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七章:劉宗敏與李岩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劉宗敏與李岩之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推薦閱讀:

? 這個時候是大明二七六年六月二十號的下午,時間已經到了五點,日頭偏西,失去了正午的猛烈。獲鹿鎮上瀰漫的硝煙升騰而起,不知何時來的陰雲遮蓋下,天氣開始變得有些涼爽。配著宜人溫度的是獲鹿鎮里重新佔據上風的明軍喊殺聲。

「全軍近衛軍團以及各部明軍,全軍出擊1朱慈烺的命令發出,一道赤紅色的煙火升騰而起。

行在營地中,倪元璐重重一握拳,道:「傳令全軍,聖上有令:全軍出擊1

傳令兵飛奔出去,衝到了第一團里,衝到了騎兵營里,傳達到了京營之中。

此刻,飛熊營已經殺到中路主戰常順軍中營親軍面對飛熊團的攻勢,士氣土崩瓦解。

一顆又一顆的震天雷被擲彈兵丟出,落入順軍的營地里,戰陣大亂。衝殺在線的谷可成戰死之後,中營順軍沒了指揮,如同沒頭蒼蠅一般各自未戰。順軍的戰陣里,悄然間就有了戰意崩潰的順軍士兵潰逃。

攻入中營的飛熊團如同一隻巨龍,噴著烈火,揮舞著鋒利的爪牙,張開著血盆大口。一團烈火燒盡一團順軍,爪牙與利嘴撕破一重又一重順軍的防禦。

震天雷就是飛熊團的烈火,群攻性的殺傷。

爪牙便是飛熊團的排槍,利嘴則是發起衝鋒時的刺刀。每一輪排槍倒下的是一個順軍戰陣,每一次上刺刀的衝鋒是冰雪消融的順軍士氣。

在飛熊團面前,方才還不可一世的中營親軍開始退化。失去了主將和瘟疫戰友的勸說后,士氣崩潰,曾經的餓狼變成了哈士奇。

從天空之中看過去,飛熊團從獲鹿鎮城內衝出,一路衝殺,無可阻擋。猶如竄入鐵扇公主里的孫悟空一樣,鬧了個天翻地覆。

就此,從外圍突入的飛熊團一路朝著中營親軍的腹心之地殺去,兵鋒直指劉宗敏。

偏偏,在飛熊團凌厲的攻勢之下,中營親軍的抵抗越來越衰弱。

他們的東面,第一團與騎兵營吹響了衝鋒號,開始全軍衝鋒。就連京營也鼓舞起了士氣,面對依舊保持著優勢的大順御林軍發起衝鋒。

尤其是西面戰場上,順軍的中營親軍開始潰逃。

劉宗敏恐懼了,他看著四方,赫然發現自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成了被包圍的那一方。

張鼐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了劉宗敏身邊,面色蒼白,哆嗦著嘴巴,道:「權將軍,猛如虎與飛熊團前後夾擊,我部擋不住啊1

「你個廢物1劉宗敏暴躁的跳腳:「足足五萬大軍啊,中營和右營一共五萬兵馬,都打不過官軍一萬人?」

「劉宗敏!為何張鼐要退兵1謝君友發狂了,他縱馬疾馳過來,怒蹬著劉宗敏。

「謝君友,就你也敢朝著我吼?」劉宗敏怒視回去。

吳汝義沒有看兩人,哆嗦著嘴巴,道:「這個時候,還是想想……要怎麼解決眼前這亂糟糟的一團吧……官軍的騎兵營,回撤了……」

「回撤?」謝君友與劉宗敏聞言,紛紛都看過去。

劉振果然帶著騎兵營突出了焦灼的戰場,沒了這些戰鬥力剽悍的軍團直屬騎兵營,戰場上順軍東面與第一團的鏖戰頓時輕鬆許多,不少士卒都紛紛鬆了一口氣。

但相應的,謝君友與劉宗敏紛紛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糟糕……竟然走脫了官軍的騎軍1劉宗敏懊惱不已,一股涼氣直透心底。

對於高機動的騎軍而言,有時候並不能分清楚人家到底是在後撤,還是殺了一個來回,留出衝鋒加速的時間與距離……

顯然,劉宗敏並不覺得眼下戰局官軍會錯失良機。

果不其然,劉振大笑著,跟隨著第一團的攻勢開始繞開焦灼的戰場,對準了順軍的右營。

這是而今主戰場上順軍最為薄弱的地方。

已經打了一上午的右營早就師老兵疲,張鼐的一撤,更加將謝君友右營的底褲都露了出來,面對飛熊團與第一團的兩相夾擊漸漸不能支持,在第一團配合全軍的攻勢之下,局勢搖搖欲墜。

這時,又一輪火炮侵襲而來。

劉宗敏的嘴巴乾澀著,他看著那一輪輪擊打在順軍軍陣上的火炮,心底里全部的雄心都紛紛消散。他轉過頭,看向身後,心道:「快去請陛下再來援軍!這個時候再不孤注一擲,我們就完了……」

結果,身後李自成審卻是一片慌亂。

千餘病號士兵的混亂讓李來亨陷入了平定內亂的焦灼之中,一片混亂之下,短時間內李自成顯然沒有餘力派兵了。

見此,劉宗敏的心徹底凍成了冰塊,再無全部指望,心下一橫,看著張鼐與吳汝義道:「你們二人,速速安排斷後之軍!只要守住井陘關,徐徐再戰,我大順依舊還能擁有半壁天下1

「戰略轉進1劉宗敏說罷,率先帶著身邊還剩下的兩千餘騎兵後撤。

趁著劉振的騎兵營還未殺上來,劉宗敏趕忙先遛了。

劉宗敏一跑,氣勢洶洶的謝君友身上的煞氣頓時煙消雲散。他看著劉宗敏的背影,絕望縈繞心頭:這一戰……沒指望了。

想到這裡,謝君友也趕忙回撤。

這亂世,能多留一部兵馬,往後說話才能多一分力氣。

與此同時,石敢當卻納悶了。

除了當先一陣擲彈兵隊衝鋒往後,他提著籃子再要戰鬥卻不成了。倒不是有人阻止,而是見了擲彈兵隊戰果不凡以後,徐彥琦開始指揮著飛熊團主力向前進攻,格外拚命,愣是讓擲彈兵們尋不到機會了。

飛熊團殺得猛,攻擊面徒然放寬。

汪洵帶著偵察連從左翼繞開,兩三百人的騎隊衝殺進去,讓順軍的戰陣越發潰散。

見此,石敢當提著籃子,吆喝幾聲,擲彈兵隊悄悄溜到了南面去。

戰場佔地極大,飛熊團加上寧威的親衛營也只有四五千人,兜頭殺過去,雖然是將順軍腹心捅穿,一路殺進去,如同老鼠進了貓肚子。

如此一來,戰場上便有許多地方飛熊團控制不祝

尤其是李自成帥帳通往中路戰場的地方,依舊還留著一條寬闊的大道。

石敢當是本地土著,道路精熟,沒多久便帶著擲彈兵隊來了這一條路上。剛到,就見忽然上頭馬蹄滾滾,聲音極大。

石敢當不愧自己那名字,順著馬蹄聲望去發現一大堆騎兵以後,不見半點畏懼,反而扯著左右擲彈兵道:「快看,來了移動的大軍功了!兄弟們,這一回,回去得請俺石敢當好好喝一頓了吧?賊軍這種兵,能騎馬的,干翻一個豈不是頂得上五個兩條腿走路的?好傢夥,四條腿的就是比十條腿還要划算啊1

一干擲彈兵聞言,紛紛額頭見汗,連忙道:「既然是軍功,那還愣著做什麼,戰鬥準備啊1

「準備?不就是扯著這鐵疙瘩扔出去嗎?瞧俺的1石敢當說罷,頓時就將籃子放下來。

一干人也不在路邊野草堆里埋伏了,紛紛站起身。

只見石敢當從籃子里拿出震天雷,也不助力快跑,彎腰拾起,抬身借力便猛地丟出去。籃子里原本三十來個震天雷,竟是在不到一百息的時間就統統丟了出去。

一百息的時間有多長?

也就不到兩分鐘罷了。

哪怕是高速行進的騎兵隊伍,也頂多只是走了百來步。

就這麼百來步的距離里,就是這一隊騎兵絕望又要命的時刻。這些順軍騎兵當先是開路護衛的幾個普通騎兵。眼見丟來了一個個碩大的鐵噶噠,紛紛叫糟,連忙示意身後的貴人規避。

這貴人還能是誰?

赫然就是從前線撤退下來的劉宗敏。

劉宗敏看了看前頭,丟來的震天雷不多,也就幾個罷了。反倒是前頭當肉墊護送著的衛隊足足有十數人,他在頗為靠後的地方並不擔心,只是示意全軍快走,又喚來吳汝義道:「吳汝義,你去收拾了這些賊膽抱天的明兵1

「是1吳汝義應了下來。

只是,前頭剛剛丟來了數個震天雷,後頭緊隨其後卻彷彿丟下冰雹一樣,接連不斷丟了過來。

加速快跑的劉宗敏剛剛衝過去,忽然就見天空之中密集飛起十數團震天雷,彷彿密布的漁網一樣,全都飛落到了身邊。

其中一個好巧不巧,竟是真好落在馬鞍上,冒著青煙。

劉宗敏伸著僵硬的脖子低頭看下去,吞了口唾沫:「賊老天……」

還未等劉宗敏伸手,這一枚頗為著急的震天雷轟地一聲炸開。一團血花在劉宗敏腹部升起,摔落在地,又被身後一隻閃躲不及的戰馬鐵蹄狠狠踏下。

噗哧……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劉宗敏茫然失神地望著無數戰馬衝過,眼見就是出氣越多,進氣越少,隨後腦袋一歪,身體漸漸冰涼。

劉宗敏一死,就連最後的兩千餘順軍騎兵也無以為系了。吳汝義獃獃地看著這一幕,連忙反應過來,麻溜地帶著自己的人閃開了,也不去管那一隊明軍。

至於此刻的中軍戰場,眼見劉宗敏逃跑,順軍全軍士氣大潰。謝君友氣洶洶過去質問,再回去的時候,赫然發現右營已經成建制地開始投降。

戰場上,滿是投降不殺的喊聲。

去找劉宗敏怒吼了一頓,謝君友赫然發現自己連逃跑的機會都失去了。

前方,是浩浩蕩蕩衝鋒來的騎兵營,以及堂堂正正碾壓過來的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第一團。後方……更是氣勢洶洶,威猛無敵的飛熊團。

前後夾擊,再無生路。

謝君友悲戚地看著這一幕,忽然聽身邊格外嘹亮地大喊了起來:「投降不殺1

「不殺我!我就投降1謝君友跪在了地上。

朱慈烺望著這一幕,目光落在了東面上:「第一團收拾戰場,騎兵營與飛熊團速速去東面,不要跑了那李岩1

眼見中軍潰退之勢越發明顯,李岩見此,一臉苦澀地看著與京營鏖戰的局面,心神動遙

一旁,李年苦苦勸道:「大哥!這個時候不是任性的時候啊!我大順眼下還據有西北之地,只要回了井陘關,這山河之險就還能為我大順所有。這個時候,將兵力都折在這裡才是浪費啊!劉宗敏都跑了,我們若是還浪費兵馬在此,大順的江山,可真就沒有希望了!我們要去救聖上啊1

「救聖上1李岩聞言,猛地點頭,道:「好,撤兵!不過,李年……你先帶兵走,留住我大順御林軍的種子。我要在此斷後,給我大順最後精銳留住撤退的時間1

「大哥……」李年雙目濕潤。

李岩怒視過去:「這個時候還浪費口舌作甚?這是軍令,你快帶兵走!大丈夫不要感情用事1

「是……」李年哽咽著,大步離開。

大順御林軍開始撤退了,只是,剛剛撤退了數百人,戰場上忽然此起披伏地響起一陣陣爆炸的聲音。

這樣的聲音並不是出現在官軍的戰陣之中。而是出現在了順軍的戰陣里。

經過了一個下午的鏖戰後,不少火銃都是渾身發燙。

再要射擊竟是紛紛炸膛。

尤其奇怪的是,這些火銃竟是此起披伏,毫無例外地紛紛開始炸膛。轉瞬間,還在堅持作戰的大順御林軍火銃紛紛熄火。

伴隨著頻繁的炸膛,更多的順軍士兵看著手中滾燙的火銃,目光恐懼,竟是不敢在開腔了。

而這時,官軍的騎兵卻率先抵達。眼見順軍熄火,頓時大笑,一路衝殺過來,竟是無一人敢抵擋。

「火銃怎麼會壞了?來人,拿出韃子給我的那桿火銃來,我就不信了1李岩心中不甘,目眥欲裂,親自帶著身邊的親衛隊衝鋒。

親衛遞給了李岩一桿火銃,這支火銃已經裝填完畢,李年拿著火捻子點燃了火繩,瞄準了前方的騎兵營校尉劉振。

劉振氣勢洶洶,一干偃月刀揮舞得格外利落,手起刀落,一個個順軍士兵倒落在地。

當槍口對準了劉振的腦袋時,火繩點燃進了槍管。

砰……

火銃猛地炸開,李岩捂著腦袋慘叫著蹲了下來。未完待續。

看過《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