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戰西風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戰西風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網,無彈窗!

五月十七這一天的固關天氣罕見良好,軍隊行走在太行群山的小道中頗為順利。沿途行軍的將士們望著兩旁如玉帶一般的山色,很有些感慨起了自己的倒霉。

很快他們就可以稍稍欣慰一會兒了,與他們一樣感慨的除了固關的士兵外還會有葦澤關與新固關所的明軍將士們。

大明傳統的軍士戰鬥力依次從邊軍到內陸戰兵到京營再到衛所兵。

到了固關這兒,四個裡頭全部四個都到全了,都在李茂春的麾下集齊。李茂春本人是京營出身。固關是固關長城的防禦體系,裡頭的士兵當然就是邊軍。葦澤關則是內陸的尋常關隘,駐守的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普通士兵,戰鬥力參差不齊,十分堪憂。至於新固關所,看名z也明白這是一個衛所。這裡頭的人說是士兵,其實連農民都不如,都是一些衛所長官的農奴。

邊軍戰兵、內陸戰兵以及衛所兵集合起來在一個京營將領的率領下離開堅固的關城,進入沒有防禦工事的平定州里,要在已經被敵方攻佔的平定州里發起進攻。

這樣的想法,任是誰去想了都只能吐槽此人的無稽之談。

可偏偏,這樣無稽之談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來的毫無前奏,試試起來更是罕見的雷厲風行。在李茂春麾下數目眾多的六百親衛們督促下,三處關城聚集起來的一共六千餘將士朝著平定州境內的西風台集合,安營紮寨,準備與順軍大戰。要知道,尋常參將手底下的家丁親衛也不過一兩百人。

&nbsbsbsg當然迅速就驚動平定州的李岩。

這位順軍大軍的前鋒已經在平定州躊躇了好一會兒,此刻見來敵殺來,頓時興緻昂揚,大喝一聲,立刻便升堂點兵,喚來了麾下將官,點齊兵馬便朝著西風台殺去。

……

與此同時,井陘關里也起了一番風波。

聽聞固關守將竟然率領兵馬出戰李岩去了,井陘關內的一幹將官們紛紛嘩然。

「那李茂春我也見過,一慣是個平靜安穩的人,怎麼能這一番竟然這麼冒昧?急吼吼派兵殺去了,萬一被李岩殺敗可如何是好?豈不是平白就要將前方三關丟去?也太冒失了1率先開口的是都司謝加福,一臉的驚。

都司是一身軍政最高長官,別的不說,新固關所就在他的麾下執掌,此刻聽了這個消息,頓時就大大叫糟。

要知道,固關、葦澤關以及新固關所都是建在易守難攻的交通關隘上,在那裡駐守,哪個都是比平地里野戰輕鬆百倍的事情。這麼捨短取長,如何不讓謝加福驚又痛心。

前面三關要是就這麼輕而易舉被李岩打下來了,井陘關的壓力可就倍增了埃

剛剛抵達保定巡撫加強防務的徐標也是一臉懵逼,但再怎麼說李茂春也是他的人,徐標決定續一秒,道:「也許……是李茂春尋到了戰機吧。」

「戰機?舍長取短這就是丟失了最d的戰機!督師,可不能輕縱了李茂春啊1謝加福急了。

徐標臉色一沉,心道平常時候自己一身巡撫哪裡有你一個區區都司開口頂嘴的時候。放到後世,就是一個省交警總隊隊長在和省長硬頂。畢竟,這都司手底下的幾個衛所和各部守備的兵都是稀少,麾下戰力連個參將都未必夠得上。

可井陘關內最d的官兒卻不是徐標。

屋內的眾人齊刷刷地將目光落到了堂內上首一人身上。

此人,赫然就是內閣大學士李建泰。帶著三千兵丁來了井陘關的李建泰環視著三人,道:「說來也巧,今個兒本官是真收到了李茂春的來信。」

「哦?」眾人紛紛驚了:「還請督師示下。」

這說明李茂春絕對不是草率行事埃

面對這位大學士,大家紛紛端正起了態度,靜候著大學士的回復。

李建泰從懷中掏出了書信,交給了徐標。

徐標一看,既是釋然又是憂慮,道:「李茂春竟是真的有把握能打贏……」

「有何依仗?那李岩聽聞是李自成帳下前鋒營大將,一路攻城陷地,所向披靡。李茂春若無十足依仗,不當如此草率埃」一個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很是不解。

「事出反常必有妖,能讓李茂春甘心冒著如此巨大風險的,定是有更大的誘惑吧。」又一個年輕男子跟著開腔,都是穿著一身頗為怪異的軍服。

與尋常明軍將士所穿的朱紅戰襖不一樣,這一身軍裝剪裁貼身,收腰挺肩,立領窄袖,十分致。

眾人看過去,紛紛都是有些好奇此人。

這時,李建泰開腔道:「這是聖上新建有司的軍師,徐煥武。另外一邊……是我軍中的軍需官吧,啊哈哈……」

李建泰岔過話題,道:「實不相瞞,李茂春所言是有必勝之把握,但話語里並未提及。反倒是……固關漏了這麼大一個空子,不能不顧埃」

說著,李建泰袖中一封書信靜靜躺著,眾人全然未曾知曉。那裡的話語李建泰已經拆過了,要不然也不會還這麼老神在在。

沒錯。

李茂春的確在心中信誓旦旦說了有順軍大將願配合殺敗李岩,這才讓李茂春心焦了一樣,也不顧三關安危率兵殺過去。

但對於李建泰而言,這等要事又何必讓其餘幾人知曉了?

這裡頭,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夠格分潤軍功的。尤其是保定巡撫徐標,同為文官,又是李茂春的直接上級,要是讓徐標去了固關,那還有他李建泰的事情么?

反之,要是李茂春能在前頭打下勝仗,李建泰作勢援助一番,憑藉他內閣大學士,督師山西剿匪事宜的身份,怎麼也能在這偌大軍功裡面分潤一份!

眾人一頭霧水。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徐標沉聲道:「固關,必須有人去守1

顯然,徐標並不想去。

李建泰緩緩道:「我去1

眾人一愣,但紛紛都是鬆了口氣:「吾等領命。」

……

角落裡,那個穿著別緻軍裝的兩人悄然退卻。

「不對勁。」率先一人開腔。

「前輩覺得,是哪裡不對勁?我猜,那李茂春定然不會遮遮掩掩,連上官都不透露底牌。」另一人緩緩出聲。

「徐賢弟說的是埃」被稱作前輩的人顯然也是樞秘處的舊人,此刻緩緩點頭:「都是些老於世故的人,不會不知道這一點。那李茂春顯然是要改換門庭,拿著這一回的軍功改投到李建泰的手中。就是,不知道這一輪軍功,到底是不是有問題……」

徐煥武看著眼前這一位曾經名動江南的才子,心中佩服。與聰明人說話就是敞亮!要知道,這一位前輩可是當年跟著朱慈烺做侍從舍人的老資格,那會兒連樞秘處的前身軍機處都沒有呢。後來被朱慈烺下放以後,又在京畿將京保公路這樣的大事給干成,讓一地治安迅速肅清,這樣的本事,不得不讓人讚歎。

原本,徐煥武以為不能夠與這樣一位強人會晤了。沒想到,竟然會在井陘關再會。

「不如,去探一探1徐煥武目光炯炯。

「正有此意1顧炎武大笑。

徐煥武微微糾結了一下:「有前輩一起,小弟可就放心多了。光靠著我那十數個護衛,碰上大場面,可顧不上用呢。」

「不不不……」顧炎武拍了拍徐煥武的肩膀,道:「小場面,就用不著我出場了。是吧,祁山?」

「軍師說的是。這一次,末將已經得到聖上軍令了,我部一千零二百三十七人隨時等候軍師命令1這時,一個身著百戶軍裝的將官啪的一聲行了個軍禮。正是祁山。

這一位,可是一早就三百戰兵六百輜重兵,護送著一萬兩千石的軍糧到了真定府,供應著李建泰這一支大軍。而李建泰手底下的兵哪怕是敞開了肚皮吃,還是讓祁山手裡頭還有個四千餘石。

於是,祁山依舊領著手頭千把人一路跟隨,未曾斷絕。

只是,也許是後勤輔兵太過低調的緣故,尋常人誰也想不到這一個不起眼的部隊竟然也是大名鼎鼎的皇家近衛軍團將士。

「走,上太行山去1

……

西風台。

作為晉冀之間茫茫群山裡少數的平地,西風台迎來了第二波客人。

東面,是來自明軍的士兵。李茂春帶領著六千明軍將士艱難著列隊。朝著西風台的西面進發,他們的對面,是兵甲鮮明,一派強軍氣質的大順御林軍。

李岩策馬在眾將的擁簇之中看向東面亂糟糟的明軍,微微一笑。

「全軍出發,殺敗了這群明軍,三關就能為我所有1李岩眯著眼睛,派出了平定州守備陳陸。

陳陸躍躍欲試,作為降將,他正要一展本領為新主子亮一下自己的功夫呢。

雙方各自點兵上陣,不一會兒,兩軍鼓聲響起,雙方徐徐靠近,到了近前百來步的時候鼓聲徒然激揚,一陣喊殺聲中,雙方開始對沖。

兩邊都是明軍將士,都曉得各自的火候。普通士兵捉對廝殺就是一個打群架的架勢,氣勢頗大,其實不管要,還要靠老兵以及主將身邊的職業士兵:親軍家丁出力。

陳陸麾下老兵不多,家丁卻不少,足足百來號人。這些人結陣出擊,各自配合,才殺了三回合,將打群架一般的戰場來回扎透以後就逼得明軍戰陣搖搖欲墜。

李茂春氣急敗壞,卻架不住這一步葦澤關的守軍節節敗退。他們的主將顯然既沒有陳陸家丁多,也沒有陳陸敢拚命,漏了怯以後,戰陣是越發動搖了。

很快,戰敗逃亡的士兵開始出現。眼見跑掉的第一個無人處理,後續的逃亡就如同山崩一樣迅速蔓延。

頓時,李茂春撐不住,開始領軍後撤。

李岩率領大軍徐徐追擊,追擊的順軍歡暢不已。陳陸見勢大喜,再度殺去,就要取了李茂春人頭。

殺敗此人,明軍才能真正崩潰。

正此時,漫山遍野都是逃兵,追殺的順軍到處收割軍功。一干軍將喜氣洋洋。

陳陸回軍收兵,朝著李岩復命:「制將軍,末將已戰明軍,一戰擊潰其部。請制將軍再下令1

「好1李岩看著上頭明軍,眯著眼睛,道:「全軍徐徐追擊,務必於今日畢功一役!收得葦澤關、固關所以及固關!陳陸,我看你此戰勇猛。今日,一事不煩二主。我將那李茂春當作證明你部功勛的機hu,你能給我一路殺到固關去嗎?」

&nbsbsb,當下高呼:「末將願效命1

李岩麾下其餘戰將都是忿忿不平,就連李岩的堂兄弟李年也低聲怨念道:「為何立功的機hu都給了一個新進來的投降之將,就是投名狀,一個也夠了……」

陳陸悄然退了出去,李岩卻扯著李年,幽幽道:「你且穩住各部,讓各部準備好撤退……」

此刻,陳陸已經出營。一時間,軍中山呼海嘯一般的追殺之聲。

陳陸殺到盡興,忽然走到一處山坡,上min立著一塊碑文,寫著此處地名:風台。

「風台……這個地方,倒是個好名z。往後,殺敗李茂春於此,倒是可以記一記……」陳陸心中念念著,忽然聽到漫山遍野又是一陣喊殺聲響起。

這時,一員精肉粗壯的大漢率先領著數百家丁親衛殺出,其後,都是穿著破爛戰襖的明軍。

「殺啊!男兒立功之日,就在此時1李茂春一雙大眼怒瞪,身後都是激動的明軍將士。

一瞬間,殺得興起的陳陸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悄然與李岩大部主力脫節,反而被包了一個餃子。

四面八方都是圍殺而來的明軍,陳陸一路節節抵抗,轉瞬間自己就成了那個被圍攻的可憐兒。

眼見四周士兵越來越少,逃亡的越來越多,李茂春越過風台的碑文,赫然發現再往後退已然是一處斷崖。

「我不甘心啊1陳陸眼見四處都是追兵,轉過身,悲憤一跳。

「該進攻的,是我們了1李茂春傲然看向前方:「殺過去!一直殺到平定州1

「殺啊1

漫山遍野,又是此起彼伏的喊殺聲。數千明軍,借著伏殺獲勝的氣勢朝著李岩所部的主力殺去。

讓他們興奮的事情發生了。

李岩……率軍退了!未完待續。

~~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