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三章:前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前鋒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官道十分好找,不僅有石碾子將土地壓平整,道路兩旁更是斷斷續續就有樹木被栽種了起來,陸彼岸兩旁還要暗溝,靠近縣城亦或者人煙繁華市鎮的還有碎石作為基底覆蓋上黃土,鋪上煤渣,很是能撐一陣子。

跑在這樣的道路上,作為皇家近衛軍團的軍師他頗為安心。

平坦的道路意味著方便人走,厚實的道路更好,那意味著方便許多人走。直接說開那就是:方便大軍行進。

事實上,他並不擔心軍令無法傳送到。他擔心的是,沒有可靠將官的督促,李建泰這個內閣大學士能夠在朱慈烺規劃之中發揮的作用不不足他官位的十分之一多。

這樣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李建泰回山西平賊多是私心。有私心者難以無畏奉公,要李建泰這樣一個缺乏決心的人與李自成的數十萬大軍直對委實不算靠譜。

「得想辦法動員起在真定、保定兩府里的力量,盡量將李自成阻擋在井陘關至少,也要為陛下的到來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徐煥武心中想著事情,一路上的縱馬疾馳反而不太能感覺吃力。他是行伍出身,身為軍師也不代表只會寫寫畫畫就行,在缺乏通訊手段的古代,不會騎術是決計不行的。

就這麼一路上跑馬了半日,一人四馬的一行人已經換了兩一輪馬。

望著被換下來渾身濕漉漉,眼睛眨巴眨巴可憐無比的戰馬,衛榮憐惜了起來。作為騎士,戰馬就是兄弟手足,不到最後關頭,誰也不願意苛待一分在自己並肩坐炸毀年的兄弟身上。

一干騎士們紛紛將自己的水袋掏出來一點點喂戰馬,徐煥武也跟著餵了點水,然後將戰馬牽到了道路旁的草叢裡。

看著徐煥武的動作,衛榮笑道:「看來咱們一路跑了這麼久,還是有些慢了埃還未出京師呢。」

一干騎士們看著,紛紛困惑。

「衛總旗可真是心細。」徐煥武看了一眼草叢外的小樹,道:「還能看到京畿道路兩旁慣有的植樹,還能有京畿道路平坦堅實的官道,這顯然還是沒出京畿埃一路奔波大半日,都是在官道上也未曾歇息,也不知道到了哪裡。來湊近一下,咱們隊里,可有附近人士?」

眾人紛紛搖頭。

朱慈烺的軍隊來源五花八門,老兵大多是京師左近的。但大多是在京城左近,而非京畿邊緣。後來軍隊在山東河南壯大以後也有一部分本地人加入,只不過山東河南里入伍的兵顯然沒有河北的。還有一些少數來源各異的可能是京畿外圍的也都是些新兵。這一路跟著徐煥武做護衛的還真沒新兵。

「既然沒有,那倒是抓瞎了。可是,明明這半日走了都有百來里了呀?」一個騎士疑惑不解。

衛榮解釋著:「看來,是咱們趕路算岔了。行軍的速度,還是慢了。」

徐煥武剛剛想東西去了,也沒感覺,搖搖頭,道:「無論如何,這附近比起其他地方的道路都好上一籌,應該再不遠處就有市鎮。兄弟們一起先尋個地方歇息,也比在野外宿營好。畢竟,再出了京畿可就尋不到這麼好走的路了。」

「也得將戰馬尋個驛站放著,畢竟是大軍的好馬埃這些戰馬在路上歇息,等大軍路過的時候可以放回軍營。」衛榮說著,眾人紛紛點頭。

作為士兵,一路行軍又多辛苦都明白。就是騎兵,除非急行軍也很少一路騎馬。大家既是心疼戰馬,又是明白能找到好路走有多麼不易,紛紛想著趁著還有好路走先休息好,到時候明日好應對那一路顛簸的破爛路。

每個野外行軍的將士對此都深有怨念。

別的不管,衛榮與徐煥武的細心是有作用的。

距離日落還有一個時辰的時候,就在路上碰到了從各處支路里出現的人群。這些人群有趕路的,有經商的,更多的還有是趕集的。

徐煥武感嘆的是地方民生恢復真快,衛榮卻高呼了一聲:「就能歇息嘍!有趕集的百姓,說明附近有集鎮1

眾人一陣歡呼,沒多久,趕路了大半天的他們終於看到了一個市鎮。

這市鎮規模不靠近沒多久就見望望來車馬喧囂,很是熱鬧。

徐煥武剛進了市鎮,一聽裡面人口音就隱隱感覺哪裡不對。一時間想不起來,徐煥武就找了一處客棧,下了馬進了屋,尋了掌柜要了酒水菜肴就開口問了起來:「敢問店家,此處距離保定,還有多少里呀?」

「這位客官問的巧了。別的不提,小人對保定可是熟門熟路。您要問什麼,不管是飲酒作樂還是行商坐賈,小的都能給您分說分說。」小二端著菜肴酒水上桌,一邊說著,笑容可親。

「也不必別的。就是問問,距離保定地界還有多遠。」徐煥武心中一松,滿是期待地問著。

那小二又道:「客官問的是保定府的地界,不是保定城?」

說著,小二的表情有些古怪了。

徐煥武緩緩點頭:「嗯。是問保定府的地界。」

小二提著毛巾搭在了肩上,輕咳一聲,收住表情,正色道:「客官您這是來打趣小人了吧從京師進保定,這一路上路過的定興縣都過了,眼瞅著眼皮子底下就是保定城。客官您問我進了保定府沒哈哈,您一定是打趣我了。客官,您請算好。三桌菜肴已經上好,一共一兩三錢銀子,可對?」小二目光炯炯地盯著徐煥武,顯然以為徐煥武是個來找茬吃霸王餐的。

聽出話里怪味,徐煥武擺擺手,丟出了二兩銀子。小二聞言,戒備解除,這才興高采烈去了。

徐煥武卻是目瞪口呆地看著衛榮等騎士:「咱們半天騎馬趕路,竟然一路就到保定府內了?」

其餘的騎士都是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

「此前不是說還沒出京畿么?看這路上那成色,也就京畿的才有么?竟然」

「這保定府,竟是這般厲害?比起京畿一樣厲害?」

「恐怕也不該這般說,定然有緊要的事情咱們沒顧上」

「這天下,彷彿一夕之間就變了個模樣了。本以為京畿維護得力,是因為天子腳下。現在看保定府也太平了」

「那還不是咱們」

「哈哈,有來一群傻的。」這時,另一座的一個莽漢高呼道:「自打萬歲爺派下的文曲星顧大官人開了那暢通無阻的京保公路后,這保定府到京畿邊上也就多少路?別說快馬跑半天,就是趕車的,一天都夠了」

「真如此?」徐煥武一臉驚喜:「真這麼快?」

「騙你作甚?小爺我也是從涿州來的,路上好不好走,還騙你了?」那莽漢一身精肉粗壯,挑著擔,一堆的貨物,顯然是個單獨出門做生意的小商人,他看著幾人不信,一臉不樂意道:「愛信不信,這路少一個人,小爺我生意也好做1

「那好漢子,你出來行商,就一個人上路?」衛榮道:「不需要護衛?」

「這幾十里路,要個什麼護衛?不過也不對要出了這官道啊,那還真要個護衛。可在官道上誰敢不舉個大拇指,道一聲萬歲爺座下顧大官人好?有顧大官人在這京保公路上,哪個膽敢興風作浪?」莽漢見衛榮客客氣氣,又是個行伍出身的壯漢,頓時話語投機,叨叨絮絮說了起來。

這所謂顧大官人,赫然就是朱慈烺派到保定主持修築京保公路的顧絳,顧炎武。得朱慈烺賜名的顧炎武作為欽差大臣,掛職保定府,擔任了幾個新的衙門的長官。一個是保定府警署署長,另一個就是京保公路局,負責修築的事宜。有了沿路的治理職權,顧炎武便帶著一路聚集的民工修築完京保公路以後干起了另外一件差事:剿匪。

亂世起,造反的流民不計其數,沒有稱王稱帝的,也有在鄉里稱強稱霸的。這些人平素官服掌控基層的攔路虎,修築完了公路,就將這財政撥款修築的公路當成了自家的飯碗,做起了那攔路搶劫收費的路霸。

顧炎武一看這景象,不怒反笑,他就地招手了一幫子修路后沒事幹的苦力做巡警,沿途巡邏,深入鄉縣,不知多少惡霸慘叫連連。

伴隨著顧炎武這麼個江南才子殺得人頭滾滾,這京保公路頓時就安穩許多,不僅外來救災物資進入順暢,商貿也迅速繁華,保定就這麼短短半年時間就生氣恢復大半。

「有咱們這顧大官人,出門還用得著個甚麼護衛」那莽漢說著,挑著擔走了,臨走前倒是留了個名字:趙大燕,讓衛榮有空去保定城的皮匠街與他吃酒。

聽了趙大燕的話,衛榮一陣尷尬。他還真是個干護衛的,趙大燕這話不就是指著和尚罵賊禿么?只是人家一片好心,他還真沒法發作。

「燕趙之地出豪傑氨徐煥武感嘆著,將話題拐開,尷尬稍稍消解。

衛榮跟著道:「要說豪傑,咱們萬歲爺派下的那位顧大官人才是呢。」

「可惜沒有時間與這位顧前輩相會了。」徐煥武起身,招呼著眾人上路,道「趕了半日路,因為路好,腳程竟是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快。兄弟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咱們這是到了保定城眼皮子底下的高林村鎮了!只要再趕一把,咱們今天的晚餐就能在保定吃!兄弟們,晚上的驢肉火燒醬牛肉還有美酒,都管夠!要那驢鞭也給你們整來!怎麼樣,連夜趕路,干不幹1

「幹了1眾人聞言,紛紛覺得口感射早,轟然答應下來。

真定府。

保定府作為河北的重鎮,其實並不與山西相鄰。與山西鄉鄰的其實是真定府。也就是常山真定趙子龍的那個真定。

真定府出了趙子龍這麼一個英雄人物,民風向來彪悍。

可這麼一個民風彪悍的地方對於治理的官員而言就頭疼了,若是對上那種無能的官員,那就更加吃力。

比如,駐紮在真定府的內閣大學士李建泰。

李建泰在真定已經呆了快小半年了,彷彿整個世界都忘記了這裡還有一位內閣大學士在。原因,自然也簡單。

李建泰實在是太低調了。

到了真定府以後,李建泰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躺在床上,就這麼裝病了小半年。當然,外人探視之後李建泰到底有沒有生龍活虎就難言了。

低調的李建泰讓朝中眾人忘記了,礙於民風彪悍而不敢魚肉當地的李建泰也讓當地百姓忘記了。

但這樣的忘記,顯然不是永久的。

因為,有一個人沒忘。

他叫李自成。

他提起雄兵數十萬,東出太原城,朝著井陘關浩浩蕩蕩出發,為的,就是將這個低調得想要將身上剿匪差事丟掉的大學士打敗。

於是李建泰終於「病癒了。」

他緩緩走出了許久沒有用過的正廳,焚香備案,率領真定府文武百官面對朱慈烺派出的使者恭謹地道:「微臣李建泰,恭領吾皇聖命」

一路趕路到了真定府的徐煥武笑著道:「如此,小使就在此恭候閣部旗開得勝了。」

「旗開得勝」李建泰笑容微微一僵,緩緩頷首:「借天使吉言」

三日後,一支號稱兵馬上萬的隊伍開始出城,一刻鐘后,城門恢復平靜。李建泰看著身後不到三千人的大軍,撫著腦袋,感覺自己真的生病了。

從太原府往動,李自成的主力過榆次后前後就開始分兵。

號稱兵馬二十萬的李自成其實已經分兵數路了。一路在陝北,由李過率領渡過黃河與任繼榮一起北向進攻大明兩路邊鎮大同鎮與宣府鎮。另一路則在河南同樣與傅如圭鏖戰。

兵分四路的李自成到了這兒,依舊分兵進攻。先一部從主力脫離的赫然就是他麾下新建的御林軍。

當李自成主力過榆次,抵達壽陽的時候,李岩卻已經攻克平定州,兵鋒直抵新固關所,過新固關所與葦澤關就是井陘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