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五章:復活吧,朕的飛熊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復活吧,朕的飛熊團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鳳凰山是獲鹿鎮北邊的一處小山,不甚高,在太行群山這左近的地方算不得什麼名山大川,只有約莫百餘丈三百來米的高度。r?anw enw?w?w?.??尋常時候有獵戶上山打獵,遇上戰時也有山下百姓攜老扶幼上山避禍。久而久之,這山上也平等了許多平地,打了地基,建了房屋,甚至還有一處山神廟,每年有人祭拜,感謝山神庇佑,以至於廟外都有一處大廣常

這些地方在平常時節全部家當叫賣,也就能賣個百來兩銀子。於是,當朱慈烺開口三百兩銀子以後就徵用了此地,再開口說管飯,就順利雇傭了獲鹿鎮左近上山避禍的數千百姓。

一頭頭水牛並著數千百姓與數千輜重營、炮兵營的兄弟們將這足足兩百五十六門火炮全都拉上了鳳凰山。

成果么,便是那一具具猙獰的炮口。

在這鳳凰山上,大大小小的地面都叫火炮給佔據去了。

六月二十下午兩點的鳳凰山上頗為清涼,山風吹來,擁擠不堪的鳳凰山上一片驚嘆。

望著那炮口裊裊升起的硝煙,一個真定口音的八尺大漢驚得跳了起來:「我的乖乖,這鐵窟窿這般利害哩。那軍官,啊不,長官,你說說,這鐵窟窿怎麼這麼厲害哩?真是不枉俺和鄉親們抬上鳳凰山呀1

柳泉一臉黑線,這個軍屬炮兵營的校尉不去看他,朝著朱慈烺啪地立正,行了一個軍禮:「聖上,第一輪校射完畢了。」

聽了柳泉的話,朱慈烺感慨了一下。平時校對射擊,如第一團的校射其實開一炮就夠了。可為嘛柳泉一連開了百餘炮呢?

朱慈烺轉過身,看著足足兩百五十六門大小火炮,一臉滿足。

足足兩百五十六門火炮,可不是要多試射一些?尤其山上每個平整的地面,少了一處高度不對,射擊諸元要百般重新調整。

嗯,也就是說,我們還沒認真開始呢。

然後李茂春就這麼一不小心提前掛了。

望著山下被這一輪試射打蒙的順軍,朱慈烺開心道:「嗯,那就……全軍射擊吧。聽說炮兵營還鼓搗了燃燒彈,朕很期待埃」

六月這麼熱的夏天,相當於公曆七月份呢。正是一年裡最熱的時候,地上全都是乾草。燃燒起來,那畫面光是想想就讓人感覺格外美呢。

「轟轟轟……」兩百餘門火炮在鳳凰山山頂各處依次開火。

這個制高點的炮火聲瞬吸引了戰場上十餘萬人的全部目光。

倪元璐走出了行在的營帳,他爬上瞭望樓,看著鳳凰山上灑下來一道又一道的火光,炮彈划著優美的拋物線在空中升起,又重重砸在順軍的軍陣之中。

這一刻,倪元璐熱淚盈眶:「聖上做到了。聖上真的做到了,我軍的反擊,要真正開始了1

順軍的炮陣里,哀鴻遍野。一門又一門的火炮被準確地擊中,炮手們慘叫聲連連。他們不是心痛火炮被毀壞,而是在這火炮被砸毀后,各類零件濺射飛舞,炮手們又一回損傷慘重,人心動蕩。

牛金星見鳳凰山上突然來了明軍,頓時曉得厲害,緊張道:「怎麼會如此?怎麼會這樣!竟然有官軍將火炮挪上了山,竟然還能這麼打。足足隔著兩三里的距離,竟然還能打得這麼准,這麼狠辣,這麼……不留情埃不行,陛下!陛下!不能讓鳳凰山上的官軍得逞啊1

「我又如何不知道?」李自成心中那些火炮,他迅速反應過來:「丞相,你速速帶著中營的炮手增援左營劉汝魁!顧君恩何在1

顧君恩大步走來,道:「末將在1

「你親率你部兵馬上前護衛丞相去1李自成說完,又大聲下令道:「立刻傳令劉宗敏、李岩。天黑之前,不合圍擊破當面之敵。朕有他們的好看1

「喏1傳令兵們紛紛撤了過去。

牛金星沒有廢話,上了一匹馬,迅速就帶著中營的炮手去了劉汝魁部。

劉汝魁部的左營本來是沒有多少火炮的,炮手與火炮都是臨時從中營親軍里調撥過去。此刻牛金星一來增援,迅速就上了手。

只是,一上手,幾個炮手們就抓瞎了。彼此對視,都是不敢再上前操弄火炮。

「太滾燙了……」

「這才剛剛降溫,這還冒著熱氣呢。」

「這炮不結實啊,那一門絕不能再動,有裂紋了……」

……

炮手遷延不前,牛金星臉更黑了。

恰此時,又是一輪火炮猛地砸下來,擊中了劉汝魁部的人馬。一陣慘叫聲中,順軍的攻勢頓時為之一陣停滯,士氣悄然跌落。

尤其獲鹿鎮的北面,順軍更是紛紛後撤。看遠方,竟然有明軍旗幟的士兵過來。

見狀,牛金星更急了:「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開炮1

「丞相,炮太燙了,恐怕會炸膛……」一個老炮手苦苦勸說。

「要怎麼做,本丞相還輪不到你插嘴!我再說一次,開炮1牛金星紅了眼珠子:「顧君恩1

「丞相1顧君恩走過去應命。

「誰再敢不動,你上前以抗命之罪直接斬殺,腦袋掛到炮架上,看誰還敢不動1牛金星表情森然。

幾個炮手見此,一臉苦澀上前,稱量火藥。

那老炮手先是取了半斤,細想一下,又減少一半。

牛金星惱了:「誰敢偷工減料,顧君恩,看好這群狗殺才1

「是1顧君恩大步上前。

老炮手無奈一嘆,裝了半斤,放入藥包后又扛著炮彈塞進火炮中,點燃完了引繩后,老炮手忽然拔腿大步跑開。

牛金星沒反應過來,迷茫地盯著顧君恩。

顧君恩一臉自得地道:「丞相,我將全軍的火藥都搬過來了。這一次,打個夠1

轟……

火炮猛地炸開,熾熱的空氣卷帶著高溫的火炮碎成一個個小片,輕而易舉地擊碎**,穿透肉身。其中一片熾熱的炮身落在顧君恩運來的火藥堆上以後……

轟轟轟……

一團巨大的蘑菇雲猛地升起,順軍的炮手全部飛去了陰間報道。包括牛金星與顧君恩。

巨大的爆炸聲將大地震得微微顫動,整個戰場幾乎為之一陣停滯。不少人側目望過去,然後就被對手抓住了機會。虎大威當即下令,一輪排槍射擊,將對方的攻勢重新壓倒,取得喘息之機。

待看明白了是順軍的火炮陣地發生爆炸毀滅后,贏得了這次機會是明軍!

虎大威第一時間高呼道:「我們的援軍來了!聖上出手了,賊寇的火炮已經全部毀滅!將士們,勝利必將屬於你們,榮耀永遠屬於大明1

「萬勝1

「萬勝1

「萬勝1

……

鹿泉庄,皇帝行在的東面,無數歡呼聲響起。

李國楨獃獃地看著這一切。

歡呼的是行在衛隊,這些原本保護在朱慈烺身側的侍衛們第一時間看到了山頂上朱慈烺的旗幟。

「聖上出手了1

「一出手就滅了賊軍的炮營,太有勁了1

「要反擊了,要反擊了!兄弟們,勝利必將屬於我們,榮耀永歸大明1

……

「襄城伯,看到了嗎?」李定國看著京營提督襄城伯李國楨,高聲道,:「理由給你了。聖上出手了,我們……該反擊,勝利了1

李國楨看了看那些歡呼雀躍的行在衛隊將士,又看著鳳凰山上,迎風飄揚的日月龍旗。比起普通的龍旗,這是一道以黃色為基地,著紫色七爪金龍的大旗。作為大明勛貴,他對此再是明白不過。

這是朱慈烺的旗幟!

是他們追隨效忠的皇帝陛下出手了!

轟……

忽然間,炮火再度響起。這一次,一共三十六門火炮瞄準向鹿泉庄的東面李岩所部大順御林軍開炮。

架在山上的火炮打得既遠又准,開闊的視野與幾乎可以平射的角度讓火炮的命中率大幅度激增。

一輪火炮下來,當即就在順軍的戰陣之中犁田一樣犁開了足足三道血路,以及數處緊隨其後的慘叫聲。

尤其是其中更是間雜又三十餘枚炮彈燒得通紅,一炮轟開,落到地上,頓時就將燒的乾枯的野草點燃,黑煙冒起,烈火熊熊燃燒。

猛烈的炮火與升起的大火讓原本囂張跋扈的大順御林軍攻勢就此徒然一陣停滯。

看著皇帝陛下親手打造的強大攻勢,李國楨心中一抹潛藏已久的情緒從心底里最深處噴涌而出,冰封已久的鮮血悄然間被一種強烈渴望的激情所涌動,他朝著李定國點了點頭,召集了身邊五百餘親兵家將,望著對視而來的京營其餘將士,道:「將士們1

「今日,我決意發起一次證明我世代將門榮耀的進攻。我知曉,入軍多年以來,京營頹勢不減,名聲喪荊窮盡心力揀選出來的六千將士亦是毫無戰意。大明京營,幾乎成了恥辱的代名詞!作為主將,我深感蒙羞,只覺得恥辱。」李國楨沉聲著道:「而恥辱,只有一種東西可以彌補,那就是鮮血。戰士的鮮血!所以,無論生死,我李國楨再次與列祖列宗的榮耀發誓:此戰只向前進攻,決不後退1

「向前進攻,決不後退1李國楨說罷,身邊親衛家將們齊齊高呼。

「向前進攻,決不後退1李定國輕輕念了一聲,帶著左右行在衛隊,笑道:「京營的戰友們,今日,我們並肩作戰1

李國楨帶著五百餘親衛家將沖了上去,其餘京營將士悄然間停止住了潰退逃跑的架勢。他們彼此傳揚著方才李國楨的話語,漸漸的,再無一名跑掉的京營士兵。

一部三百餘人的京營士兵開始向前進攻。

又一名把總上陣,高呼一聲:「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幹了1

隨後,越來越多的,幾乎全部的京營將士都不在後退,誓師向前。

「殺啊1

「殺啊1

「殺啊1

李岩看著這一幕,腦袋上跳出了一萬個問號:「到底是什麼變故?怎麼會如此,竟然會如此!方才還是大勝之機,怎麼到了現在,官軍竟然重新復活了?」

李年指著鳳凰山上,一桿迎風飄物的旗幟,低聲道:「大哥,我們的對手恐怕才剛剛出手……」

李岩聽完,猛然間轉頭看向西北戰場上,獲鹿鎮局勢猛地大變。

……

此刻獲鹿鎮北邊。

寧威身邊,一個八尺壯漢大聲招呼著本地鄉鄰,高聲道:「鄉親們,信俺石敢當的准沒錯!近衛軍團那是什麼人?是天子親軍,裡面的個頂個的都是好漢子。幫著俺們,做了多少好事?今日,將這輜重扛過去,助大軍打勝仗1

「打勝仗1

「打勝仗1

寧威看著這莽漢,眼裡微微有些濕潤,他環顧身邊一千親衛營的將士,望著那個被萬眾簇擁,穿著一身鍍金板甲的皇帝,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縈繞心懷。

「寧威,你領兵過去,護住飛熊團收一下攻勢。朕……要復活那個戰力無雙,可以定鼎戰局的飛熊團1朱慈烺說完,看向石敢當身後,被輜重營與當地百姓們用小推車推上來的無數槍彈輜重。

飛熊團的收縮讓劉汝魁大喜過望,他急忙收攏兵馬,再也不管什麼十面埋伏,四面重圍。面對鳳凰山上足足兩百多門火炮,劉汝魁所部士氣已經跌落谷底。

趁著劉汝魁收縮的這個時間,飛熊團終於重新開始整隊。

徐彥琦重新坐上了輪椅,腹部一陣鮮血涌動,這是傷口崩掉的跡象。軍醫孔洛靈處理了徐彥琦的傷口沒有退出,飛熊團的將官們看向北方,眼眶濕潤。

朱慈烺的身影越來越近,身後的大小車輛更是讓飛熊團們歡呼不已。

徐彥琦掙扎著下了輪椅,堅持站著給朱慈烺行了一個軍禮:「聖上……末將……末將無能,竟然累得聖上親自來救……」

「勝敗乃兵家常事。」朱慈烺扶著徐彥琦道:「再強大的軍隊,都需要來自友軍的幫助。我固然是全軍統帥,帝國皇帝,更是所有大明將士的袍澤,是並肩作戰的戰友!戰友遇險,作為袍澤,我當然要來救你們1

「吾皇萬歲1朱慈烺話音剛落,無數歡呼聲海浪一般掀起。

朱慈烺側過身,指著一車一車的彈藥,道:「復活吧,朕的飛熊團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