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諸天謠>第二百零七章 熾天使 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熾天使 四

小說:諸天謠| 作者:龍七二十一| 類別:玄幻魔法

橫田岡緩緩坐下,上身WwW..l先把左腳擱右腿上面,再將右腳擱左腳上面,兩手結印平放在肚臍下方的丹田位置,眼睛似閉非閉,深吸緩呼。

這盤坐的架勢,真像廟裡的泥菩薩,寶相莊嚴。

滿江紅一驚,感覺對方身上凝聚出一股鎮壓四方的氣勢,越來越濃厚,越來越強橫。

佛教從隋唐開始由華夏傳入扶桑,非常興盛。後來許多扶桑僧人漂洋過海求法,回去以後就開山立宗。

打坐是修行入門的基本功,無論佛家、道家,也無論印度教、瑜伽,皆如此。

雖然教義不同,地域不同,打坐的姿勢卻差不多。

當然,正常人全是兩條腿,不可能盤出太多花樣。像扭麻花之類特立獨行的姿勢,也只有雜技演員或者苦行僧才做的出。

可橫田岡是一個幫派打手,難道也要參悟禪意,斷絕妄想?

滿江紅心中嘖嘖,神情開始凝重。

他看出來了,這姿勢叫跏趺坐,俗稱金剛盤。因為右膝容易懸空,導致下盤不穩,不是很舒服,普通人極少採用。修鍊者初學打坐,一般從最容易的單盤開始,功力深厚了才進行如意坐,金剛盤。

經過數次呼吸后,橫田岡嘴唇微動,似乎在默念咒語。

當渾身氣勢攀升至頂點時,他站起身向前走,一步一步沉穩無比,腳下的地板隨之發出了「嚓」輕響。

滿江紅警惕地開啟天目,見到面前出現一個光輝燦爛的人形,體內更有兩股氣流如龍似虎,奔突盤旋。

此前他沒有打斷橫田岡行功,此刻更不會退縮,當即迎上前去,落腳輕盈無聲,有如狸貓。

一邊走,一件不相干的往事冒出了腦海。

當初與白起在玉笥島對戰時,那廝每一步都深陷沙灘,像負了千斤重物一般,說過自己是菱橫田岡腳下也頗為沉重,又明顯修習了佛門功夫,恐怕屬於一路貨,橫煉身體的修行者。

龍天曾經指點,煉體之人以佛門居多,遠古也有大能證得羅漢金身。但隨著末法時代到來,煉體越來越辛苦,越來越不討好,漸漸淪落,與武道混淆雜處。在修真門派,煉體者的地位往往低下,一般充當雜役苦工。就像建築工地上,力氣最大的肯定在搬磚,而不是畫圖紙。

南海派沖霄子算一個特例,也只附帶練了練。於滄海倒是扎紮實實煉體者,他外門總執事的頭銜看起來光鮮,其實就是一打手,見到任何一名內門弟子都要點頭哈腰。

修真者也煉體,可只把它作為修行輔助手段,不作為終極目的。修真追求「證天道,得長生」,把身體練那麼強橫,力氣練那麼大,有什麼用?況且末法時代的天地元氣匱乏,上哪兒找海量靈氣淬鍊?況且一旦專註於身體,就會忽視對法則的領悟。常言,朽木不可雕,榆木腦瓜難開竅。

但煉體者近距離戰鬥力驚人,往往秒殺同階,甚至越階狙殺。對付他們的方法也很簡單,一是離遠點,二是用法器,三是施法術。

龍天自己也意識到傳給滿江紅的「神龍九轉」,一半煉神,一半煉體,所以說「此非人間法」,根本未考慮他可以走到「天地共鳴,九轉飛升」那一步。

老人家卻不知道,滿江紅的身子骨在海底「紫府」不知道被靈氣淬鍊過多少遍,打個嗝都是香噴噴的靈氣;還不知道的是,這小子成就了傳說中的空靈之體,連睡覺也經受微弱的天地元氣沖刷,相當於無時無刻不在煉體。

走出六步后,滿江紅停下。

他可不是為了迎接橫田岡,而是因為出口狹窄,怕打起來施展不開拳腳。

在走動中,滿江紅並沒有調集靈能,也拋棄了用「驚神刺」將對方一舉狙殺的想法。難怪神州大陸的修真者鄙夷南海派,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法門有點陰毒,非常像偷襲。關鍵還不經濟,對神識的消耗相當大,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既然那貨強在軀體,強在近戰,那就如他所願,希望別令小爺失望。

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場館內氣氛壓抑,鴉雀無聲,彷彿處於烏雲密布而雷鳴未起的風暴前夕。

幾名老者眼睛鼓凸,手指頭輕顫不已。

一些少女-乾脆用白凈的小手死命捂住嘴巴,抑制住尖叫。

連正當壯年的幾十位家主也呼吸急促起來,心跳到嗓子眼。

最緊張的,莫過於柳生靜雲了。

就在剛才,他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昨夜冒出一個地獄來客拔了黑龍會堂口,今天又跑來一個熾天使橫掃「武運大會」,哪裡會有這麼巧,扶桑何曾有過這麼多絕世高人?連想都不用想,聯邦終於出手了,接下來必定雷霆萬鈞。

熾天使就算殺不了橫田岡,也將斗一個兩敗俱傷。黑龍會龐大的會眾在京都鬧事,高層基本上集中於此。機會千載難逢,這時候不發難,更待何時?只要自己出手,傅鵬也被拖下水,反正他本來就要刺殺船越瀨。

場面一混亂,戰鬥開始,同柳生家族親近的流派,和黑龍會有仇的社團,肯定不會置身事外。除了同黑龍會勾結太深的,半數以上至少保持中立,不排除有人趁機下絆子,打悶棍。像龜田那樣連自己人模絕對活不下去。

贏面相當大!

飛羽,哥哥就要給你報仇了。

低聲吩咐長老打電話從家族再調一批精銳過來后,柳生靜雲眉頭微擰,目光如刀,眯眼望向黑龍會方陣,剛巧碰到夾在中間的一刀流家主正扭頭往這邊看。雙方視線接觸,均微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能夠掌控一個組織的大人物,除非世襲蠢貨,往往有幾把刷子,在局面平衡即將被打破時能夠敏銳發現潛在的危險與機遇。

當德川端明倒下,橫田岡下場,船越瀨立刻離開黑龍會主席台擠進了方陣中間,命令手下打電話調應急小分隊,自己則向軍方作緊急報告。

外面在進行大事情,已經安排好了的會眾他不敢調動,也未必調得動。而松濤館附近有六十幾人是他當初靈機一動留下來的,果然派上了用場。

橫田岡走到距離黑衣人只有三米時,憑空消失。

當………[email protected];#……(amp;**……

一聲巨大的悶響傳出,震得茶水蕩漾,耳朵蜂鳴。

就像兩根數千斤重的攻城擂木對撞,青銅沖角砸毀,鐵皮撕裂,木質交錯崩斷……

仔細分辨,聲音內容極其豐富,還有空氣切割的嘯鳴,有拳掌相接的鈍響,有衣袂飄拂的嘩嘩聲,有氣團填補真空的啪聲……

然後。

吱……

咯嚓……

黑衣人右掌斜伸,身體微躬而不動,平平滑退了兩步后急停,三米之內地板龜裂。

反觀橫田岡,雖然蹬蹬蹬一直退後了七步才停下,姿態卻龍精虎猛,上身前傾,怪眼圓睜,雙手緊握拳頭。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