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章:女醫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女醫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的隊伍順著正陽門大街一路到了南邊的天壇,剛剛離開百姓們的視線,朱慈烺就被苦勸不已的倪元璐楊文岳與倪元璐勸回了馬車裡。

馬車沉重而結實,不少部位甚至是鋼鐵鑄造,刀劍劈不開,羽箭射不透。就連車窗一樣是蒙著鐵質細密的鐵網,也唯有如此,楊文岳等樞密院的官員們這才對這位皇帝的安全多了一點信心。

自從朱慈烺放出了風聲要御駕親征后,京師里大臣們的議論錦衣衛是不再怎麼報上來了,反而是預謀刺殺的消息傳了個遍,惹得負責朱慈烺僅為安全的寧威奔波來回,頭大不已。

「聖上,天壇內安全了。」寧威站在馬車外,低聲道。

這些天他手頭可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此刻來源複雜,前仆後繼。有建奴的有蒙古的,也還有順軍與張獻忠所部的,更有甚者,竟然還有朝鮮人。

朱慈烺無奈地看著眼前的楊文岳與倪元璐道:「兩位愛卿,要朕說,我們的排場是大了,可也太顯眼了。讓朕便服出行,引起注意力可不就小多了?大張旗鼓固然是威風,可是啊,相比能好好做些事情,我倒是更願意拋去這些威風。」

更重要的是,作為皇帝高高在上,天然就隔離疏遠了基層,而不得不依靠層層官僚機構來掌握實情。若是無法將文字之中的描述與現實里的景物事務聯合起來,朱慈烺就只能陷入到不切實際的空中樓閣里,談何做出正確決策。

楊文岳與倪元璐都是經驗豐富了,對朱慈烺的抱怨只是低頭連聲應和,就是不切題回復。

朱慈烺也不以為意,他在天壇見了文武百官,隨後在此集結了皇家近衛軍團的全軍將士。

不多久,一場誓師儀式召開了。

朱慈烺凝望著麾下排成無數個方陣的將士以及一旁觀戰的文武百官,簡單說了一句話:「隨朕,出征1

大軍南下永定門,浩浩蕩蕩,威武無邊。

天壇上,黃景昉雙手籠在袖子里,低聲念叨了一句:「次輔,我們的這個皇帝,真是不一樣埃」

大明曆代首輔,恐怕也唯有他,才會感覺如此的無力。朱慈烺御駕親征這件事上,他竟是一點力氣也用不上。朱慈烺的意志,貫徹得前所未有的堅決。

「首輔大人,請向西看去吧。」吳甡轉過頭,指著那邊:「這一位聖上治下的百姓,比上一位,進步多了呢,還是……」

吳甡大膽近乎犯上的話點了一點就不再繼續說下去。

黃景昉順著吳甡的示意看過去,赫然發現,那裡,無數百姓遙遙遠望。

……

出了京師城牆,一路往南,過了盧溝橋,南下通過良鄉拐到西南房山後大軍停了下來。行軍是個辛苦活兒,縱然後勤輜重隊格外給力,京畿一路支應也架不住兩萬大軍行軍里冒出來的各類事務。

大軍駐紮在了房山城外南城邊上,沒有進城,朱慈烺也跟著在城外安營紮寨。伴隨著黃昏將近,軍隊開始重新歇息了。

房山縣此刻也從一開始的驚愕得雞飛狗跳漸漸到了平靜,得知這支軍隊是皇帝御駕親征而且也不進城以後,城內上下紛紛鬆了一口氣,緊接著,無數士紳蜂擁而出。

本地地主們竭力供應,朱慈烺也照價採買。很快,兩百頭羊,三十頭豬以及一千石米就進了後勤倉庫。

安營紮寨過後就是將士們渴望的埋鍋造飯。

被眾人眼巴巴望著的火頭軍們抬出了鐵鍋,開過熱水,一陣滴滴答答的口水生,陣陣米飯與肉的香味緩緩飄滿了軍營。

但很快,軍營四處忽然嗷嗷叫了起來。

巡邏的執法隊們只是多看了一眼就沒當回事,他們顯然習以為常,也明白這不是營嘯,而是讓士兵們比起晚飯還要期待的事兒:「隨軍醫院巡診嘍1

……

隨軍醫院駐紮在靠近中軍的地方,跟隨炮營、直屬騎兵營與飛熊營一起駐紮。雖然與輜重營一樣是輔兵,可隨軍醫院的待遇顯然好很多。不僅隨軍醫院的營盤是第一時間修築起來的,就是內里環境亦是一等一的乾淨整潔。

這裡頭,除了隨軍醫院治病救人接下偌大善緣與朱慈烺的支持外,還有另一個關鍵因素讓軍中上下將士們不言自明。

那就是……以往大軍之中女人是格外犯忌諱的。除了營妓,大部分將官都將女人視為讓軍隊不好管理的罪魁禍首。

但皇家近衛軍團里卻有女人。這些女人不僅不是營妓,更被將士們擁戴尊敬。因為,這就是隨軍醫院的醫師護工隊伍。

靠著這兩年來隨軍醫師們治病救人積攢下的偌大恩義,再疊加上攻克瘟疫帶來的巨大聲望,隨軍醫師地位尊崇,堪稱樞秘處下各單位里第一。

……

隨軍醫院。

一個看起來約莫十六七歲的小女孩穿著白色護士袍服,頭戴著朱慈烺從後世記憶里復原出的護士帽,怯生生地跟著一個約莫年長三四歲的女子,道;「這位……大,大人好。奴家鄧英兒。今後就是大人的婢子了。」

「誒?」孔洛靈眉頭一皺,左右看著,將這小姑娘身後的一個壯婦喊住了,道:「王大姐。今日怎麼回事,請來了一個全然不懂的?」

被喊作王大姐的是隨軍醫師的一個醫工,負責的是醫院裡的一些雜務。這次來,就是送來了這個小姑娘給孔洛靈使喚。

似乎早有準備,王大姐轉過身,道:「孔醫師,這說起來就有來歷。自大陸軍醫院在京師鎮住了瘟疫以後啊,咱們隨軍醫院的可就擴張許多了,慕名來頭的醫師不知多少。縱然不少要先學習著不能為正式醫師,可一樣也有有名頭更有本事的。如此一來,護士可就缺口大了。還有一些,更是去了在京的醫師學校呢。這不,只能草草篩選聰慧識字的進來,也顧不上一起都仔細教了。」

「如此,我明白了。有勞王大姐了。那就權且在身邊當作護士,做個助手罷。既然沒空,我親自帶帶,也無妨。」孔洛靈送別了王大姐,看著鄧英兒,道:「往後呀,你也不用稱呼我什麼大人,喊我孔姐姐,洛靈姐姐就好。我呢,是這醫院裡的醫師,靠的是治病救人的醫術吃飯,不靠官身吃飯。你呢,往後就是我的護士,護士不懂?助手,左臂右膀,幫忙幹活做事的,懂了么?」

「幹活我會1鄧英兒一臉迷茫,聽到幹活兩個字的時候這才目光一亮,隨後又道:「其他的……沒懂。洛靈姐姐……你可真漂亮。」

「礙…你這小丫頭片子……」孔洛靈樂了,在鄧英兒的護士帽上拍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翻開了這一頁:「行了,暫且就跟著我身邊吧。旁的一路上細細跟你說,咱們要先忙活巡診。」

「洛靈姐姐,那巡診是個什麼事呢?英兒能不能學?」鄧英兒一下子樂了。

「這件事呢,要學當然可以。但醫術呀,這事不僅複雜,更得用心。所以更要仔仔細細,將身上的事情理清楚。現在都跟著我,首先,檢查藥箱。」孔洛靈:「兩萬的大軍,安營紮寨下來左右都得數里。作為隨軍醫師,就不能安坐在營盤裡當大爺,要巡邏各處診治,也便於見到突發情況能救得了將士們的性命。而這呢,藥箱就重要了。紗布、酒精、綁帶……」孔洛靈一邊說著一邊朝著營中走去。

孔洛靈對口的營伍是飛熊營。

飛熊營其實已經開始擴建成了飛熊團,只不過朱慈烺一向看中戰力而非數字,於是飛熊營一直有條不紊地擴張,招手新人亦是壓低數額,只為求得素質好的新兵。為此,飛熊營招收的新兵大多數都是些識字的,竟然還有幾個童生。就這樣,因為飛熊營擴張慢,人數還是一個營一般的模樣,連三千人的營伍編製都未全,於是老人們還是習慣順口喊飛熊營。

鄧英兒是個好學的,孔洛靈一路帶她識別藥材,學習熬藥煎藥,很快便舉一反三學了起來。尤其知曉接下來去的是飛熊團以後,更是雙目放亮,面頰緋紅了起來。

孔洛靈心下有些好奇:「英兒,飛熊營那邊有熟悉的親人?」

「倒是沒有呢……」鄧英兒面頰緋紅,低著頭,輕聲細語。

孔洛靈眼珠子一轉,女人家特有的嗅覺發揮了作用:「哦……那就是心上人嘍?」

「才不是呢……洛靈姐姐……」鄧英兒幽幽道:「英兒只是一個逃難在京里,僥倖被大軍救了才不死的婢子。人家是京師地主,又是飛熊營的好男兒。英兒我……我……」

「行了行了。」孔洛靈失笑,搖頭道:「一會兒,你就明白了。」

……

閑話說著說著,兩人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飛熊營的營頭。孔洛靈知名度極高,刷臉入內。

很快,鄧英兒就明白了孔洛靈的那句話。

飛熊營的樞秘處首席軍師親自接待,帶著營中執法隊維護著秩序。很快,一套桌椅被搬了過來。孔洛靈端坐其後,鄧英兒記錄著方子,一個個英武不凡的將士排隊著等候診治。

在鄧英兒的心中,那個樞秘處的首席軍師可是相當於三品參將的大員,可是面對這個醫師卻是客客氣氣,甚至親自帶了執法隊前來鎮住場子。

孔洛靈沒有客氣,招呼著就開始診治了。

將士們排著隊,第一個近前的是個小旗,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驚喜地第一個坐了進去。恭恭敬敬,彷彿見到了執法隊的對正一樣。

「第一個。名字?」孔洛靈翻找著手中的書冊,筆畫利落地寫起了病例冊。

「孔……醫師好。」小旗低聲說著:「標下魏政1

「哪裡不舒服?」

「肚……肚子不舒服。」

「哦?」孔洛靈抬起了頭,頓時發現眼前的小旗呼吸急促起來。她微微一下搖頭,眯著眼睛,開始望聞問切。

望是觀察病人的發育情況、面色、舌苔、表情等;聞是聽病人的說話聲音、咳嗽、喘息,並且嗅出病人的口臭、體臭等氣味;問是詢問病人自己所感到的癥狀,以前所患過的病等;切是用手診脈或按腹部有沒有痞塊。叫做四診

不過,孔洛靈只是做了兩步就撒手了。

「面色微黃,紅潤光澤。舌頭淡紅,薄白舌苔。」孔洛靈悠悠道:「沒什麼事,回去吧。」

「這就沒了?」魏政面色通紅,急了眼:「我,我真有感覺不舒服……」

「哦?」孔洛靈笑了,眯著眼睛,盯著魏政道:「那可能是我看岔了。來,讓再重新看看。噢,原來你顴骨下面色發黑。行了,這是腎虛,我給你開幾幅葯,回去吃幾個月再來看看療效。」

魏政頓時羞燥大變,知道自己心中意思被人知曉了,連聲求饒:「別,別……孔醫師,標下知錯了,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標下吧。標下這就走……」

「哈哈哈……」眾人紛紛大笑,見識到了孔洛靈這漂亮女醫師的本事。

人群散了一般,接下來就診的故事也就平平淡淡,在孔洛靈那張似笑非笑的俏臉下,所有的將士哪怕官至千戶校尉也不敢異動。

如此景象,讓一旁的鄧英兒心中頓時覺得如翻江倒海一般,

這裡一個個千戶、百戶都是五品七品的官兒。而今亂世,如鄧英兒這等經歷過兵災慌亂的,最是知道兵匪的厲害。也明白這等強軍的分量。故而,不說那一身級別,就是這英武不凡的模樣氣質,那強軍之中出來自帶的傲氣,莫不是讓他一個小女子心神搖曳,只覺得自己卑微如塵泥。

鄧英兒能識文斷字,家世原本也算不錯,未破落前也有良田千畝,受家人疼愛,這才有了讀書的機會。自然,也就明白這裡頭每一個將官出去,都比他父親要厲害百倍

如此,也讓鄧英兒更是明白能夠讓這些人折服的女子,究竟是怎樣的厲害,怎樣的出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