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章:精彩才剛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精彩才剛開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背著紅旗的傳令兵縱馬疾馳入城,。此刻剛剛天黑,傳令兵卻漏夜入內,一路進了樞密院的公事房裡。

不多久,樞密院的樞密使楊文岳來了。內閣里的首席大臣李邦華也披著一件外套來了。

傳令兵氣喘吁吁,渾身是汗。

楊文岳招呼著李邦華,輕嘆一聲道:「這位勇士,一路奔波疾馳而來,換馬不換人,方才又從宮外一路跑入內。赳赳武夫,國之柱石埃」

「為我輩軍人,此是本分。兩位相公,還請簽收密信1傳令兵昂然挺胸,蒼白的臉上,滿是自豪。

李邦華讚歎了一聲,招呼著手把人送了出去。

不多時,密信被拆開。

四個簡潔的大字率先落在兩人眼前。

「大獲全勝1

其後,才是密密麻麻由樞密院軍事們撰寫的詳細戰報。

看到這四個字的兩人都是重重鬆了一口氣。

尤其李邦華更是心細地指著落款道:「這是六月二十日晚上的奏報1

楊文岳驚喜道:「今日,才是二十六號啊1

……

與此同時,南熏坊的謝府書房內。聽了議和兩個字以後,眾人紛紛震動。一時間,稍稍有些安靜。

這時,謝升加了一句:「此事,更是已然得了太上皇之助。要知道,當年太上皇就有意與關外之敵先和一步了。眼下,太上皇明白聖上正在與內寇決戰的緊要關頭,斷然是不希望被清人所打斷的。只是,這等議和的污名,太上皇如何忍心讓聖上擔負?自然,太上便是要親自出手,為聖上解憂啊1

說完,謝升與魏藻德紛紛看下台下。兩人幾乎話音剛落,就見幾人挺起身,高聲說了起來。

「天家情深,真是讓臣等感動礙…」

「殺伐有傷人和,這等事情,能少一些少一些為妙嘛。」

「是極是極……」

丘瑜心中一沉:「但是,這是議和1

他板著臉,死死盯著在場眾人。剛剛被幾人掀動起來的熱乎氣頓時冷了幾分,更多的人更是怒視著,要不是謝升與魏藻德在場,都要破口大罵了。

要知道,大明祖訓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身為人臣,又豈能在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軟弱?

眼見不妙,當下就有人拍案而起。

只是,拍案而起的卻不是怒斥議和。

「諸位!所謂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死的是誰,守的是誰?既然應該守的那人不再了,就應該讓那個眼下能守的人站起來1謝升站起身,拍著桌案,環視眾人,鼓動著道:「只要這一回解決了京師之危,助太上皇辦好此事,此間所有人都能立下大功1

「大功……復立之功礙…」魏藻德低聲說著,聲調若有若無。

兩人話音落下,屋內,無可抑制地嗡嗡鬧鬧起來。

所有人聽著這話語,都忍不住議論來舒緩一下這樣讓人震動的情緒。

大明不是沒有出現過這種事。土木堡之變后京師如何變換兩位皇帝的,這裡誰人不曉?

太上皇與皇帝畢竟是不一樣的,幽居在紫禁城內的太上皇心理更是每一個人不住揣度的話題源頭。但這樣的話題,卻都是封禁在每一個人的心底里,只有確信可靠的人身前才會講出來。

而眼下,魏藻德與謝升將這個禁忌的話題拋了出來。不僅如此,更是還將這樣禁忌的事情毫無估計地拋出來,頓時惹起無數人心中驚濤駭浪。

復立之功,便意味著翻身的機會。

這對於一個個在京師里失意潦倒的人而言無不是強烈的誘惑。

甚至,聽著謝升蠱惑的話語,丘瑜有那麼一瞬間也心動了。

要知道,太上皇要是複位了,那他們這些人可都是從龍之功埃期間功能有多大,誰不動心?至少,入閣為宰輔是定然有希望的。

但轉瞬,一個念頭在丘瑜心中升起:但這一切,卻是要和建奴議和來換取啊!

借力於韃虜來鞏固自己的權力,真的應該去做嗎?

丘瑜看著狂熱的一干人,有些迷茫。

……

「這就是明國官員的德行1多鐸手中拿著一封書信,甩落在桌案上,說完,引起一陣子的哄鬧笑聲。

帳內,站立著的都是清軍的將官。

清軍的組成一如既往的複雜,八旗體制下,既有女真人又有蒙古人與漢人。最尊貴的依舊是滿洲八旗軍的將領,但不同的是,以前蒙古人其次的地位悄然一變,漢軍八旗的地位比以往稍稍高了那麼一些。

也許,這是因為而今這一路兵馬主力漢軍為多,又在薊鎮擊敗第二團陳永福部以後。

在場的巴音心中想了想,將這念頭按了下去,他還未開口,就見屋內的諸多漢軍將領紛紛大聲應喝起來。

孔有德高聲道:「末將恭賀豫親王。城內如此急切議和,這足以說明人心向背,說明此戰勝機啊!我看,這一戰入主京師之機會都足夠了1

「末將恭賀豫親王啊1耿仲明有些不太會說話,面色緊張激動地高呼道:「此戰,末將願為登城頭戰1

「末將亦是不懼死戰,為豫親王立此奇功1尚可喜緊隨其後。

聽到這裡,巴音急了:「你們漢人能耐,我蒙古人就不行了嗎?豫親王,這一戰,我蒙古八旗也要上1

身後,不少蒙古將領紛紛跟著高呼:「我也上1

多鐸看著群情激奮,笑著擺擺手,罕見沒有因為軍帳有些混亂而發怒,道:「戰功是有的,立功的機會,更是多攻下京師么……」

想到這一茬,多鐸心中有些氣悶。

這一戰的戰略目的可有些極大的不一樣呢。

性質上,絕不是歷史上這個時候多爾袞入關入主中原。自從阿巴泰被朱慈烺擊敗,清國首都又被朱慈烺一鍋端以後,這會兒的清國與歷史上的清國差距就極大了。

首先士氣上就不一樣。經過了幾次大戰,女真滿萬不可敵的說法已經悄然消散,無人再提。明軍戰力強悍,足以奇兵的事實在一次次明軍的勝利中被印證。

其次就是戰鬥力。攻城戰清軍本來就不擅長,一直以來清軍都只是長於野戰而短於攻城。不管是錦州城還是寧遠城,歷來都是如此。就算是薊鎮陳永福部第二團在野戰上被打殘了,清軍也沒有足夠信心擊破薊鎮。

最後,也就是最決定性的,便是這戰略目的了。前兩者大家心知肚明,多鐸是不會拿出來短自家士氣的。後者就不同了。

「卻決無必要。」多鐸道:「攝政王是要我大清打天下,占天下的。眼前哪怕付出代價攻破京師,所獲也不過是空空如也的明國國庫。最重要的么,還是不讓那順軍被明軍擊破啊!讓這大明永遠在內亂之中持續下去才是正道。」

龐大的明國是塞外小國無比恐懼的事情。

建奴二十多年的軍事優勢能否持續領先這是誰都沒有信心的事情。就如同現在突兀出來了一個大明太子,便讓這一切跡象都有土崩瓦解之態。

故而,對於多鐸而言,沿途劫掠補充軍資這是必然之舉。但草率攻入京師,卻讓朱慈烺滅了內寇,那就不妥了。

萬一朱慈烺徹底南遷,打起了持久戰,清國上下那就吃不消了。

此刻,一個漢人輕輕咳了一聲,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多鐸目光閃動,很是期待:「洪翁定有高見了。」

原來,此人赫然就是投降了清朝的洪承疇。

眾人望過去,一見是洪承疇,目光頓時各異。有讚賞,有鄙視,也有期待。

洪承疇身著一身簡樸素淡的藍色長袍,見眾人望來,悠悠道:「這一番,可不僅是議和呢。在明國,能議和之人任何臣子都做不了決定。天子守國門,就意味著,想要議和,只有天子才可以。注意這上面的年號……當今,哪裡還有什麼崇禎十七年?可以看出,明國亦是在內亂。若是能復崇禎在位,讓那厲害的太子灰飛煙滅。則我大清江山,穩固矣1

「崇禎難道會議和?」吳三桂聽了,也不由感覺驚奇。

「這是公開的秘密了。」洪承疇淡淡一笑。

「哈哈哈,本王明白了。」多鐸大笑:「讓明國與我大清議和,每年封賞金銀入貢,這才是奪取天下的策略。也是攝政王臨行前,再三交代本王的事情1

開什麼玩笑,打下京師了,朱慈烺萬一不來怎麼辦?

當年朱慈烺攻盛京的時候其實也是這般想的,為的就是圍魏救趙。

對於多鐸而言,讓明國陷入持續的內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要不然,為何清國連番興兵,東起山海關,西在宣府大同三鎮一起進攻?

當然,多鐸是不想去想,自己究竟能不能打下京師。那城高牆厚的京師,防禦工事可是一次強過一次了。

眾人聽了多鐸的解釋,頓時心中接連讚歎:「果然是攝政王與豫親王想得明白周到啊1

「這樣周全的考慮,末將真是拍馬難及……」耿仲明聽了老半天,迷迷瞪瞪的,但一見多鐸開腔,頓時拍馬屁道。

尚可喜與孔有德爭先恐後道:「豫親王真知灼見啊1

「哈哈哈……都少拍馬屁了1多鐸眯著眼睛,笑道:「先派人將消息傳進去,本王,就在這兒……坐等好戲了1

……

城內,陰雲凝聚。

一大批在陰暗地帶活動的人開始走上檯面,借著這一次的圍城涌動起來。

時間滑倒了大明二七六年六月二十九。

這一天,負責主持京師要務的李邦華出人意料宣布召開了大朝會。

就連只有虛職的謝升與魏藻德一樣獲得了公文得以進入。兩人都是喜氣洋洋,這幾日的活動的成果似乎讓他們頗為滿意,待到大朝會召開的時候,兩人精神抖擻,走進了紫禁城。

這一回大朝會來的人不少,資歷很深的兩人進來時,一路都彼此互相打著招呼。似乎是因為沒有天子在的關係,負責整頓持續的御史也不太上心,朝會上亂糟糟的,直到樞密院的楊文岳來了才稍好一些。

楊文岳來了,沒有著急說話,而是落座在了一張椅子上,閉目沉思。

這是一處露天會議,上面擺著幾張桌子,每個桌子上面擺著杯子放著一壺又一壺的清茶。桌子的後面是一個個太師椅。

廣場上則是一排又一排的小長凳。

整個會議的場面看起來格外寒酸,但對於站慣了的官員們而言,卻是心裡愜意得緊。

要知道,他們的前輩可是已經站了幾百年了埃能夠坐著參加朝會,對於官員們而言幾乎是不可想象的福利。

「咳咳……看看,人都到齊了嗎?」楊文岳打發走了身邊的舍人。

就當楊文岳想要繼續假寐休息的時候,忽然見一人從人群之中大步走來,左右身邊無數人跟著加入。

彷彿滾雪球一樣,這些人越來越多,成了一個無法忽視的群體。

當先,赫然就是謝升與魏藻德。

這時,一個坐在長凳上的官員高呼道:「他們要逼宮議和1

嘩啦啦……

整個廣場上,聲音徒然炸開。嘩然聲四起,所有人側目望過去,死死盯著這一人群。

謝升冷冷地掃視了一眼這個揭破謎底的男子,赫然發現就是禮部侍郎丘瑜。

「丘瑜,過了今日之後,你會後悔的1謝升說完,朝著魏藻德狠狠一點頭。

魏藻德大步上前,分開衝過來想要擋住他們的樞密院舍人,道:「本官今日要親迎太上皇,還輪不到你們來放肆1

「太上?」楊文岳不由驚呼出聲。

「太上皇1謝升掃視過去,看向楊文岳的身後。

果不其然,朱由檢目光複雜地走了出來。身後,王承恩僅僅跟隨。顯然,朱由檢在宮內過得並不是很拘束。

見朱由檢出來,謝升與魏藻德紛紛激動難言。身後陣式更加浩大。

楊文岳凝眉看著,他意識到,事情複雜了。轉而,當楊文岳想到那一天晚上所見所聞,又想到還沒有到來的李邦華時,心中狠狠壓了一下。

「精彩的時刻,才剛剛開始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