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388章 父子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8章 父子相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整個上午夏雷都無所事事,在使館里東遊西盪。,凌浩卻是整個團隊之中最忙碌的一個,他已經開始處理雷馬軍工廠參加莫斯科國際輕武器展覽的最後的一部分工作。唐語嫣和胡浩都被他叫去幫忙了,這樣的情況也讓夏雷感到高興,因為如果唐語嫣在他身邊的話,他幾乎找不到離開使館去見父親夏長河的機會。

漢武兵器公司那邊也一片平靜,幾個職員也在忙著處理漢武兵器公司參加武器展覽的工作。葉坤倒是打了幾通電話,夏雷也用透視能力加唇語解讀竊聽了那幾通電話,掌握到了一些情況。

葉坤打的幾通電話里有兩通是打給國內的,詢問手下挖雷馬軍工廠人才的事情,還有參觀車間的情況。另外一通電話是打給木劍鋒的,聊的也是與雷馬軍工廠有關的話題。還有一通電話大概是打給某個裝備部的人的,詢問第一批xl2500的驗收情況。

幾通電話讓夏雷看清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以葉坤為首的漢武兵器公司圍追堵截雷馬軍工廠的心是不會死的。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這次與漢武兵器公司的鬥爭中,他只有突圍而出,否則他會倒在以葉坤為首的軍火寡頭的獵槍下。

夏雷以為葉坤會聯繫安秀賢,但葉坤很狡猾,沒有這麼做。

就這樣過了一上午,臨近午飯的時間,夏雷出現在了使館的使館的門口。

「對不起,夏先生。」守門的戰士擋住了夏雷的去路,「凌先生交代過了,你不能出去。」

夏雷頓時皺起了眉頭,「我為什麼不能出去?」

「這是凌先生交代的,請你去問凌先生。」守門的戰士不卑不亢,「我們也只是執行命令,請見諒。」

不僅能讓唐語嫣聽他的命令,就連使館的戰士也能指揮,這個凌漢的身份還真是不簡單啊!

「算了,我其實也就是想出去買點東西,既然是這樣那我就不出去了。」夏雷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然後離開了大門。

一輛運送蔬菜和糧油的小型貨櫃車停在了大門口,司機下了車,與守門的戰士進行交談。司機是一個俄國大媽,很胖,居然說得一口漢語,雖然很蹩腳,卻也顯得難能可貴。

守門的戰士看了俄國大媽的通行證,又讓她打開貨櫃看了一下,並沒有上車檢查,然後便放了行。

俄國大媽開著貨櫃車往餐廳後面的卸貨台駛去,路過夏雷身邊的時候還衝夏雷按了一下喇叭。

看著擦身駛過的小型貨櫃車,夏雷的心中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午餐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夏雷是第一個去餐廳吃飯的人。他要了一份工作餐,坐在一張餐桌前慢吞吞地吃著。吃飯的時候,他一直盯著餐廳里側的一面牆壁,用左眼觀察那輛小型貨櫃車的情況。

餐廳的工作人員正在給俄國大媽卸貨,速度並不快,看樣子還需要十分鐘的時間才能卸完。

俄國大媽似乎不滿餐廳工作人員的速度,她嘟囔了一句,然後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夏雷收回了視線,這個時候唐語嫣和凌浩走進了餐廳。

「雷,你也太懶了吧?」唐語嫣一來便抱怨道:「我們忙了半天,你卻坐在這裡吃飯。」

夏雷笑了笑,「這些工作是凌先生在負責,我的工作在展會上,現在還不到我忙的時候。」

唐語嫣翹了一下嘴,「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我不管,展會結束之後你得帶我玩玩,算是補償。」

夏雷欣然應允,「沒問題,展會結束之後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兩人說說笑笑。凌浩並沒有過來,他依舊一個人坐一張桌子,吃著他的工作餐。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凌浩的性格這麼孤僻,他會不會沒有朋友?」

唐語嫣向夏雷眨了一下大眼睛,小聲地道:「下午你幹什麼?」

夏雷試探地道:「你想幹什麼?」

「陪我打遊戲怎麼樣?」

「打你的頭啊,我困死了,我想睡覺。」夏雷起身,「別來煩我,我不會打遊戲。」

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嘟囔地道:「小氣。」

夏雷離開了餐廳,快速繞到餐廳後面。

餐廳的工作人員已經卸完了貨,但那個俄國大媽卻還沒有從衛生間里出來。這正是夏雷想要的機會,他爬上了貨櫃車的車廂里,然後關上了廂門。貨櫃廂里有很多空著的塑料箱,也正好給了他藏身的地方。

夏雷藏好后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那個俄國大媽便回來了。她只是看了一眼關上的廂門,並沒有檢查。隨後她鑽進駕駛室,開車離開。

出使館大門的過程也很順利,守門的戰士並沒有打開廂門檢查,只是和俄國大門交談了幾句便放了行。

俄國大媽開小型貨櫃車進入街道,往北駛去。貨櫃廂里,夏雷將手機的電池和電話卡都拆了下來。同時用左眼觀察外面的情況,等待下車的時機。

貨櫃廂里忽然想起了音樂,是俄羅斯著名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老掉牙的音樂聲里夏雷才發現.貨櫃廂里裝著一隻很小的喇叭,音樂聲正是從那隻小喇叭里傳出來的。

卻就在夏雷離開藏身處,準備去打開貨櫃廂的廂門的時候,俄國大媽的聲音從小喇叭里傳了出來,「別下車,很快就到了。」

夏雷頓時僵在了當場,然他驚訝莫名的是這個俄國大媽不僅知道他顫在車裡,更直言馬上就到了。他的心裡也冒出了一個念頭,她是誰?

俄國大媽的聲音又從小喇叭里傳了出來,「別緊張,自己人。」

夏雷苦笑了一下,打消了跳車的念頭。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大媽開車進入使館,再到她開車離開的過程,可整個過程都沒有露出一絲破綻。就連他都沒有看出來,更別說是使館里的工作人員了。

這樣也好,至少凌浩和唐語嫣不會發現。

小型貨櫃車繼續往北行駛,半個小時后停了下來。夏雷喚醒左眼的能力,打量了一下貨櫃廂外的環境,他發現這裡已經不是莫斯科市中心了,而是一個靠近郊區的地方。貨櫃車停在一個倉庫門口,這個倉庫的位置很偏僻,四周沒有行人。

俄國大媽按了三聲喇叭,倉庫的捲簾門嘩嘩上行。位置差不多的時候,俄國大媽開著車子進了倉庫。

小型貨櫃車終於停了下來,俄國大媽打開了車廂的廂門。

夏雷跳下了車。這個倉庫里堆放了很多凍豬肉,還有凍魚,冷氣嗖嗖地吹著,氣溫很低。不過,除了凍豬和凍魚,他沒有看到葉列娜和父親夏長河。他想透視這裡,但很快就放棄了,他的視線根本沒法穿透那麼多掛著的凍豬。

俄國大媽盯著夏雷,說道:「槍呢?」

夏雷說道:「恐怕只有參展之後才有機會,現在不能交給你們。」

俄國大媽皺了一下眉頭,「槍是你造的,居然也這麼麻煩。」

夏雷試探地道:「你是誰?」

俄國大媽笑了笑,然後伸手在下巴下揉了幾下,然後抓著臉皮往上扯。眨眼,一張滿是皺紋的大媽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年輕漂亮的臉龐。她就是葉列娜。她手裡的人皮.面具之精美逼真,讓人驚嘆。

夏雷這才醒悟過來,難怪在他最需要逃出使館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送菜的大媽。卻沒想到,這個大媽是葉列娜,而她是特意來接他的。

「如果我不上你的車,你怎麼辦?」夏雷問道。

葉列娜笑了一下,「這樣的機會你都不會利用,我也無話可說了。而且,我還故意去上了一趟洗手間,給你上車的機會。」

夏雷聳了一下肩,「我父親呢?」

葉列娜伸手進了駕駛室,按了兩下喇叭。

倉庫深處傳來了踢踏踢踏的腳步聲,一個中年男子進入了夏雷的視線。他穿著一件灰色的卡殼,黑色的大頭皮鞋,帶著一頂灰色的鴨舌帽。那頂鴨舌帽雖然遮住了他的半邊臉龐,但夏雷卻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他就是他的父親夏長河。

夏雷張開嘴巴,想叫一聲「爸爸」,可是他的嘴裡卻發不出聲音。看見夏長河的時候,他的腦袋裡一片空白,而內心的感受卻複雜到了極點。

「你們聊吧,我出去看著。」葉列娜離開了。

夏長河走到了夏雷的身前,靜靜地看著夏雷。他的嘴角含著笑意,他的心中充滿了激動和喜悅。

夏雷也直直地看著夏長河,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已經不是空白一片了,許多往事猶如倒帶的影片一樣在他的腦海之中閃過。小時候,父親背著他逛街,給他買糖人。讀書的時候,父親陪著他穿過車來車往的馬路。夜晚,父親給他和妹妹做糖醋排骨……

漸漸的,夏雷的眼眶濕潤了,他終於叫了出來,「爸爸1

夏長河張開雙臂將夏雷摟在了懷中,「雷子。」這一聲雷子,夏長河的眼淚也流了出來。

在相見之前,夏雷的心中對夏長河還心存怨艾,可見面之後他才發現,他根本沒法恨他的父親。

「雷子,這些年苦了你了。」夏長河說。

夏雷深吸了一口氣,「爸,為什麼?你知道我這幾年是怎麼過的嗎?有時候,我一個人躲在被子里哭,不敢讓夏雪知道。我多麼想你在我身邊,可是你一走就是六年,連一點音信都沒有。」

心裡雖然無法去恨夏長河,可是這番話堵在心裡好幾年了,不吐不快。

夏長河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和夏雪,我也沒指望你們原諒我。可是,你要相信我,我是迫不得已才這樣做的。如果我回來,我非但幫不了你們,還會給你們帶來危險。只有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們才是最安全的,更重要的是,我必須為你爭取你需要的時間。」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你……什麼都知道?」

夏長河鬆開了夏雷,說道:「你跟我來,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

夏雷點了一下頭,跟著夏長河往倉庫深處走去。

ps:感謝拔劍哥的月末打賞,祝你愉快。/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超品透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