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一章:老兵的最後一支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老兵的最後一支箭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盧澤以為自己是餓出幻覺來了,這也不是第一回。上一回餓極了的時候,他也餓出了幻覺看到了滿桌子雞腿大塊的牛肉,以及大盆大盆夠整個鎮羌堡吃的米飯。

稍稍餵飽一點肚子明白這是個奢望的盧澤就越來越壓抑自己去想這種幻想了。後來,漸漸的,盧澤只是覺得越是餓就會越是想念把總鄧來福。

他總覺得,鄧來福這個三四十歲的把總不像他們這群半大小子的上官,反而像孩子他爸。面對一群大胃口的半大小子,這亂世關口,估摸著誰也只會打出去,不管不顧,或者哪個大戶人家也會有些心思,選幾個樣貌周正,機靈伶俐的做個小廝,一輩子就給人為奴為仆了。

偏偏鄧來福這個一輩子沒娶媳婦的老兵莫名其妙就這麼一直養著,一直堅持了下來,養著這群孩子足足有半年。

這樣想著,盧澤更加想念鄧來福了。

但也不能總是亂想,還得值守沙場呢,他挺直了胸膛,想起了鄧來福臨走前教導的話:「當個好兵!守住這長城,對得住身後百姓給的糧1

那麼一點糧,夠幾個人吃呢?

盧澤怨念著,卻還是順從地聽了鄧來福之前的念叨。他挺起了胸膛,拿著一根跡斑斑的鐵刀,凝望著前方。

前方就是北方的邊疆,城牆外就是茫茫原野,那是蒙古人的地方。忽然間,盧澤揉了揉眼眶,看到了鄧來福。

「把總來了?」盧澤有點覺得自己彷彿見了幻覺,但伴隨著盧澤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腕,他再仔細看過去的時候,赫然發現,城下,一人一馬,朝著南方疾馳而來。

馬是瘦馬,人是瘦竹竿一般的老兵。

老兵身材幹瘦,騎在馬上卻顯露出十足精湛的馬術,伴隨著戰馬奔騰起伏。尤其惹人注目的是,老兵身後的馬鞍上竟然還捆著一隻羊!

一隻拔了半邊毛的羊!

這羊被捆在馬鞍上,跟著戰馬奔跑上下顛簸,好不惹眼。

還是熟悉的感覺,是熟悉的把總!

盧澤萬分高興:「把總回來了1

「兒,快點烽火1鄧來福距離鎮羌堡還餘下兩三百步的地方大喊起來。

距離有些遠,盧澤壓根聽不清楚。但很快,他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鄧來福的身後,萬馬奔騰。

那是怎樣壯觀的場面啊!

遮天蔽日的草原上,到處都是戰馬,到處都是攢動的人頭。從左邊到右邊,從東方到西方,彷彿整個天地的邊際都成了人海,成了馬匹的海洋。

盧澤傻了,他第一次看見這一幕,一人敵對著萬人,這一瞬間,他明白了自己究竟有多渺校

這時,一匹快馬如剪一樣從大隊伍中竄出,直追鄧來福的身後。

追著鄧來福的這一匹馬異常神駿,通體純黑,一根雜毛都無,看起來油光水滑,一提速,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鄧來福追上去。

反而,已經拉開了百來步距離的鄧來福騎著的卻是一匹又老又瘦的老馬,老馬拖著乾瘦的老兵還算速度快,但加上一隻羊的時候,速度就拖慢許多。

但鄧來福既沒有丟掉羊,也沒有返身作戰的打算,他死死盯著城牆上站著的盧澤:「兒還發什麼傻,快去點燃烽火啊1

「把總!你……你的身後啊1盧澤雙腿紮根了一樣,看著城牆下即將被追上的鄧來福,心肝脾肺腎都要死死揪在一起:「都是追兵啊1

盧澤話音剛落,就見鄧來福身後那一匹神峻異常的戰馬又是一陣提速,朝著盧澤追去,已然不是肉眼可見的速度拉進,簡直已經到了可以進攻的距離!

此人,赫然就是伊金霍洛旗札薩克巴音之子巴爾哈拉!

巴爾哈拉騎著胯下純黑戰馬,已經距離鄧來福只有區區不到八十步了。

而鄧來福縱馬疾馳了好一陣子,也終於距離鎮羌堡只剩下不到五十步。

就這麼短短五十步的距離,盧澤終於反應過來,他猛地從鎮羌堡里拿出一根套著一個籃子丟下去,又大吼著,喚來幾個一輛慌亂的半大小子將這籃子拋下去:「把總,快上來1

鄧來福終於衝到了城牆下,他看著幾個傻小子朝著自己大呼小叫地求救,臉上緩緩露出了一點濕潤的淚光:「也算有個戰友了啊,這群傻小子……但是……」

在身後的喊聲中,鄧來福麻利地下了馬,當鄧來福沒有走上那個籃子,他看著老馬上的包裹,從裡面拿出了一根長弓。

這把弓看起來年頭頗久,修修補補的地方遍布弓身,就連箭支,也只剩下了三五支,細細一數,原來也不是三五支,而是有兩支竟然都是斷的,能用的只有最後一支,只是碎碎的東西多了,看起來似乎就有那麼三五支之多。

見了鄧來福的動作,巴爾哈拉勒馬停住了舉動,也從馬上掏出了一把複合弓。

鄧來福又將馬上的那隻羊丟下,放在籃子上,站定,拉開長弓,對準了巴爾哈拉。

巴爾哈拉看著這個老兵,心裡頭微微升起了一道怪異的感覺。

但很快他就進入到了氣氛。

這是戰鬥的氣氛,透著血腥味的氣氛。

「把總……把總他……」盧澤目光落在籃子上那隻拔了一半毛的羊上,眼眶濕潤。

就當盧澤目光一歪的時候,城牆下,兩道劃破長空的羽箭飛出。

噗哧……

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盧澤重新轉過頭看去,那匹純黑色的駿馬調轉碼頭,回歸了蒙古軍蟆

就當盧澤心中剛剛想要升起一點驚喜之色的時候,鄧來福艱難地轉過身,胸口上,一支羽箭輕輕顫動,他看著盧澤,擠出最後一點力氣:「帶上羊,點……燃……烽火1

盧澤控制不住自己淚流滿面,奔向烽火台。

餘下幾個半大小子看著鄧來福緩緩倒在那隻羊的旁邊,紛紛哭出聲,一個划著繩子跑下去,另一個喚來十餘個少年郎,用籃子將鄧來福以及那一隻羊吊了上來。

此時是西元1644年,大明二七六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鎮羌堡的烽火台點燃了。

隨後,往西的拒牆堡,往南的弘賜堡都燃起了烽火。

點燃的烽火冒著滾滾狼煙直衝九霄,霎時醒目,遠在十數裡外的地方都能仔仔細細看得清楚好。

從弘賜堡往南,孤店的烽火依次點燃了,大同的城牆上,騷動四起。

大同巡撫衛景瑗走上了北方的城牆,看著衝天而起的狼煙,心理猛地一沉:「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一關,怎麼過是好哇……」

大同總兵府。

姜瓖把玩著手中的鐵蛋,閉著眼睛,坐在書房內。他的書房極少進來,他本是不讀書的。但不知怎的也聽人說起書房會客的好處,也就附庸風雅弄了起來。

到現在,貴客沒來幾個,眼前一個讓他感覺既是危險又是誘人的客人來了。

此人是黃雲發。

名字,也在這三晉之地頗為博下不少名聲。

因為,這是八大晉商之中的一員。

現在,這位大商人坐在大同總兵的屋內,緩緩站起身,溫聲道:「總之呢,北方貴客們的心意,小人已經轉達了。此間稍有不變,故而北方貴客們讓我代為轉達的誠意……」

姜瓖睜開了眼,他看到了角落裡一張信封。、「也已經轉達了。」黃雲發輕聲道:「相信總兵大人此等俊傑,定是一點就通的……」

「你的話,有點太多了1姜瓖不耐煩地說著,端起了茶杯。

黃雲發陪著笑,不以為意,低著頭一禮,站直了身子走出了此間書房。

足足過了十數息,姜瓖這才重新有了動作,他嘆了口氣,擰著眉頭,強忍著自己不去亂看。

但方才沒有做足樣子,現在屋內已經一人,還有什麼可以裝的?

這麼想著,姜瓖走過去,拆開了那個信封。信封微微一拆,裡頭灑落出了一張張的銀票。

面額,足足價值……二萬兩。

「好大的手筆礙…」姜瓖捏著,忽然發現自己松不開了。

……

代王府。

衛景瑗站在朱傳齊的身前,一五一十地將收到的軍情一一穿了出來:「根據目前得到的可靠消息,新任正黃旗固山額真圖賴率領蒙古八旗以及少量滿洲八旗軍總計兵馬四萬餘人的,號稱兵馬十萬已經攻克了鎮羌堡,進入大同鎮內了……」

「這個消息,是從錦衣衛那裡獲得的。」似乎是覺得自己這個巡撫大人說話的可信度不夠,衛景瑗苦笑著強調了一下。

代王朱傳齊果然面色有些動容,道:「原本以為,山西鎮的困難只是暫時的,我大同還能援助一二。沒想到……現在看來,我們的麻煩也更大的……這下子……」

山西境內包括大同府,唯一能稱得上帶兵有方的武將也就是山西鎮總兵周遇吉了。可此前,為了支援寧武關將闖賊攔住,大同還支援了寧武關頗多,更將周遇吉放了過去。眼下……

衛景媛聽著朱傳齊的話,不出意料,這位代王也並沒有辦法。

但他不是朝著朱傳齊來的,他的目光,一直都盯著王府正堂內的另一位長者:周王。

對於這位賢王,衛景瑗頗為敬重,更知道這一位身後就是大明新帝。

這時,又是一人急切地走了進來,眾人看過去,赫然發現原來正是錦衣衛魏雲山。只聽魏雲山面色凝重道:「宣府告急,而且……我收到消息,張家口的豪商正在收買將官,我得星夜趕過去。」

眾人聞言,既是為炫富驚愕,又是悄然失落。沒了魏雲山,大同的安全又少了一分。

周王朱恭枵聽著眾人的話語,明白自己到了決斷的時候:「我親自上書,求援聖上分兵來救!鎮撫使,拜託了1

魏雲山應下,心中陰雲凝聚。

……

山海關。

「這是第幾天了?」吳三桂在山海關的關城上,輕聲地聞著自己身邊的女婿夏國相。

夏國相敏銳地感覺到這七天的周期有著格外特殊的異議。

但以夏國相對自己與吳三桂關係的自信,他卻依舊不知道究竟藏著怎樣的秘密。唯一有的,也只有牢牢記住這個日子,低聲道:「回稟平西王,這是第四天了,還有三天。」

「三天啊三天……」吳三桂揮揮手,將下夏國相喊了出去。

他想到了祖大壽,更想到了那幾個蠢蠢欲動的三順王。

三順王的兵已經準備妥當,只是多爾袞堅持要各部漢軍旗同心協力一同並肩作戰,這才還未出發。

更加讓吳三桂感覺心虛的是,這一回來催的是幾個漢軍旗,真正要出兵的時候,滿洲貴族會自己落下嗎?

絕無可能罷……

更何況,錦州城內就有那個多爾袞的親兄弟阿濟格呢。

他隱約猜到了三順王心中的依仗。

但這無助於他對眼下局勢的判斷。

「三天啊三天,朱慈烺,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吳三桂惱怒地,心中大吼。

還有三天,山海關可就要出兵了。

到時候,不管他吳三桂心中怎麼想,定然還是會出兵的!

……

井陘關。

李建泰萬分得意:「可總算走了那幾個掃把星了,每日板著臉在我眼前,一個區區千總的官兒,在我身前,竟然比起地方督撫還有厲害幾分。還有沒有王法了!還有那個徐煥武,更是奸詐啊1

他的身後,一干師爺幕僚們紛紛恭賀。

李建泰開心得連聲大笑。

祁山與徐煥武被顧炎武帶走了,可高興壞了李建泰。

「能讓東主高興到如此地步的,恐怕還另有其事吧1一個眼尖的師爺看著李建泰的眼神,當下猜道。

「鄭全,這一回,倒是讓你猜著了!沒錯1李建泰高聲道:「本督師要親自去那固關,『打』一場勝仗1

沒幾天,李建泰就趕到了固關。

緊接著,一千餘顆腦袋伴隨著西風台大捷的捷報以及李建泰的署名送到了位於保定城朱慈烺行在的案台上。

「大勝啊1朱慈烺感嘆著:「沒想到,這李建泰還挺能打呢。帶著萬人不到的兵,就將順軍的精銳李岩部野戰擊退,反而堵上平定州了。真是讓人意料不到啊,對了,樞密院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嗎?那些首級,是真是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