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神級獵殺者>第一百七十一章:含笑領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含笑領死

小說:神級獵殺者| 作者:蕭雨客| 類別:玄幻魔法

造化空間的拯救者,沒有一個不是絕世天才,尤其穆虎,他曾在華夏民族最危險的時刻飽經歷練,親手完成再造神州的偉業,儘管他修仙悟道的資質稍微差點,但若是比自主創新、改造規則的能力,就是獨步三千世界,幾能凌駕於區域聖人之上。

楊燁自創的「神滅論」,給予穆虎莫大的啟發,他融入自己在地球真實世界中十年內戰、八年抗戰、三年解放戰爭時的征戰經驗,以絕招再現「敢叫日月換新天」的炎黃族革命家的豪情。

破四舊,就是破除舊思想,破除舊文化,破除舊規則,和破除舊道具。造化空間三千世界之中,所有依託十二聖道正常規則為基礎創造出來的物品,不論是普通道具,還是神器,道器,甚至是缺乏區域聖人主持的超級道器,盡皆能毀滅於一招之間。

「砰」,穆虎催動這門天妒級的超必殺技,即刻引起造化空間本源意志的反噬,道器「霜之哀傷」連真靈帶劍刃一齊化作齏粉崩滅,與其共同殃及池魚的,就是暫時演化成防禦塔的無天魔祖的超級道器萬魔戰旗。

防禦塔轟隆隆地倒將下來。武蓮蓉、諸葛孔明,甚至遠在王者星球之外的無天魔祖盡皆感到難以置信,感覺簡直就是最為荒誕愚蠢的笑話。

然而萬魔戰旗的的確確倒了,不管未來有沒有機會自行修復,但至少此番元辰戰爭不會再有它出場的機會。拯救者陣營忠於取得明顯優勢,向著勝利推進了整整三分之一。

當然穆虎也並不輕鬆,推倒萬魔戰旗耗費其一件本命道器,連寅相元辰石積累的能量都用掉三分之一。平心而論,穆虎的綜合實力不強,並沒有凌曌和樊梨花這般強勢,他同樣挨不住防禦塔遠程火力區區一炮,如果沒有野怪軍團當肉盾輔助,憑真實單挑本領,穆虎在這場戰爭中的價值就是醬油。

「顧鳳鳴,快點去守護第二個防禦塔,不惜一切代價,絕對不能讓穆虎靠近九品蓮台。」諸葛孔明非常老辣,慧眼輕瞥,隨意思忖,就覷准敵人的弱點——只需阻止穆虎推塔,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顧鳳鳴答應一聲,用個次元門的魔法,颼地瞬移到九品蓮台所化的防禦塔底下。穆虎帶領著野怪軍團包圍過去,即刻遭遇到最激烈的遠程火力阻撓。

末日審判、雷鳴爆彈、霹靂寒冰、屠戮成性、召喚火鳥、召喚惡魔……各種各樣的英雄無敵世界多陣營魔法。

還有斗魔滅殺陣、不死鳥之王、天地魔斗、災難之牆,等各種款式的勇者斗惡龍世界體系的魔族戰技。

顧鳳鳴靠著錦毛鼠的能量資質,魔法能量用得源源不絕。穆虎領著大軍逼迫近前圍剿,但卻招架不住配合防禦塔輸出火力的立體殺傷。

穆虎倒是能夠頂住火力貼近防禦塔,但若是盲目行動,只怕沒有再次發動「破四舊」,就會先死在顧鳳鳴手裡。

楊燁看不下去,難以繼續安心修鍊,拔出拯救之刃昂然而起,悲血鬥氣直貫雲霄,倏地震動全場,給予顧鳳鳴前所未有的壓力,恐怖而絕望的暖流霎時撞突全身,弄得他背脊遍布冷汗。

穆虎卻胸有成竹地道:「楊燁,你且繼續回去休息,顧鳳鳴和九品金蓮防禦塔的問題,請仍舊交予我來解決。」

言罷,穆虎就改換另外一種特殊語言喊話,此語不入三千世界各族語系,就連翻譯道具都難明其意,極其神秘詭異。

更加奇怪的是,穆虎開口用此怪異語系,顧鳳鳴同樣也用相同的語系與之對話。

諸葛孔明領悟盤古元神,六感超群,精通推算數術,可照舊弄不清楚兩個人的對話內容。但饒是如此,他還是能大抵猜出穆虎在搞什麼。

「這頭老狐狸,強攻無法攻陷防禦塔,就玩攻心之策。」

武蓮蓉聽到這裡、嚇了一跳,焦急地道:「不行,必須打斷穆虎的行動,顧鳳鳴並不靠譜,此人腦後生反骨,是最危險的叛徒。」

諸葛孔明卻搖著羽扇,不慌不忙地道:「陛下無須過慮,正因為顧鳳鳴腦生反骨,卑鄙無恥、自私自利,他才絕對不可能背叛。」

「孔明此話怎講?」武蓮蓉驚奇地追問。

諸葛亮笑道:「因為顧鳳鳴若是投降楊燁,就只有死路一條。他若是獻出九品蓮台,按照王者榮耀六對六搏殺規則,守塔失敗的元辰將會被彈出王者星球。」

「按照遊戲規則,魔祖聖人雖暫時無法懲罰敵對陣營,但搞搞清理門戶還是可以的。我相信顧鳳鳴是個聰明人,會愛惜自家的生命,不至於做出自取滅亡的選擇……」

與此同時,果然不出諸葛亮所料,穆虎正在勸降顧鳳鳴。他所使用的怪異語系正是華夏炎黃族當年的復興組織搞地下諜報的特科專用的密碼語言。

說起來,這門密碼語言還是由當年的紅隊隊長顧鳳鳴絞盡腦汁后創設的,直至其當叛徒后才被廢止。今朝穆虎故意使用這種密語,一來避免諸葛亮等大敵偷窺,二來也是攻心之策,觸動顧鳳鳴早年的革命記憶。

「顧生,你還要繼續堅持戰鬥嗎?這可不符合你的利益。」

顧鳳鳴一邊發魔法攻擊,一邊冷哼道:「我也是沒辦法,不守在這裡,就沒有機會活下去。」

穆虎充滿嘲諷地道:「你堅持著以後就能很好的活下去嗎?從你登上這個王者星球參加元辰戰爭開始,就已經註定是個死人啦,區別只是在於,何時死,怎樣的方式死。」

「胡說八道1顧鳳鳴厲聲喝斥,「穆虎,你是不是腦筋壞掉了?什麼叫我註定會死,只要孔明或天帝陛下打勝元辰戰爭,我就能抱得大腿,取得永生,以後超脫聖人控制之外,贏得永恆的逍遙。」

穆虎哈哈大笑道:「顧生,你上輩子無辜死於常校長之手,怎麼這輩子還如此幼稚?你就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你是什麼人?是武蓮蓉和諸葛孔明的嫡系嗎?」

「你只是一員降將,而且還是個缺乏忠誠、私慾熏心的不安定因素。他們只會將你當成炮灰、用作消耗,絕不會和你分享任何勝利果實。」

「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任你受到多麼強勁的圍攻,永遠不會獲得任何後援1

顧鳳鳴聽到這番話頓時語塞,憑著他的聰明,能清楚辨認穆虎所說的都是事實。

穆虎接著又道:「造化天尊正在休憩,很快就能彌補損耗,恢復最佳的戰鬥狀態。屆時他和我並肩戰鬥,而你卻仍只能孤身抵抗,就算防禦塔射擊火力厲害,但你覺得自己到時候還能多支撐幾分鐘?」

「這個嘛……」顧鳳鳴汗流浹背,精神防線終於被穆虎攻陷,只聽他哆哆嗦嗦、戰戰兢兢地道。

「但我還能怎麼辦?上了武蓮蓉賊床,就和當年背叛革命組織一樣,開弓沒有回頭箭,再回首已百年生。如果不戰鬥到底,那無天魔祖絕不會放過我,離開王者星球,他肯定會清理門戶的。」

「堅持下去是死,不堅持投降也是死。」穆虎一字一頓,聲音直刺顧鳳鳴本心深處,「死是無法避免的,但是顧生,你可以選擇死得有價值,為值得犧牲的對象去犧牲……」

顧鳳鳴猛然震顫,彷彿伸手摸著一枚救命稻草,喃喃地道:「難道……你的意思是?」

「造化天尊和地球上的革命組織不一樣。」穆虎諄諄善導,話不多,但每一句都直切要害。

「他不會在乎你過去怎麼,未來可能怎樣?只關注你的現在,君以滴水之恩,他會以湧泉相報,絕對不會讓你吃虧。難道你忘記了當初希臘神話世界為他而戰所化的收益?」

「嗯,造化天尊的慷慨,我顧鳳鳴佩服得五體投地。」

穆虎又道:「現在地書生死簿由我暫時使用,可守護真靈。如蒙不棄,你可留一縷神魂寄託於內,翌日哪怕真讓無天魔祖害了,造化天尊也能在事後重新助你復活。」

「事後復活?此話當真?」顧鳳鳴顫聲道,「難道造化天尊真不念舊惡,會遵守諾言嗎?」

「笑話!造化天尊是什麼人?打完元辰戰爭,就會成就聖位,以後無天魔祖、太上老君都會受其鎮壓,整個造化空間都要改天換日,贏得拯救和解放。凡是付出功勛的,他誰都不會辜負。有神農本草經和七龍珠在,復活你顧生,毫無任何壓力1

「好1顧鳳鳴重重一拳砸在防禦塔上,結束思想動蕩,做出一個艱難絕倫的決定,「我就賭一把。希望造化天尊不會讓我失望1

正在這時,楊燁忽然暫停冥想,以天遁傳音明明白白將聲音傳輸下來:「只要你願意回頭,我就重新接納你為拯救者,編號M004的位置仍舊歸還。你死了,我定會救你復活,就以拯救者陣營的領頭人身份鄭重承諾1

楊燁所說的話沒有使用密碼語系,立刻就被諸葛孔明和武蓮蓉監聽獲得。然後諸葛亮臉色大變,面如死灰,猛然想到一種異常麻煩的情況。

「哎呀,不好,我怎會忽視了這樁變數?」

可惜諸葛亮醒悟已晚,沒有機會再亡羊補牢,顧鳳鳴獲得楊燁承諾,不再猶豫、立刻行動,調轉矛頭,祭起風火蒲團,當空自爆,猛轟九品蓮台所化的防禦塔。

防禦塔按照規矩,只會跟蹤追索敵對陣營猛打,但卻不會去碰顧鳳鳴一絲汗毛,故就變成單向被動挨打的局面。

九品蓮台雖是超級道器,但在封神大戰年間就受魔蚊破壞,失去其中三品,所以耐久度存在破綻,嘴易被內部腐蝕破壞。

風火蒲團卻是太上老君賜予的厲害道器,顧鳳鳴不計消耗自爆,給予九品蓮台重大的損傷。

「幹得漂亮1穆虎乘機冒著火力撲近,第二次施展「破四舊」神技,這一回犧牲「地獄蝙蝠裝甲」,再次大功告成,順利推塔。

「造化天尊、穆先生,你們千萬要說話算話。」顧鳳鳴一邊力竭聲嘶地吆喝,一邊按照穆虎的指點,將一縷本命真靈留在生死簿內。

還沒等楊燁回答,王者榮耀對陣規則觸發,顧鳳鳴和錦毛鼠被強制驅離王者星球。

一陣蟲洞光華穿梭之後,顧鳳鳴睜開眼睛,恰好看到真空魔祖和無生魔姆充滿暴怒的區域聖人之顏。

「哼,要殺就殺,老子就是不願繼續再當你們這對狗男女的走狗1顧鳳鳴沒有跪地垂首祈憐,而是毫不猶豫出言不遜挑釁。

聖人發怒不多話,翻掌滅魂屠靈,男女兩個魔祖當然不會多做嘮叨,直接用真空大魔印和無生搜魂手招呼。

就在顧鳳鳴形神俱滅前的瞬間,他募地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喃喃自語道:「乃乃的,原來死也能死得如此舒暢,這般沒有後顧之憂。上一輩子,卻是白白浪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