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二章:宣布大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宣布大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諸公,諸公1楊文岳氣沉丹田,聲音清朗如洪鐘,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彷彿已經忘了,今日我楊文岳召集諸公到此的目的。」

謝升一臉絕望,看到朱慈烺出現以後,他就明白自己這一回已經完蛋了。

他嘲弄著道:「還能是什麼目的?還不是為了引蛇出洞,好讓你們一網打盡?就連太上」

朱慈烺打斷了謝升的話:「哦?彷彿,你還真天真以為從那韃子細作口中聽到的真就是父皇親口所言?比如,給魏藻德的樞密使?來人,將那杜勛給朕押上來1

魏藻德面露倉促,但很快他就驚得跳了起來:「怎麼是你,杜勛公公!還有李公公,你們罷了,罷了」

杜勛是個面白無須,身材適中的太監,看起來眉目清爽,神態憨厚,萬萬讓人想不到,這人卻是個大叛徒。

事實上,歷史上此人亦是投降了李自成。

歷史上崇禎十七年李自成攻到京畿的時候,就是投降了李自成的杜勛入城去見朱由檢說議和的事情。當時李自成開出的條件是,割地西北,分國而王,並由明朝賠款百萬兩。當時杜勛頗為賣力,說:「賊眾強盛,鋒不可當,皇上可自為計」,其後更是琴弦及綾帨暗示崇禎自問,惹得朱由檢大怒,議和的事情當然也就這樣崩了。

現在的朱慈烺在的時空,李自成已經自刎,朱由檢當然也用不著煤山上吊。所謂李自成兵馬強盛也就無從談起。

只是,歷史或許自有其慣性。杜勛不能把大明朝賣給李自成,於是依舊是做了建奴的細作,依舊是與朱由檢聯繫上了,要把大明賣給多鐸。

大叛徒依舊是大叛徒。

只可惜,眼下的大明,再也不是那個衰敗無力,連戰連敗毫無希望的大明了。

朱慈烺一戰勝了李自成,又如何還會畏懼多鐸這個色厲內荏的建奴親王?

杜勛跪在地上,見了朱慈烺,面色發白得一點血色都沒有,不住地叩頭在地,朝著朱慈烺道:「聖上啊聖上,老奴知錯了,老奴也是心念著太上皇,不忍心太上皇被囚在這紫禁城內,這才擅自說話的埃老奴也是一片真心,聖上就饒了我罷,饒了我罷老奴知罪了氨

聽著杜勛的話,魏藻德呆住了,謝升也是一片冷意縈繞。

他明白,這下子,他倆的命也保不住了。

如果是真的兩代皇帝爭權那伴隨著的定然是一場大清洗,而今戰時,以朱慈烺的度量說不定會忍過去,等到戰後再說。

到時候要是連番大勝,說不定運作一番也有一個大捷。

可眼下,顯然就是這杜勛從中作梗,反而被朱慈烺抓到了契機引蛇出洞,要將這些蠹蟲一網打盡了。

「聒噪1朱慈烺冷哼一聲,自然就有人識趣地一圈打過去,將這個剛剛亮相的叛徒太監打暈了過去。

「不僅呢。」李邦華輕輕笑了一聲:「這一位,也許只有魏藻德曉得。但這一位,想必謝升與魏藻德兩位前同僚,應該是認識的。范三拔,你說呢?」

兩名錦衣衛站了出來,一左一右押著一個面色蒼白,身著囚服的男子走來。

見了這人,魏藻德與范三拔紛紛都是倒退一步。

緊隨其後的,跟著一起政變的那些失意官員也是紛紛驚退。但很快,他們又被左右圍剿而來的禁衛軍一頓衝殺呵斥之下,紛紛蹲在地上,高高舉起雙手。

「草民知罪」范三拔頹然地坐在地上:「只可憐草民贖罪能夠讓我那幼子免罪」

「你幼子的事情,山西有司會押解進京的。這裡,就不用你廢話了。你如何串聯杜勛與魏藻德謝升等人的事情,也可以說了罷。」李邦華說完,長長出了一口氣。

這個可是關鍵證人埃

可以說,是清軍在京師情報暗線的總負責人。此前抓捕周仁榮的時候就隱隱牽出了有一個山西晉商的能人,還是朱慈烺一眼就想到了八大皇商這才讓錦衣衛縮小了範圍。

只可惜,其後的抓捕逃脫了范三拔。

若是范三拔見好就收,也不會有餘下的事情。

偏偏范三拔不收手,又進來串接了謝升與杜勛的事情,這才惹得天羅地網布下來。

要不然,朱慈烺最終也不敢貿然逮捕杜勛收網。

范三拔頗為老實,一五一十將串聯杜勛、魏藻德與謝升等人密謀謀反的事情紛紛都說了出來。也正是因為范三拔的存在,謝升與魏藻德才能聯繫得上多鐸。

這時候,群臣都明白了,這兩人是在為了私利做的一切,內勾結太監舉起朱由檢的大帽子試圖上位,外拿著建奴多鐸兵臨城下來恐嚇城內屈服。

吐露了證詞,前因後果也就此明了。范三拔獲得了一點有限的自由,與謝升被湊到了一塊。

「你為何你也投降了?」謝升不敢置信地看著范三拔,低聲驚訝問著。

范三拔苦笑道:「介休已然保不住,全城晉商都被查抄了。殺了個人頭滾滾,我孤身在京,只恨不得不能回鄉求饒。難道還要在京師堅持不成?」

謝升聽完,心理一重冰涼過一重。

山西已經收復,就意味著朱慈烺原來的戰略是真正正確的。他的確做到了先擊敗內賊再收拾外敵的勝利。

有了這樣勝利打底,朱慈烺為何能提前回來也就不言而喻。

主力騰出了手,可以堂堂正正攜帶著大勝之勢保衛京師,自然也要不到什麼議和。

謝升頹然地坐在了地上。

唯有魏藻德離得遠一些,沒有聽到謝升說了什麼,依舊不服輸地,顯得惱恨無比。

台上,朱慈烺看著魏藻德與謝升,卻是覺得:「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誠不欺我」

這二人在歷史上其實最後都做了貳臣。

謝升帶兵與李自成作戰的時候選擇了投降,後來清軍入關,謝升又當了建極殿大學士,吏部尚書。這一位眼下當了亂黨,朱慈烺是一點都不奇怪。

倒是魏藻德,朱慈烺卻想要說一聲恭喜。

魏藻德在李自成進京后也選擇了投降,更加不堪入目的是,因為魏藻德拿不出足夠的銀子應付順軍的拷掠追贓,以至於將自己的女兒獻出來送給劉宗敏試圖保命,更希望保住一身富貴。只可惜,魏藻德年僅十四歲的女兒最終卻劉宗敏被送去了軍營當作營妓。

不僅如此,因為委實拿不出銀子,上百叛軍沖入魏藻德家中,將魏藻德家中男丁殺光。魏藻德妻子也被叛軍,奄奄一息地裸露在馬上遊街。還沿街叫賣這是明國當朝首輔之妻。以此威懾全城,順利推動了一場浩浩蕩蕩的全城拷掠大事。

最終,歷史上李自成入主京師后拷掠追贓了足足三千萬兩銀子。

可悲的是,後世不少人包括故宮淘寶的營銷微博都說這些李自成用鮮血搶掠而來的銀子都說成是朱慈烺內庫的銀子。反過來說崇禎皇帝貪財,不肯用內庫的銀子這才招致亡國。

眼下,魏藻德政變失敗,一身榮華富貴也就此煙消雲散。但以朱慈烺的氣量,卻不至於將魏藻德妻小男丁統統獲罪。自然,魏藻德那十四歲的女兒用不著去當營妓,妻子更不必受此後游接的恥辱。

只可惜,朱慈烺曉得的這一件典故就無法與人分說了。

就當朱慈烺心中為這麼一點小遺憾而嘆息的時候,一聲怒斥響起。

「好哇,好哇聖上在西與叛賊激戰。爾等竟然是要將我大明山海關薊鎮等地統統割讓,將聖上好不容易打下來的遼東棄之如敝屐。讓我數十萬將士屍山血海戰來的國防,都統統拋棄!還每年上供銀一百二十萬兩,金絲糧不計其數。你二人,也有臉敢說是我大明臣子1丘瑜拆開了那密信,只是一看,就忍不住怒髮衝冠。

其餘人聽了丘瑜念出來的議和條款,紛紛變色。

吳甡驚道:「連薊鎮都要獻出去?那裡,我軍依舊在苦苦堅守的陳永福將軍還在啊!更何況這山海關乃是京畿防衛節點,真要認了,京畿一輩子也別想好好堅守。自此,我大明要淪落得連北宋都不如了!整個黃河以北都要直面韃虜鐵騎,難以堅守!彷彿在我大明這個巨人的脖頸上捆上了索命繩,稍不如意就要被勒索啊!魏藻德、謝升,你二人賣得好大方1

「奸賊,你這是要我等世世代代為韃虜所欺辱啊1

「也虧得爾等竟敢如此允諾!

「奸賊,不殺不足以謝天下1

「不殺不足以謝天下1

「不殺不足以謝天下1

群情涌動,這一刻,所有人再無一點阻塞,紛紛將胸中憤慨之情表達出來。

一時之間,喊打喊殺之聲不絕於耳。

魏藻德與謝升等亂黨聞言,既是羞怒得臉上漲紅,又是恐懼得面色蒼白毫無血色。一時之間,不少人臉上如變臉一樣,顏色變幻。更有甚者,直接嗷嗚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之間亂黨已經氣焰全熄,一直沒有開腔的楊文岳終於輕咳一聲,拿起一疊奏章,狠狠地在桌案上拍打了起來:「諸位請肅靜,莫忘了,這會議還沒開呢1

朱慈烺笑著與楊文岳點點頭,隨後落座更上首的位置,看著台下諸位大臣。

楊文岳是樞密院樞密使,這雖然是個新建的衙門,但資格與權柄都是足夠的。此刻開了腔,許久不見蹤影的值班御史也大聲呼喝,整頓起了秩序。

頓時,除了還在一旁被士卒們挨個捆住的亂黨以外,朝臣們紛紛落座,準備開會。

當然,依舊還有許多人忍不住怒目看去一旁被捆住的謝升、魏藻德等人。

朱慈烺蒞臨會場,眾人都意識到嚴重性,紛紛不再出聲,場內頓時回歸了安靜,只餘下士卒們將繩索捆住那些亂黨。

沒錯,顯然是有意的,這些亂黨依舊參加了這一場會議。

儘管是以這樣羞辱的身份參加會議,魏藻德卻依舊十分感興趣,他緊緊盯著眼前的局面,尤其是目光落在楊文岳上的時候,恨不得掏出楊文岳的心肝來瞧清楚這一回楊文岳準備作什麼詭計。

方才的哄鬧之中,用的是魏藻德唱白臉,謝升唱紅臉。氣勢洶洶的魏藻德依舊相信,自己才是正確的。不議和,他們就會失敗。

朱慈烺回來了又如何?

眼下京畿這麼危險,清軍一旦攻入,大明江山社稷都要因此傾覆。不投降就亡國,史書定然會理解他的!

「聖明天子在上,諸位同僚。今日,樞密院在此宣布:吾皇已於大明二七六年六月二十日於真定府獲鹿鎮平定順賊李自成叛亂,全殲李自成十萬賊軍主力。其麾下部將李岩、劉宗敏、劉汝魁、謝君友或死或俘,順賊不再為威脅,井陘關亦已告光復。其後我軍分兵,一路由顧炎武、李國楨、李定國率領京營各部繼續向山西進發,復平定州,太原順賊守將馬崇禧不戰而降,山西半壁光復。另一部近衛軍團主力,已然星夜出發,順京保公路北上,馳援京師。」楊文岳聲音清朗,中氣十足,朗聲道出,一字一句透著強烈的自信與驕傲。

場內,楊文岳笑著看向場下的文武將官,格外感慨。一旁,李邦華目光灑落在一干叛黨身上,緩緩搖頭:「本來,也並未是針對任何人。只是你們何苦來湊這個巧呢?」

魏藻德終於明白了,為何謝升一直不開腔。

他也終於明白了,朱慈烺那個打贏了一仗的底氣在哪裡。

朱慈烺贏了南面的戰爭,當然可以提前趕回京師。

大明不會亡。

百戰不敗的近衛軍團回了京,最不濟也能守得住京師。他們的一切議和投降的所作所為都顯得可恥而荒謬。

歷史不會理解他們。

只會唾棄他們!

場內落針可聞,眾人驚喜得不敢置信地聽著眼前楊文岳說的一切。

朱慈烺環視眾人,朗聲道:「諸位愛卿,朕已經御駕親征,大獲全勝了!近衛軍團這個時候,差不多也已經快到了。我們勝利了一場內戰,接下來,也一定會勝了這一場京師的保衛戰!大明,萬勝1

「大明萬勝1

「大明萬勝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