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九章:救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救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再然後……哈哈,李愛卿真是詼諧啊1李自成擊掌大笑,彷彿想到了那一幕的景象。其餘人明白了李岩的妙著以後,也不由紛紛贊同起來。

唯獨劉宗敏一臉不爽,他這是被李岩嘲弄了埃剛剛的戲謔這會兒全都被丟了回來。

劉宗敏的不爽李自成很快就發覺了。畢竟是自己的親軍愛將,李自成擊掌讓眾將放鬆一些,笑道:「有如此妙計,此戰勝算又大增一分,無論如何,都是一件我大順的幸事。好了,各部聽朕將令1

李自成開了口,根本將官紛紛一陣肅然,聽候李自成軍令。

李岩此刻老神在在,他的任務顯然已經確定了。倒是劉宗敏有些緊張,生怕被拉去圍攻飛熊營。那就丟臉了啊!

「左營劉汝魁,你部替換御林軍圍攻獲鹿鎮,依言而行,打得越發響亮緊急越好1李自成丟下一根令旗。

「喏1劉汝魁沒什麼抵觸的,這個粗眉細眼一口黃牙的順軍將領原本是廚子出身,所部兵力不算雄厚,戰力不算強大,唯獨外粗內細,這火候掌握領會最佳。

聽此,劉宗敏大大鬆了一口氣,帳內氣氛頓時變得和諧許多。

「前營謝君友,你帶你部兵馬為先鋒,別管獲鹿鎮,朝著真定進發。若與朱慈烺接戰,佯裝不敵退兵便是。弄個欲拒還迎亦可,引著朱慈烺進來1李自成又看向謝君友。

謝君友一身打扮就體面威武許多,身上打理得清清爽爽,接了這麼個任務高興也不是,低落也不是,悶聲應了下來:「末將領命1

「劉希堯,右營跟著謝君友一起去,接應謝君友,防備朱慈烺沖得急切。反倒是將口袋給衝破了1李自成看著劉希堯,這個回回一雙碧眼,身材高大壯實,被李自成這麼盯著,有些緊張。

「陛下放心,末將定會接應妥當1劉希堯原本是革左五營一部,算是投誠進來的。原本號稱治世王,雖然不算嫡系,卻也還過得順當。此刻接了命令,很是認真。

李自成點點頭:「李岩的御林軍南下埋伏為奇兵,劉宗敏的中營親軍跟在朕左右。這一戰,定要殺他個痛痛快快,將那明國的昏君拿下!待進了紫禁城拿下天下,諸位愛卿封侯拜將,朕絕不吝惜1

「拿下昏君1

「拿下昏君1

「拿下昏君1

……

一干順軍將官齊齊高呼,個個激動難耐。彷彿預想到了封侯拜將后怎樣榮華富貴的日子。

……

「飛鴿傳書送出去了嗎?」徐彥琦面色蒼白,站在獲鹿鎮的圍牆上,擰著眉頭,很是擔憂。

「朗將,還請小心些身體吧!飛鴿傳書的事情已經安排出去做了,錢志那一部人小心伶俐,不會耽誤的。軍醫呢?孔洛靈醫師在哪裡?快去請1夏晨緊張著看著徐彥琦,看著徐彥琦包紮過後的腹部滲著鮮血,雖然徐彥琦竭力若無其事地站著。但明眼人都知道此刻的徐彥琦身子並不爽利。

「我沒事。」徐彥琦擺擺手,看著獲鹿鎮外圍雲集的順軍士兵,尤其目光落在那些騎在馬上各處奔走的騎士,道:「順軍席捲邊軍各部,許多老卒都因此加入了順軍之中。那些人的本事我清楚,本就是因為吃不飽肚子這才沒能發揮本事,現在跟了順軍,一手箭法拿出來,更不會不防著飛出去的飛鴿。只可惜。飛鷹我部沒有。要不然,飛鷹可以飛高一些,也不至於擔心了。」

夏晨不說話了,但臉上卻開心了一些。

遠方,一隊壯碩的護工推著一個小座椅而來。椅子的後頭,便是夏晨等候已久的孔洛靈。

「軍師,朗將。我吩咐輜重營的袍澤們打造了一處輪椅,是椅子下面做了幾個輪子。朗將傷在腹腿兩部,行動容易牽動傷口,癒合不利。這些時日,就讓人推著朗將在這輪椅上坐著,最是方便不過。」孔洛靈說著,又介紹了一下使用之法,看得夏晨大喜。

見了此物,徐彥琦也沒有抗拒,依言坐了下去,朝著孔洛靈道了一聲謝:「多謝孔醫師了。」

「分內之事罷了。」孔洛靈笑容淡淡,盯著徐彥琦與夏晨,欲言又止。

徐彥琦何其老辣的人物,當下就問:「孔醫師有話但講無妨,這一戰下來,軍醫分院的情況軍中上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若有困難,飛熊團上下定竭力處置,不使軍醫為難。」

「也並非有何為難。」孔洛靈低聲道:「只是我聽將士們議論軍情,說是飛熊營已經為孤師,現在陷入重圍,不知前路如何罷了。」

「為我大明將士,自然死戰而已。」夏晨插了句話,看著孔洛靈一身軍裝披著白大褂,又不由露出一些不忍,他與徐彥琦都是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自然是為國效忠無二話。但孔洛靈這樣非戰鬥人員又是個女子,誰忍心讓她跟著一起送命?

「若真守不住,我會讓人帶軍醫突圍。」夏晨說著,也有些有氣無力。

「何必如此氣餒。」徐彥琦擺擺手,讓一個親衛推著輪椅朝著圍牆上走去,道:「主力就在後方,援軍不日就來。殺敗順賊尚有希望。」

「援軍……聖上會帶援軍過來?是嗎?」孔洛靈目光頓時一亮。

徐彥琦稍稍沉默,他這話其實鼓舞士氣的用意居多。畢竟,他又如何不知道飛熊團的尷尬局面?

獲鹿鎮是三面圍山的口袋之地,也就是說,這裡是個好埋伏的地方。

要不是井陘關被攻佔得太過倉促,太過驚訝,飛熊團也不會被圍攻落敗。儘管,在圍攻之中飛熊團的表現已經閱預料,保全了根本的戰鬥力,守在獲鹿鎮還有翻盤的機會。

但無論如何,失敗就是失敗。

順著這話頭再說下去,若是朱慈烺的主力繼續不顧一切地營救獲鹿鎮的飛熊團,那就徹底失去了戰略上的主動權。

失去戰略的主動權,那就是一步被動,步步被動。

在這生死相搏的戰爭之中,錯了一步都會滿盤皆輸,又何況在這種易於被埋伏之地作戰呢?

相反,要是捨棄飛熊團,則戰略主動權重歸於手。最不濟,屯兵真定府於順軍相持,則絕不止於落敗。順軍只要走出獲鹿鎮進入真定府的大平原,以皇家近衛軍團戰力之強,定然有獲勝之信心。

就算順軍不出來,對於富有四海的皇帝而言,從江南徐徐調集兵馬,圍剿之上依舊勝券在握。

只可惜,這樣的戰略主動權的獲得卻是要建立在犧牲飛熊團的身上。

這種大實話實在是個喪氣話,如何讓徐彥琦說得出口?

夏晨作為首席軍師明白徐彥琦沉默的原因,他輕咳一聲,想要轉圜一下氣氛。

然則,此刻的獲鹿鎮外卻忽然間殺聲四起。

伴隨著的,還有幾個在瞭望塔上緊緊盯守的斥候大呼:「順賊有大炮1

「推我上前去看1徐彥琦當即丟下孔洛靈,朝著城牆上走去。

獲鹿鎮的城牆十分低矮,約莫只有一丈高。駐守進來的飛熊團對此進行了緊急的加固擴建,要不然,這裡只能防禦一般普通的山賊,根本不能抵禦順軍的兵馬。

尤其是對方還有大炮的情況之下!

徐彥琦上了城牆,端起單筒望遠鏡就看到了八百步外一尊紅夷大炮。

「是部屬在榆林鎮的。陝西丟了以後,許多大炮都落入賊手。更可氣的是山道之中突圍慌亂,我們的火炮都丟了1夏晨一眼認了出來,緊接著一臉懊惱。

飛熊團作為近衛軍團主力部隊也是有團屬火炮的,足足有六門。

好在,炮手都跟著逃脫了。沒有炮手,一時間順軍也用不了官軍的新式火炮。這年頭,大炮十分稀缺,但比起大炮更加稀缺的則是炮手。

「朗將,軍師!飛出去的信鴿被射落了,獲鹿鎮外忽然滿滿當當來了一萬多人。看樣子,順軍換將了1說話的是錢志。

但錢志帶來的卻是個壞消息。

夏晨與徐彥琦又環視周遭,望眼鏡內,果然人山人海,足有上萬兵馬。

「消息傳不出去……這可如何是好……」徐彥琦憂心忡忡。

作為軍人,他明白大局為重。故而,信中說的赫然就是不讓朱慈烺救援埃

「那將軍,你是要將消息傳出去?俺有辦法1這時,一個底氣十足的男中音響了起來,跑了進來。

「那傻大個,誰讓你進來的。你可真氣死我了,犯了軍法,老子也保不住你1汪洵大步跑來,上前扯住那大個子。

徐彥琦轉過輪椅,看著這男子獎金一米九的大個子,笑了,認了出來:「你不是這石家莊的石敢當么?怎麼還在這裡?哦,也對。石家莊就在獲鹿鎮外圍,你在附近住著也算有理。只是,獲鹿鎮左近百姓都跑光了,你怎麼還呆著?」

「俺……俺要為國效力1這漢子原來就是石家莊的那個大高個兒,石敢當。

汪洵見此,哭笑不得地扯著這石敢當,道:「胡鬧什麼,保家衛國是我軍人的事情。你個百姓,退出去。這一回,可沒心思買你們石家莊的米飯!沒銀子的1

徐彥琦也是笑了。百姓要幫忙,軍人當然感動。但殺敵打仗是個專業性很強的事情,什麼都不懂的百姓上前幫忙,麻煩估計比作用還要多許多。他見汪洵上前去處理了,也不干涉,示意士兵推著輪椅就要離開。

石敢當看著汪洵,一臉漲紅:「你們是好漢子,俺石敢當就做不得好漢子不成?我也是大明的百姓,如何就殺不得賊?不就是傳信嗎?俺能將這信傳到真定府去1

「當真?」徐彥琦頓時打斷:「你能傳信出去?」

「能傳信,就能讓俺從軍?」石敢當一臉驚喜。

「能1徐彥琦斬釘截鐵。

石敢當咧嘴笑了:「您啊,就看俺的吧1

……

轟……

外間,大炮轟鳴。

砰……

炮彈猛地打在城牆上,整個城牆頓時微微一陣搖晃。

徐彥琦顧不得石敢當了,緊皺眉頭道:「各部上城,準備守城1

城外,劉汝魁帶著萬餘人馬團團圍攻。

大炮轟鳴,萬箭齊發,聲勢好不壯大。

但作為主將的劉汝魁卻一個勁地逮著自己麾下一個小將怒罵:「你個****的,誰讓你自作主張亂射那鳥?老子本來就是走個過場,配合配合主力。你特娘的將城內求援的飛鴿殺了,後面的官軍主力誰曉得還會不會打過來?讓闖王,啊不對,是讓皇帝知道了,還不得扒了我的皮1

那小將低著頭,嘟囔著:「誰知道本想立功的事情竟然還落得這麼個怪罪……」

「你還有理了!罷了罷了,也只能盼著,人家再放一次鳥兒了……」劉汝魁盯著外間聲勢浩大衝過去打算圍攻獲鹿鎮的手下士兵,一臉了無生趣的模樣。

他明白,這些士兵根本就是一群炮灰。劉汝魁是不會讓他們攻破獲鹿鎮的。當然,劉汝魁也會好好消耗飛熊團的兵馬……

只是,飛熊團被圍的求援書信要是沒有落到朱慈烺手裡,惹得朱慈烺帶著官軍主力不來,那他劉汝魁到時候說不定就麻煩了……

這樣想著,劉汝魁更加沒精神了。

主將沒精神,部下挨了訓斥也不打用力。

位於獲鹿鎮北方的攻勢距離南邊主將所在更遠,自然也沒人關心。

就這麼,一個身材高達,穿著樵夫衣裳的漢子就從一處草屋裡衝出去,隨後奔入山林,朝著鳳凰山跑去。幾個順軍見了,也只當是百姓逃難,一點也不去管。

獲鹿鎮的最中間的地方有一處所在格外安靜,無人膽敢前去騷擾。

此處不是別地,正是飛熊團的軍醫分院。

主持此間的便是孔洛靈帶著幾個見習醫師,以及其他幾個早已經派駐到前線救治將士的正式醫師。

孔洛靈治療完了手頭最後一個士兵,忽然間空落落地,心中猛地冒出一個念頭:「陛下……會來救我嗎?」

「連飛熊團都可能不會救了,又怎麼還會來救我呢?」孔洛靈一陣沮喪,花容失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