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一章:決戰開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決戰開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走不掉了。」李定國爬上瞭望樓,放下單筒望眼鏡,看著北、中、南三個方向都是順軍,說了一聲。

「走不掉了好埃反正,我們來了也沒打算失敗而歸。」他的身邊,倪元璐跟著放下瞭望眼鏡。

有別於李定國的,倪元璐手中的望眼鏡此刻卻是一具雙筒望眼鏡。多了一個筒鏡片內的世界更加近,也更加立體清晰了。

李定國見倪元璐不知道何時悄悄來了,心中一陣驚訝:「西相來了1

「嗯。」倪元璐輕輕嗯了一聲:「順軍的主力都齊備了。獲鹿鎮上的兄弟們安全了。」

「只可惜不知道被伏擊后飛熊團還剩下多少兵力,恐怕輜重都已經丟失,沒有重型武器,失卻大部分軍資,飛熊團恐怕難以掙扎出獲鹿鎮,不然前後夾擊,才是一樁妙事,此戰也能多幾分勝算了。」李定國扼腕嘆息。

要是飛熊團只是簡單倉促間被阻擊,那情況真的能好許多。

只可惜,萬事沒有如果。這幾日來順軍連番進攻,官軍的攻勢能保住飛熊團已經不易,別的再要多想已經是奢望了。

倪元璐沒有接這個梗,他指著前方一桿大旗,道:「闖賊的主力來了。那個旗幟,是李自成的無誤。」

作為朝廷高官,倪元璐對於禮制可謂熟稔,君王要用什麼旗幟,怎樣的車馬,幾個人抬轎子都非常清楚。

大順立國,當然也要有君王的理智。別的不提,一大堆的官員都設置了。自然,也要有禮制來規範秩序。李自成沒有別的參考物,緩急之間也沒功夫考證前朝舊事,自然參考的都是大明的禮制。

故而,李自成的出現頓時吸引了倪元璐的注意力。

兩人下瞭望樓,見到一人笑著走來。

「大戰開場了1是高名衡,這一位國防大臣今日有些百無聊賴,他笑著朝著倪元璐拱手:「西相,這一戰怎麼打?兵部上下,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反而,只剩下我一個旁觀者,來見證歷史埃」

相對於內閣東府,樞密院是西府,作為副使,倪元璐便是西相。當然,不會有人不識趣地說一個副字。

更何況,今日的指揮官已經是倪元璐了。

倪元璐客氣地拱手:「各處計劃,方案,準備,我都已經安排了。臨戰發揮要如何做,就看主將的本事了。」

高名衡緩緩頷首,沒有異議,讓擔心內部爭權的倪元璐鬆了一口氣。

皇家近衛軍團第一團。

虎大威身邊的兵力不多了,一共兩個營,加上營屬炮兵百戶與親衛隊以後總共也就六千左右的人馬。好歹算上在後面一些壓陣的李國楨部以後,虎大威部帶兵上陣聲勢壯大起來。

人馬上萬,給人的感覺總算有些不同。不計較順軍其實有的十萬兵馬,戰場上看起來,也算得上旗鼓相當。

虎大威上了陣,官軍陣中唯一的生力軍也就剩下此前打得歡暢的騎兵營。當然,再要仔細計算,其實還有李國楨的京營將士以及輜重輔兵營。輜重營或者還有幾分戰鬥力,但京營的戰鬥力誰看了都再打個問號。

儘管,李國楨也帶著六千自以為優中選優的京營士兵。但今日天下,誰不曉得真正強兵好待遇是在近衛軍團?

要不然,以京營三萬人的賬冊,也不至於只選出六千人。李國楨也心中打鼓呢。

獲鹿鎮是個小鎮子,市鎮左近的平地並不多,騎兵施展不開。

於是乎,雙方派出的兵馬都是步卒。

上萬官軍在獲鹿鎮的東面擺開了陣勢,緩緩進發。西面的順軍抬頭就看到了變化,天亮就出營列陣的順軍迅速應了下來。

「官軍的戰陣倒是頗為整齊。當年的山東鎮,現在的近衛軍團,一晃,可就兩年過去了埃好好好,天可憐見,今日,終於讓朕迎來決戰了。這一戰過後,是牧野之戰,還是淝水之戰……終於可以見分曉了。朱慈烺啊朱慈烺,當年那一戰慘敗而歸的恥辱,也終於可以讓朕洗刷了!這一戰勝利過後,我就是這華夏天地唯一的君王,再也不是那被人趕得四處跑的賊1李自成心中熱流涌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燃燒在心間,讓他精力充沛,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心情前所未有的亢奮。

他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身後的將士。

「將士們,大順的開國功臣們。官軍主力已經被塞北蠻人所牽扯,今日乃是千載難逢之機,只要殺敗眼前之敵,千里之內,再無任何人可以抵擋我們!這大明天下,就是我們的了1李自成高呼出聲。

下方,十數個力士一句句重複著李自成的話,充當了人形擴音器。很快,聲波不斷傳播,一層又一層,讓順軍上下漸漸全部知曉。

頓時,李自成的身後歡呼聲從御前侍衛們口中率先響起:「吾皇萬歲!大順萬勝1

「吾皇萬歲!大順萬勝1

「吾皇萬歲!大順萬勝1

……

其後,歡呼聲一波傳一波,全軍上下傳染了這樣的亢奮。

他們歡呼著,吼叫著,釋放者自己的聲波和熱情。

隨後,激揚的鼓聲響起了:「咚咚咚咚……」

鼓聲就代表著進攻的信號,順軍無數基層將官的口中,迅速喊出一個命令:「出戰1

軍令既下,各部號令左右上前。

右營的制將軍劉希堯左營制將軍與謝君友帶著左右二營緩緩上前,權將軍劉宗敏沒了平日的嬉笑,帶著中營親軍則是步伐稍緩。龐大的軍隊徐徐上前,將戰陣的中間留出了一個v形曲線。

領軍的虎大威迅速認了出來:「順軍用的是雁行陣。還挺有自信的呢。」

雁行陣是個古老的大陣,都是用在包圍的情況下。兵法云:十則圍之。

順軍正好有十倍官軍的兵力。

「驕兵必敗1身後劉勝接下話。

猛如虎大笑:「該我們了1

六千餘第一團的將士沒有搞古老的軍陣,他們以一個營三個方陣的規模一共擺出了七個方陣。

整體官軍的軍陣以甲字形擺出方陣,前兩排三個方陣,最後一排是全軍的預備隊以及騎在馬上的猛如虎。作為主將,虎大威已經不再有衝鋒陷陣的衝動與資格。

七個方陣擺在空曠的野地上,夏季的烈日灼燒大地讓土地變得堅硬,數萬人踏在大地上,如同無數個小鼓敲打在眾人的心尖。

北邊,獲鹿鎮的城牆上,徐彥琦沉著臉。

身後,夏晨、汪洵、錢志以及席斌等飛熊團將士們都在城牆各處圍觀者戰局。詭異的是,城牆下的順軍們反而不在攻城,而是隔著城牆老遠列陣。城外一片空檔,唯獨留出難免戰場戰火連天。

整個世界都開始殘酷異常,血腥廝殺。但此間卻一片安靜。

飛熊團內,戰意涌動。

「朗將,我們出戰吧1汪洵當先出聲。

「兄弟部隊已經派出兵馬參戰來就我們了。兄弟們都翹首期盼,就等著打出去,和袍澤們匯合了!朗將,下令吧!我第一營上下,絕無一個孬種1飛熊團的第一營校尉包果沉聲高呼。

汪洵瞪大著眼珠子:「我偵察連的將士們騎著馬,這些日佔用著多少糧食,個個求戰心切,哪一個都不是貪生怕死的。校尉,下令吧1

「前後夾擊,這是戰機埃朗將,下令吧1

就連駐守在城牆不遠處的小旗錢志,也被身邊的席斌等士兵眼巴巴看著,七嘴八舌道:「小旗,咱們上前去請戰吧1

「外面都打了起來,第一團的兄弟們遭遇了二十倍的重圍,咱們飛熊團偌大的聲名,連篇的榮譽,不能埋葬在這裡啊1

「是啊小旗,咱們去請戰吧1席斌盯著錢志。

錢志一臉苦澀:「我又何曾不想……」

「都消停些吧1這時,夏晨開口了:「我們這裡,包括朗將,又哪個是怕死的?只是這一戰……唉……」

眾人沉默了。

徐彥琦道:「不想在城牆上老實觀戰的都下去,這一戰……我們將外面埋伏我們的那些兵逮住,就足夠了。」

「埋伏……?」眾人紛紛變色。

轟……

猛地,一聲炮響讓獲鹿鎮上的飛熊團將士們緊張起來。

「敵軍開炮了!準備防守1夏晨大喊。

徐彥琦扯住了夏晨:「是主戰場!是我軍的炮,不對,有情況……」

夏晨急忙拿起千里鏡去看:「但是……我軍只開了一炮,天煞的,順賊怎麼有這麼多的炮1

主戰場上,雙方已經接近,距離不到三百步。

這個距離,大部分的火炮都夠得上了。

炮火聲響起,方向卻是由西向東。這個方向,是順軍向東面官軍開炮。

果不其然,一連串的鐵球在西方升起,西升東落,次第砸入官軍的人群之中。一陣撕裂血肉的血花飛濺,慘叫聲迅速響起。

穿行其間穿著白大褂的輔兵們迅速將受傷重創的士兵拖下去,畫面悄然染上了一層猩紅色的渲染。

「威武1前方,沖在最前頭的左右兩營順軍將士紛紛高呼。

官軍之中,則是一片忙碌。

收拾傷兵,重排隊列。每個人扛起手中的中興一式步槍,不斷反覆地聽著身邊老兵、上官的提示。

深呼吸,冷靜。

「我們能贏1猛如虎高呼著:「我們是近衛軍團第一團1

「吼1劉勝沒有多說,任憑麾下的將士們各自發泄情緒。

但在這樣的發泄之中,官軍陣列不動,繼續接近。

一輪又一輪的炮火聲響起了,雙方的距離也貼近到了一百五十步的範圍內。近衛軍團的將士們更加沉著冷靜了,他們明白,戰鬥即將進入射程。

這時,又是一輪順軍的火炮聲次第轟鳴。

順軍的火炮顯然很多,在短短數百步的距離下,大小火炮都加入到了這一場轟鳴之中,爭先發聲。飛入空中落下的炮彈粗略一數,竟然有百餘之多。

而官軍上下都明白,已經有許多發射快的火炮發射了第三輪了!

「開炮1李桓高呼出聲。這位軍械所所長李峻的高徒正是第一團的炮兵百戶,他親手校對了一門紅夷大炮。

身邊,又有十門火炮齊齊將將火炮點燃炮繩。

隨後,稱重一致的藥包被點燃,急劇膨脹的空氣推進著一顆顆鐵丸從炮口裡以超過三百米每秒的速度飛出半空,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齊齊滑落,以拋物線的形狀狠狠砸入了順軍的后陣。

官軍的炮兵陣地上一片沉默,有的只是緊張有序的裝填工作。清理炮膛,重新裝彈。李桓毫不在意地繼續裝填,儘管方才他足足測算了一炷香的時間,就為了方才那一擊。

此刻闖軍后陣之中,接連十二顆炮彈次在齊射之中幾乎不分先後地落入順軍后陣,其中落到順軍炮兵陣地之中的竟然有多達七枚之多。

這在用滑膛炮的現在,幾乎可以算得上是神跡了。而戰果,亦是罕見的可觀。當下就有四門大炮報銷,死在當場的炮手就有四個,一片血肉模糊。斷手斷腳不能再戰的炮手則有六七個,輕傷十數。本就炮手稀缺的順軍炮兵營一下子陷入慌亂,原本齊射上百發的炮兵陣地一下子少了一半。

與此同時,主戰場上的距離已經貼近到只剩下百步。

雙方都開始減緩速度,一個個號令傳出,吵鬧喧嘩得彷彿沸騰開水一般的戰場里到處都是人聲。

怒罵聲,嘶吼聲,吵鬧聲,傳令聲,以及被無數人喊得最多的一個字:「殺1

……

「列隊1

雙方几乎同時喊出這一個字。

隨後短暫的慌亂后,順軍在距離六十步的範圍內停下。

劉希堯重重一揮手:「該我們真正發揮出本事了1

前排的右營順軍依舊在前進,但後排的順軍卻紛紛拿起一支支硬弩。

「是強弩1獲鹿鎮上,夏晨眉頭猛地一牛

右營的第一排上,一面面藤牌被齊齊樹立起來,站定六十步外的距離里。三重藤牌兵后,足足有三四千的弩手死命地用腳將一根根弩箭搭在弩機之上。

「藤牌手下蹲1劉體純高喊。

嘩啦啦,一排排的藤牌手齊齊下蹲。

其後,三四千弩手齊齊待命。

「發射1劉體純狠狠向前一揮。

伴隨著劉體純的命令下達,至少三千弩箭爭先恐後高飛出去。

六十步外,就是官軍的火銃手,他們都沒有穿鎧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