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品透視>0405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小說:| 作者:| 類別:

0405章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神州工業集團還真是派人來了,而且是由木劍鋒親自帶隊。○一大群人,有神州工業集團的高級高級工程師和機械師,有神州工業集團的律師,還有木劍鋒的保鏢。

不過,這些人都被擋在了門外。

擋住神州工業集團代表團的不是裝備部駐紮在雷馬軍工廠的守衛部隊,而是魯勝和雷馬軍工廠的保安團隊。木劍鋒能讓守門的戰士放行,卻沒法指揮動雷馬軍工廠的保安隊伍。更何況,帶隊的還是魯勝。

魯勝就像是一座鐵塔一般鎮守在廠大門前,一個試圖衝進去的神州工業集團的機械師被他一一個少腿放倒在了地上。

「你幹什麼」神州工業集團的一個律師指著魯勝,憤怒地道:「你敢蓄意傷害」

魯勝輕蔑地掃了那個律師一眼,「你再嘰嘰歪歪,老子連你一起傷害」

「你你」神州工業集團的律師氣得臉紅脖子粗,「我要告你」

魯勝指了一下白鹿鎮的方向,「那裡有警察局,你去吧,不遠,十分鐘就能報案。」

神州工業集團的律師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他是秀才,魯勝是兵,秀才遇到兵,他拿魯勝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條看門狗也敢囂張」一個木劍鋒的保鏢走了上來,一掌推向了魯勝。

他的目的很簡單,一掌推開魯勝,然後讓神州工業集團的人進去。可是,卻沒等他的手掌推倒魯勝的肩頭,魯勝的肩頭便一側,順勢抓住他的手掌,然後往前一扯,一個過肩摔就完成了。

吧嗒木劍鋒的保鏢也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可眨眼就被魯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是裝備部指派給木劍鋒的保鏢,有著軍人的身份,特種兵還要厲害。可是,他又怎麼能是學過詠春拳的魯勝的對手更何況,魯勝以前也是一個特種兵出身,很清楚部隊上的那一套格鬥手法。

另一個木劍鋒的保鏢也被激怒了,沖了上來。

魯勝忽然將腳下的保鏢的手往反關節的方面一擰,被他摔在地上的保鏢頓時一聲慘叫,額頭上冷汗直冒

「不想我廢了他就過來。」魯勝霸氣十足,「如果你想和他一個下場,你也可以過來」

那個沖向魯勝的保鏢硬生生地停下了腳步。

神州工業集團一群人來時氣焰囂張,擺明車馬地要調查雷馬軍工廠有沒有侵權,私自製造當初賣給他們的智能機床。可是現在,來門都進不去。這與他們想象的情況和結果簡直有著天差地別。

什麼時候,雄霸華工產業的神州工業集團受過這樣的侮辱

人群後面,本來等著進廠調查,將夏雷一軍的木劍鋒也掛不住他的一張老臉了。他帶著這一群人來到雷馬軍工廠,一個目的是制止夏雷複製當初賣給神州工業集團的智能機床,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看一看夏雷究竟在製造什麼樣的智能機床,然後進行下一步。

他的下一步就是通過法律的手段獲得這種新型機床的圖紙和技術數據。他相信他有能力得到這些東西。他的策略也很簡單,那就是直接說夏雷的機床是複製神州工業集團的機床,除非夏雷拿出圖紙和技術數據來證明不是。如果夏雷向法院提供了這些「證據」,這些「證據」最終都會落到他的手中。

然而,便是這麼高明的謀略居然被一個野蠻的魯勝擋在了門外

現在,是時候親自出馬了。

木劍鋒從人群的後面走到了前面,直面魯勝,「小夥子,我就一句話,讓開。」

木劍鋒的聲音裡帶著強烈的威脅的意味,他本人也有著一種不容冒犯的威嚴。

魯勝卻還是無動於衷,他甚至沒和木劍鋒說話。

「很好。」木劍鋒的視線移到了大門崗亭里的戰士的身上,說道:「這位戰士,去叫你們的長官過來。」

「這」戰士有些猶豫,他不想參與眼前的事件,可是木劍鋒卻叫他去叫他的長官,這就讓他為難了。

「這是命令。」木劍鋒喝道。

「是」戰士跟著跑步離開。

木劍鋒貴為神州工業集團的董事長,自身也是有軍職在身的,他說是命令,一個小小的戰士豈有不執行的道理。

木劍鋒又看著魯勝,聲音很冷,「人一來,我就讓抓你。你要麼現在讓開,要麼硬著頭皮和我硬幹,但你會得到一個糟糕的結局。」

魯勝的表面上雖然還算鎮定,可心裡已經有些擔憂了。

木劍鋒身後,一大群來自神州工業集團的人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魯勝。沒人說話,但無疑有一種聲音在說,你小子不是很猖狂嗎看你能猖狂多久

「魯勝。」夏雷的聲音,「你回保衛科去吧,這裡沒你的事了。」

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的夏雷一身藍布工裝,帶著手套,手套上滿是油污。身上的工作服上也有很多用電焊而燒出來的孔洞。這樣的他,不是什麼雷馬集團的董事長,也不是新聞媒體熱炒的「青年軍事科學家」,只是一個藍領技工。

魯勝說道:「夏董,這些人」

「沒事沒事,我會處理,你先回去吧。」夏雷說。

魯勝點了一下頭,鬆開了那個被他擒拿著的木劍鋒的保鏢,然後離開了廠區大門。

雷馬軍工廠和神州工業集團的兩個領軍人物正式碰面。

「木董,你想幹什麼」夏雷淡淡地道:「帶著這麼多人來我這裡鬧事,你不覺得很過分嗎」

「過分」木劍鋒冷笑,「我覺得你才過分。」

「我怎麼過分了」

「你自己清楚。」木劍鋒說道:「當初,你賣給我們智能機床,我們為此付出了兩億多的代價。你和我們簽的合同難道你忘了嗎你沒有權利再製造這種智能機床。」

「你哪知眼睛看見我在造那種機床了」夏雷很淡定。

「那你讓我們進去看看。」木劍鋒說道:「然後提供相關的圖紙和技術數據,只有這樣才能證明你沒有製造那種機床。」

「呵呵。」夏雷笑了,「如果我不呢」

「如果你不,那也簡單。我們會起訴你,讓你提供沒有製造那種機床的證據。」木劍鋒說道。

「說白了,還是想偷我的設計,我的技術。」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譏諷的笑意,「木董,你都一把年紀的人了,怎麼還這麼天真你以為你用這樣的手段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我實話告訴你,當初我們神州工業集團花了兩個多億買了你的機床,你說那是全世界最先進的機床。現在,你要造比那台機床更先進的機床,卻不想與我們分享技術。那好,我就不允許你們雷馬軍工廠出現更先進的機床,除非你與我們分享技術。不然,我們就走法律渠道。」木劍鋒振振有詞。

他的話看似有一點道理,可仔細去分析卻又是一種近乎強盜的邏輯。而他,卻有著這樣的資本,可以肆無忌憚地來給夏雷施壓,逼夏雷就範。

「你走吧,別浪費時間了。」夏雷說道:「你要走法律途徑也可以,隨時奉陪。」

「我自然會走,但我要進你的廠看過之後才走。」木劍鋒冷笑道:「而且,什麼時候走,怎麼走,你說了不算,得我說了算。」木劍鋒的態度強硬,語氣里也帶著輕蔑和不屑。

這口氣,根本就沒將夏雷當這裡的主人,更沒將夏雷放在眼裡

就在這時,駐紮雷馬軍工廠的守衛部隊的軍官帶著一群戰士趕到。這個軍官名叫王威,是一個上尉,也是裝備部指派到雷馬軍工廠負責保衛工作的。他不受夏雷指揮,但受裝備部的指揮。

王威一來,二話沒說,啪地立正,給木劍鋒敬了一個軍禮,「首長好。」

木劍鋒面露笑容,點了點頭,「把這些人帶一邊去,我要進廠檢查。」

「這」王威頓時愣在了當場,十分為難的樣子。

木劍鋒厲聲道:「這是命令」

王威還是沒動,而是看了一眼夏雷。

這時夏雷從工裝褲的褲兜里掏出了一隻對講機,「秦香,讓工人們都出來,保衛我們的雷馬軍工廠。」

夏雷的這句話出口,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成百上千個工人從各個車間里涌了出來。工人們的手中拿著各種勞動工具,有的女工還拿著拖布和掃帚,場面亂糟糟的,但規模和氣勢卻十分雄壯。

黑壓壓一大片工人堵在了門口,怒視著神州工業集團一群人。更有一些人忍不住破口大罵,罵得十分難聽。

「夏雷,你想幹什麼」木劍鋒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夏雷舉起了一隻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他一舉手,所有的工人都安靜了下來。

夏雷高聲說道:「神州工業集團的人來砸你們的飯碗,你們怎麼辦」

「揍他們」

「一群強盜」

「有本事去國外軍工廠鬧去,就知道窩裡橫」

「無恥國賊」

「小心生孫子沒屁.眼」

一片叫罵聲,不堪入耳。

夏雷給雷馬軍工廠的工人開的工資高出行業一倍,這還不算獎金和其它待遇,沒人想雷馬軍工廠倒台。有人來倒雷馬軍工廠的台,他們當然要反抗

夏雷笑了笑,「木董,你是一個很強勢的人,你也有指揮這些戰士的許可權,不過你有沒有膽量讓這些戰士向我的工人開槍或者,你有沒有膽量讓你的人和我的人來一場對決」

木劍鋒的嘴唇動了一下,但最終沒把他想說的嚇唬人的話說出來。他是一隻老狐狸,他豈有不明白夏雷的動機的道理。在華國,最忌。他帶著人來向夏雷施壓,本身就站不住腳,如果再引發群體鬥毆,戰士參與,有人傷亡的事件,就算是他也會引火上身

夏雷說道:「木董,我在等你做決定。」

「哼等我們公司的法院傳票吧。」木劍鋒冷哼了一聲,「我們走」

夏雷同時轉身,面對他的工人們,「今天加餐」

嘩啦一片歡呼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