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潛入敵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潛入敵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角落裡,傅青主的心中頓時升起無數驚濤駭浪。

「怎麼會是攻取井陘關?真的大有問題1傅青主敏銳地感覺到了問題。

眼下外面不是還有李茂春所部呆著么?李岩明明是被李茂春堵在平定州城門口,怎麼還可能有餘力攻取井陘關?

要知道,從平定州到井陘關,一路要經過葦澤關、新固關所以及固關才能打到井陘關啊!這就彷彿一個嬰兒還沒學會爬,就要準備跑步一樣。簡直是太荒謬了。

但一看在場眾人的表情,傅青主就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這裡沒有一個傻子,李岩就算是剛愎自負,其餘人也不會是傻子一點動靜都沒有。

別的不提,以順國新朝新銳之氣,是絕不會跟著李岩一起指鹿為馬的。

顯然,有傅青主不知道的事情。

同樣不知道內情的除了傅青主還有張泓守,這位從後方趕來布置輜重的順軍將領也十分好奇,他果然沒有什麼附和上司的顧忌,直截了當開口問道:「敢問制將軍,眼下這城外頭不還是有一部明軍圍著么?為何竟然能直接就越過這一部明軍殺到井陘關下去?」

「井陘關之戰,其實還只是第一步。」李岩沒有著急開口,說話的是他的表弟李年。

李年是個精幹的年輕人,朝氣蓬勃,提起此戰也是十分積極。接下來的戰鬥,很多都會由他來領導,於是李年看著張泓守直截了當道:「明軍一部無需擔憂,這一戰,制將軍的目標……是這裡1

說著,幾個軍師抬著一個大桌子來。李年將一副發黃的極為抽象的土地拿出來,小心翼翼地平鋪在桌面上,又重重地一拳落在了太行山外的真定府上。

「那裡是……」張泓守彷彿想了起來:「是官軍……是那御駕親征的大明皇帝親軍1

「朱慈烺的能打,很多人都見識過了。」李岩一開腔,眾人全都刷刷地側目望去。李岩臉上全然都是凝重,一點也看不出半分輕率:「所以,對戰官軍的近衛軍團全然不能用常規的打發。突襲井陘關,乃至趁著近衛軍團在沒有準備之下被擊潰乃至重創才是可行之策1

李年與張泓守一聽,都是覺得十分有道理地點頭起來。

「可到底要如何做?」角落裡,傅青主抓瞎了。

他心中既是高興又是分外著急。高興的是拿到了順軍要突襲近衛軍團的機密,可著急的卻是疑問太多。

身為錦衣衛,傅青主明白情報不能稀里糊塗就這麼交上去。還有一個關鍵疑問沒有得到解決。

那就是,李岩所部的大順御林軍要怎樣越過三關守將直接遠征進攻近衛軍團?

是遠征奔襲,還是拿下井陘關後進行伏擊?

這幾個問題得不到解決,倉促地報上去李岩會突襲近衛軍團的情報價值就大降。

但提完了這一點,李岩就不吭聲了。

張泓守得到這個答案,也就滿意了。他似乎並不覺得李岩所部的大順御林軍對付區區一部明軍有什麼壓力,或者說,有了張泓守幾千兵的援助,也用不著擔心了。

傅青主默默忍耐著,等著軍議之上透露更多風聲。比如,布置各部將領的任務。

李岩解釋完了,也環視周遭,目光如鷹一樣掃視全常

張泓守不知不覺挺直了胸膛,傅青主悄然間縮進了人群視線的盲區里。但屋內各部的將領此刻卻紛紛挺直胸膛,用盡了渾身的精氣神擺出了最精神的模樣迎接著李岩的掃視。

「各部聽令1李岩輕喝一聲,讓屋內氣氛一肅。

「喏1眾人齊齊應和。

「我曉得,前陣子與明軍李茂春部的戰鬥會讓許多人心中疑慮,甚至有了一些的沮喪。就連營中出現的一些小事也讓將士們動搖了勝利的信念。但是,本將今日在這裡可以告訴你們,告訴我麾下的勇士們。接下來的戰鬥,你們將徹底扭轉失敗的沮喪1李岩環視全場,目光從一個個將領的眼睛輪流對視,看得所有人都被提振起了注意力:「就連你們最後的一點擔憂也會在此消散1

「我命令1李岩目光落在張泓守的身上:「張泓守,你部集合全軍之中各生病之人,交由……後方不是派來了良醫籌建良醫所么?全都由良醫所之人治理。張泓守,良醫所的所長是誰?」

「回稟將軍……」張泓守腦袋有些發熱,他哪兒知道良醫所的所長是誰,他才剛來呢。但李岩問起來了總不能回答不知道,當下靈光一閃,道:「是傅觀化。」

傅觀化就是此刻傅青主的化名,這是他並不外露的別名,極少有外人知曉。

「我向將士們介紹,這是聖上從太原延請而來的名醫,有造生生化之能,近日病號都由他處理,絕無大礙。我們後患無憂了1李岩信誓旦旦,讓傅青主被眾人聚集的目光望來一陣懵逼。

硬著頭皮,傅青主謙遜應下:「定為制將軍竭力醫治將士。」

「你去吧……」李岩目光淡淡地掃過,看向餘下順軍將領,沉聲道:「餘下各部,聽我將令……全軍隨我出征,立不世之功1

「喏1李年高昂挺胸,十分激動:「末將領命1

張泓守等順軍將領紛紛提振心思,齊齊高喝:「末將領命1

……

走出軍議廳的傅青主聽著內里哄然應下的呼號之聲,心中萬分可惜,沒聽到緊要關鍵的情報。失望地回了自己的衙署,傅青主忽然發現來了一個身著皂袍的小吏在一個小兵的帶領下尋到了他的地方。

傅青主所在的地方就是新建的衙署:良醫所。這裡搜集了城內原本官辦的惠民藥局里的幾個郎中,又強征了城內的兩家藥鋪,成了當下軍中的軍醫。

當然,本領出色的幾個早就在李岩帳內隨時奉詔了,餘下的都是面向大頭兵的。

這麼一個繁重又不討好沒職權沒錢糧的機構,其間門可羅雀可想而知。傅青主本來樂得清靜,卻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找來了。

穿著皂袍的小吏捧著一個匣子,一旁的小兵傅青主卻認得,不是別人,就是方才引路來的王三喜。

王三喜一臉討喜地看著傅青主恭賀:「傅老爺真是個厲害的,一來可就拿到了這良醫所的所長呢。」

「你就是傅觀化?」小吏知曉得似乎多一些,一雙眼睛半帶笑容半帶高深意味地盯著傅青主,道:「這是良醫所的大印和官袍,收著吧。明兒起啊,這裡也不用住了。直接帶著將士去城北校場,那裡礙…就是你往後的職司所在了……」

「足足有上千百號人呢……」小吏丟下就走了,彷彿如避蛇蠍一樣,反而讓懵懵懂懂的王三喜一臉茫然。唯有走得有些遠了,這才丟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話語。

「三喜,你還有什麼安排?」傅青主摸索著良醫所的大印,感覺到了什麼有意思的東西。

王三喜還是茫然:「老爺……所長。什麼是安排?」

「就是,接下來你有什麼事情要做,可有命令?」傅青主耐心著問。

王三喜瞭然了:「俺已經得了軍令就要開拔去上戰場跟著大軍東去了。只不過有人問可有人知曉傅老爺的行蹤,俺應了就被支使過來帶路。那為老爺走了不喊俺,俺也不曉得有啥安排,只要日落前回了軍營就成。」

「那便帶我去一趟城北校場罷。這平定州,有幾處校場?按說,這城北大多軍營,最大的校場應該就是這城北校場吧?」傅青主問。

王三喜回道:「原本也是這樣的,城東這處的校場也是些臨時搭建的營帳,可前陣子軍里發了時疫,制將軍就命俺們在城北大校場一一甄別了,將沒病的都挪到了城動這裡了。聽制將軍說要打仗,出來的那些兄弟可都激動壞了。」

「時疫?有多少人患病,還有多少人確證,有多少人被拘在裡面隔離?」傅青主感興趣了:「快帶去我看1

……

固關的參將府格局有點小,李建泰進固關的時候雖然才上午,僕役們也收拾了足足有小半天的時間。但晚間如睡的李建泰依舊是覺得這裡不舒適,那裡有異味。

尤其最關鍵的是,這裡似乎距離一線戰場太近了一些。

但沒辦法,要是不近一些,又怎麼證明自己其實有戰功呢?

這樣想著,李建泰安慰著自己:也許,這就是成為名臣的代價吧。

懷著這樣的念頭,又暢想著自己軍功被皇帝認可以後會有怎樣的賞賜,李建泰終於心安理得地睡覺了。

沒過三天,大清早剛醒李建泰就收到了後方飛鴿傳書郵回來的回復。

軍功,被認可了!

後續的犒賞正在緊急擬定之中,可以想象,這開拔頭功有著怎樣重大的功勞!

李建泰高興得當晚就連飲十杯,帶上了從京師就一路攜帶著的小廝書童進了書房,閉了門,直到日落黃昏這才重新開了門。

剛開了門,李建泰就看到了幕僚錢師爺站在門口,驚喜地道:「督師,李將軍回來啦1

「李將軍?哪個李將軍?」李建泰感覺很熟悉,又有些記不起來,被掏空的身體讓他發虛地腦袋發昏。

「就是西風台打了勝仗的李茂春李參將啊1錢師爺提醒著,又道:「聽聞這一回,更有好消息呢1

「哦?」李建泰一聽,瞬間回想起來了:「還有好消息?快快去請1

李建泰很快就在花廳見到了李茂春。

李茂春一身正三品的參將官袍穿得乾乾淨淨,看著李建泰就當下行大禮:「末將叩見督師!得賴督師此番援手,要不然,這一大捷可就為未可知了啊1

「哈哈,李參將切莫自謙,你的本事,本將也都看在眼裡呢!哈哈哈……」李建泰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看著李茂春越看越是順眼。

李茂春跟著客套一番,完了切入正題,激動又擔憂地道:「上蒼庇佑,讓末將能得到督師庇護,這才可以放手施展,兩戰都報大捷。只是,末將委實擔心,這一番功勛到了行在那,難免會被攔截。」

「攔截?」李建泰很快捕捉到了關鍵詞:「等等,你說什麼兩戰?除了西風台一戰,還有大捷?」

李建泰一臉驚喜。

李茂春躬贍確如此。末將一路追擊李岩至平定州城下,浮屍百里,又建一些戰果。這一回見督師,就是想著怎麼將這一戰的戰功報上去呢。上一回無人知曉,不會被小人從中作梗。但這一回,末將委實怕戰功流落埃」

李建泰站起身,踱起了步子:「你是說徐標?」

「末將不敢妄議大臣。」李茂春一臉恭謹。

沒有否認,還不就是確認?

李建泰對這門心思知曉得清楚。只是,要防止徐標在固關作梗,還真有些棘手。總不能讓李建泰親自押運,當個保鏢吧?

「那你打算如何做?」李建泰直截了當問向李建泰。

「末將希望親自押運……」李茂春低聲道:「面聖於前,道一番督師恩義……此戰,足足有一千餘首級呢。都在大車上,末將願意分潤六百首級之戰功於督師……」

「好……」李建泰心動了。

……

井陘關。

徐標最近覺得井陘關有些空蕩蕩的。

作為保定巡撫,親自帶兵到井陘關來加強防禦,他這個巡撫是做得頗為稱職的了。甚至,還要為此錯過與皇帝陛下朱慈烺的會見,委實有些太可惜。

但念在井陘關之重要性無需質疑,徐標也就發揮一下犧牲精神,不再去念叨了。

唯獨最近這些日一連走了好多人,徐標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了。

一開始是麾下的李茂春走了,背著自己打了勝仗不帶自己玩。後來是李建泰走,最後連傳令的徐煥武等人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唯一算得上開心的事情,或許就只有近衛軍團的即將到達了。

「對啊,徐彥琦部的飛熊團很快就會來了。井陘關,即將無憂了罷。嗯,打完這一仗,我得好好收拾一下那李茂春1徐標信誓旦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