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八章:亂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亂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柏井鎮附近在短時間內接連發生了兩場戰爭卻沒有幾人能夠同時知曉。

這個小鎮子是茫茫太行山裡的一處小村鎮,西面就是明軍所部李茂春擊敗李岩大軍的地方:西風台。而東面的張家灣的小山穀道上一樣有一部明軍將追殺而來的山賊紛紛殺潰。

兩場戰鬥幾乎沒有什麼前後就同時發生,結局一樣都是驚人得順利獲勝,過程也是巧合地短促而簡潔。

夏天王的腦袋裡彷彿活地圖一樣裝著四周左近的村莊,他小心翼翼地避開了從柏井鎮通往雙菜樹樑的大道小路,跋山涉水,順著溪流往上走最終在暖會庄這裡躲了下來。這裡的莊主張天翼小心翼翼將他接進了自己的院中,囑咐著夏天王不要亂動。

超過小半天的緊張行軍讓夏天王精疲力盡,此刻回到安全地帶更讓腎上腺素消退後的身體迅速感受到了四面八方湧來的創傷與痛苦。

感受著著這一切的夏天王也沒細想就將張天翼的話答應了下來然後迷迷糊糊倒頭就睡。

翌日一早,夏天王準時的生物鐘醒了。讓他感覺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人給他送早餐!

這可是個大大的失禮。

夏天王哪怕這一筆買賣沒做成,身後的山寨里也還有幾百號兄弟,要平一個暖會庄那還是輕而易舉的。更何況,太行山哪家山寨沒有與山下的山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縱然沒有山大王的身份,張天翼也絕不敢怠慢。

他感覺到了不對勁,又說不上有多危險。

天生的警惕讓夏天王在後院的廂房裡左右探尋起來,十數息后,他拿著一根圓棒戳開了窗紙,隨後持著圓棒警惕查探。

窗外,空無一人。

「奇了怪了……」夏天王知道張天翼是暖會庄的大地主,這附近都是張家人住著,他身為宗主,手底下伺候著的奴僕最少也有上百人,更何況還有親眷子嗣。這身處後院的廂房外院中竟是看不到一人,聽不見一個人聲。

感覺奇怪的夏天王注視了外間情形有一刻鐘,眼見真的在無人出現以後,他按捺不住心中的驚疑,忘了張天翼的囑咐走出了廂房。

這是個簡陋的四合院,裝飾簡陋,屋舍眾多,裡外都透著土氣。更土氣的還有那四合院外一個巨大的圍牆。這個說是圍牆不如說是塢堡。整個村莊如同一個小堡壘一樣,將整個村莊的屋舍都圈起來護衛其中。

那裡,無數人群探頭張望,喊殺聲與叫罵聲不住響起,與夏天王後院的廂房裡寂靜模樣形成鮮明的反差。

夏天王頓時瞭然了。

「有人打上門了……到底是什麼來頭的對家,竟然能逼得暖會莊上下都上了牆去,連自家後院的人都集合起來了?」夏天王想著,莫名想到了昨天遇到的那股子官軍。

但轉瞬,夏天王就拚命搖頭,將這股念頭甩出去。

心中亂糟糟的,夏天王腳步動作卻不慢,走著走著就朝著前頭走去了。很快他就被堡壘內巡視的人發現了,他名頭不小,氣勢更是特殊,很快就被迎到到了張天翼的身前。

張天翼是個人高馬大的山西大漢,一雙眼睛機靈閃動著,顯得機靈又精明。身子倒是不甚粗壯,穿著一身短打袍服,手中拿著兩把鋼刀,握著有些不穩,一見夏天王來了,既是著急又是期待:「你們怎麼搞得,竟然讓養病的夏天王出了房間,該死的,誰在後院照顧的?拉出去行家法!哎呀,夏天王,莊子里遇到了點事,本來不讓你知曉,可沒想到還是讓你撞見了……」

夏天王見此,連連擺手,他也是老於世故的,如何不知道張天翼是在給他一個交代?

一個下人的命運他不不關心,夏天王客套幾句很快就將視線轉移到了莊子外面的人群上:「蒙張莊主收留,我一個閑人出來走走,怪不得誰。倒是莊子上遇到了什麼事?說出來,我這得你恩情的也好想想辦法,報答給你1

武夫說話直來直去,張天翼顯然也習慣了,拉著夏天王走上了一處臨時搭建好的望樓。

莊子修築得雖然四面都有圍牆,可這比起關城之類的防禦工事就差遠了,人爬上牆能看得到外間的人影,想要看仔細外間的局勢卻得爬得更高。

上瞭望樓,夏天王與張天翼都能仔細打量外間的局勢。

張天翼指著西面山坳坳里的營帳,道:「出事了,是來的邊兵……特娘的,我派出去一個老童生過去講講數,竟然被宰了!硬說什麼我這裡窩藏叛匪,要進來搜查。這群紅了眼珠子的赤佬……」

夏天王聽完,面色頓時一變:「是軍隊?朝廷大軍?」

張天翼點點頭,心下感覺有些不對勁,但還是確信地道:「身著赤紅戰襖,一身破爛,流里流氣,提刀扛槍的,不是邊兵是誰?噢,不對。也可能是尋常的守備鄉兵和衛所兵。總歸,都是些匪兵。這年頭,當兵的連土匪都不如,連點路數都不講……」

夏天王緊張起來,死死盯著,待到張天翼話語描述越來越仔細,眼前的兵丁越來越多清晰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這才猛地鬆了口氣:「我當是什麼,原來是固關所葦澤關的那些兵,都是些不能打的。能打的邊兵估計也不多……」

還有一句話放在夏天王的心中沒有說出來:反正肯定不與打敗了他們這些悍匪的兵是一夥的。

張天翼狠狠點頭,他感覺到夏天王一下子放鬆了許多:「那可就太好了。」

受到了鼓舞,夏天王說話也多了起來:「最重要還是這些兵,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領兵打仗的都是些貪財怕死的,這樣的兵也不敢如何衝殺。守住一輪,殺幾人讓他們曉得厲害,也就過去了……」

就當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時候,這支明軍發起了衝鋒。

領兵在前的,赫然就是徐德義,這位剛剛從李茂春手中領了軍令的千總很是振奮,打了雞血一樣帶著身邊十幾個親兵家將左右驅趕,將身後數百明軍將士驅使得嗷嗷叫,一時間,暖會莊上竟然有了幾分沙場的血腥氣。

張天翼頓時一變色:「這……這些官軍不對頭1

剛剛衝殺打敗了李岩所部的順軍,這支拼湊起來的明軍戰鬥意志罕見的高漲,尤其面對比起順軍來說更加孱弱的民庄以後,更是激動不已。

「順軍裡頭哪有娘們?打破了這暖會庄,今日不收刀1

「兄弟們,打破這一處莊子,後頭還有萬萬千的莊子等著咱們去破!破了這些狗屁老財,銀子票子糧食婆姨全都有1

「殺啊1徐德義在後頭不住地蠱惑著,不多久就見一個個兵眼珠子騰地紅了起來。

張天翼也不回話了,下瞭望樓拚命地指揮起了身邊的家丁準備防禦。

這堡壘說是堡壘,其實也就是一拳厚的土圍子,面對士氣高漲又是職業軍人的進攻,簡直處處都是破爛。

沒一刻鐘,伴隨著五匹烈馬齊齊一拉,院前的大門就這麼被粗暴扯開。隨後,一群兵丁一擁而上,嗷嗷叫地與衝上來的庄丁打作一團。

張天翼紅了眼珠子要是上前拚命,迎面就撞上帶兵衝殺在前頭的徐德義。

徐德義身為千總,一身功夫竟然也不落下風,一見這顯然是帶頭模樣的人紅著眼珠子下來,頓時大笑一聲迎頭殺去。

但見張天翼手持一雙鋼刀,揮舞殺去,銀光閃爍,呼喝之聲接連傳來,一氣呵成之下,彷彿灑出一盆銀光,將那徐德義籠絡其中。

徐德義冷眼看著,一連退了十餘步步,忽然提起右腳將地上一根落下的圓棍挑飛,朝著張天翼的胸口打去。

這一擊來得又蔭蔽又迅猛,張天翼躲避不及,硬生生挨上一記。一陣胸口犯甜,張天翼雙刀揮舞也停滯一分。

心中暗暗叫糟,張天翼急切想要後退。心中反應不慢,挨了一記的身體卻有些不聽使喚。

而這時,眼前一道冷光閃爍,徐德義提起一干銀槍,劈頭刺來,針對著張天翼天靈蓋去。

張天翼心中凄苦之聲難言,心中一嘆,覺得自己命不久矣。

這時,如天下飛仙一般,一干紅纓槍不知從哪裡飛擲來,紅纓獵獵,槍尖直刺徐德義而去。

「有幾下子1徐德義一見此景就明白有高手出馬,他再硬殺下去,少不得只能選擇一命換一命。見此,他猛地一握長槍,掄圓了槍尖正中飛來的那桿紅纓槍。

見此時機撿了一條命的張天翼哪裡還敢戀棧,轉身急忙撤去。這時,他這才發現一直被無視的夏天王不知道從哪裡尋來了一桿紅纓槍,左右突殺,前來營救。

「夏天王,我欠你一條命1張天翼心中激動。

「昨個兒一樣,咱倆扯平了!這裡不是說話地方1夏天王說著,拉著張天翼一路殺出一條血路,朝著後院退去:「把後院守住!都是山裡人,肯定不會死守著這麼個塢堡,好歹讓你的親信家人將弟妹侄子帶出去再說!這一回,我和一起幹了1

「干1張天翼大笑,退到了自己的那處四合院里。

與夏天王出來時寂靜模樣截然大變的四合院一片喧鬧,四處都是湧來的匪兵。這些穿著軍裝干著土匪事情的兵丁一臉激動,而依舊還在守衛塢堡的壯丁卻越來越少,不是死了傷了就是逃了。

唯有四合院的正房裡,幾個婦人們一陣哭泣,隨後悄悄消散。

沒多久,張天翼的老管家回來複命,低聲說了什麼,張天翼平靜的面龐上多了幾分心安。

「天降橫禍躲不過,這一回,要連累大當家了。」張天翼微微一拱手。

「安排好了?」夏天王沒接這些廢話,他知道許多建了塢堡的人都會挖個地道逃命,張天翼是個精明的,絕不會漏了這一條。

「嗯。他們來了……」張天翼說著,立在庭中,眼見四方湧出一個個衣甲破爛的兵丁,神情不變。

看了這麼多人,夏天王眼皮子抽了抽,心道:老子今天……怕是要栽在這裡了。

這時,那個手持一干銀槍的千總徐德義分開眾人,走上前,仔細打量了一眼夏天王,緩緩搖頭,又看向張天翼,道:「你就是暖會庄的莊主張天翼?」

「沒錯,是我1張天翼直視著徐德義。

「念在你能在本將手中過幾招的份上,給你一條活路:交出陳陸,饒你一命不死。」徐德義環視整個院落,還在繼續作戰的兵丁已經只有區區十數人。而湧入整個院落的兵丁卻有三四百號之多。

「什麼陳陸?」張天翼迷茫地盯著夏天王。

夏天王一臉懵逼,他看著徐德義,道:「你不是沖著我夏壽來的?」

「夏壽?那個什麼勞什子太行十八寨總寨主夏天王?哈哈哈……」徐德義大笑:「沒想到啊沒想到,本來是臨場想出來個由頭割幾顆腦袋報個功,沒想到竟然真抓住了一窩通匪的!哈哈哈,如此來,算上前面三個莊子,再宰了你二人,就只用再打一個莊子了!哈哈哈哈哈……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啊!本將要是不收了,天理難容1

原來,這個李茂春的千總所謂妙計,不過就是殺良冒功!

所謂殺良冒功,就是殺了尋常的平頭老百姓拿去報軍功,說什麼大戰數日,損兵數百斬殺悍匪千餘云云,大部分的悍匪其實都是這些兵匪殺了良民冒充軍功。這也就是朱慈烺初次報功的時候,上下都不相信的緣故。

實在是這年頭武夫節操喪盡,雖然其間緣由遠不至於如此,但委實因為存在許多武將殺良冒功到了讓人髮指的地步,以至於拖累得整個武將都被鄙視。

而眼下,這徐德義顯然就是打算破幾個莊子,到時候拿來說是在西風台戰場擊破李岩部所為。

到時候,人物地點對得上,戰功也符合,殺良冒功極有可能做到既成事實的地步!

只不過,徐德義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打算殺良冒功竟然真的能夠圍剿到落盪oss!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