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三章:李岩的依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李岩的依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分兵……」高名衡沉聲道:「當年薩爾滬之戰就是所謂各路齊進,以至於顧此失彼。這個分兵的法子,我看不妥。削弱了我們的力量,對李自成一戰勝敗就難料了。」

「我卻不以為如此。」虎大威道:「既然李茂春都能戰勝李岩,追到了平定州門口收復失地去了,那分兵一路,也並無大礙。」

就連傅淑訓也贊同分兵:「李自成一個敗軍之將,不值得關注。強敵還是外虜埃」

眾人紛紛開腔,你一言我一語,大多數說的卻都是支持分兵的。

談到最後,大家忽然都噤聲了。原來是來了兩個文士,這幾個文士是黃宗羲伴著的,幾人從沙盤上挪開身子走來,這才被眾人看清楚了面目。

原來,方才緊急軍情一出,沙盤又得改了。

改沙盤的,就是黃宗羲以及身後那兩人。見了這兩人,不少大臣都是驚訝出聲。因為,這兩人都是鼎鼎大名之輩。

為先一人,姓崔名子忠。身著一身尋常樞密院軍師的淡藍色軍裝,看起來與尋常文職軍師一樣,但此人面目露出來以後,頓時與其餘幾個製圖的軍師紛紛引起了眾人的側目。

因為,這崔子忠可是京中有名的人物。

崔子忠是大明有名的畫家,字道母,是個生員,曾經遊學董其昌的門下。崔子忠善畫人物,規模顧、陸、閻、吳名跡,唐以下不復措手。白描設色能自出新意,與陳洪綬齊名,號南陳北崔。不僅如此,京中不少喜好詩畫之人都明白崔子忠孤傲絕俗,對高官貴戚與其交往都避之不及。偏偏,崔子忠性情高潔,私德上佳,故而得到京中許多人推崇。

至於另一人,熟悉熱絡一些的就多了。

這是一個僧人弘仁,是新安畫派的創始人。和查士標、孫逸、汪立瑞等四人並稱新安四大家。與崔子忠因為孤傲絕俗揚名不同,三十四歲的弘仁則是走的僧人傳統路子,與朝中高官多有往來。

唯一相同的是,這兩人在歷史上都是愛國人士。尤其崔子忠更為特殊,歷史上崇禎松山上吊后不久,崔子忠亦是追隨而去。

眼下,朱慈烺為大明新帝,自然沒有煤山上吊的故事。兩人卻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了這裡,為大明出力繪製沙盤。

「沒想到,六奇與道母都出仕朝廷,為國家效力了1傅淑訓讚歎道:「真是可喜可賀。」

崔子忠朗聲道:「國有明君,學生自當為國效力。古有班超投筆從戎,今日學生為大軍繪製機密沙盤,亦是效仿先賢1

「阿彌陀佛,小僧雖為僧人,亦是為大明的僧人。自當為國效力。」弘仁跟著一說,在場氣氛頓時緩和下來,變得積極而樂觀,將方才漠南蒙古來襲的陰影驅散了一些。

朱慈烺盯著兩人,心中感嘆這兩人隨便一幅畫留下來到後世,可就是幾百萬的價格了。

過了這麼一個小插曲,朱慈烺開腔了:「國有列位賢人各得其用,各自發揮本事為國效力,這才是復興的象徵啊!好了,回到此次軍務上吧1

眾人紛紛躬身一禮:「臣等恭聽聖命。」

「北疆的襲擾,必須堅決打回去。」朱慈烺定了性:「大同不能亂,南邊的寧武關正值順軍進攻,山西鎮已經一頭亂麻了,大同鎮這時候不能再亂。宣府也是如此,錦衣衛儘快加強力量打掉漢奸分子。總之,這個勢弱的口子絕不能開!而且,我注意到歷來建奴南下入關,都是有大將跟隨。上上次的阿巴泰,上一回的多爾袞,都是建奴朝中核心人物。這一回的正黃旗固山額真算得上是個八旗骨幹,在建奴朝中只是一個總兵的分量。這一次漠南蒙古方面沒有建奴郡王親王坐鎮,這意味著建奴一說明力量已經衰弱,二還未下定決心。」

「這個空檔,就是我們的機會1倪元璐嗅到了其中機會。

眾人聽了朱慈烺的分析,都覺得有道理,氣氛更加鼓舞了一些。

「可若是我們在這裡露了怯,讓建奴找到了機會……」朱慈烺冷聲道:「那更多的地方,更多的麻煩,更多的口子和難以堵上的漏洞就出來了1

朱慈烺說著,劃到了山海關上。這裡,剛剛崔子忠又列上了三順王的漢軍旗。足足一樣有二十餘個小人,相比之下,在薊鎮與之對峙的陳永福部則只有三個小人,勢單力保

眾人微微呼吸一陣緊張,他們明白,朱慈烺要下決斷了。

「分兵北上1朱慈烺冷聲道:「虎大威,你派一個營選三千京營戰兵星夜援救大同、宣府二鎮。」

「末將得令1虎大威領命而去。

「李國楨,你領京營將士維護後路,保障糧道,配合本地官服疏通京師到真定沿途道路安危。」朱慈烺又看向虎大威身後的李國楨,這是襄城伯,京營提督。

李國楨心中一喜,京營這一回也跟隨出京,但京營是個什麼成色誰都明白,接下這後路的任務讓李國楨心下很是放鬆:「末將領命。」

「史可法,你兼任樞密院軍機處首席軍師,負責從各部抽調識字伶俐的軍師,組建巡邏執法隊,全軍上下,從朕到後路的京營,膽敢有違反軍紀者,嚴懲不貸1朱慈烺說罷,李國楨頓時凜然。

其餘眾將紛紛驚醒,不少文官尤其是保定本地的官吏都是大喜。

史可法面無表情,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就肅然領命:「老臣遵旨。」

「其餘各部,隨朕開拔,向真定出發1朱慈烺環視群臣。

眾人齊齊高喝應命,隨後各自退出。

散場之中,倪元璐忽然發現李定國有些悶悶不樂,顯然有些心事,問道:「定國,你心中想著什麼事情呢?」

「西相……」李定國看著倪元璐,輕聲道:「陛下的分兵是基於眼下對戰李自成還算順利的情況。可屬下就是心中有些不確定,總覺得哪裡有些問題呢。」

「哦?」倪元璐很是重視,拉著李定國單獨走了出來,眼見左近人員減少,細細問道:「你覺得哪裡有些問題?」

「屬下要是將話說出來,還望西相不要笑話。」李定國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這麼一說,老夫反而更加好奇了。但笑話么,就更加不能保證了。行了行了,直言吧。軍國大事,哪裡有笑話不笑話的,心思端正一些。」倪元璐說笑完了,板起了臉。

李定國這下子反而放開了心中擔憂,道:「屬下是覺得,太順利了。」

「順利?」倪元璐一臉驚訝:「蒙古人那邊……」

「是對陣李自成的這一路。建奴的惡毒心思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李定國輕聲道:「李茂春的勝利,反而是期盼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了。那一顆顆首級……總覺得哪裡有些問題,有些熟悉。」

「地方官軍越來越不能打,這是常理。李茂春的確是異數,那麼,鴻遠你的意思是……」倪元璐喊起了李定國的字。

「我們的分兵,是建立在李茂春可靠,對陣李自成之戰能夠順利施展,短時間內收復太原再北上解邊鎮之危的。可要是李自成這一關上面掉了鏈子,那麼邊鎮的分兵……」李定國說到這裡,就看到倪元璐表情漸漸難看起來。

如果李茂春不可靠,那再分兵,就是自斷臂膀了。

要是李自成這一關跟不上,就難以繞路北上救山西鎮。救不了山西鎮,大同鎮和宣府的安危就難以預料了……

……

嘩啦啦……

平定州又下了一場雨,雨很大,彷彿上蒼看不下去人間的爭亂,非要下一場大雨沖刷一切污垢不可。

傅青主心中這麼一個念頭閃過,想起了前些時日聽到的軍情。他跟在一支順軍的輜重隊身後朝著平定州出發,沿途還未來得及感受底的忐忑不安就被另一種糟糕的情緒所掩蓋:道路泥濘不堪,一路行軍都稱得上是巨大的折磨。

好在,在這個六月一的上午,傅青主趕到了平定州的西門。

因為一場暴雨,明軍又悄然退了出去,撤開了對平定州的圍攻。

或者按照領隊的順軍將領張泓守的說法,這是因為這六千餘人抵達的緣故!張泓守就帶著六千餘人馬,押運著全軍的軍資而來。這裡頭小部分是李岩的軍需,其餘的都是提前為了李自成主力大隊伍的消耗。

雨雲似乎是朝著西面向東去的,平定州一場大雨,西邊一些的官道上卻是已經晒乾,夏日的烈日下,李自成已經率領主力還有三五日的功夫就能抵達平定州。

跟著小隊伍抵達平定州的傅青主進了城,然後便在一個本地的小兵帶領下朝著李岩的軍隊走去。

帶隊的小兵是個一臉疲容的壯年男子,看起來約莫二十來歲,傅青主問了名號,才知道這個叫做劉三喜的男子其實才是十七歲。

似乎預感到了傅青主的驚訝,劉三喜道:「俺們這些爛命一條的小百姓,哪個不是日夜辛苦,這才能飽食一頓活下來的?」

傅青主對民間疾苦多了一點認識。

這一回他不是沖著這個來的,隨口應了幾句,傅青主一臉擔憂地提起了最近與李茂春部作戰的近況:「我來的似乎也不是時候呢。本來想著跟著李制將軍這位蓋世英豪立下功勛,沒成想,這才剛到呢,就收兵回城,聽說是大敗了一常」

傅青主剛剛說完,劉三喜就漲紅了臉,道:「甚麼大敗?分明是那投降的陳陸詐降,惹得西風台上一敗大敗,制將軍要不是為了保全大軍不受潰兵衝擊,哪裡會讓李茂春得了這麼個好名頭1

「哦?這緣由倒是真有道理。只是,三喜你一個小孩子,也知道這麼多?制將軍真是帶兵有方埃」傅青主笑道。

劉三喜摸著腦袋,嘿笑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沒有沒有。這不,軍中也有許多人不服呢,制將軍這才親自解釋,左右最近饈露,說多了,也記住了。其實數一數,咱們軍中除了投降的陳陸一部,也沒少幾個人。」

「哦……」傅青主感覺到了一些意思:「那為何李茂春都圍上了平定州了,還未能出戰擊潰之?」

「這小人就不曉得了。也許,跟著西營有個將軍染病有關罷……也許您這般大老爺進了衙,肯定就明白了。」王三喜陪著笑,側身一讓。

傅青主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御林軍的駐地,也就是李岩的府衙。

丟了幾個碎銀子給王王三喜,傅青主邁步進去,赫然發現府衙內來來往往,將官眾多,顯然是開大會了。

傅青主小心翼翼地在小路里朝著自己的駐地走去,卻未想到迎頭就見到了帶隊來的張泓守。

張泓守見了傅青主,很是驚訝:「你也趕到了埃哦,記起來了。你是太原那裡搜集的大夫吧。真是巧了,這次的軍議也跟治病有關,你也別先去那良醫所了,讓你手下人先將東西卸下來,你隨我一起去吧1

「是……」傅青主心下提了一下,既是激動又有些緊張。

激動是能探聽順軍的軍議,定然有許多機密。緊張的則是軍議裡面肯定有些明軍將領,萬一有個認識傅青主的可就有些危險了。好在,錦衣衛能人眾多,早就對傅青主進行過易容喬裝。加上傅青主本就所學龐雜,醫學也是精通,此刻提著藥箱,完全讓人想不到那個在太原跟著巡撫大人守城的名士。

軍議的地點就在原來的州衙上,審案斷事的正堂此刻兩旁位列一群武將,端坐上首一位身材適中,目光灼灼的男子,赫然就是大順御林軍制將軍:李岩。

張泓守進來以後,不少人側目望去,都在傅青主身上打量了起來。

李岩微微有些皺眉:「怎麼帶來了個生人?」

張泓守連忙道:「回稟制將軍,這是馬將軍在太原搜集的大夫,末將聽聞此次軍議有醫病的事情,就自主主張帶過來了。」

「要大夫的事情是我提的。」李岩聽完點點頭:「罷了,那就一旁聽好。人來齊了,本將就說了。朱慈烺已經快到真定府了,今日議定東進收取井陘關之戰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