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章:接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接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推薦閱讀:

? 六月十日的北方毗盧寺人來人往,行色匆匆。

樞密院中負責後勤的軍師將寺廟歸還給了當地的僧人,隨後迅速趕到朱慈烺的身前,道:「陛下,各部已經準備妥當了。」

「出發獲鹿鎮,救援飛熊團1朱慈烺毫不留戀,走到庭內利落的翻身騎上一匹雪白一根雜毛都無的高頭大馬。

走出寺廟后,朱慈烺極目遠望,萬餘近衛軍團以及各部明軍分列數路,行走在田野大道上。紀律儼然的軍隊透著肅殺與自信,儘管他們面臨的敵人數量十倍於明軍。但當朱慈烺下令營救袍澤的時候,將士們的歡呼聲直衝九霄。

在萬人齊向西方的時候,一前一後卻來了兩隊人朝著東面逆行,與朱慈烺奔來。

第一路是寧威領著的一個身著飛魚服的男子,顯然,這是錦衣衛的軍官。只不過,魏雲山與張鎮都派駐了出去,今日來見朱慈烺的是一個朱慈烺沒見過的新人。

寧威湊到朱慈烺耳邊,低聲介紹道:「聖上,這是山西錦衣衛百戶余彪。聖上要查證的事情已經探明回來了。果然如聖上所料……」

朱慈烺心中微微一喜。他本以為是一處閑子,沒想到卻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余彪是個身材富態的男子,瞧著像富商地主躲過雨一個錦衣衛軍官,此刻氣喘吁吁,也不知道是一路賓士雷的還是見到皇帝的激動。此刻竭力平復著心境,上前行禮:「微臣錦衣衛百戶余彪,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此番,是屬下得到甲級密探的情報,緊急過來飛報殿下。此人是傅山,傅青主,原來的山西名士,此番易容進了順軍帳中,果然探聽到了情況。此番的確如聖上讓微臣探查的消息。」

朱慈烺緩緩點頭,心下放鬆了一些。

余彪見朱慈烺心情不錯,又道:「陛下真是神機妙算,其實,微臣潛入平定州的時候,傅青主比微臣還要更驚訝了。

他本就焦急,不知道如何將這情況傳出去。卻不料,聖上竟然已經料到,此事,委實順利埃」

說著,余彪將一封絕密信報遞給寧威。

寧威檢查了一下輕輕拆開,只一看,就喊來幾個樞密院的軍師。沒多久,幾個軍師來了,都拿著一部永樂大典。顯然,這是一封加密了的密信。不多時寧威拿著對照密碼本解密完了的信件遞給了朱慈烺。

朱慈烺仔細閱讀起來,若有所思。

「山西的錦衣衛將士們做得不錯,有司好生考功。」朱慈烺說完,寧威就去領著激動不已的余彪走了。

這時,外間又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響了起來。

朱慈烺看過去,一下子就有了些好奇:「那個大高個是何人?我軍中竟然也有這般高大的漢子?」

那人身高七尺多,赫然就有一米九多的身高。

個人戰鬥力不以身高為正比,尤其高了一米九多,尋常列陣都頭疼,挨打挨箭的機會也比別人多。但這麼高的個子,若是再有一身武藝和蠻力,那真就是個衝鋒陷陣的好肉盾了。

寧威很快就探明了情況,一臉便秘地扯著這大漢來了。

「原來這就是我大明的真正強兵?天子親衛啊,真真威風,真真好漢子的模樣!哎呦,這鎧甲,真是鐵的?要說是紙的,棉的,其實也不錯了。就說那棉甲,俺也想要一副,冬天穿著不暖和。這夏天穿鐵的就不錯,貼著穿著,多涼快埃」

寧威:「……」

「這位大哥,你咋不理我了呢?這些大哥,你們咋也不理我呢?」

親軍侍衛們:「……」

「俺說得不對?咋的,看不起我了?」

「俺也是飛熊團招進來的,你瞧不起我可以,瞧不起飛熊團看人的本事可就不成了1

……

寧威恨不得找兩個麵糰堵住耳朵,但此刻距離朱慈烺近了,他也就忍著不敢發作,領著這大高個來了:「聖上,此人聲稱是飛熊團的傳令兵。

軍中賬冊查無此人,但的確拿出了飛熊團特招的信物。」

朱慈烺聽著一路碎話,笑了:「你這大高個是飛熊團的兵?不錯,這身架是有些本錢。不過啊,要做個好漢子,進了軍營才第一步。要當個軍中上下瞧得起的猛士、勇士,可得靠著手腳打下功勛來掙出威風。哈哈,你來找我,是奉了飛熊團什麼命令??」

原來,此人赫然就是石家莊的那個石敢當。

「你是皇帝?哎呀,俺,啊不對,戲文里怎麼說的。草民,草民不會說話,叩……」石敢當後半截話沒說完,膝蓋後面就被寧威輕輕踢了一下。

寧威低聲道:「往後我來好好教你行軍禮,現在,你既然是飛熊團的兵,那就是近衛軍團屬下,先叩拜聖上1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石敢當見寧威嚴肅,目光彷彿可以吃人,頓時老實了,低聲道:「小人……啊不對,是屬下有軍情,奉飛熊團朗將徐將軍命令,給聖上送信的。」

說著,又是一封密信遞給了朱慈烺。

這一次密信沒有用密文寫作,拆開信封就能看見明文,內容也十分簡單。

朱慈烺掃了一眼,輕嘆一聲:「忠臣良將,何其難得。」

「順軍臨陣換將必有詭秘之處,李岩狡詐陰險,萬望聖上切莫救援我部……」

飛熊團顯然是打算以大局為重,不讓朱慈烺因為飛熊團喪失戰略主動權。

「君之視臣如受阻,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全麻,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圖解,則臣視君如仇寇。朕固然那可以厚賞為將士之犧牲補償,但既然有這一條路,可以讓這忠誠良將得以保全,朕犯一些風險那又如何?」朱慈烺心中想著,信心更加堅定。

撇過這一茬,朱慈烺目光落在石敢當這大高個身上,有些好奇:「眼下飛熊團深入重圍,飛鴿八成也都被射落了。能選你出來殺出重圍,最終又能在萬夫兵臨之下,成功突圍而出,你也算勇士了。這一番功勛,你去有司考功領賞吧。往後用心作戰,朝堂不會辜負勇士們的犧牲。」

聽著朱慈烺讚賞的話語,石敢當忽然間扭捏了起來,嘿笑著道:「其實……其實也沒啥。俺石家人聚集此處,各處道路都是精熟。近來兵亂多了,韃子、流寇、山賊、胥吏……咳咳,總之世道亂了。家裡也在山上修了許多路,供著莊子數千百人上山避禍。這次小人順著地道出了鎮子上了山,後面的事情也沒啥困難的。俺,俺沒啥功勞,也不能佔了陛下的便宜……」

「哈哈哈……」朱慈烺聽完,忽然大笑:「愣是愣了點,想不到你還是個赤誠的人埃不過啊不過,你想沒想到。這傳信是一功,你這一番赤誠啊,又是讓你再立一大功了。」

石敢當一臉茫然。

寧威卻明白裡頭因果,扯了一下石敢當:「你將這隱秘山路給吐露出來,又能立一大功了。傻頭傻腦的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謝恩1

「草民……啊不對,屬下石敢當,叩謝吾皇隆恩1石敢當嘿笑出聲了。

朱慈烺大笑著,策馬離開,他要再開一次軍議。

寧威打發走了石敢當跟了上去,心中想著朱慈烺的笑顏,忽然咯了一下。

「聖上這麼激動,卻不像是要排前一員猛將從小路去救飛熊團的樣子埃難道是……」寧威心中想著,頓時緊張了起來。

……

通往獲鹿鎮的官道破破爛爛的,距離京畿越遠,朝堂的精力也就越發稀少,再也不能顧及。故而,從真定府通往獲鹿鎮的官道也就破破爛爛的,行走不便。

好在,皇家近衛軍團是有輜重營的。輜重營除了負責拖拉軍資糧草軍火以外,這工兵隊伍也越發壯大了。要不是最近接連戰,朱慈烺已經單獨打算設置工兵營。

雖是沒有立營,但工兵千戶還是一路修橋鋪路,遇山開路,遇水架橋,讓近衛軍團等萬餘明軍將士在短短兩日之下就從真定府抵達了獲鹿鎮東面十餘里的地方。

越發接近獲鹿鎮,近衛軍團上下也就越發警惕,知曉了順軍喜好埋伏的舉動以後,近衛軍團探馬四齣,偵騎遍布,細作亦是格外用心起來。

負責此路攻勢的是順軍前營謝君友。

作為前營精銳的先鋒營田虎一連帶隊埋伏了三回,都被明軍輕易發現,一番激戰,反而讓田虎損兵折將,一路哀嚎之下朝著獲鹿鎮越退越縮,以至於最終在獲鹿鎮東面的鹿泉村得到順軍主力后這才不再後退。

伴隨著雙方距離越發接近,前營萬餘兵馬合併各部主力又與官軍主力接戰。

這一回,官軍派出了劉振所部騎兵營。

三千鐵騎一衝,謝君友防備不及,已經連戰連敗的田虎所部被劉振擊潰。一部潰,全軍動亂。

謝君友這下子頓時紅了眼珠子,一面親自帶著親衛衝去阻塞敵軍行動,一面趕忙找劉希堯求援。

得知前營被迫假戲真做,劉希堯不敢怠慢,當即命令白鶴鳴與劉體純先行速速出發接應,自己親率余部率先救援。

眼見終於來了援兵,謝君友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在援軍接應之下再度後撤。

官軍得理不饒人,次第進攻,一番大戰下,就連劉希堯也有些吃不消。讓劉希堯鬆一口氣的是,白鶴鳴與劉體純的兵馬也前後趕到。

順軍兵力轉眼就三倍於官軍。

當然,這是紙面上的。一番戰鬥過後,各部是否還整齊完備誰也不知道。

不管如何,見援軍趕來,兵力轉為優勢,順軍不在怯懦,紛紛接戰。

見勢頭不再有利於自己,近衛軍團以及其餘各部明軍終於在隔著獲鹿鎮兩里多外的地方停步,安營紮寨。

見官軍收手,順軍也跟著見好就收,在李自成率領中營兵馬趕到后歡呼著撤退。雙方在獲鹿鎮城牆飛熊團的注視之中彼此對峙,氣氛肅殺。

伴隨著官軍與順軍各部陸續就位,獲鹿鎮里忽然間安靜了許多,似乎在為這一場大戰做註腳。

城頭上,徐彥琦帶著身邊兩千餘餘下的飛熊團將士,虎目含淚:「聖上來了,近衛軍團來了,兄弟們,我們的袍澤來了!他們沒有拋下我們,他們來了1

儘管,徐彥琦已經上書朱慈烺將飛熊團當作棄子。

儘管,徐彥琦已經做好了堅守此處,守到最後一人的準備。

儘管……徐彥琦強硬地讓自己不去想那個會有援兵的念頭。

但當援軍就這麼真切來了,當朱慈烺果真拋棄飛熊團趕來援救的時候。徐彥琦這個七尺男兒還是忍不住眼眶濕潤。

他的身後,堅守的飛熊團將士們齊齊高呼:「大明萬歲,吾皇萬歲,近衛軍團萬勝,我們有救了1

「大明萬歲,吾皇萬歲,近衛軍團萬勝,我們有救了1

「大明萬歲,吾皇萬歲,近衛軍團萬勝,我們有救了1

……

「他……真的來救我了……」城頭上某處角落裡,孔洛靈喃喃著,心懷熨貼。

……

杜家莊里,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悄悄跑出院子里,爬上一棵樹,掏出了十來個棗子。就當小男孩打算繼續掏的時候,忽然發現莊子外頭一陣響動。

他好奇地撥開了樹葉,見到了此生難忘的景象。

一個個穿著甲胄,扛著長槍,挺著各式旗號的人馬從高低起伏的山崗之中走下,他們走出小道,分開草叢,出現在了杜家莊的百姓們的視線里。

小男孩在眼睛瞪大著,緊張地看著眼前這一派殺氣騰騰的軍隊,目光落在那一個個的旗號上。

當先的,赫然是一個碩大的順字,以及緊隨其後,李岩、御林軍等旗號。

小男孩飛快地跑了出去,竄入了院內,不住高呼起來:「朝求升,暮求合,近來貧漢難存活。早早開門拜闖王,管教大小都歡悅。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吃他娘,著她娘,吃著不夠有闖王。不當差,不納糧,大家快活過一抄…」

順軍順利過了杜家莊,拐彎北上,那裡就是東馬庄,已然是獲鹿鎮山口之東。未完待續。

看過《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