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天策突擊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天策突擊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悶熱的下午,位於燕山群山的谷地里,漢兒庄的草地上塵土飛揚。疾馳的老馬已經氣力衰微,馬上的騎士渾身是汗,滴滴答答地灑落下來,彷彿一個洒水機一樣。顯然,騎士已經精疲力荊

而此刻,騎士的身後卻是十數蒙古騎士迅速追來。他們騎著的都是耐力充沛的蒙古馬,儘管已經追殺有一段時間,但他們依舊顯得還有餘力。這些蒙古騎士打著清軍的旗號,齜牙咧嘴,顯得怒氣蓬勃。

「千萬不能讓他跑了!巴彥大人說過,這人在我們的眼皮子跑了出去,不僅可能有重要機密被他刺探了去,更是把咱們旗的顏面統統都給丟了,追不上他,回了草原,你們等著全家被罰為奴隸1領頭的蒙古騎士拉克申氣急敗壞,又忍不住狠狠用馬刺踢了一下胯下戰馬,往日百般愛護的坐騎悲鳴一聲,蒙古追兵又是一陣加速。

這時,原本好不容易藉助地形熟悉脫開百來步距離的老馬騎士回望一眼,忍不住悲從中來。他看向南面,估算了行程卻發現此刻依舊還有十里。十里看著不多,一人疾馳而去,卻也要小半個時辰埃

而現在,身後的蒙古騎士已經追殺至此,百來步的距離已經拉了十數步。朝著這個情況下去,頂多再有一炷香的時間,他就要被圍上了!

沒錯!

這個騎士赫然就是張全有。他從黃崖口關逃開后一路翻身越嶺,在無人得知的小道中過馬蘭峪,越孤子山,用僅有山中老獵戶才知道的小道抵達了漢兒庄鄉。

只可惜,時運不濟,張全有還是在這裡碰到了蒙古人的兵,並且被發現了行蹤。

這裡,是距離薊鎮駐地三屯營最近的小道了。

張全有死死握著手中的長弓,騎在馬上,身子低低俯在馬上,手中迅疾若電張弓搭箭。電光火石之間,就見張全有右手捏著的五支羽箭齊齊搭在長弓上。張弓如滿月,長箭疾射而去,張全有不再后望,重新扯住韁繩,他看著渾身汗濕的戰馬,心中不住祈求:老傢伙啊,俺們將近十年的交情,今日俺的性命能不能活可就看你了啊!

身後接連三道慘叫聲響起,隨後砰砰砰沉重物體落地的聲音傳來。

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很快,一輪箭雨襲來,張全有而後如有長眼睛一樣,左右躲閃,竟是片刻間讓他都躲開了!

但張全有看不到的是,拉克申沒有如手下人那樣氣急敗壞匆忙放箭。他騎在馬上,身子顛簸得彷彿在山間臨海里賓士的野鹿一樣,凝望著張全有的背影,心中彷彿猛地靈光閃現,嗡地一聲弓弦顫動之聲響起,一道長箭疾射而去。

張全有猛地翻身整個人落到馬的右邊去。

但戰馬卻沒有這麼好運,疾射而去的長箭錯過了張全有,卻正中了老馬的脖頸。

嗚……

一聲悲鳴傳來,戰馬身子一歪,雙腿猛地屈膝彎下,竭力讓主人可以少一些衝擊落地。

經驗豐富的張全有就地一滾,卸力疾馳下要命的摔落。饒是如此,張全有半邊身子依舊被地上的碎石劃破,鮮血淋漓。

咕嚕咕嚕冒出來的鮮血如噴泉一樣,張全有卻沒有顧著這裡,他望了一眼老馬里包含痛楚的眼眸,苦笑道:「老傢伙,是俺害了你……一會兒,恐怕俺也要跟著你一起去黃泉路上了。也好啊,俺們一起上路,你先走,俺隨後跟上1

老馬緩緩閉上了眼睛。

拉克申陰沉著臉,與身後九個騎士一起圍了上去。一路殺來,就是這個明軍士兵足足殺了他們六個人,無一受傷,全都是一擊斃命。

「明人!你的騎射很好,比我們旗最好的勇士還好。我們敬佩勇士,你要是投降,跟我去札薩克身前求饒歸降,我就不殺你1拉克申說著蹩腳的漢話,提著刀,警惕地看著張全有。

果不其然,張全有的神情沒有絲毫波動,他在戰馬旁邊的背囊里取出了一把長刀,看著幾人,道:「要我當漢奸,沒門1

「那就送你上路吧1拉克申提起手中長刀,身後八名騎士齊齊拔刀。

但猛然間,一股打心底里湧起的心悸傳來,拉克申忽然心理一慌,轉身向後看去。

那裡,一道火光閃爍。

「快跑1遠處,一句正兒八經的京腔響起,張全有想都沒想,丟下長刀狂奔離去。

隨後,砰砰砰……

無數火銃射擊的聲音響起,數十彈丸射出,彈道竟是格外精準而不是胡亂地飛去。拉克申額頭上如同西瓜被砸破一樣,猛地爆開,紅的白的灑落一片。其後,幾個蒙古士兵彷彿得了瘧疾一樣,猛地抖動了起來,身上彷彿破布帶一樣,鮮血飛灑,齊齊軟軟倒在地上。

只是十息不到的時間,剛剛的殺神此刻就早一步去閻羅殿報道了。

張全有長大著嘴,猛地喘著粗氣,茫然地看著草叢之中走出一個個手持別樣火銃的男子。他們動作精幹,分工明確。有的開始禁戒四方,有的清理地面,也有的將一個個屍首收拾著。

隨後,一個看起來有幾分儒雅之氣的首領模樣軍官走了過來,看向張全有:「你是邊軍的兄弟?我是近衛軍團的,汪洵。」

「近衛軍團……名不虛傳……」張全有喃喃著,隨後猛地將手中的紙條塞給汪洵:「這是塞外一個刺探情報的兄弟交給俺的!俺……俺逃了出來,他恐怕已經……已經……」

汪洵顯然是認字的,他翻開一看,便忍不住心底里猛地一抽:「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圖賴伏兵黃崖口1

看著紙條上的幾個字,汪洵喃喃著:「咱們……要被包圍了……張庭,快放信鴿1

……

稍待,一隻信鴿振翅飛起。直上九霄。

順著信鴿的視線可以發現,此刻薊州的北方,位於黃崖口的長城一片人潮擁擠。戰馬死命的聲音跟著老遠都能聞道隨地可見的馬糞味。

這個隊伍猶如長龍一樣,越過黃崖口后朝著南方蔓延過去,下寬佃峪,過井兒抵達了位於沽河河畔的薊州城。只不過半日的時間,全騎兵的這支打著清軍旗號的滿清八旗軍就已經將猝不及防的薊州守軍攻破,一番劫掠以後,清軍朝著東面馳去。

在後世於橋水庫與北面崇山峻岭相郎希這支清軍靜悄悄地朝著東面的遵化進發。

而此刻,多鐸率領清軍進駐了被攻克的遵化城。在遵化西面的東勝右衛陳舊的營地里,由虎大威率領的第一團、徐彥琦率領的飛熊團已經軍團直屬騎兵營也剛剛結束安營紮寨的活動。

近衛軍團的將士們訓練有素,安營紮寨也一板一眼。尤其是在自家土地上,來自當地的民夫興高采烈地幹活著,營房很快便修築完畢了。

給現在的官軍幹活,那也是有工錢拿的呢。

就是虎大威、徐彥琦以及劉振等人,也是十分期待地想著什麼時候多鐸會帶著軍隊從遵化城離開。他們雖然跟得很緊,卻沒有逼迫,一直保持著克制沒有發起主力的進攻。

只有每日派出戰鬥力精悍的前鋒部隊撩撥著斷後的清軍,保持著壓力,又不過度刺激。

按照虎大威等人意料的,也就是此前一直以來清軍的做法一樣,過不多久,喘息一會兒整頓軍隊的多鐸就會帶著軍隊離開遵化城。

只要過了遵化,越過薊鎮的駐地三屯營,明軍基本上就可以完成京畿防禦的恢復,重新恢復到朱慈烺御駕親征前的明清對抗勢態。

如果真的能做到如此地步,那是顯而易見的巨大收穫。

虎大威等人翹首期盼著。

只是,這萬餘近衛軍團將士們萬萬沒有料到的是,他們的身後,一支為數兩三萬的精銳騎軍悄然開始從後方突擊殺來。

石門鎮的官道上,巴爾哈拉身在其間,不禁為多鐸的隱忍與算計驚嘆。這時,天空之中一隻潔白的飛鴿振翅西去,巴爾哈拉興緻大起,彎弓按箭,疾射而去。

那白鴿哀鳴一聲,跌入山林。

「甲喇章京好箭法1身邊將士歡呼。

巴爾哈拉傲然道:「射一隻鳥算什麼?將那明國最後的精銳所謂近衛軍團擊敗,那才是一等一的功勛!打贏這一仗,我保你們人人富貴1

一干清軍士兵聞言,紛紛熱烈歡呼起來:「吼1

「吼1

「吼1

……

三屯營北,漢兒庄。

「這位兄弟說什麼?咱們被包圍了,方才幾個追兵已經都被殺了,那一時間應該也是無人追來了。」張全有一臉茫然。

汪洵顧不上張全有了,他迅疾喊來一人,道:「張庭!你即可選一匹快馬,日夜兼程,將這個軍情傳回京師,報給聖上。記住,不要走大道,避開任何可疑人等,一定要儘快將消息傳出去1

張庭就是剛剛那個將信鴿放出去士兵,此刻聽了,沉聲領命:「屬下領命1

張全有感覺到了緊張的氣氛,又有些記得激動:「近衛軍團的兄弟,你能帶俺一個打仗嗎?」

汪洵看著這個老兵,輕嘆一口氣:「這恐怕不行。不過,留你在外也是不妥。我送你到薊鎮駐地三屯營罷,正好我也得試試,看看薊鎮有沒有飛鷹傳信,將消息傳入京師。必須再保險一些……」

一刻鐘后,薊鎮城在望。

這一回,汪洵帶著人順利入城。

沒多久,陳永福就見到了幾人。

汪洵將消息報給了陳永福,隨後,就是死一般的沉默。

「的確印證了此前多鐸的一切反常……」陳永福在城樓里的簡易沙盤上拿起了一,將他們從黃崖口一路放到了通州到薊鎮的廣大平野上:「汪千戶說的飛鷹傳信,我部是有的。王軍師,立刻去安排吧。就是這建奴動作……卻是要命礙…」

「圖賴率領的是入侵宣大的清軍,他們是從蒙古草原進來的,全騎兵,機動極快。一朝得到多鐸的消息就立刻轉移。多鐸果真奸詐啊!他見聖上所部近衛軍團剛剛平定順賊,氣勢正盛,於是便用議和拖延時間。一來給自己爭取到了等到援兵翻盤的機會,二來……」陳永福凝望著薊鎮西邊,緊跟著清軍的近衛軍團大軍,輕嘆一聲。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儘管依舊是大勝,但一連過了小半個月,再有士氣也被消磨光了。反觀清軍,立秋已過,正是秋高馬肥北方蠻族最合適的作戰的時候。

這個時候,圖賴的全騎兵突如其來插在近衛軍團大軍的後面……

眾人順著這個思路一想,紛紛覺得不寒而慄。

「汪兄弟,汪大人,你咋走了礙…」張全有急了,汪洵竟然走了。

陳永福等第二團將士看過去,也是疑惑。

「聖上給我天策突擊隊的命令就是,存活野外,一擊必殺。我想,既然聖上有此命令,那就必然有我天策突擊隊捨命一擊的時候。既然如此,我等唯有儘快熟悉戰場,發揮作用。留在城內盤桓,絕非我部作風。諸君,告辭1汪洵大步離開,看得眾人紛紛心血澎湃。

「有此英武袍澤,諸君,何懼一戰?」陳永福聲音低沉:「全軍預備1

施展邦、張德昌以及劉世傑齊齊應命:「屬下在1

「準備出戰1

「喏1眾人大喝,氣勢如虹!

……

薊鎮城內,先一步於城內動員的是振翅高飛的獵鷹。他直飛高空,在弓箭夠不著的百丈高空中向著西面飛去。

京畿、紫禁城。

朱慈烺凝望著桌案,上面,堆疊了足足有一人高的奏章。桌案上,隨意擺著幾份拆開的奏章。裡面,議和二字赫然在目。

一旁,李邦華皺眉著,就連他也有些不理解:「聖上,如此上佳的條件,委實是建奴求和呀。放棄這個機會,實在太可惜了。京師百官、士民也難以理解。」

「但這一切,如果都是欺騙呢?」朱慈烺深色淡淡,面帶嘲弄:「夷狄,禽獸之輩,會談信義二字?」

外朝殿上,百官義憤。

樞密院內,獵鷹落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