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九章:雙面間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雙面間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個黑影悄然間出現在了屋內,看到那人,朱慈烺丟給了李才善一個眼神。不出來,他知道,這種情況下說出來根本沒用。

尤其是錦衣衛隨後抓捕范三拔與那滿洲貴族的行動雙雙失敗后,無數怒火就傾瀉到了周仁榮的身上。感受到局勢難熬的周仁榮就更加絕望了。

直到朱慈烺的到來,周仁榮終於得以抓住機會,將這個契機交代出去。

故而,朱慈烺說周仁榮很有膽色,也很有心機。

膽色,指的是周仁榮要錢不要命。心機,自然說的是這隻給一半圖紙的舉動。

但這一切在林帆揭開謎底后都變得格外可笑。

可想而知,當范三拔以及他身後的清人知道周仁榮給的是假圖紙後會有多憤怒。而周仁榮自己自行截取一半的舉動,更是一記濃重的嘲弄。

他的心機毫無用處,卻讓他顯得更加失敗

不過還好

張鎮的面孔上換了一副笑容,道:「錦衣衛歡迎任何終於大明的人才,他們所有的人都能用自己的才能獲得理所應當的待遇。周仁榮,恭喜你加入我們。從今天起,你可以驕傲地挺起胸膛,去做帝國的英雄了」

「而第一個任務就是帶著你的商隊出發。我們需要更了解張家口、了解晉商了解蒙古人與清人的世界當你老去后,你會慶幸於現在的選擇」

位於明時坊朝南靠近泡子河的一個四合院里,人間煙火正濃。

半大的小子在院子里跑來跑去,惹來在正中間井口裡洗衣裳的婦人呵罵。廚房炊煙升起,幾個婦人彼此說著閑話,忽然間停住了聲音。就連正房裡,原本撥轉得格外響徹的算盤聲也忽然停轉下來。

「是爺爺回來了,娘,別打我了。爺爺救我,爺爺救我」被追的滿屋子跑的熊孩子衝到門口,對著剛進來的一個老人保住大腿,拚命搖晃著。

「你這孩子,你娘我辛辛苦苦給你洗著衣裳做著飯,你倒好,跑來跑去,水桶都灑了也不知道扶一下」婦人呵斥的聲音漸漸低了,眼見那老人寵溺地摸著孩子的腦袋,有些沒力氣地行禮:「見過公公」

「嗯,三娃媳婦啊,孩子嘛,不鬧騰才遭了呢。京師這一回又鬧時疫了,西城都亂著呢,孩子活蹦亂跳那才是好事。老婆子來了啊,帳算好了要我說,改明兒,我們老席家也能買幾個僕役進來。」說話的是席大財,此刻的他神采飛揚,彷彿年輕了十歲:「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嗎聖上來咱們盔甲廠了從今往後啊,盔甲廠也能抖起來了」

三娃媳婦撤回了孩子,從正房裡走出的老婦人是席大財的妻子洪氏,他看著席大財面紅耳赤,驚喜道:「當真」

「積欠的錢糧都下發了,你說當真不當真要不然,這些天你打著算盤,都算了什麼」席大財笑聲爽朗。

這時,門外忽然一陣吵雜的聲音響起。

兩個男子一邊走著,一邊爭執,聲音也越來越近。

當先的是一個少年男子,靠後的則是一個文弱乾瘦的中年書生。那書生沒有穿著儒衫,卻穿著一身黑色立領襯衫,胸前兩個兜,貼身牢靠,大步追著前頭的男子,一臉怒氣:「告訴我,是誰躡竄著你去當兵的好男不當兵,好鐵不當丁你說說,你每日都想著什麼」

「大財哥,你說說,你來評評理。憑什麼好男兒就不能當兵了當今聖上不也是從軍入伍就連父親不也是當了東城的警察這朝廷邸報上說了,軍警一家哩」那少年男子著,仰著頭。

身後,那中年男子一聽,手上剛剛揚起的巴掌也怎麼拍不下來了,臉色漲紅著,良久這才一嘆。

這中年男子就是席大財的九叔席金文,雖然是九叔,但其實席大財九個兄弟,這是個老來得子的。以至於兩人年歲相差也就三歲。席金文四十七年,讀了三十五年的書,卻一直都只是一個老秀才。雖然秀才可以免徭役免稅賦,可自從大明財政困難越發,對外戰爭連連敗績,每年發的膏火稟食悄然間一減再減,到這兩三年已經徹底斷了。

再加上席金文一慣不善社交,以至於最終貧困潦倒,直到偶然間發現警署在招文書,這才解決了失業危機,一月一石糧,這在動蕩不安的王朝末世,卻是實打實的全家溫飽來源了。

席金文也娶了妻,這少年就是他兒子,名作席斌。席金文本是盼著席斌能文能武,卻不料前半部分沒有,後半部分滿格。席斌大小舞槍弄棒,這才十七歲的年紀,一直強擰著讀書不成,突然間堅定了要去從軍了。

眼見氣氛尷尬,席大財寬慰道:「斌哥兒啊,九叔進警署,那是為了全家生計。從文還是從武,你多聽聽長輩的意見嘛。有句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就是」席金文說著,想要說幾句聖人言,但一看到席斌的表情,就不由話頭一轉:「過幾日,我就給你尋門親事,穩當下你的性子。」

就當幾人說著話的時候,忽然間,一陣哭腔響起。

「娘我肚子疼疼」原本院子里活蹦亂跳的熊孩子忽然間趴在母親的懷裡,說話帶著哭腔。

婦人一聽,連忙抱著孩子到席大財的眼前:「公公,孩子病了,這可如何是好氨

「還那等什麼,快去情仁濟堂的錢大夫」席大財一看孫子病了,急得跺腳。

屋內一派慌亂。

席金文一把扯住席大財,道:「等等可別是犯了瘟疫」

院內所有人盡皆變色。

「不不是僅僅只是時疫嗎」席大財有些結巴了。

席金文不吭聲了,他在警署,知道的情況更多。

見席金文這表情,席大財也明白了過來,臉色猛地灰白:「讓其他幾家孩子先去娘家躲躲」

三娃媳婦原本兇悍的表情一下子皺了起來,心疼得落淚:「前陣子里長宣講學校,說是哥子姐兒都能免費讀書,還管一餐飯,本以為是個好事難道就在那染著了」

席金文湊了過去,看著孩子面色發白,緊咬牙關,憂色頓時浮現:「先去送大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