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伏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伏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李茂春從風台居高臨下,一路擊潰陳6所部以後,借著大勝之勢繼續朝著李岩的主力進。> 網

面對剛剛擊敗了陳6所部的明軍,李岩所部的順軍似乎已經戰意消融,紛紛潰退。

相反,趁勢追擊的明軍卻在這樣的大勝之中勇氣突增,無數明軍將士嗷嗷叫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一路追過去。

他們追的十分順利,半路上幾乎沒有生什麼激戰。李岩所部的順軍退卻得十分迅,一路從西風台退到平定州,一直到了州城外的十餘里的小山林這才被留守的順軍接應。一番阻擊,李茂春不再進攻。他開始收拾兵馬。

也由不得他不收拾。

一路上,到處都是散落各地的明軍士兵。這些分屬三個系統素質高低不一的明軍將士們個個都是紅了眼珠子,見著一地散落的順軍兵甲輜重器械,各個都是竭力拾齲以至於順軍丟了一路,明軍就這麼撿了一路。

到最後,還跟著李茂春身邊追擊的人已經不到三四百人了。

就連李茂春身邊的親軍士兵們也開始一路撿著東西。

李茂春要是再不採取行動,隨便來一個順軍的反衝鋒都能將勝敗改寫。

順軍沒有這麼做。

一個時辰過後,已然到了下午距離日落只有一個時辰后,李茂春終於艱難地將地面上掃空。

李茂春當然不是想著做個掃街的清道夫,而是不這麼做,就不能夠將明軍重新聚攏。

裝載得滿滿當當的明軍開始準備東撤回營,李茂春提議回營歇息整軍待的時候,軍中上下將士終於齊齊振奮,滿是盼望著接下來繼續殺敗順軍奪得斬獲。

李茂春沒有盼著帶著麾下將士能夠殺得多少斬獲。

他尷尬地現了一個要命的事情。這便是,明軍的斬獲在物資上是頗為豐富的,可是在戰功裡頭,卻是寥寥無幾。

一次伏擊衝殺,最終落到李茂春手頭的竟然只有三十幾顆腦袋。

作戰的戰功當然是用級來計算的,最終砍了多少個腦袋,那就能報多少戰功。若是以往崇禎皇帝在位的時候,各部打殺了幾十個悍匪也能喊作大勝,到時候虛報一個戰功也就罷了。

可李茂春對此心思就多了。

對於一個參將而言,擊敗擁兵過萬的順軍大將李岩,幾十顆腦袋的確夠了。

但對於後頭那一位,幾十顆腦袋顯然就不夠分潤了。軍功太小,人家堂堂內閣大學士肯定看不上。

左思右想,李茂春喊來了自己的心腹,千總徐德義。

徐德義是個身材頗為瘦小的中年武夫,一雙眼睛細小而狹長,剛剛進來,就接連恭喜李茂春的大勝。

這是個頗多小心思,腦子十分機靈的軍官。

李茂春顯然對徐德義十分熟悉,也不多廢話,開口就道:「這一仗也別急著恭喜,別人如何你不明白,這一戰打得怎麼樣,你還看不清楚?」

徐德義嘿笑了幾聲,道:「只太可惜了,一戰打下來就那麼幾個軍功,就連那個原本都算得上瓮中之鱉的陳6也沒抓祝委實太可惜了……」

「哼,既然知曉,那也得想想辦法怎麼解決。接下來繼續進攻平定州,可就不一定能再贏了……」李茂春說著,目光有些閃躲,想了想,又道:「報功之上你的名冊我是擬定了,只是一看就幾十個腦袋,未免也太浪費這麼一回機會了……」

徐德義目光微微一亮,心下一急,當下道:「大人!這事我有辦法!不就是幾個腦袋么,辦法多得是啊1

「哦?」李茂春側目望去。

徐德義低聲湊過去,仔細說了幾句,頓時就讓李茂春目光一亮:「好!就讓你去辦!這件事辦好了,論功行賞下來,別說一個游擊將軍,就是本官現在坐著的這個參將位置,也能給你拿下來1

「小人不敢……那可是大人的位置……」徐德義嘿笑幾聲,目光卻是火熱起來。

李茂春一腳踹了過去:「本將的位置還輪不到你操心,這參將的椅子,本將也是坐膩了的。」

徐德義本就是個機靈的,一聽這話哪裡還不明白?頓時就猜到這李茂春這話語里到底是什麼意思。顯然,李茂春很有信心這一仗打完以後可以升到比參將更高的位置里。

一念及此,徐德義大受鼓舞,說了幾句,連聲奔出屋內,點起兵馬開始幹活去了。

……

與此同時,另外一支小隊伍也行走在群山漫道之中。

比起散亂衣甲不一的李茂春所部明軍,這一支軍隊畫風大變。整支軍隊全部身著同樣的軍裝,除了前後中間三部分各自有百來人身著鎧甲外,大部分的將士只傳了單單一件硃紅色的單衣。這一身單衣都是剪裁得體,窄袖收腰,立領與現代襯衫一般的扣子構成了截然不同於其餘軍隊的軍裝。

雖然沒有身著鎧甲,但這樣的兵士行走在群山漫道之中,竟是比起平地里李茂春部漫山遍野散亂分佈的明軍將士看起來還要有戰鬥力。

而且,讓人頗為眼熱的是,這一步明軍竟然騾馬極多,雞公車,平板大車,四****馬車等各種車輛分佈各處。

眾多的車架騾馬拖著一個個土黃色的包裹,包裹里鼓鼓囊囊的,一副土豪模樣。

各式車馬以及過千餘的人數將整個隊伍拉的斜長,前後一看都幾乎望不到勁頭。

這樣長舌的隊伍剛一出現在太行山的山路里是就惹起了一雙雙的目光。一開始,望著那眾多的護衛不少人便打了退堂鼓。

但漸漸的,當這支隊伍越來越深入古道以後,道路兩岸的山崖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覬覦的目光。

終於,當整個隊伍一路抵達東窯嶺的時候,隊伍停了下來。

「感覺有些不對勁礙…」徐煥武眯起了眼睛,嗅到了空氣之中微妙的感覺。

祁山警惕地拿起了手中的三眼銃:「全體預備,二級警戒1

「喏1伴隨著傳令兵將一個個消息傳下去,整個山道之中,迴音變出,伴隨著應和的士兵回應,將山谷的平靜徹底打破。

顧炎武戰在馬上,望著兩側的山道,道:「我們,好像被埋伏了呢。」

這是一個山間谷地,道路在谷底中間,山間兩旁是陡峭的懸崖,上面寸草不生,貧瘠而荒涼。

此刻萬物寂靜,透著詭異的殺機。

顧炎武一樣聞到了氣味:「是埋伏。」

「陽曲山的弟兄們,給老子衝下去!咱們太行十八寨,今天就干一票大的1

「我白石山的好漢子在哪兒,將南面的口子給圍住1

「東靈山的弟兄們,今日將這一票幹了,半年都能收山!堵住北面的口子1

「殺啊1

……

嘩啦啦的,四面八方不分先後地衝下來無數人潮。

望著這漫山遍野擠過來的山賊,徐煥武笑了。

顧炎武朝著祁山徐徐點頭:「按照原定計劃執行即刻,我此番前來,不干涉軍事長官的命令。我相信我皇家近衛軍團的戰鬥英雄,對付一群區區小賊,還用不上我等軍團級的樞秘軍師出手……」

說完,顧炎武就與徐煥武一起打量著四面殺來的山賊,那表情,不僅一點害怕也沒有,竟然還有些期待。

「要是在兩邊山崖上丟石頭,我們還真有些怕。」

「這裡山溝暗河眾多,滾下來的石頭不一定砸的到我們。倒是這些山賊各自來源不一,肯定有山賊不願意到時候丟下去一堆石頭,到時候攔住了道路,讓別人搶了先……」

「一擁而上,這些山賊幹活的本事真是千古不變礙…」

「不是還有什麼此處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梗……真沒禮貌……」

「前輩,還是別吐槽了,他們打上來了……」

……

顧炎武與徐煥武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彼此點評著,竟是拿這些山賊的突襲毫不當一回事一般。

相比之下,祁山反而緊繃著一張臉,一連串戰鬥指令下達,頓時讓正支軍隊迅開動起來。原本如長蛇一般延綿數里的隊列瞬間開始變換。一輛輛小車被堆到兩旁路口,各部在各自小旗的指揮下縮到一輛輛大小車輛的後頭。

伴隨著一聲聲喀嚓喀嚓的聲音響起,十數步小車悄然一繞,竟然就臨時構築了一個戰鬥工事,將一輛輛小車穩穩地紮成了一個圈,將一個個小旗單位保護在裡頭。

隨後,那些一身盔甲都沒有的輜重兵赫然大變身。

只見他們從一輛輛小車下面揭開一塊塊的木板,隨後,叮叮噹噹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根根長槍短刀紛紛被抽了出來。

轉瞬間,原本人畜無害的輜重隊赫然化身成了外有車營,內有刀槍的刺蝟。

與之更加凶煞的是,那些披甲執銳的戰兵更是迅在空地里集合,然後就在各自總旗的後生之中完成了戰鬥預備。

「后隊已經完成作戰準備1

「中隊已經完成作戰準備1

接力到了前隊,也就是祁山親領的這一隊里。祁山環視身邊百餘將士,望著前方殺來的無數山賊,道:「將士們做好準備了嗎?告訴我,我只要你們回答我一個字1

「殺1

「殺1

「殺1

……

漫天的殺聲讓一旁的衛榮不住大呼小喝,紛紛下馬將戰馬拖進車營后提著長弓列隊:「這群沒長眼的,是拿我們當那些兵看啊1

衛榮說的是哪些兵,眾人都是瞭然,此刻一聽,更是紛紛心中較勁起來。

率先衝出來,披著一身虎皮,腰系一根玉帶的一個山大王忽然停住了腳步,看著眼前這短短不過百息時間的驚變,嘴巴長的能吞下一個鴨蛋。

山大王一停,後頭一個小嘍迎頭就裝了上去,道:「大當家的,出了何事?」

「這……這不是固關去補出征官軍的輜重隊嗎?怎麼特娘的一瞬間就這麼兵甲……兵甲齊全的兵,厲害得跟天兵天將一樣了?」大當家的是白石山裡的山寨之主,被村夫都尊為夏天王,委實是個方圓三十里小兒止啼的人物。但此刻一見路過的肥羊變猛虎,頓時心中一涼。

不少山大王們紛紛都是如夏天王一般的心情。

可此刻開弓沒有回頭箭,沖都沖了,就這麼半道收回去也不切實際。更何況,哪有那麼多眼力精明的人物。

「你……你快去通知九當家的,他那一隊人先不要著急衝出去。好歹給我夏家寨留個後路。快去,快去1夏天王扯住那小嘍低聲吼了幾句,望著眼前一個個鐵甲映著寒光的甲士,高聲大喊:「殺他娘,搶他娘,明年生孩不愁糧1

「殺啊1

漫山遍野從山上衝下來的山賊們各自呼喝著口號,紛紛衝殺了出去。

夏天王眼尖,一眼就現了不遠百里趕來的陽曲山陳兵寨的人衝殺最狠。這是一處新山寨,領頭的陳三槍是邊軍出身的猛人,號稱這麼多年與人比斗沒有三槍勝不了的敵人。建了陳兵寨后更是收留了不少流浪士兵,過得極為滋潤,更是喜好專門對衙門動手。

此刻一開打,陳三槍就一馬當先,領著陳兵寨上前小嘍殺出去,前後拖長著隊伍,好不威風。

夏天王看著眼熱,腳步卻放緩了一下。

山賊沖得越來越快,轉瞬就將整個山谷里擠得滿滿當當都是人,唯獨最中心那一圈,結成一個個小車營,抵擋著殺來的山賊。

「聽我號令,預備1一聲中氣十足的男中音響起,祁山拿起了手中的火銃。

這是一干特製的火種,沒有如尋常火繩槍一樣配備著長長的火繩,有的,只是一個更加精巧的燧機關。

祁山看著手中的火銃,徐徐放下來。

前方,陳三槍看著眼前結陣而守的官軍們,滿臉不屑:「一群廢物,守著這足足數千石米糧,還不如給我1

「殺啊1

……

祁山食指勾住扳機,緩緩摁了下去。

卡擦……

一聲輕響,扳機猛地砸在火石上集齊無數火花後點燃火藥。

轟……

伴隨著無數輕輕的轟鳴,一顆顆鉛子霎時間飛出去,布出一張火網,將眼前精肉粗壯的陳三槍網中。

一輪輪的射擊出后,悄然間倒下幾個當先沖得最快的山賊。

「進攻1

一道冷漠的命令喊出,三處甲士,列隊殺出。

三百餘戰兵如牛刀入黃油一樣,來回衝殺,如割韭菜一樣,當面之敵,無一合之力。

一刻鐘后。

夏天王連滾帶爬跳進了一條溪水裡,終於逃了出來躲進一處小山村中。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