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三章:多鐸求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多鐸求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時間悄然間滑落到了七月。

七月一的京師郊野燥熱無比,流淌在京畿大地的盧溝河畔,人聲嘈雜,踏在荒地上的馬蹄一遍遍將營門前不多的野草紛紛踏進。

伴隨著清軍在這裡安營紮寨到了第三日後,營門口原本茂密的野草就這麼被望來的馬蹄給踐踏了乾淨,露出了原本光禿禿的黃土地。

伴隨著馬蹄的,是往來營帳內外的騎士。

騎士進了營帳,透過重重護衛一路抵達了最中間的帥帳。

裡面,啪地一聲響起。

這是主帥怒拍桌案的聲音,緊接著,一人臉龐青紫地走了出來。下了馬的騎士看了看那人還算熟悉的臉龐,吞了口唾沫

那人見了來者,艱難地打了個招呼:「十王現在正是氣頭上,你小心些」

「庫門,你是個好漢子。回去,我請你吃酒。」騎士感激地受傷的人點了點頭,深呼吸一口氣,看著帥帳,有些不敢進去。

「諸爾甘,既然來了,在外面鬼鬼祟祟做什麼?」裡面,一個怒氣四溢的男子喊出了聲。

這個諸爾甘說的顯然就是指帳外的騎士了,見裡面的人認了出來,諸爾甘重重吐出一口氣,大步走了進去。

「諸爾甘,拜見豫親王1諸爾甘入內叩拜。

「探得消息回來了?」裡面,赫然就是這大清的豫親王多鐸了。多鐸不耐地看了一眼諸爾甘的表情,心中一沉:「有話就說,我大清的好兒郎也要學漢人那樣虛偽?」

「是1諸爾甘緊張地道:「我剛剛帶著部下勇士發現漢人京師的城門開了,打算過去抓幾個舌頭,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在外間找了一處旗杆,上面掛上了幾個腦袋。裡面,赫然就有就有我們在京師里埋伏下的幾個線報。有幾個人,我還認得還有幾個,我帶去的幾個漢人里,也認得」

諸爾甘是多鐸的親信,隨時帶在身邊留用的那種。清國可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選人用人制度,多鐸帶著的人自然也是屬於王公貴戚,亦或者親信家奴。

城內掛出來的腦袋,面目能讓諸爾甘認得的,顯然是屬於十分重要的人物。

「誰被明人殺了?你說你認識的,難道是葛兒罕?」多鐸壓抑著情緒,不敢置信地聞著:「京師里有誰能?除非是那范三拔也被抓住了,而且還招了1

「隨行的漢人里,有見過范三拔的。城外,隨著葛兒罕的腦袋一起掛上去的,就有這個范三拔。其餘人,還有城內圖謀議和的明人高官,叫做謝升、魏魏什麼德的」諸爾甘說著,眼角撇著多鐸,注意著多鐸的神色。

多鐸緩緩閉上了眼睛,讓諸爾甘心中放鬆了一些。似乎,這一關好像可以過得輕鬆一些了。

但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滾1多鐸猛地怒吼起來。

十數息后,諸爾甘一樣滿臉青污地踉蹌出了帥帳。

「傳令,擂鼓,聚將1多鐸的怒吼傳出,帳內諸軍聞風而動。

夏國相焦急地跑進了營帳,各處大呼:「岳父在哪裡?岳父去了何處?軍中緊急召見啊1

不多時,吳三桂從一處不起眼的營帳里走了出來,不悅地看著夏國相道:「各處呼喝像個什麼樣子,一點鎮靜之色都看不到?說吧,何事張皇?」

「是方才豫親王急令各部,緊急召見1夏國相焦急道:「逾期不到者,軍法從事。現在時間只有半個時辰了1

別看半個時辰聽起來很多,但清軍十數萬大軍,營帳何止十里,一路障礙眾多,半個時辰的確不多了。

夏國相話音剛落,就見幾個親兵牽著吳三桂的坐騎來了。

吳三桂也沒有廢話,皺了皺眉頭就翻身上去了。只是,臨走前,吳三桂對著夏國相道:「讓我營各部將官注意西南面,我們的營帳放在這個地方,也是豫親王無心栽柳啊1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栽柳柳成蔭。

當下的情況用這一句可以很妥帖地形容起來。

多鐸有心推動明人議和,卻不料,主持議和的人這才過了三日的時間就被問斬。這對於軍議之中信誓旦旦的多鐸而言,不亞於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臉上。

反而是對吳三桂的堤防,這一刻有了作用。

吳三桂所部的關寧軍是漢軍,構築的營房頗為堅固,有了吳三桂的命令,各部將官便開始整肅防務。沒多久,就見西南角落裡人喊馬嘶,極大的動靜瞬間傳來。

於是,吳三桂剛剛進了多鐸的帥帳,就發現軍議開到一半就被多鐸中斷了。他上了瞭望台,看到了西南角落裡的明軍。

軍營的西南方,滾滾煙塵捲起。吳三桂所部的關寧軍緊急動員起來,這個被安排在了西南角落的軍隊緊張地看著對面來的人潮。

前方是一支大軍。

格外不同的是,這是一支氣勢高昂,帶著大勝之勢而來的大軍。

他們士氣高昂,一路唱著激揚的軍歌。

他們軍裝齊整,排著化一的隊列踏步。

他們怒火滿腔,隨時準備將槍膛激發!

,赫然就是清軍!

多鐸看著這一幕,狠狠捏拳:「該死,準備全軍作戰1

清軍迅速開始動員,無數軍令下達出去,整個軍隊開始緩緩動了起來。他們調整著姿勢,將原來圍攻京師的布局迅速收縮,面對西面抵達的明軍,他們懷著無數的忌憚。

更加糟糕的是,多鐸明白

「失敗了順軍恐怕已經敗了。」多鐸喃喃著道:「李自成說不定都死了,這一次出戰,大半戰略目的都要泡湯。不行,必須嚇住明軍,這一場,還是得議和1

相對於清軍的鄭重與明軍這邊就輕鬆了許多。

「對方還挺鄭重的。」朱慈烺騎在馬上,看著城外昂揚進軍的近衛軍團,道:「讓近衛軍團在城外安營紮寨,這幾日,不著急作戰。將我們的斬獲一一擺開進京再說1

朱慈烺一聲令下,各部笑著應了下來。

此刻,京師城外,清軍已經擺開了陣仗,殺氣騰騰。

足足十餘萬清軍在城外廣闊的原野上將陣列擺開,龐大的軍陣延綿數里,一點點的緩緩逼近。

對此,明軍這邊亦是一個個方陣列開,緩緩朝著北方挪過去。

攜帶著大勝士氣的明軍根本毫無畏懼,他們同樣強硬而毫無潤迎敵。

一個個方陣擺開,將京師西面留出一片安全的地帶。

這安全地帶打開后,京師城門洞開。率先出來的是一部旗號雜亂,精神頭還不錯的明軍。顯然,這就是城內防守的那些士兵了。

這些士兵緩緩出城,看了戰場上清軍的勢頭以後,跟著加入了對峙的行列之中。除此外,城內一輛輛大車被拖了出來。

看到這裡,逼近的清軍有些茫然一頭霧水了。

吳三桂凝眉看去,納悶了:「這個關頭,拉出這麼多大車做什麼?要知道,縱然是車營,那也得是專門用來布下車陣的戰車,而不是這些民用只能用來拉貨的大車。」

這些大車其實就是平板大車,大牲口拉著走,能夠載重千斤,是十分讓人感覺熟悉的民用車輛。

多鐸也看到了這一幕,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直覺有些問題,道:「先讓各部謹慎從事1

清軍停了下來。

數十萬隻眼睛死死盯著那一個個陣列空隙後頭不斷南下行進的大車。

很快,城內的平板大車們到了近衛軍團的軍陣中間,那裡是整個軍中的最中間,慣例是輜重營的所在。

很快,輜重營裡面堆得老高的一個個布袋被拆開。

一個個木匠跳了上去,伴隨著一些士兵們的動作,每一輛平板大車上都立起了一個架子。而這時,位於近衛軍團輜重營里的包裹也白拆開,裡面的東西終於展露了原來的面貌。

率先出現的是引起將士們紛紛憋氣的惡臭聲。

然很快,一張碩大的白紙顯露出了這些物件的名稱。

「順賊賊首李自成首級1

「順賊大將劉宗敏首級1

「順賊大將劉汝魁首級1

「順賊大將李岩囚牢」

一個個平板大車上面很快架起了一個個木架子,木架子很高,立在上頭足以越過各部軍陣士兵的腦袋,讓更遠方的人看得仔細。

很快,更多的東西被擺了出來。

「是逆賊李自成的旗幟,這廝竟然敢用吾皇的規制,真是好大夠膽,真造反了氨

「那是劉宗敏的中營親軍大旗呢,聽聞獲鹿鎮那一戰,就是這大旗跟著劉宗敏跑了,這才中營全軍覆滅的」

「我的乖乖,怎麼這麼多旗幟?順賊五營兵馬,數十戰將,各色營號的旗幟全都來了」

「足足十萬逆賊的大軍,全都敗落在聖上手中啊1

軍陣之後,無數百姓議論紛紛。

甚至,哪怕是在數十萬人呢廝殺的戰場上,他們也不覺得有多危險,談笑自若,紛紛指著大車上一個個掛起來的東西。

這些原本是樞密院與禮部、兵部議定用來在城內遊街所用。

沒想到,眼下的清軍反而成了第一個觀賞的目標。

就這麼,在數十萬隻眼睛里。一顆顆掛著碩大字型大小的白紙配著一顆顆腦袋在他們眼前緩緩飄過,滑向北方。一道道失敗者的旗幟被他們的對手掛起來,耀武揚威,當作武功炫耀,駛入城內。一個個百姓們毫無畏懼,他們駕著大車進入城內,相信他們的將士會擊敗眼前的侵略者。

多鐸的臉鐵青一片。

而眼前,無數明軍的歡呼聲響了起來。

「大明萬勝1

「大明萬勝1

「大明萬勝1

此刻,日頭已經偏西。黃昏即將臨近,明軍的士氣大大提升,相應的,聽著這勝利的歡呼聲,哪怕兵力十倍,清軍卻不敢妄動了。

對手剛剛贏得了勝利,此刻強硬開戰,卻讓多鐸感覺不到幾分勝算。

「諸爾甘,你帶著人,將吳三桂盯牢一點。」多鐸低聲說著。

諸爾甘悄然領命而去。

不多久,洪承疇也來了。他顯得格外疲倦,彷彿猜到了接下來的任務。

「洪公,有勞你入城一趟,與明人議和談判底線,讓我大清保住山海關即可!等等,實在不行,山海關也可以丟掉。遼東關外給我們即可」多鐸心中格外疲倦,頓了頓,又道:「我讓庫門隨你進去,隨身護衛。」

「老臣,領豫親王命令。」洪承疇躬身應下,顯得蒼老而暮氣。他明白,庫門的跟隨是來自異族的猜忌。而這一回,已經算不得什麼議和,恐怕是求和。

多鐸沒有管這些。

他只後悔沒有多帶幾萬滿洲兵馬。

這一次,來的漢軍有些太多了。這些人,畢竟對於女真人而言是異族啊

尤其是在明軍大勝之後,他們甚至比不得蒙古人。

伴隨著日落漸漸到來,城外的劍拔弩張忽然收起了許多。

清軍開始緩緩退卻,近衛軍團也一如既往沒有入城,而是在城外安營紮寨,構築起了臨時營地。

相比尋常的野外,貼近京師的明軍顯然就舒服許多,沒多久他們就得到了城內的支援。不僅有數量眾多的各色匠人,以及經驗豐富的施工管理人員。尤其眾多的,是京師城內自發聚集的各色百姓,他們是來犒勞大軍的。

在這樣一片熱鬧之中,洪承疇在庫門的護衛之下進了京師。

這一回,洪承疇帶來了一個對於明人而言頗為不錯的消息。

紫禁城內,文武兩班宰輔大臣們濟濟一堂,紛紛都是喜笑顏開。顯然,獲鹿鎮的大捷極大的鼓舞了士氣,也震懾到了清軍。這由不得大家不開心埃

這時,一人低聲到了倪元璐耳邊細語了幾句。

「聖上」隨後,倪元璐起身了,他的表情很是奇怪,環視了一圈同僚,然後笑道:「建奴來求和了」

「求和?」李邦華驚愕難言:「多少年了,竟然真的這麼一天1

「實在太鼓舞人心了。建奴來求和啊1楊文岳回想起了當年無數往事:「二十餘年了,多少將士拋頭顱灑熱血,終於讓我輩能挺直一下脊樑了1

「不容易氨黃景昉、吳甡紛紛感嘆。

「求求和?」朱慈烺笑了:「只可惜,太晚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