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83章 莫斯科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3章 莫斯科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京都飛莫斯科用了九個多小時的時間,下飛機的時候天色才近黃昏。…≦,沒有倒時差的感覺,甚至還趕得上享用一頓俄羅斯風味的晚餐。

酒店一早就定好了,是位於莫斯科中心區域的皇冠假日酒店,距離紅場和克林姆宮很近,僅需要幾分鐘車程。夏雷的房間光線很好,站在窗戶前可以眺望到東歐地區最強硬的政治中心,克林姆宮。

「我已經來莫斯科了,不知道父親在什麼地方,這一次,他還會派葉列娜來聯繫我嗎?想必是這樣的,葉列娜本來就是俄羅斯人,這裡是她的故鄉。」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在莫斯科,他也不太擔心美國cia會有什麼放肆的行動,畢竟這裡是俄羅斯的首都。如果cia的人在這裡興風作浪,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人肯定會讓他們吃苦頭的。要知道,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前身就是文明世界的克格勃,與美國的cia,以色列的摩薩德,英國的軍情六處並稱為「世界四大情報組織」。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

夏雷回頭看了一眼,一眼便看見了站在門外的唐語嫣。她換上了一身藍色的晚禮服,低胸,露背,身材豐腴且緊緻,性感至極。

夏雷過去給她開了門,假裝呆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這麼快連衣服都換了,穿這麼漂亮幹什麼?」

唐語嫣笑著說道:「難得出來玩一次,當然要好好放鬆放鬆。我打聽了一下,這家酒店的俄羅斯大餐不錯,我們去試試吧。今天中午的飛機餐很難吃,我幾乎沒動,肚子早就以,請我吃大餐吧。」

夏雷欣然應允,「榮幸之至。」

唐語嫣湊了過來,挽住了夏雷的胳膊。這樣動作很親昵,夏雷只是微微僵了一下,但並沒有排斥。在阿富汗,他和唐語嫣連夫妻都假扮過,在莫斯科假扮一對情侶便是小意思了。

來到位於二樓的餐廳,夏雷想起了什麼,「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凌先生叫來一起吃?」

唐語嫣卻說道:「不用,他那麼大個人了,要是餓了的話肯定會來吃的。」

夏雷就不好說什麼了,選了一張窗戶邊的餐桌,然後很有風度地替唐語嫣拉開了餐椅。

唐語嫣面帶微笑,很優雅地入座。女人都喜歡有風,她也不會例外。

一個俄羅斯女孩走了過來,用蹩腳的英語詢問夏雷需要點什麼。

夏雷用流利的俄語對她說道:「一瓶十年份的蔚藍山谷,兩份羊排,兩份羅宋湯,嗯,再給這位小姐來一份巧克力甜點。」

俄羅斯女孩沖夏雷笑了笑,「先生,請稍等。」

當一個男人不僅長得好看,還有風度和品位,還很有錢的時候,走哪都不會缺乏女人的青睞。這和性感的女人走在大街上,總能吸引一群大老爺們的眼光是一樣的。

俄羅斯女孩離開之後,唐語嫣微微翹了一下嘴角,笑著說道:「你還真是的,走哪都有女孩來更你搭訕。」

夏雷尷尬地道:「人家只是說了一句先生稍等,這也算搭訕嗎?」

「她還向你眨了一下眼睛,要是我不在這裡,她沒準會向你要電話號碼。」唐語嫣促狹地道。

夏雷忽然反應了過來,「你能聽懂俄語?」

唐語嫣說道:「來俄羅斯執行任務總不能不準備吧,我不會俄語,但胡浩懂。」

夏雷跟著看了一眼餐廳里,卻沒有看到胡浩在餐廳里。

唐語嫣指了一下別在左胸上的一朵裝飾花,「針孔攝像頭,監聽器,你說的話他都能聽見,也能看見你在做什麼。他在他的房間里,他的任務就是為我翻譯。」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嘴上沒說什麼,可心裡卻暗叫麻煩,「她要是時刻跟緊我的話,我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胡浩都會翻譯給她聽。這麼一來,葉列娜和我父親怎麼接近我呢?不行,得像個辦法甩開她才行。」

服務員上了菜,兩人就著窗外風景享用俄羅斯美味。

唐語嫣嘗了一口紅酒,「嗯,這紅酒不錯,叫什麼來著?」

「蔚藍山谷。」夏雷用漢語給她翻譯,「十年份的,不比法國的紅酒差,只是沒有名氣而已……對了,胡浩沒給你翻譯嗎?」

「他想死啊,我們倆聊天,他翻譯什麼?」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剛才,我摸我這裡的時候,已經把監聽器關了。」說話的時候,她還重複了一下那個動作,用柔荑按了一下高聳的胸部。

那軟軟的地方有一個明顯的下陷的動作,讓夏雷忍不住去猜測它的柔軟程度,還有重量什麼的。這種猜測很無聊,可男人避免不了這種無聊。

「對了,展覽三天後開始。我們需要提前兩天進入展館布置我們的展台,手續、文件什麼的不需要我們去操心,凌漢會處理。」唐語嫣談起了正事。

「嗯,好的。」

「所以,明天和後天我們什麼事都沒有,總不能傻呆在酒店裡吧。」唐語嫣沖夏雷眨了一下眼睛,「我們出去走走怎麼樣?」

夏雷心中一動,很爽快地答應了。這倒不是他想和唐語嫣出去遊玩,而是留在這裡的話,胡浩和凌漢會是一個麻煩,如果葉列娜找到這裡來,卻又被胡浩或者凌漢發現的話,那就糟糕了。出去遊玩,反而容易找到與葉列娜接觸的機會。

「就這麼說定了,啊哈,想想都讓人高興。」唐語嫣興奮地道:「嗯,我要去紅場,我要去克林姆宮,我要去聖母修道院、冬宮和涅瓦大街……」

卻就在唐語嫣背書一般說著景點名字的時候,夏雷的視線卻移到了餐廳門口。一群華人正大步走來,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葉坤。

看到葉坤,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怎麼會來這裡?」

唐語嫣也看到了葉坤,還有跟隨在葉坤身後的一大群隨從,她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不知道,我沒接到通知。漢武兵器公司是我們國家的最大的輕武器生產廠商,葉坤來這裡肯定也是參加這次國際輕武器展覽的。」

「他住這家也是上面安排的?漢武兵器公司來參展也是由凌漢負責嗎?」夏雷問。

唐語嫣搖頭,「凌漢負責漢武兵器公司來俄羅斯參展的可能性很小,至於葉坤住進這家酒店……我只能說他絕對有渠道掌握我們的行程安排。」

這時葉坤也看到了夏雷和唐語嫣,徑直走了過來。他的神色,他的不態,讓夏雷懷疑葉坤根本就來找茬的。

「唐小姐,你今晚真漂亮。」葉坤笑著與唐語嫣打了一個招呼。

「謝謝。」唐語嫣的語氣淡淡。

葉坤這才看著夏雷,「喲,這不是我們的軍火新秀夏雷夏先生嗎?你還真來俄羅斯了。」

夏雷說道:「你想說什麼,說完就走吧,別妨礙我吃飯。」

葉坤冷聲說道:「夏雷,雖然你不尊重我這個前輩,但我還是願意再給你一個糾正錯誤的機會。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的雷馬軍工廠賣還是不賣?」

夏雷笑了,「你還真是像一個糾纏不清的女人,我也再給你說一次,三千億,你要是現在就付錢,我現在就賣給你。」

葉坤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他其實早就知道夏雷的答案,但他還是不死心,想要問一問。

葉坤身後一個保鏢打扮的人插嘴說道:「你這小子,你是怎麼跟葉董說話的?你媽沒教過你禮貌嗎?」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那個保鏢的身上,忽然將手中的叉子上的一塊羊排甩了過去,啪一下打在了那個保鏢的臉上。

被羊排打一下其實沒什麼,並不是很疼,但羊排上的醬汁卻濺了那個保鏢一臉,就連白襯衣也弄髒了一團,很狼狽的樣子。

「混蛋1那個保鏢頓時發飆了,要衝上來揍夏雷。

夏雷連動都沒動一下,一個保鏢而已,他根本就沒放在眼裡。

唐語嫣突然站了起來,手中的餐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再次停頓下來的時候已經在那個撲上來的保鏢的脖子上了。

那個保鏢猛地剎出了身形,不敢妄動一下。

唐語嫣的眼神很冷,「葉董,真的要把事情鬧得不可開交嗎?」

葉坤這才說道:「退下。」

那個保鏢這才小心翼翼地往後退。

唐語嫣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葉董,恕不奉陪了。」

「語嫣,我和你爺爺,還有你爸爸的交情都不錯,我不希望因為這個小子而鬧得不愉快。好吧,我給你面子,我們走。」葉坤招了一下手,帶著人往餐廳另一角走去。

夏雷卻知道麻煩並不是消失了,這不過是一個開頭。

「這傢伙就像是一隻蒼蠅。」唐語嫣憤憤地將餐刀和叉子扔在了餐桌上,「氣氛和胃口都被他破壞了。」

夏雷說道:「剛才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唐語嫣說道:「比起你在阿富汗為我做的,我為你做的根本就微不足道。」

夏雷笑了笑,「你要是不想吃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唐語嫣卻搖了搖頭,「你再給我點一份龍蝦吧,換道菜,我的心情或許就好起來了。」

夏雷,「……」

這時凌漢也走進了餐廳,他與夏雷的視線有一個接觸,他打了一個點頭招呼,然後坐在了門邊的一張餐桌上,點菜,等待,顯得很安靜。

夏雷確定凌漢也看到葉坤了,可讓他奇怪的是,凌漢與葉坤之間連一個點頭的招呼都沒有。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難道兩人不認識?這個凌漢,還真是一個很奇怪的人礙…」/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