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82章 發光的女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2章 發光的女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夜色籠罩下的白鹿小鎮已經進入了夢鄉,燈火稀疏。與白鹿小鎮相距不遠的雷馬軍工廠卻燈火通明,一片忙碌的景象。白天所發生的事情並沒有影響到軍工廠的生產。

軍工廠的工人們有著極高的工作熱情,但這並不是他們的思想覺悟有多高,而是因為他們的夏董回來之後拉了好幾紙箱的現金,無論職位高低,一人一萬發著玩。

這些錢都是安秀賢和葉坤打高爾夫球輸給夏雷的,花起來一點都不心疼。發完全廠,也不過五百來萬,還夠發三次獎金。葉坤想要挖走雷馬軍工廠的人才,但夏雷卻用他的錢去增強員工的歸屬感。在這件事上,葉坤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所有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只等明天一早去機場,然後直飛莫斯科了。

別墅書房裡,夏雷合上了一份參展的材料,卻又拿起了一支筆,在一張紙上寫畫著他在軍事基地里透視到的青銅書上的神秘文字。

青銅書上的文字很奇特,也很複雜,他花了好幾分鐘才寫了幾個字。他端詳著這幾個文字,左看右看,卻始終找不到半點頭緒。

「這些文字……」良久,夏雷的心裡忽然冒出一個想法,「寧靜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文字,她所請教的語言專家也沒見過這樣的文字……它,會不會不是文字?」

這個想法很大膽。

夏雷的視線移到紙上的一個很費神才寫出來的文字上,它有一個圓圈,有很多筆畫。如果放任想象力的發揮,那個圓圈就像是人的頭,而那些筆畫有一些可以想象成人的手臂和腳,甚至是器官,或許是別的什麼。

又看了許久,夏雷皺起了眉頭,「如果不是文字,為什麼要刻在青銅書上?它與古合金有什麼關係?又有什麼作用?」

這些問題,很難找到答案。

「嘻嘻嘻……」一個女人的笑聲忽然在書房裡響起。

夏雷頓時震悚,兩眼警惕地掃過書房裡的所有角落,可是什麼都沒發現。

「嘻嘻嘻……」女人的笑聲再次飄進夏雷的耳朵里。

這一次更加清晰。

這聲音很年輕,飄飄渺渺,悅耳動聽,卻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里飄過來的一樣,又像是從另一個維度的空間里傳遞過來的。總之,詭異到了極點!

夏雷忽然想起了在白匈奴部落的古城遺里聽到的那個女人的聲音,他的背皮上也一片冰涼。

突然,書房裡的燈熄滅了。

書房的門無聲自開,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忽然出現在了門口。

「啊1夏雷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人也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門口,一襲白色長裙的女人身材高挑,豐滿窈窕,門外的清冷的月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像是從月宮之中飛下來的仙子,渾身都不帶點煙火的錫緩緩地向夏雷走來,夜風撩起她的裙擺,那一雙**隱隱閃現,宛如象牙箸。

夏雷這才看清楚她的臉,他的嘴裡頓時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她不是女鬼,而是阿妮娜。

一片燈光忽然亮了起來,但卻不是書房的燈,而是阿妮娜的裙子里的發光的裝置。紅色的led燈閃閃發光,照亮她的裙底,那裡的美讓人不敢直視。燈光向上發散,她的小腹和胸部也籠罩在了燈光下,小腹平坦光滑,肚臍圓潤可愛,而那兩座山峰更是巍峨挺拔,雄偉壯觀。

「嘻嘻嘻……」阿妮娜沒心沒肺地笑出了聲音。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你在幹什麼啊?」

「在淘寶買的,今天才到貨,我想穿給你看。」阿妮娜轉了一個圈,展示了一下她的電臀,然後才向夏雷走來,「好看嗎?」

夏雷苦笑道:「看來,我得跟馬寧談談了。我得讓他知道他都賣了一些什麼東西,你怎麼會買這樣的東西啊?」

「你不喜歡?」阿妮娜毫不客氣地坐到了夏雷的大腿上。

夏雷看著她的裙子里發光的東西,忍俊不已,「不,我只是覺得你裡面應該再穿上內衣。」

「少來,我知道你喜歡我這樣。」

夏雷,「……」

阿妮娜俯下螓首,用柔唇堵住了夏雷的嘴唇……

長夜漫漫,無盡溫柔。

第二天一早,唐語嫣便驅車來到了雷馬軍工廠。龍冰和唐博川也來了。在陣仗,101局的精英盡出,不難看出101局對於這次俄羅斯之行的看重。

參展的四支狙擊步槍都被裝上了車,就等夏雷出發了。

阿妮娜給了夏雷一個擁抱,在他耳邊說道:「小心點,到了那邊給我電話。」

「好的,到了那邊給你電話。」夏雷說。

另一邊,唐語嫣皺起了眉頭,「這個阿妮娜和夏雷是什麼關係?」

「你是在問我嗎?」龍冰說。

「嗯,這個女人是你和夏雷從德國拐回來的,你知道得肯定比我多。」唐語嫣說。

龍冰淡淡地道:「我需要用一萬個字才能說清楚,你有興趣聽嗎?」

唐語嫣白了龍冰一眼,「冷冰冰的,難怪你到現在都還沒有男朋友。」

龍冰也白了唐語嫣一眼,「說得你好像有男朋友似的。」

唐博川聳了一下肩,「你們非要一見面就這樣嗎?」

龍冰和唐語嫣卻又各自甩了對方一個白眼。

這世上有些關係註定是無解的,就像唐語嫣和龍冰,兩人在戰場上絕對是生死相依的戰友,都可以將生命交付到對方的手中。可在日常生活里,兩人卻少不了鬥嘴的時候。

夏雷走了過來,「好了,我們走吧。」

101局的幾輛專車上路,直奔機場而去。龍冰和唐伯川雖然也來了,但並沒有登上飛機,兩人的任務只是護送要去參展的槍支和夏雷。唐語嫣才是要陪夏雷去莫斯科的人。

」小心點。」夏雷登機之前,龍冰叮囑道。

夏雷點了點頭,」我會的,謝謝。小雪那邊就麻煩你多照看一下了,我不在她身邊,總有點放心不下。」

龍冰說道:」這個你放心,我會替你照看好她的。」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另外,這次去莫斯科就別惹事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儘力。」

唐語嫣從飛機艙門探出了頭來,」夏雷,快點。」

」我走了。」夏雷登上了飛機。

飛機上除了機組人員和唐語嫣,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唐語嫣的手下,名叫胡浩。一個叫凌漢,很年輕,三十齣頭,戴著一隻無框眼鏡,皮膚白凈,斯斯文文的樣子。他看上去很像是文職人員,但夏雷觀察了他一下卻覺得不是那麼回事。這個凌漢的身上有著一種很難說清的氣質,給人一種很有故事的感覺。

「夏先生,我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事情,一直沒有機會相見。」凌漢主動跟夏雷打招呼,「這次去俄羅斯參展,我們總算是見面了,幸會幸會。」

夏雷也很客氣,「凌先生,很高興認識你。對了,你負責什麼工作?」

凌漢看了站在夏雷身邊的唐語嫣一眼,「唐科長,你沒告訴夏先生嗎?」

唐語嫣說道:「抱歉……夏雷,凌先生是這次參展的官方代表,他負責與境外客商洽談,也複雜審批訂單。」

這等於是負責人了。

夏雷心中一動,「這個凌漢這麼年輕居然就負責這麼重要的任務,身份不簡單,他的職位肯定比唐語嫣還要很多。」

凌漢笑道:「正確,我就是負責這些工作,還請夏先生多多支持。」

「一定一定,也請凌先生多多關照。」夏雷伸出雙手去與凌漢握手。

凌漢也伸出了雙手與夏雷握手,一點官架子都沒有。

兩人寒暄了幾句,然後回到了座位上。

專機上的座位很多,但唐語嫣卻跑來跟夏雷擠,坐在了他旁邊的位置上。

夏雷用眼角的餘光瞟了凌漢一眼,然後湊到唐語嫣的耳邊,小聲地道:「這個凌漢是身份身份?」

唐語嫣的耳根悄悄地紅了,「我不清楚。」

「你不清楚?」夏雷有些意外。

唐語嫣反過來湊到了夏雷的耳邊,靠得很近,「我沒騙你,我其實也剛知道他的名字。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嗎,上面會派一個人來負責這次參展的工作。他是什麼身份,從哪個部門來的,我一點都不知道。不過,上面對這次俄羅斯參展的事情很重視,憑我的經驗,這個人的身份肯定很特殊,職位也很高。」

夏雷皺了一下眉頭,「會不會是漢武兵器公司的人?」

唐語嫣說道:「不會吧,漢武兵器公司的人會給你好臉色?他的身份你就別打聽了,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了。」

夏雷坐正了身體,不問了。

唐語嫣揉了揉耳根子,白了夏雷一眼,心裡暗暗地道:「還真是沒當自己是外人啊,居然對著我的耳朵吹氣,弄得人家痒痒的……色狼。」

夏雷的心裡也在嘀咕,但卻是另外的事情,「上面重視,派的人也肯定不簡單。這個凌漢跟在身邊,我又怎麼將那兩支xl2500狙擊步槍交給父親呢?還有,父親要與我在俄羅斯見面,唐語嫣這個跟屁蟲跟在身邊,我又怎麼脫身呢?」

還沒到俄羅斯,夏雷的煩心事就已經出來了。

專機起飛,透過窗戶可以看到飛速倒退的機場,更遠的地方,京都的輪廓進入視線,也飛快遠去。

夏雷忽然有一種預感,這次俄羅斯之行註定不會平靜。/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