是安心和葉坤,他們都不知道夏雷剛才試手的那幾桿其實是在學習打高爾夫球的技巧。他的學習可不是普通的學習,他的左眼能測試高爾夫球與球洞之間的距離,他的大腦能計算高爾夫球在空中飛行的速度和阻力,他的身體能調整到最協調的程度。簡而言之,他每打一球之前,他的大腦會像計算機一樣計算出一切,甚至會在腦海之中模擬出高爾夫球在空中飛行的軌跡!大腦計算,得出結果,左眼鎖定需要擊打的部位,他打出的高爾夫球就會像精確制導的導彈一般飛進球洞!

這樣的能力,別說是安秀賢和葉坤這兩個業餘選手,就算是泰格伍茲來和夏雷打,也會輸得連方向都找不到!

差距很快就行顯現了出來,第二個球洞安秀賢和葉坤都沒法一桿進洞,兩人都打了兩桿才進洞。而夏雷站到球台前,一桿擊出,那顆高爾夫球嗖一下又飛進了球洞,連草地都沒沾一下。

第三洞,第四洞,第五洞……

安秀賢和葉坤需要的桿數越來越多,但夏雷卻還是那麼野蠻,不管是多長距離的球洞,全部一桿進洞。

觀戰的人都傻眼了。

在場的人或多或少都認識幾個職業選手,也知道職業選手是個什麼水平,可跟夏雷比起來,那些職業選手都像是業餘選手!

安秀賢和葉坤此刻的心情就只能用六個字來形容——真是日了狗了!

又是一桿進洞,夏雷攤開了雙手,「安先生,葉先生,這樣打沒意思,浪費時間。乾脆我將所有的球洞打完,你們在後面追,行不行?和你們比賽真是一點難度都沒有,我都不想玩了。」

直接打臉,一點面子都不給!

安秀賢和葉坤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如果有打贏夏雷的能力的話,恐怕他們會衝上去爆揍夏雷一頓。可是,這種幻想永遠沒有成為現實的可能。

卻就在這時,夏雷擺了一顆高爾夫球在球台上,看了一眼最遠處的球洞,又看了一眼高爾夫球,猛地一桿抽出,那顆高爾夫球嗖一聲飛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近乎直線的軌跡,飛過幾十米的距離,一頭扎進了草地之中。

沒有一桿進洞,但那顆球距離最遠的球洞卻僅有幾公分!

那個球童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夏雷笑著說道:「不好意思,我也有需要兩桿才進洞的時候,就像你們一樣。」

這一刻,安秀賢和葉坤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實,這還是夏雷故意打偏的。

還需要繼續比賽下去嗎?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繼續比賽下去的話,安秀賢和葉坤兩人不過是自取其辱。

「呵呵。」木劍鋒乾笑了兩聲,打了一個圓場,「夏雷啊,真是看不出來,你打高爾夫球的水平這麼高。我看啊,以你的實力,你完全可以進軍職業高爾夫球,你能拿到最高的榮譽。」

夏雷淡淡地道:「木老,你客氣了。比賽還沒結束,沒準安先生和葉先生會反超我。」

安秀賢將球杆扔給了球童,他顯然已經放棄比賽了。

葉坤也將球杆拋給了球童,他也乾笑了兩聲,「夏先生,我輸得心服口服,那筆獎金是你的了。」

夏雷走到了球童身邊,將球杆遞給了球童。

球童感激地看了夏雷一眼,因為他能感受到夏雷對他的尊重。

「夏雷,我們去喝杯茶吧。」木劍鋒說道。

葉坤說道:「嗯,我有一筆生意要和你談。為了這筆生意,我把一個很重要的會議都推遲了。」

這簡直是高位者的口氣,盛氣凌人。

夏雷淡淡地道:「喝茶就免了吧,我最近胃不舒服,不想喝茶。你要和我談什麼生意,就在這裡說吧。你時間寶貴,我的時間也寶貴。事先要是知道是你約我談生意,我就陪朋友去看電影去了。」

「你……」葉坤的臉色頓時變了。

漢武兵器公司已經擺下車馬,要收購他的軍工廠了,之前還派了人來搞破壞,夏雷也就根本用不著跟葉坤客氣了。現在他也明白了,葉坤先是派了人來軍工廠強行拿槍,讓他沒有槍去參加在莫斯科舉辦的輕武器展覽,然後約他來這裡談判,可謂用心險惡!這樣的人,他沒有一腳踹過去,那就算很克制的了!

「夏雷,你怎麼還是這脾氣?」木劍鋒的老臉也有些掛不住了,「葉坤和你談的生意可不是你以前接的那些加工零件的小生意,能讓你一輩子榮華富貴。」

夏雷冷笑了一聲,「我就是榮華富貴,我要誰給我榮華富貴?」

「你……」木劍鋒也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他顯然沒預料到夏雷會這麼不給他面子。

葉坤陰沉地道:「夏雷,難道你就不聽聽我要和你談什麼生意嗎?」

夏雷說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沖著我的軍工廠來的。」

「既然你知道,那就開個價吧。」葉坤的口氣很強硬。

夏雷說道:「要是不賣呢?」

葉坤冷笑道:「那可由不得你。」

木劍鋒從旁勸道:「夏雷,你要想清楚,我還會害你嗎?這件事,和你當初賣給我們那台機床是一個性質。結果呢?不用我說結果了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