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親征閱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親征閱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我大明之強……諸位,請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的心情準備吧1朱慈烺看向楊文岳,點點頭。

楊文岳朗聲道:「諸位同僚,帝國閱兵典禮,將與七月後舉行。大明之強,諸位敬請期待1

……

京師的四月漸漸熱了起來,居住在這座繁華城市裡的人們不再縮在土坑裡裹著溫暖渡過,漸漸開始走出家門。

家底薄一些的出門尋事情做,家底厚實些的,就每日閑散著,繼承了千百年來皇城根下百姓們的習性:談論國家大事。

尤其是一場可怖的瘟疫湧來后,京師里的百姓們格外珍惜近日來的閑暇。天可憐見,這麼久來,京師百姓還未遭受過連大門都不敢出去的日子。

伴隨著瘟疫消散,流民回歸,京師里的日子好過許多了。

日子好過了,大夥們終於不用將眼珠子都緊緊盯在填補肚皮上,紛紛將耳朵里聽著的見聞分享出去,好博一個左鄰右舍街坊們的好彩。

原本這樣的地頭是在京師各處茶館。

只可惜,伴隨著瘟疫治理的力度加強,茶館這樣人流集聚之處也紛紛有了穿著白大褂,帶著白口罩的醫工進駐,每日虎目圓瞪,看著往來客人彷彿都有遭了瘟的嫌疑。有這般掃興之人在,也就別提什麼生意了,一處處茶館紛紛宣告歇業。

有那衛生邋遢不達標的,更是被勒令整頓歇業。

就這般,各處坊公所就成了閑漢們吃茶的聚集地。

坊公所是各坊坊正、里長、保長以及火甲巡警鋪的駐地,一樣也有各城警署分派其間的公所。各處衙門聚集,反而讓這裡成了消息的集散地。因為是公家地鋪,查管最嚴,反而讓這裡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再加上新皇新氣象,在天子腳下,新辦的衙門公人都是辦事公道,少見欺壓百姓之舉,紛紛給新皇掙了偌大體面。

「有朝廷官氣庇佑,區區瘟疫毒氣,算得什麼?」一個閑漢隨口說了一句,萬萬想不到,這反而促成各處坊公所的熱鬧。

明照坊的坊公所里,坊正韋傑許走進了進來。

這是一座簡陋的四合院,宅門洞開。韋傑許漫步走進,就見到了倒座房裡一個穿著黑皮的席金文帶著幾個巡警鋪的火甲值班。讓韋傑許心中噴笑的是,這幾人竟是在搖頭晃腦地讀書識字。

「席爺,今個兒您值班吶。」韋傑許打著招呼。

席金文抬了抬頭,笑著應了一聲:「擔了這公服,就得做事嘛。這幾日,韋坊正不也跑得勤?」

「上頭命令,今時不同往日嘍。」韋傑許搖頭晃腦,沒曲沒調地唱了一句,順著影壁進垂花門。過了垂花門就是坊公所的庭院。

一進庭院里,喧鬧的聲音就止不住地傳了出來,韋傑許一看,頓時大笑道:「今個兒大夥來得早哇。」

「坊正也來了1

「韋坊正,大家可久候了1

「是啊,前些天念叨著的,請幾個軍中的茶博士來說道說道那平朝記,您可別忘嘍1

庭院里都是五花八門,穿著各異的左鄰右舍。街坊們你一眼我一句,紛紛都將這坊公所襯得熱熱鬧鬧的。

「熱熱鬧鬧就是好哇,比一日賽過一日抬出去的都是屍骸好。」韋傑許心中感嘆了一句,看著幾人,又道:「可不能忘,諸位放寬了心。」

「哈哈,大家放心。這事啊,老韋還真有放在心裡。只不過啊,這一回要從軍中要人才可就不容易了,只能等這一回軍中擴編,去陸軍學校里問問。」這時候,四合院的正房裡走出一人。

眾人看著這人,打招呼的聲音此起彼伏,比起方才坊正韋傑許還要熱烈三分。

「趙所長1

「趙所長忙好啦?」

「方才就聽趙所長在裡面忙,可不敢叨擾。這是小老兒準備的上等西湖龍井,您可得嘗嘗……」

「還有我這兒,自家弄的醬牛肉乾呢1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衝到了趙應先的身前。

看著街坊鄰里們的熱情,趙應先笑容堆滿,道:「鄉鄰的好意呀,趙某人我心領了。只不過身在公務,可不能受了。諸位都自己留用著,趙某還得忙著公務。」

一路從容地應對著,趙應先衝出了重圍。就當前方已經無人時,趙應先忽然轉過身,道:「哦,對了。諸位鄉鄰,剛才我在正房裡見了隔壁衛生所的同仁。聽他們已經開始檢驗各處茶館了。如若無誤,茶館也差不多可以重新營業了。」

衛生所挺起來是個新機構,其實只是略一解釋,眾人很快就接受了。原本大明在地方是就有醫療機構,在上頭有太醫院,在下頭也有惠民藥局。為平民診病賣葯,掌管貯備藥物、調製成藥等,軍民工匠貧病者均可在惠民藥局求醫問葯。遇疫病流行,惠民藥局有時也免費提供藥物。

只不過,這等機構因為朝堂經費稀缺,運轉得也越發差勁,最終被朱慈烺收編充實了陸軍醫院的醫師后成了坊公所里的衛生所。

而今的衛生所一來看病施藥,二來也擔負行政職責,負責檢查各處是否衛生達標。在這瘟疫橫行的時期幾乎有一言以決一家店鋪生死的職權。

而今,瘟疫過去,京師各處也開始緩慢恢復平靜。衛生所巡邏視察之下,原本那些在京各處人群擁擠的地方漸漸都可以營業了。

眾人聽趙應先回來說的這個好消息,頓時紛紛驚喜:「京師徹底開禁啦1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1

「每日悶在屋內,京里連個消遣所在都沒有,忒是無趣。這下可好了1

「那秦樓楚館看來應該好了嘍?」

「哈哈……」

眾人紛紛笑著議論。

趙應先見此,轉過身走了。

只不過,趙應先剛走到影壁就見到從倒座房裡走出來的席金文。

席金文氣喘吁吁,這不是過量運動累得,而是一種激動。他面色紅撲撲的,眼睛瞪大,看著趙應先,雙手微微顫動著,道:「大事啊,發生大事了!快看,上級的公文1

「哦?」趙應先一箭步傳過去,心中好奇,將這封東城警署的公文拆開了。

與此同時,四合院的庭院里擺著的幾張桌子里,老少爺們繼續嘮嗑著。一桌子的瓜果杯盤狼藉,沒了公人,大家說話都順暢了許多。

「大傢伙兒說說,這回京師解禁了,咱們去哪兒尋個樂子?」說話的是洪秀才,這位讀書人近日裡都在坊公所晃悠著。也不知道他聽到了什麼風聲,抽空就問起京師小學的事情。顯然,他是盯上了東城小學的職司,不是教諭也是個什麼教職官兒。

只不過,教育總署是朱慈烺的新式官僚系統,裡頭的人與京師里這些地頭蛇是兩條線,洪秀才問了幾日都沒讓他拿到個準話。唯一姆炊就只有趙應先,可趙應先是警務系統的,更不會插話。

洪秀才開了腔,畫面有些冷場,但很快還是熱絡了起來。

「演樂衚衕是好久沒去了,那幾個瓦子里的戲我可是盼了好久了,也不知道王大家的本事如何了……」

「要我說,還是勾欄衚衕是第一等好玩的去處,也不知道這一場亂子過去后啊,衚衕里的姑娘們可還好……」

「那可要先尋些好活兒罷。這一場亂子過後,多少家沒得銀子了花銷……」

眾人們議論紛紛,忽然間,彷彿是遇到一陣冷風吹來,話語一下子輕了。就這麼,場內突然冷清了下來。

眾人轉過身,看著發生異狀的地方,恍然大悟,紛紛朝著來人道:「趙所長又回來了?」

「諸位,諸位1趙應先胸膛起伏,看著眾人,不住地喘著粗氣,又忽然間想起了方才眾人談論的話題,一笑,道:「方才聽諸位說起這解禁之後有何地方可以去,但今日啊!我可以解決諸位這個疑問了。方才接到兵部通報:我大明皇帝陛下已然決定,於四月十七御駕親征,平定西北1

「吾皇會出宮?」洪秀才目瞪口呆:「還是御駕親征1

他剛想心中說這與規制不合埃

但一轉頭,就看到百姓們紛紛都是激動難耐的景象:「那個殺敗了韃子,復我京師至少十年太平的皇帝陛下要出宮啦?要御駕親征?可不是說,我等小老百姓也有希望面見天顏?」

「太好了!俺這一身職司,那也是拜託聖上這一番新政才有的埃」

「巡警鋪的兄弟們,這一回京里的治安給我來來回回刮三遍。等閑不要讓一個蟊賊壞了聖上御駕親征的盛事1

「治了瘟疫的聖上要出宮了……那還去什麼瓦子衚衕,老少爺們,趕緊回家準備一身妥當的衣裳啊1

……

眾人嗡嗡鬧鬧,原本還滿滿當當的屋子頓時只落得幾個坊公所的人在裡頭。

趙應先大笑著,轉過頭,看著身邊幾個老夥計,鼓鼓掌,道:「兄弟們,這一回巡邏要增加嘍。不過,好事是警署里特別津貼已經先預備好了,先發一半。這一回,給聖上看出咱們基層幹警的本事1

「喏1席金文領著幾個火甲,紛紛高呼。

……

西元1644年,原定歷史上的大明崇禎十七年。

歷史,在這一刻已經走上了一條迥異的道路。

但現在,有嶄新朱慈烺的時空里,沒有歷史上京師飽受瘟疫、戰敗、窮困摧殘的衰落氣象。沒有荒涼、沮喪、絕望的負面情緒。更沒有死氣沉沉的朝廷。

有的,是一個年輕皇帝統治下朝氣蓬勃的新生政權。

他牢牢有力地通過一系列的手段讓這座千年古城煥發了活力。

朱慈烺先在承天門裡檢閱了自己的軍隊。

這是皇家近衛軍團展現自己最強英姿的時刻。

朱慈烺站在承天門的城樓之上,極目遠望,看著西方,滾滾鐵蹄聲傳來。首先出現的是軍團直屬的騎兵營劉振所部。久經戰火考驗的這支騎兵部隊是朱慈烺手中的利劍。

伴隨著滾滾馬蹄聲的,是次第吹響的鼓樂。這是朱慈烺尋人改編以鼓號為主的《秦王破陣樂》,增加了強烈的節奏感同時保留了這首舞曲強烈的氣勢。

伴隨著朱慈烺一同登上承天門的重臣們默默地觀禮,看著這一幕,黃景昉喃喃著道:「宛若大唐氣象……」

一旁,楊文岳輕聲道:「首輔大人。這才剛剛旭日初升呢,此戰平亂,用此強軍,不過殺雞用牛刀罷了。」

黃道周閉口不言,緊緊盯著眼前的景象,心中思索著:「這些兵,護得住這位大明中興希望的皇帝么?」

……

騎兵營的隊列走過,其後,是朱慈烺征戰天下的王牌:飛熊營。

代表出列的是飛熊營的擲彈兵連。他們身著威武的制式軍禮服,赤紅色的軍裝鮮艷如火,踏著牛皮長靴,綁著此前軍隊都未出現過的白色綁腿。頭頂著挺括的短檐圓筒貂帽。帽子上的邊緣部分,細細縫著一個遼的篆體字。這證明他們是參加了瀋陽一戰攻入了盛京的英雄部隊。

其後,還有劉勝所部虎賁營,第一團的虎大威、齊賢部第三步兵營、第七步兵營猛如虎。以及第二團陳永福部,麾下第二步兵營、第八步兵營、第九步兵營。

這些部隊經過朱慈烺的檢閱,在威武的軍樂之中,他們從東西長安街匯聚到承天門外,由轉道向南,通過大明門出正陽門,進入了京師百姓們的視線里。

伴隨著的,還有朱慈烺的加入。他在飛熊營的身後坐上了特製的四****馬車,跟隨著這支軍隊出發。

除去傅如圭部第三團在河南以外,朱慈烺的這支強軍再度重軍營里走了出來。就連輔兵營與陸軍醫院都再度跟上。唯一不同的是,陸軍醫院保留了一部分軍醫,並在吸收了部分民間醫師與太醫院太醫后建立了京師醫師學校擴充力量。

……

正陽大街的兩側,趙應先與席金文率領著從京師各處集中而來的警員火甲將正陽門道路拉出一條條警戒線,將熱心爆表的百姓們阻攔在外。

無數百姓們熱切地注視著正陽門的城門樓,裡面,參加閱兵的將士緩緩走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