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大明猛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大明猛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孔洛靈明白,這一場瘟疫治理完畢,所有參與人員都會得到朝廷的獎賞。她有些萬分期待這樣的獎賞。

這份不是為了那些銀子與榮譽的表彰。就如同,孔洛靈最開心的永遠不是這水晶雕成的鏡筒,而是那贈予鏡筒的人兒。

她看著歡呼著,慶賀著,鬧著要辦慶功宴的一干醫師們,心中喃喃著道:「這治理思路是他給的,切斷瘟疫傳染的支持,亦是他給的。那神器一般的顯微鏡,一樣是他拿出來的。這萬千生靈的性命,都幾乎是他救下來的。我們,卻只不過做了一點應該做的事情呀。但他在哪兒呢?這慶功的主角……在想著什麼呢?」

……

朱慈烺站在假山的小亭子上,聽著南城一圈一圈不斷傳來的歡呼聲,笑容緩緩勾起,閉著眼睛,他知道,這樣的歡呼,有他的一份功勛。

這時,司恩急急跑來,顯然是探聽清楚了消息。

朱慈烺率先開腔,道:「大伴埃聽聽,這是我……做下來的功業埃再讓我猜猜,大伴要送來的消息。是京師的瘟疫已經治理完了吧?」

司恩一臉驚訝:「聖上神機妙術,竟然已經提前知曉了。方才陸軍醫院在玉皇觀緊急傳來消息,此番京師內,今日再也沒有出現過一例瘟疫了。瘟疫治理,儼然初成矣。奴婢,恭賀萬歲爺1

「天佑大明……」城外,又是一陣歡呼響徹。彷彿配合著作為背景音樂一樣,讓人心懷滾燙。

朱慈烺擺擺手,卻是眯著眼睛,看向了位於城西的一處廣闊的空地里。

那裡,是京營大校場,亦是此刻皇家近衛軍團駐紮之地。

要知道,近衛軍團可是一早就因為瘟疫之困而不敢出征呢。現在,最大的羈絆已經消失。

潛龍騰淵,直飛九霄。

朱慈烺漫步朝著山下走去,道:「來人,給朕安排好明日的會議。內閣、新建的樞密院、五軍都督府、以及在京的勛貴們、各部各大臣,九卿,都給朕傳來。對了,也不妨將朕的消息先傳出去。他們聽了瘟疫治理完畢的訊息就以為驚喜結束了嗎?」

「沒有呢……遠遠沒有。」朱慈烺漫不經心地說著:「朕,要決意親征李自成。將我大明西陲,重新穩固1

此時京師晴空萬里,所有人瞧著,卻覺得隱隱有一番驚雷醞釀。

朱慈烺漫步朝著寢宮回去,心裡默默念著一個名字:「我大明帥才是越來越少了。這一回,朕親自出手,與你這被譽為明末猛人的傢伙一起共舞,將這天地間的污垢掃荊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景象呢?你呀……可千萬不要讓朕失望才是……」

……

時間往前,西元1644年,大明二六七年二月。

天空之中,雄鷹展翅高飛。地面之上,一顆直徑五人環抱的大樹上,一人喬喬搖曳著手中一道色彩斑斕的小旗幟。

天空之中,一道黑影自高空之中猛地落下,迅疾精準地落在了一顆樹枝之上,將樹冠一陣搖曳。

樹冠之上,一陣嬉笑的聲音響了起來。十六七歲的謝庄輕輕摸了摸雄鷹的腦袋,嘻笑道:「阿寶,回來啦。回來就多吃點,這一回,我可是偷偷給你準備了好多肉乾呢。誒,真棒。來,再來一根。我拋出去,你接住1

「太厲害了!不愧是我的阿寶,哈哈……」

「來來來,放輕鬆,讓我鬆開你的爪子,看看,信筒裡面又有什麼好東西了。咦……」謝庄從鷹爪里拿出信筒,拆開后,瞳孔一陣收縮:「是紅色的!是第一等緊急的消息1

「阿寶,你先去玩,待會兒我來尋你1謝庄如猴子一般靈敏地在樹枝樹枝上跳躍起落,約莫數丈高的古樹卻如他自己後院一般,短短不過十息的時間就悄然落地,隨後拔腿快跑,竄入了一見農家小院里。

古樹上,被稱作阿寶的雄鷹張開了一下翅膀,看著謝庄逐漸園區,搖搖頭,振翅高飛,消散在天際之中。

「百戶!百戶……京里,來消息了!我大明京師的消息1謝庄高呼著,沖入了小院里。

這裡是甘州,位於大明的西陲,陝西行都司甘肅鎮的駐地。

沒錯,這裡……依舊是大明的治下。

在大多數人眼裡,大明的世界似乎到了陝西西安就已經是西方的極點了。但其實,大明國土廣袤,遠不止於此。

在大明,青海的西寧、甘肅的玉門關都是而今大明的國土。讓許多不明就裡之人驚訝的是,就算李自成在五個月前建立了順國,到現在卻依舊沒有踏平大明西方邊陲之地,以至於讓這裡是飛地,但依舊是大明的飛地。

而這,又要從去年開始說起。

去年冬李自成攻入西安后在各處攻略,試圖穩固後方。

在寧夏方面,順軍的檄文一傳到,明朝巡撫李虞夔和分封在這裡的慶王朱倬束手無策。慶藩宗室和文武官員聚集在王府里經過一番商討之後,決定投降。李自成命明監軍道陳之龍為寧夏節度使,以投降總兵牛成虎鎮守該地。

固原、寧夏等地平定之後,大明朝廷在西北的殘餘地方就剩下了甘肅、青海,也就是當時西寧衛。這些都是比較偏遠的地方,李自成也就沒派主力出發,他要準備大舉東征了。

在原定歷史上,完成西征的任務就是賀錦。可在這個時空里,賀錦早就被朱慈烺於開封一戰斬殺了。

這一回,取而代之的是辛思忠。辛思忠領兵向甘肅進發,先是一舉攻克安定,其後金縣開門迎降,兵鋒直抵蘭州。這時,大明甘肅總兵馬爌、副將歐陽袞等人見形勢危急,勸肅王朱識宏西奔甘州,徵兵固守。朱識宏駑馬戀棧,沒有採納這個意見。

馬爌等人便自行逃往甘州。十二月二十一日,辛思忠所部順軍到達蘭州,蘭州人開城接納。肅王朱識宏倉皇逃出城外,被明朝卸任總兵楊麒派人擒獲,當作自己投誠順軍的見面禮。

楊麒的討好取得了反效果。

辛思忠厭惡他賣主以牟取富貴,既不忠於明王朝,也不是真心投順起順軍,因此,他不僅處死了肅王,也把楊麒父子斬首。於是蘭州文武紛紛心思一變,開始觀望。再加上這會兒李自成傳令各地追贓助餉,蘭州文武不僅是心思觀望,更是人心紛紛動搖,民情如火了。

此刻,涼州、庄浪二衛先後投降,順軍進迫甘州。甘肅巡撫林日瑞、總兵馬爌等人組織抵抗。朱慈烺登基之時,順軍踏冰過河,直抵城下。這時大雪紛飛,積雪深盈丈,上城防守的官軍士卒手腳皸裂,甚至凍掉手指,都有怨言。順軍戰士卻意氣風發,利用積雪堆作登城的階梯,積極準備攻城。

在原定歷史上,堅守不住的守軍裡應外合,順軍勝利地奪取了甘州城。

但這裡,時空悄然間轉變。

……

時間,扭轉到西元1644,大明二七六年二月。

甘州城是大明位於整個西陲里最後的地盤了。

這裡地處西陲,整個兒就一個飛地。但偏偏這樣一個飛地,卻沒有如沿途之中各處城池那樣投降,而是繼續堅持抵抗。

位於臨時的巡撫駐地里,甘肅巡撫林日瑞與甘肅總兵馬爌,副將歐陽袞等一臉憂愁。

「賊軍已然隔絕四處,沿途官軍大多投降。甘州難守了……」馬爌悶悶不樂。

歐陽袞更是道:「最關鍵的不是這裡。而是……巡撫大人,敢問城中士紳捐餉之事如何了?我部已經竭力彈壓士卒,不使百姓慌亂。可眼下,總得將餉銀和軍糧補足埃不然,士卒如何作戰?」

「這幾日,大雪紛飛,士卒在城池上作戰甚至手指頭都凍掉了。可不能讓將士們流血又流淚礙…」馬爌又道。

林日瑞聞言,卻是久久不語,只有一嘆:「為今之計,只能期盼……他了……」

兩人聞言,紛紛都是既是期望,又是惴惴不安。歐陽袞道:「他,真的能成嗎?」

馬爌喃喃著道:「督師乃我大明名帥,若不是幾番不順,如何落到如此地步。眼下,甘青之地已為飛地,各項施展再無制肘。督師的軍略可以盡情施展,無論如何,戰那辛思追老賊,應是無礙吧?」

「我怎麼說這陣子老是犯咳嗽呢。原來,都是你們在念叨著我啊1這會兒,一個神康體健的中年人大步走進花廳,看著幾人,道:「都嘮叨著,等著我嘍?」

「督師1

「督師1

「督師……」

三人紛紛向著這個中年男子行禮,此人,赫然就是年歲五十二的孫傳庭,孫伯雅。一樣,也是而今大明的三邊總督。

只不過,曾經歷史上,孫傳庭敗在西安,兵敗身亡。但現在,孫傳庭卻神靈活現地依舊還在這裡。看氣色,甚至是比起在西安還要好了幾分呢。

「怎麼,見到我,反而不吭聲了?」孫傳庭笑著看著三人,看得眾人紛紛一陣面紅耳赤。

背後議論人,怎麼算也不是什麼君子所為。

孫傳庭笑著,將目光落在了林日瑞的身上。

這位甘肅巡撫是丟城失地,在比起副將歐陽袞的地位還不如。但此刻,見了孫傳庭這位文人督師,林日瑞頓時一陣鼓舞,道:「督師!我等正盼著您呢。而今大雪紛飛,士卒們甚至懂得軀體受創,軍心動遙這個關鍵時候,亟需激勵軍心啊!故而,我等這才盼著督師前來。」

歐陽袞輕嘆一聲,道:「我看賊兵攻勢洶洶,又有那勞什子在西安定國之威,順勢殺來,若無激勵軍心之舉。恐怕甘州陷落,就在眼前了。」

馬爌這個明軍最高將領的總兵沒有說話,但看那眼神,顯然也是別無二致,眼巴巴地看著孫傳庭,就是為了等孫傳庭有辦法。

但孫傳庭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歐陽袞等人的意思很清楚,鼓勵軍心,不外乎錢財,最少也得吃頓好的。

但是,陝西曆來就不是經濟發達的強省,又因為陝西是天災人禍的高發地,水旱蝗災兵災一輪輪來回肆虐,早就榨乾了陝西的最後油水。孫傳庭是兵敗西撤,哪裡還會帶上多少細軟?

甘肅比起陝西的經濟還要不如,更加嚴峻的是,甘肅接連丟城失地,府庫里也沒多少銀子了。至於去大戶家化緣,大明民心喪失,雖然孫傳庭幾番彈壓軍紀這才不讓城內官民衝突。可任誰也明白,化緣是沒法子了。

故而,孫傳庭長長一陣沉默。

他的沉默讓場內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就當林日瑞心灰意冷,打算告退的時候,孫傳庭笑了。

伴隨著他的笑容,還有從懷裡逃出一物的動作。

那是一個大紅色的圓筒物件,眾人看著不明就裡,孫傳庭主動解釋了:「諸位,可層看過三國時期一個故事?相傳,三國士氣曹操曹孟德率軍攻打宛城張,大軍一路行軍,體力消耗巨大。故而,士兵紛紛口渴。人沒有水不行吶,比起沒吃飯還要嚴重,行軍也就這麼耽誤了下來。可行軍要是耽誤了,打仗就要大大吃苦頭了……」

林日瑞目光微微一亮,想到了什麼。

馬爌與歐陽袞兩個武夫讀書少,反而聽得十分認真,孫傳庭講故事的本領也是不錯的。

只聽孫傳庭笑著道:「為了讓軍隊行軍順利。曹操指著前方一處梅林鋪說:那裡有楊梅林一片,若抵彼處,楊梅敞吃。」

「督師的意思是……」林日瑞目光閃亮十分。

馬爌與歐陽袞卻有些不耐煩了,心道:這不是耍我們么?

歐陽袞幽幽道:「那也得有一處梅林礙…」

孫傳庭大笑:「哈哈哈,所以說,天佑我大明啊1

「西祁土司祁大人,進來吧。」孫傳庭拍著手,又緩緩將手中那個圓筒緩緩拆開。眾人這時候才明白,這原來是一封密信。

「真是萬萬沒想到的,聖上竟然帶給了我們如此一大臂助。此戰,有祁廷諫與魯胤昌等甘青河湟土司援兵之主。以逸待勞,還能怕了辛思追這個過江蛇不成?」孫傳庭說話風趣,讓眾人紛紛跟著目光一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