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404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0404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凌晨兩點。他一次能滿足三個如狼似虎的女人,而且他經常這麼干。

機車剎停,前輪僅僅距離梁思瑤的膝蓋幾厘米。

「把槍拿過來。」葉列娜的聲音很冰冷。

梁思瑤將一隻工程塑料箱遞給了夏長河,她並沒有觀察葉列娜,她對葉列娜並不感興趣,她只對夏長河感興趣。這個一身傳奇色彩的男人,被cia追殺了那麼多年都還活得好好的,這本身就是一本關於特工的活著的教材。

「還有一支。」葉列娜冷冷地道。

梁思瑤淡淡地道:「你們得給我留一支,讓我交差。如果我們在這裡動手,我們誰都得不到xl2500狙擊步槍,沒準我們都會進委內瑞拉的監獄。」

葉列娜要拔槍,夏長河卻按住了她的手。

夏長河看著梁思瑤,聲音平淡,「蘭斯比格讓你去華國拿槍,是想送到美國去研究吧」

梁思瑤點了一下頭。

夏長河說道:「這麼看來,你已經被放棄了。就算你這次完成了任務,你也改變不了你現在的處境。離開cia吧,你加入cia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現在糾正還來得及。」

梁思瑤說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要這種槍,你大可以讓夏雷給你就行了,為什麼還不遠萬里跑到委內瑞拉來偷槍」

夏長河說道:「不想讓他為難,更不想讓他惹麻煩。」

梁思瑤苦笑了一下,「我懂了。」

夏長河說道:「看在夏雷的份上我這次就不為難你了,你好自為之吧。我們走吧。」

「你們要去什麼地方」梁思瑤追問。

葉列娜卻已經調轉車頭,一轟油門,飛馳而去。夏長河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梁思瑤也沒有想過得到答案,就在葉列娜和夏長河離開之後,她也轉身離開了馬路,進入了綠化帶。

半個小時候,一艘漁船駛離拉瓜伊拉港口,往著黑暗籠罩的大海深處行進。

一間船艙里,夏長河打開了兩隻工程塑料箱,看著裡面的xl2500狙擊步槍的部件露出了笑容,「有了這兩支槍,我們的行動會更有保障。」

葉列娜說道:「剛才,為什麼不讓我殺了她她是cia的人。」

夏長河說道:「殺她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是嚴一春的女兒,詠春拳的嫡系傳人,功夫不是一般的好。更何況,她已經被cia放棄了,就如同你當初被俄羅斯情報局放棄一樣。」

葉列娜的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聲音也平靜了一些,「當初,我和葉芙根尼婭被自己的同胞追殺,如果不是你救了我們」她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自嘲的笑意,「恐怕我們的墓碑旁邊的草都有半人高了吧還有我們的家人,如果不是你的解救,他們恐怕也不會在這個世界上了。」

這也是葉芙根尼婭和葉列娜願意追隨夏長河的原因,夏長河對她們兩人恩同再造。

葉芙根尼婭死在了梁思瑤的手中,這也是葉列娜想殺梁思瑤的原因,可是只要夏長河不讓她這麼做的話,她也會遵從夏長河的意願。更何況,冷靜下來之後,她也很清楚,梁思瑤不是一般的角色,不但是詠春拳的嫡系傳人,更經過cia的系統訓練,身手不凡,要殺梁思瑤,不付出血的代價怎麼可能

「好了,暫時放下仇恨吧,我們的行動才是最重要的。」夏長河從兜里取出了一張地圖,放在了一張小桌子上。

地圖上用紅筆圈了兩個地方,一個是華國的永樂店,一個是阿富汗的白匈奴部落。這兩個地方,都是挖掘出神秘古合金的地點。

葉列娜收起了心緒,湊到了小桌前,看著地圖,「我們的下一站是什麼地方」

夏長河拿起筆,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交匯的耶路撒冷上畫了一個圓圈,「我們去這裡。」

「你確定」

「我確定。」夏長河說道:「華國的一支商業代表團去了以色列,表面上是正常的商業往來,但這個商業代表團中有一個是考古專家。我懷疑,這支商業代表團其實就是沖著下一個藏寶點去的,而它就在耶路撒冷。」

葉列娜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上一次,我們有機會得到那種金屬,還有埋藏在公主墳墓之中的寶藏,可你放棄了。這一次,如果華國的考古專家找到了寶藏,我們要怎麼做讓他們帶回華國,還是搶走」

「現在做這樣的決定太早了,我們不知道羅盤所指引的地方會埋藏著什麼,等我們確定了第三個藏寶點埋藏著什麼東西之後再做決定吧。」夏長河說道:「如果第三個藏寶點裡沒有新的指針,那就代表著沒有第四個藏寶點,我們就搶走所有的東西。如果有指針,那就說明還有新的藏寶點,我們就什麼都不做,只是弄清楚都挖到了一些什麼東西就行了。」

葉列娜皺眉說道:「搶走羅盤不就行了嗎我們拿著指針和羅盤,我們自己尋找第四個藏寶點。」

夏長河卻搖了搖頭,「這樣看似最簡單,對我們也最有利,可你想過沒有,如果第四個藏寶點在某個國家的某座城市裡,需要搬遷一座大樓,或者挖開一條街道,你我根本沒有能力做到,華國政府卻有這種能力。更何況,就算他們把東西拿回國,最終還是會落到我們的手中。」

「好吧,我聽你的,我們去耶路撒冷。」葉列娜說。

夜色依舊蒼茫,大海似乎永無止境,看不到盡頭。翻滾的波浪滾滾向前,拍擊著漁船的船舷,發出嘩嘩的聲音。

這種聲音,彷彿是一種來自萬年前的古老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