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二章:劍拔弩張總兵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劍拔弩張總兵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哪裡會不多想?

吳三桂看著三人披甲執銳入內,看著好好的山海關總兵府成年了各部的演武場,哪裡不明白這其間的火藥味?

顯然,這三人都想踩著吳三桂來抬高自己在滿清國的~щww~~l↖,

但同樣,滿清又需要吳三桂,需要滿漢一心先打倒明國這個強敵。要不然也不會有孔有德來唱紅臉,而孔有德與尚可喜來唱白臉。

一拉一打,顯然是有備而來,就是為了說服吳三桂。

「攻打明國,這是個大事。」吳三桂緩緩道:「豈能輕舉異動。不管是從調兵遣將還是兵馬糧秣,都還未準備妥當罷?」

「要說沒有準備妥當,那也約莫是某人不想準備妥當罷?至於我軍,有攝政王一句話,有什麼準備不妥當的可能?」耿仲明冷一聲,話里話外透著嘲弄。

尚可喜道:「調兵遣將,各路出兵,都是為了打贏這一仗。而今,明國內部已經大打出手。李自成佔了陝西,兵進山西攻克太原。現在就要出井陘關與御駕親征的朱慈烺大戰。哼,眼下的明國,已經是內外交困了!這甚麼勞什子御駕親征一出,不就是留著後路空檔的給我們?」

「畢竟薊鎮還有陳永福部……」吳三桂說完,頓時就見三人齊齊變色。吳三桂心中也有些微微後悔又微微憤恨。

此前京師一戰,可不知道多少滿清戰將記憶深刻。陳永福部六千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出戰,到最後,倒下的輕重戰死都有一半多了,可陳永福部就是不敗。以至於到最後熱氣球一出,朱慈烺攻克盛京的消息傳回來,滿清士氣崩盤,硬生生讓陳永福一戰成名。

想到這裡,如何不讓三順王紛紛心中憤恨。

都是漢人,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氣氛就這麼徒然變得緊張起來,就連孔有德也收起了自己的紅臉,面色一板,看著吳三桂道:「平西王。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此戰,攝政王已經決意出戰,你今日放個話出來。否則,這一關,別想輕易過去1

說完,孔有德就是拍案而起。

「諸位,要逼我?」吳三桂徒然站起身,冷冷凝望著三人。

孔有德按劍在手,扮作紅臉的人都翻臉了,本就是白臉的兩人哪裡還會坐視不管?當下,尚可喜與耿仲明紛紛起身,身後一乾親衛齊齊聚攏。

刷刷刷……

抽刀出劍之聲齊齊響起。

吳三桂身後的夏國相更是帶著一干刀斧手齊齊入內,地磚上,咚咚咚的都是武卒跑動的聲音。

一時間,屋內紛紛緊繃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默然不語,空氣里瀰漫著濃重的硝煙味,沒有一人說話,就連呼吸聲也被壓抑起來,氣氛一片死寂。

吳三桂緊緊盯著孔有德三人,孔有德、尚可喜以及耿仲明更是直視著吳三桂桀驁的面容。

就當氣氛繃緊得再也僵持不住的時候。

忽然間,一聲爽朗的大笑連帶著一連串的嬌笑聲響起。

「哎呀,我說怎麼要找我大清四位王爺找不到。原來,竟是都在這大堂里敘話呢。哈哈哈,既然都在,那趕早不如趕巧。我正好尋了一支舞隊,都是大名鼎鼎的揚州瘦馬!不知多少妓家用心十數年調教而成埃來瞧瞧,歌舞都是一絕,今日,諸位可要好好賞析一番1一個爽朗的大笑聲傳來,一五十多歲的老者身著一身飄逸出塵的道袍,身後一行十數個女子輕紗蒙面,身段妖嬈,頓時讓屋內這充滿火藥味的氣息被沖淡了片刻。

孔有德轉過身,看向這老者,頓時認出了來人,表情一緩,接下了這個台階,徐徐收刀道:「原來是吳老將軍。只可惜,今日討論的是國之大事,戰還是不戰,一句話。不分出此事,這些終究是美人無福受用了。」

所謂吳老將軍,當然就是吳三桂的父親吳襄。這位遼西第一豪富聞言,臉上笑容依舊不散,說:「國之大事?巧埃我也打算說一說這大事!那個,兒埃今個兒我剛剛拿到一個消息,你的舅父,祖大壽祖大將軍要來了。是跟著寧遠各部老將一起來的。這是要準備再度征明啊1

吳三桂聞言,頓時感覺空氣里氣氛猛地放鬆了起來,喃喃著道:「舅父從盛京回歸了?」

「沒錯,回來了,帶著老兄弟們都回來了。」吳襄緩緩頷首,這祖大壽可是關寧軍真正的靈魂人物埃

而且,比起祖大壽這種一路邊鎮主將,無論是孔有德、尚可喜還是耿仲明都是資歷差遠了。就彷彿是一個作戰勇猛的師長與統帥一地集團軍的總司令一樣的差距。

要論起資歷戰功乃至兵將實力,三順王都只能與祖大壽手底下的老將們比一比。

同樣,失去了祖大壽后的關寧軍衰微,可有了祖大壽回歸的關寧軍呢?

有祖大壽在,關寧軍就可以重新收拾人心,整合曆盡大戰後有些離心的關寧各部。而不至於讓三順王上門來欺負。

果不其然,聽到祖大壽的回來,尚可喜與耿仲明臉上跋扈之色紛紛一收。人的影,樹的名。當年祖大壽的外甥吳三桂還只是個小將征伐他們的時候,祖大壽就已經是邊鎮里十數年沉浮的主將了。他們豈能不聞之心驚?

更重要的是……

聽吳襄這麼一說,祖大壽此次前來顯然是打算推動關寧軍再度出征明國了。要不然,以多爾袞的性子,如何會放祖大壽回山海關?

再聯想到祖大壽不會輕易回歸,說不定還與那位貴人有關係。想到這一層,孔有德三人都是心中紛紛一變。

吳襄此話說出后,屋內氣氛悄然緩和。

吳三桂借勢下坡,對孔有德三人說:「我會立刻召集各部議事。」

孔有德微微一笑,心中總算鬆了口氣。他知道,吳三桂退步了。

「只不過,還得七日才能過來呢。大軍開拔嘛,總是有些麻煩。」吳襄轉頭朝著孔有德、尚可喜以及耿仲明一拱手,道:「到時候,聯合寧遠各部,我關寧軍才好全軍出征嘛。各位,還請權且等等罷。」

耿仲明以及尚可喜的目光紛紛落在孔有德的身上。

孔有德遲疑了一下,寧遠過來的確要蠻久,七日也不算離譜。但吳襄來得巧,卻絕對說明關寧軍並不想出征。

畢竟,一旦開打,關寧軍上下就將極大受制於清人,這對於一直以來以軍閥自居的吳三桂絕不是個好消息。

但孔有德轉念一想,區區自由,比起富貴的保障來說有那麼重要麼?

祖大壽是已經投降大清的人,七日之後,吳三桂還能再度反口不成?

再者……還有那位從西邊回來的貴人呢。

想到那一位貴人,孔有德一下子放鬆了,看著吳三桂緩緩頷首,道:「那就敬候祖老將軍音訊了。咱們走1

「念音,隨我送幾位王爺。」吳襄招呼著帶著幾個女子去送人。

孔有德轉身一走,耿仲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吳三桂,跟上孔有德的步伐。尚可喜依舊面無表情,默然跟上。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響起,三順王帶著各自的親衛離開了。

吳三桂也擺擺手,屋內的親衛紛紛散去。

他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望著天,緩緩閉上眼睛。

不多久,吳襄回來了,看著吳三桂道:「真那麼讓我兒下不了決心?」

「父親。我總覺得……這一戰,有些不安穩。」吳三桂幽幽道:「投降清人,盛京就被朱慈烺攻佔了。我們的投降,真的做得對么?」

吳襄一步一步走到吳三桂的身前,站定,道:「當我們沒有前進還是後退的選擇權利之時,就只能決定選擇的早晚了。兒啊,無論如何,這個選擇終究要做決飧鍪焙潁討論投降的對錯已經沒有異議。因為,我們已經無法回頭了。」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么?」吳三桂眼神不住地閃爍著。

吳襄凝眉,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時,一人大步踏入大堂,笑著道:「事實,當然不是這樣。」

吳襄與吳三桂齊齊看過去,赫然發現屋內的黑影之中不知何時走出來了一個男子。吳襄默默地看了吳三桂一眼,眼中有些啞然,轉而他仔細打量起了來人,開口就道:「你是錦衣衛的人罷?」

「老將軍好眼裡。」張鎮輕輕笑著:「在下,的確就是錦衣衛鎮撫使張鎮。」

「張鎮1吳襄目光徒然銳利起來,死死盯著張鎮,眼中煞氣瀰漫,他雖然數十年如一個商人一般。但真正碰到逆鱗底線的時候,數十年沙場喋血的氣勢散發出來,讓人心驚膽戰。

但張鎮默默平視著,內心如古井一般毫無波動。

一陣氣氛繃緊,空氣里彷彿無數個火星在碰撞。

足足過了三十息以後,吳襄這才道:「原來閣下就是大名鼎鼎的錦衣衛鎮撫使,能見閣下如此一位英豪,也算我吳襄的造化。」

「亦是久仰老將軍威名。」張鎮說著客套話,吳襄卻有些尷尬,老臉一紅。別人說吳襄老將軍還可能是不知道吳襄更多像商人而非軍人,可張鎮呢?這一位錦衣衛的鎮撫使豈能不知道吳襄的老底子?

這會兒,吳三桂緩和氣氛地說:「父親大人,鎮撫使是孩兒做主請進來的。清人的探子四處密布,數百年威名的錦衣衛,又怎麼會甘心落下呢。」

吳襄微微瞭然:「老夫是老了,跟不上你們年輕人的步伐,只能敲邊鼓,盡一份心意了。孩兒,你能如此想,我關寧軍的事情我不用再擔心了。老頭子我先離開了,鎮撫使與犬子好生談吧……」

屋內一陣默然,各處門窗緊閉。

此間話語,再無第三人知曉。

……

朱慈烺的皇家近衛軍團主力徐徐離開房山,比主力先一步離開的則是傳令的使者。這使者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在盛京戰役之中與李定國並肩作戰的樞秘處軍師徐煥武。

徐煥武帶著一小隊人馬快馬加鞭走在道路上,更是特地從輜重營里尋了三匹快馬,連帶著他們本來的坐騎,一人就有四匹馬了。如此動靜,惹得簽發馬廄的馬夫還以為這幾人要逃命。

「很快就要出了京畿了。京畿裡頭,道路什麼的好歹有修繕過,聖上登基之後,更是用心在這修橋鋪路上。可出了京畿就是河北境內了。黃河以北是個什麼地方?黃河泛濫多少百姓無處著落不說,遍地流民下,肯定是道路稀爛。不多備幾匹快馬,路上不稱心事小,耽誤了軍機要事才是大1徐煥武說罷,身邊的騎士們紛紛凜然。

這一波騎士紛紛披甲執銳,手持三眼銃,腰掛長槍,個個威武不凡。尤其是那一個個油光亮的三眼銃握在手中格外有范兒。

比起要在路上扛著半人高的火銃,三眼銃可就在馬上用著可就瀟洒多了,更不用騎士們費心十數年才能練出一手好箭法。

足足有三個槍管的三眼銃抬手就是一槍,甭管槍法準不準,湊近了打十個裡面總歸有五六個能中就是了。

這是京師兵械工坊的產品,得到了銀子重建了良性管理以後,京師工坊也由余力將心思落在除了先進火器的研發以外的其他事情上,比如說改良舊有的軍械。比如三眼銃就是騎兵作戰到現在都管用的武器。

現在的騎士們作戰,最遠的騎馬拉弓射箭作遠程攻擊,湊近了來一波三眼銃,貼身作戰再拿三眼銃直接丟出去砸人。

而這,還是建立在三眼銃質量粗糙的基礎上。

現在,朝廷的軍功作坊越發規範了,軍械質量也節節拔高,至少騎士們縱馬賓士準備衝去拿三眼銃開火的時候再也不擔心炸膛了。

作為護衛騎士隊長的衛榮看著一個個胸膛挺直的騎士們,高聲道:「兄弟們?都聽好了沒有?這一路,甭管路上有什麼艱難險阻。拼了命,也得將徐煥武軍師儘快護送到真定府1

「喏1

一眾騎士們轟然應諾。

……

鼓舞完了氣勢,當然就只剩下調轉馬頭,向南方的真定府出發。徐煥武與衛榮等一行人很快就上了官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