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兵甲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兵甲交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太原、權將軍府。

劉宗敏滿足地聽著室里哭泣的女子聲音,大笑一聲,道:「來人,賞這女子五百兩。今日,本侯爺高興哈哈哈」

「謹遵汝侯命令」劉宗敏大步走去,身邊奴僕紛紛後退躲避,又齊齊拜倒在地。其中,一個面白無須的男子尖聲應著。顯然,這是從晉王府里逃出來的閹人,現在又搖身一變,投入到了劉宗敏的府中當起了內侍。

要知道,在大明法度里,非王宮皇宮之地是沒有閹人的。縱然尋常人用了,一旦被查到難免被皇帝所忌諱。

但劉宗敏卻大咧咧用著,絲毫不在意被人發現。

看著劉宗敏心情不錯,這名閹人站起身,心中念念著昨晚收到的一張紙條,腳步輕輕地走過去,恭謹地道:「權將軍,田蘭生、翟堂兩人求見,各備厚禮,共計不下五箱,且有大同尼姑兩人,欲奉入侯府為將軍祈福。」

聽到田蘭生與翟堂兩人名字的時候,劉宗敏神色不變,但聽到厚禮不下五個箱子的時候,劉宗敏臉上帶了笑,尤其說起兩個大同尼姑要進侯府為他劉宗敏祈福的時候,劉宗敏更是放聲大笑起來:「這兩個奸商,真是好心思那幾箱子禮物不說,整兩個大同尼姑來不是給額來玩的偏偏弄個名義,說是來祈福。哈哈,這般用心,額本將軍倒要去看看」

山西大同婆姨歷來有美貌的名聲,五大箱子的禮物亦是少見的大方,也不知道劉宗敏驚喜哪一點。

穿廳過廊,劉宗敏在花廳里見到了田蘭生與翟堂。

田蘭生與翟堂都是一副好容貌。不是說這容貌俊俏,而是說身材富態,未語先含笑,滿面圓滑,一副典型商人的樣子。

此刻的二人心中一陣放鬆。

他們不由回想起了這幾日在城內的打探。一開始,翟堂傳話劉宗敏拷掠孫康周只是順勢而為,借著滿清與李自成交易的空檔出一口惡氣。可這一回要瞞住李自成,那就不能在李自成身邊做功夫。

順軍的進城讓太原城的秩序猶如改天換日一般,自然,掌握權力之人也迅速更換。相應的,許多太原衙門的人就用不上了。

這一回兩人要做的事情十分重大,自然就要找到得力人士。偏偏,秩序更迭之時,混亂突生。田蘭生一連找了兩個得力人士,卻都是突然變卦。

第一個是投降了順軍的山西提學道黎志陞。這黎志陞堪稱山西官場中的清貴人物,卻在守城之中將晉王給的三千兩銀子貪污掉,以至於最終守城都只能發功德票充數。

田蘭生二人不在乎黎志陞的節操。但讓人驚嘆的是,黎志陞剛剛收到請託,第二天就偶感風寒不適,沒幾個時辰間就突發暴病,一命嗚呼了。

第二個找的到不是投降的明軍官員,而是順軍的制將軍劉當。不巧的是,仔細一打聽,這劉當忽然間收錢又反悔了。

幾乎崩潰的兩人終於下了血本,腦洞一開,尋到了李岩帳下大將馬重禧的路子。

許是花的本錢足夠大了,馬重禧一見幾人前來,終於應下。一番皺著,終於讓他們見到了真主,順利跟著身邊這個馬重禧的軍師見到了劉宗敏。

「兩位員外只管放心,這一回備上的禮物有奇效呢。」田蘭生的身邊,一個面目尋常的男子笑著道。這是馬崇禧的軍師,陸懷谷。

田蘭生與翟堂連連點頭,回想著這位爺今日就能敲定見到劉宗敏,他們心中多了一份信任。

幾人嘀嘀咕咕的時候,外間腳步聲傳來,三人紛紛收心,仔細打量著從堂後走出來的劉宗敏。

只是,讓第一回見到劉宗敏的田蘭生感嘆的是,劉宗敏這個赫赫有名的闖軍麾下第一驍將竟是個蒼顏骨臉的中年人。

今年的劉宗敏才三十七歲,在後世,這還只是男子壯年的年紀。可鐵匠出身的劉宗敏面容衰老,骨頭凸顯,說是三十七歲,猜起來有五十歲旁人都以為正常。

心中微微失望,田蘭生卻不敢怠慢,他朝著翟堂對視一眼,紛紛上前大禮參拜。

兩人先是行禮,隨後田蘭生急聲道:「小人田蘭生拜見權將軍。這是我與翟兄一點薄禮,還望權將軍笑納。」

幾個壯漢帶著五個大箱子進來,這幾個大箱子約莫都是三尺長寬高,端的是容量驚人。

劉宗敏微微頷首,也不以為意。

忽然間,陸懷谷輕聲道:「將箱子打開。」

翟堂頓時一愣,心中有些著急。尋常送禮,哪有這麼直接的。還打開箱子,這也忒沒吃相了這麼直接,官場之中但凡顧念一點的,都得當場翻臉,表示自己身上還有一點清廉的骨氣。

偏偏幾個壯漢都是這軍師帶來的,十分聽話,當即將箱子打開。

沒多久,兩箱影子一箱金子兩箱珠玉顯露人前,珠光寶氣,金銀璀璨。

翟堂與田蘭生站著,恭恭敬敬,大氣都不敢出,整個人呼吸都壓抑了幾分。

劉宗敏看了一眼箱子里的成色,臉上終於多了幾分笑容:「有點誠意,行了,坐下說話罷。」

兩人頓時猛地大大鬆了一口氣,短短時間內,二人竟然有了恍若隔世之感。終於,他們明白了,新朝初立,這與從前大明的規矩不一樣了。

唯一讓人心中吐槽的是,大明還算有個規矩樣子,這闖軍第一大將汝侯劉宗敏,卻是一點吃相都不講究,忒直接。

且不管兩人如何團從,陸懷谷又開腔了,一副賊笑模樣:「謝汝侯。馬將軍托我向汝侯問個好呢。這一回,這兩個伶俐人不止還帶了這些東西。最緊要的還有這些」

「哦馬重禧嘛,這名字我記住了。」劉宗敏大刺刺地坐著,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

陸懷谷輕輕擊掌。

不多時,兩個禿頭白衣的尼姑走了進來。

都說要想俏一聲孝。兩個尼姑一身白衣素淡,配上眉清目秀的臉蛋,加上尼姑身份禁慾系的誘惑,頓時給了劉宗敏難以秒回的誘惑。

「阿尼陀佛,貧尼請為侯爺在後院祈福。」

「阿尼陀佛,貧尼請為侯爺在後院祈福。」

兩個小尼姑操著大同腔,嬌滴滴地說著,劉宗敏徒然感覺腹下一陣火熱。早間剛剛餵飽的一下子又熊熊燃燒起來。

「好很好嘛。」劉宗敏眯著眼睛,看著兩個尼姑,心情大快:「後院祈福,哈哈,本將軍收了當然,本將軍不佔你們便宜。來人,去拿一千兩銀子。這兩個尼姑本將軍買了」

「且慢」翟堂起身,一臉諂媚,笑道:「權將軍還請慢些小人今日前來,不是為了發賣此女。而是為了給將軍送銀子的。」

「哦」劉宗敏細細打量著兩人。

眼見翟堂起身,陸懷谷摸索著手中茶杯,悄然間朝著左邊扭了一下杯蓋。

「這是皇上與滿清以工匠百姓換兵甲北貨的那兩個商人,聽聞近日不巧,被韃子坑了,買的貨稍次,以至於急著發賣貨物出去回本。賺的這些銀子,數目應是別無二致。」劉宗敏身邊,面白無須的閹人輕聲道。

劉宗敏眯著眼睛,微不可查地點點頭:「送銀子看來爾等所圖不小埃又是見面禮,又是小尼姑。哼,有什麼花招,只管說出來。能做得,本侯自當為爾等做。學那些讀書人彎彎繞的下場,本將可不想重複講。」

翟堂連聲應是,心中卻是悄然間放鬆。

田蘭生輕咳著,裝作一臉不好意思地道:「這一回小人北上,卻不料被韃子坑了。以至於這一批皮貨牛筋售賣不易,眼見與順皇交易之期不遠,委實擔心。若權將軍願意施加援手,小人願意奉上此次約莫十二萬兩的利潤三分之一拱手奉上」

「四萬兩氨劉宗敏心中驚嘆,一片火熱。四萬兩銀子,換後世,這就是上億的數字。單次行賄,的確是格外驚人了。

「我要一半」劉宗敏表情淡淡,眼裡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只要一半」田蘭生驚道,這劉宗敏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但轉而,田蘭生就被路懷個扯到了後面去:「是攏共全部利潤的一半。汝侯此乃仁義之舉埃要是不施援手,到時候別說十二萬,就是一兩銀子也拿不到了呢」

說著,陸懷谷狠狠扯了一下田蘭生。

聞言,田蘭生與翟堂彼此對視,一副被大胃口驚呆的模樣。

實則,兩人心中早就樂開了花。他們千里奔波,做的是兩個政權的生意,哪裡才會有區區十二萬兩的利潤呢

更何況,所謂採買吃虧被蒙古人坑了本就是虛言託詞尋的由頭罷了。

這一趟生意跑下來,他們都能凈賺至少十五萬兩。

越是這般,兩人越是裝作一副肉疼的表情,狠狠一跺腳,這才應下:「那就拜託權將軍了」

「好說,好說。與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劉宗敏大笑:「這一回,我遞個片子去給牛金星,他會賣我一個面子。」

太原城的東邊靠近宜春門的是晉王府的花園。但此刻,曾經王府地盤將整個太原城佔據大伴的晉王府已經換了主人,晉王被弔死在城門口,家產盡數被抄沒,妻小不是逃散一空就是被打落進軍營當了營妓,剩下的宮女僕人紛紛搖身一變,被篩選一輪后就成了李自成的近侍。

此刻,距離太原城宜春門不遠的晉王府花園也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倉庫,成了大順用以做買賣的交易場地。

此刻這個倉庫里,遍布的是從塞北而來的北貨。

這麼一個商賈氣息濃重的地方,此刻竟然將大順國的皇帝李自成給吸引了過來。獨眼的李自成換上了龍袍,在八名壯碩太監抬著的步輦上到了這裡。

只是看一眼前方眾多的貨物就能明白,這是一筆大買賣。

足足十來萬張皮子,無數平日里難得一見的皮子,以及筋角等用來製作長弓皮甲的傳統北貨。

只不過,這些吸引來的只是那些跟隨著順軍發財的商人。

李自成而今已經身為大順國的皇帝了,自然看不上這麼一點區區普通貨物。

步輦晃晃悠悠地來到了一處防衛嚴密的宅子,李自成走了下來,隨同的還有此次大軍的主力戰將們。大順軍的核心將領文官這一回幾乎都來齊了。

牛金星、宋獻策、李岩、任繼榮、馬重禧。唯獨除了劉宗敏。這一位中營親軍權將軍的汝侯正忙碌著自己的新任務:拷掠全城,追贓助餉。遇上了幾個死活不肯助餉的硬骨頭,得劉宗敏親自出馬呢。

為了順軍的財政運轉,李自成答應了劉宗敏的缺席。

李自成下了步輦,跟著一眾人物來到了一處寬闊廣大的空地里。

那裡,如小山一般對著無數的貨物。

貨物前方,早早等候著的兩名商人帶著一干手下紛紛高聲迎接。

「草民翟堂」

「草民田蘭生,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行了,都起來罷。朕要看的東西,可不是這麼點皮貨鹿茸高麗參。」李自成很是急切。

一旁,牛金星微微鬆了口氣,他看了馬崇禧一眼,微微頷首。這一回,牛金星可是應了劉宗敏的請託,告訴李自成貨物可以提前交割。沒成想,李自成一聽,反而高興壞了。

不諳軍略的田蘭生與翟堂聞言,側身一讓,引領著李自成朝著貨物山堆里更深處走去。

那裡,銀光閃現。

「這些是鎧甲」

「如此多的長槍短劍」

「竟是有這麼多的兵甲何處來的真是太驚人了」

「等等,這上面有德州的字樣。莫不是,這是此前戰爭的斬獲」

李岩等將官紛紛議論起來,細細打量著這如同小山堆一樣的兵甲,紛紛驚愕。但轉而,卻是痛心起來。因為,這其中不少都是建奴肆虐中華的斬獲。現在,卻統統賣到了李自成的身上。

真當李岩憤怒難耐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李自成見此喜不自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