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李岩施妙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李岩施妙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從前,我聽說過一句話。叫做,如大海一般寬廣。往常呢,這是形容人心胸揩換一樣,用來形容朕麾下大順十萬雄兵,一樣十分合適啊1李自成話音落下,策馬往前走去,勒轉馬頭,從南到北,一點點走著,一點點看著自己身後的強軍。

他的身邊,牛金星、李岩、劉宗敏以及顧君恩等順軍昂然挺胸,翹首以待。

這是屬於李自成的軍隊。

再也不是流民狀態下民賊一般的流賊,而是脫離生產,脫離民眾身份轉化成為職業軍隊的士兵。在李自成親手創立之下,這是一支有制將軍、果毅將軍、威武將軍、都尉、掌旅、部總、哨總構成的嶄新軍制的職業軍隊。

李自成的身前,十萬大軍徐徐從井陘關里走出。漫漫山道之上,全都是順軍的旗幟,順軍的士兵。他們從平定州出發,一路經過葦澤關,固關,將整個山道充斥。狹隘的山道與龐大的軍隊將整個山道充滿,此前一連走了三天都依舊沒有完全走出。

直到今天……

大明二七六年的六月九日,這足足十萬大軍終於完整地在井陘關外、

於是,李自成看到了一個漫山遍野,填充了整個視界,彷彿可以天平大海一般的巨大軍陣與人海。

這是屬於他的軍隊,是即將破壞舊的世界,創立新的王朝的軍隊。

他們不再是烏合之眾,而是在李自成這個野心勃勃的順國皇帝帶領下,在一個個久經考驗,百戰過後歷練出來的將官指揮下戰鬥,復仇……雪恥。

一雪當年開封爭雄落敗之恥!

向全天下觀望之人證明,這真命天子是他李自成!是他大順國皇帝!那過往開封之戰中一系列失敗的恥辱都將煙消雲散!

想到這裡,李自成輕輕緊緊握拳,緩緩張開后輕輕揮手。

「嗚嗚嗚……」一個傳令兵聽著吹響了號角。

隨後,此起披伏之下,一個個號角聲被吹響,軍令這樣接力傳達下去,整個井陘關外的平原上到處都是號角被吹響的沉悶聲音。

其後,就是各部順軍接令后的變化。列隊的命令一級級傳達下去,最終到每一個普通士兵身上的時候,整齊的隊列開始緩緩出現了。

李自成的五營兵馬列隊在井陘關外,接受著大順皇帝李自成的檢閱。

其中,中權親軍是因為在太原拷掠深得李自成讚賞的劉宗敏,劉宗敏的身後,是帥標正威武將軍張鼐,果毅將軍谷可成;帥標右威武將軍****帥標後果毅將軍吳汝義。

按說,應該位列中軍左邊的是左營。但制將軍劉芳亮此刻正帶領著左果毅將軍馬世耀等部在南線戰場屯兵洛陽與開封的官軍傅如圭部廝殺。故而,列隊左邊的是從洛陽分兵北上的右威武將軍劉汝魁權且充當左營兵馬。

在中軍右邊的是右營制將軍劉希堯,其麾下領兵的是左果毅將軍白鳴鶴,右果毅將軍劉體純。

在中營左前方一些的是前營:制將軍謝君友,右果毅將軍田虎。這本來是李岩的名號,但後來李岩集結了各部精兵得了新的大順御林軍名號,就讓謝君友去了前營。

與前營相對應的其實還有后營,制將軍是李過。只不過李過此刻正在帶著左果毅將軍張能越過黃河,朝著太原開拔而去,與右果毅將軍馬重僖匯合,然後繼續北上進攻明軍。

除此外也有一人被追封制將軍,此人就是是賀錦,只不過賀錦已經戰死,李自成雖然緬懷,也只是打發了家屬了事,用以籠絡人心,與賀錦一起的革左五營兵馬可不知道填充了順軍多少戰力呢。

除了這五營兵馬,順軍的主力還有靠前一些,已經早幾日出了井陘關在獲鹿鎮與明軍作戰的大順御林軍,以及率領他們的,同樣獲封制將軍的李岩。

此刻,除了留守西安的權將軍田見秀,南下的制將軍劉芳亮,北上的制將軍李過,順軍的全部主力主力大將都在井陘關外了。

這裡有足足十萬大軍,他們分列各處,排著密集的隊列如同海洋一樣,人頭攢動,彷彿在大海里掀起的浪花。齊聲高喝之下,聲浪直衝九霄。萬夫一怒之間,天崩地裂,山河改色。

這一刻,李自成的雄心膨脹,他再度轉過身,感受著身後十萬勇士傳遞到他胸中的力量,昂然道:「傳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朕要升帳點將1

「大順皇帝命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升帳點將1

「大順皇帝命令:各部安營紮寨,酉時升帳點將1

一個個傳令兵縱馬疾馳而去,將皇帝的軍令傳播到各處將官耳中。

……

李年聽著眼前傳令兵跑過來,策馬朝著另一邊的李岩走去:「大哥,陛下傳來軍令了!要去行在議事1

李岩正在發獃,聽了李年過來傳令,這才回過神來,靜靜聽了一聲,道:「好。我這就過去。」

「大哥,你的情況有些不對勁。」李年察覺出了異狀。

李岩笑著道:「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尋常一次面聖罷了。」

「大哥,何必還騙我。那飛熊團釘在獲鹿鎮上咱們啃了這麼多天沒動靜,現眼下,軍中哪個不非議我等?」李年有些焦慮。

李岩一邊朝著順軍軍帳走去,一邊道:「庸人非議,又值得什麼好焦躁的?好鋼用在刀刃上,我一直不將主力全都壓上去,為的,難道是向一群庸人證明自己的庸俗不成?比起飛熊團,還有更大的功勞等著我們斬獲!年弟,你放寬心罷1

說完,李岩自信昂然地走進帥帳行營。

李年若有所思地跟著進了李自成所在的帥帳行營。

營帳內,眾將匯聚,望來互相打著招呼。唯獨當李岩進來的時候,不少人紛紛收聲,只有少數幾人如前營謝君友,田虎與李岩說這話。

倒是李自成見了李岩,頗為歡喜,上前招呼著李岩近前站一些。

沒多久,當劉宗敏也進來的時候,李岩掃視全場,輕咳了一聲,大家紛紛噤聲。

軍議開始了。

「朕今天喊大傢伙來,要做什麼大家也不用猜了。都明白,就是為了將那官軍殺敗,奪了這朱明天下。最近的情況頗多,軍議之前,具體如何,由軍師來和大家分說1李自成看向宋獻策。

眾人側目之下,宋獻策拍拍手,召喚來了一個巨大的桌子。

這桌子足有一丈長辦丈寬,桌子下面甚至還有幾個小木輪。幾個士兵抬著又推著,這才讓眾人在吱呀吱呀的聲音中讓眾人見到了此物的真面目。

「這是何物?」李自成饒有興趣。

宋獻策笑道:「此物名作沙盤,來歷么,卻是要御林軍的李岩將軍來說了。」

李岩朝著宋獻策丟了一個感激的眼神,隨後眾人就聽他笑道:「這是斬獲飛熊營後勤輜重的一部分,根據俘獲的一部分明軍士兵所言,此物名作沙盤。在上面,可以將地理地勢一一複製在上,我等再來俯瞰沙盤,便可清晰明了戰局地勢。如此,地勢就能為我所用。排兵布局,都能輕便。」

「這是獲鹿鎮,這是海山?還有有上邊一通凸起的就是鳳凰山嘍?……嗯,不錯,真定府山川河流都能一覽無餘。排兵布陣都是方便許多了埃」李自成大為激賞。

眾人看向李岩的表情又是紛紛不一樣了。

劉宗敏冷哼一聲,道:「讓我瞧瞧獲鹿鎮在哪兒?喲,就是這兒?位置還挺關鍵的呢,卡著通往真定府的大道上去了。看來啊,別的也別看了。先將這獲鹿鎮打下再說,要不然,說什麼都白搭。堵這兒哪兒都去不了啊1

主將開了腔,劉宗敏身後的谷可成也跟著幽幽道:「也不知道這些時日要怎麼打啊,要是中營親軍一上手就打破了獲鹿鎮,那可怎麼得了?」

「恐怕某人就要臉紅起來了罷。哈哈哈……」吳汝義跟著笑。

帳內一直很輕笑響起,李年頓時面色漲紅起來怒視過去,明白對方是在譏諷御林軍此前的攻勢。

李自成看向眾人,冷冷掃了一眼,眾人這才紛紛收聲:「軍師講吧、」

宋獻策領命在沙盤上比劃起了局勢。

這會兒的井陘關到真定府的山川地勢就要簡單許多。出了井陘關就是華北平原,一覽無餘都是平底,官軍再也無險可依。

當然,劉宗敏那句酸話也不是單純攻訐。

獲鹿鎮的地方的確重要。

獲鹿鎮的北邊是海山鳳凰山等一系列小山,南邊大寨山、連五寨山。西邊的井陘關就不說了,總之是一個三面環山的小盆地,唯有東面留出大片的出口,是進入華北平原的通道。

這麼一個地方,固然是堵不住十萬大軍。

但後面有一部官軍的王牌主力在打不下,那就是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做什麼都得想著後面有一部官軍在,萬一飛熊營發飆,那後路不保的結果就是菊花哭泣,甚至全盤皆輸。

聽明白了地勢,眾人看向李岩的表情都有些不妙了。

李岩又開腔了:「獲鹿鎮是我讓部下不著急拿下的。」

「哦?」這下子,不僅劉宗敏驚訝了,就是其餘各營的主將都驚訝了。劉汝魁、劉希堯以及謝君友彼此對視,紛紛議論紛紛。

「李岩這是傻了吧?」

「哪有這麼打仗的?就算是真的打不下,也犯不著撒這麼一個謊吧?」

「難道還有別的心思?這到手的功勞不要,那也才蠢了罷。要知道,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啊1

……

「說說看。」李自成老神在在。他不信李岩會犯蠢,既然不是這麼低級的錯誤,那就定然有其中關鍵的緣由。

李岩笑道:「這飛熊營之強,說實話,末將是萬萬沒想到的。當年本來只是一部孱弱的新立新軍,眼下一看,卻已經成了天下有名的強兵。區區三千餘兵丁,硬是在伏擊的重疊衝殺中衝出,足可見起戰力之強。如此雄兵,翻遍我順軍上下,是斷然找不到可堪相當之兵的。」

「所以就打不下?」帳內,谷可成低聲笑了一下:「倒是個開脫的好理由。」

李岩繼續道:「自然,如此強兵,翻遍那朱慈烺帳下各部,亦是無可替代,絕難捨棄。」

李自成身子前傾,用心起來,他猜到了一些關鍵之處:「你是說……」

李岩緩緩頷首:「飛熊團伏擊戰後已經半殘,無需憂慮。故而,圍而不攻,迫使那朱慈跟著我們的節奏將主戰場選在獲鹿鎮上。此為第一點,讓我大順獲得戰略的主導權。」

「第二點呢?」李自成不住點頭。戰略的主動權,聽著就高端大氣上檔次。

事實上,作為野路子出身,李自成太明白戰略上的主動能有多大的優勢。自然明白李岩這一招有多麼厲害。

「第二點就是……」李岩笑道:「末將已經探明地勢,在東南角的九景山中探明出一條小道,足夠我部率領精銳主力過杜家莊,繞行大李庄一路過去,出現在這裡1

說著,李岩拿起一根小棍子,輕輕點在了一個標著東馬庄的地方。

那裡,赫然就是獲鹿鎮的東面!這裡,已經出了獲鹿鎮!

「而接下來,就是第三點了。」李岩眯著眼睛笑著,眼中不住地閃爍著光芒,顯得睿智而俏皮。

「第三點是什麼?李愛卿,還請快快說來1李自成已經感受到了這個計策的巧妙之處。

李岩在這裡提前抵達的時間果然不是在浪費啊!

「自然就是……由情我軍能戰善戰之輩,將這獲鹿鎮團團圍住,打得越發響亮,越發奪目為妙,讓那朱慈烺將官軍主力急切地進入獲鹿鎮……再然後么……」李岩笑著停了下來:「至少權將軍肯定是知曉的。」

這裡沒有一個蠢人,都明白再然後會怎樣的。

如果自己急沖沖地帶著軍隊去救自己的袍澤,正和敵軍主力打得熱火朝天,忽然間後面又來了一部兵馬,任誰去想一想都會覺得不寒而慄。

而現在,這個不寒而慄的對象就要被他們一起扣到朱慈烺的頭頂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