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一章:飛熊團的新打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飛熊團的新打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大明二七六年的七月末是陰沉的,也是鼓舞的。

遵化的局勢也是如此,有些遺憾的是,陰沉屬於大明,鼓舞則被清軍所有。如果在想要細究,彷彿可以看到陰沉的明軍縈繞著一點劃破陰雲的希望之光。而清軍的主將豫親王多鐸此刻卻有那麼一點別的情緒在多鐸的心中升起。

「洪承疇……果然還是被下獄了埃」從京師里傳來的消息讓多鐸有些感嘆:「只可惜庫門也跟著一刀砍了。不過,能夠拖延下這半個月,已然足夠了。」

半個月的時間,不僅讓一直以來攜帶著大勝之威,銳不可當的近衛軍團主力被拖著行軍了數百里,疲憊不堪,士氣跌落,更贏得了對於多鐸而言最關鍵的援軍。

在西路入關侵擾宣大等地的圖賴所部繞道黃崖口來援,而今已經進入關內,從遵化西面殺來,斷了虎大威等人的後退之地。

戰略之上的對決有一個十分關鍵的點,便是戰略主動權。

這個主動權有一個很大的好處便是可以自己決定開戰的時間和地點。毫無疑問,通過議和的欺騙之舉,雖然清軍一路東撤,卻獲得了戰略上的主動權。有了這個主動權,便可以獲得戰爭的優勢。

至少,這一番圖賴所部明軍被斷了後路以後,四面受敵的近衛軍團就插翅難飛了。

一旁,吳三桂心中暗道:「這明國皇帝朱慈烺卻與那崇禎皇帝截然不一樣。竟然能夠在伏兵出現之前察覺到不對勁,而不是執著於所謂議和之舉,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一回近衛軍團恐怕要交代在這裡了……」

「大明的百戰強軍,終於可以被我大清拿下了。」正白旗固山額真阿山由衷地感嘆:「一退數百里,將士們的意見都很大呢。」

另一旁,鑲白旗固山額真英俄爾岱不住點頭:「他娘的,這些天憋著氣一直退退退,士氣也要跟著退光了。眼下,可總算熬到頭,可以狠狠將這些漢狗殺光了!看那明國的夠皇帝沒了這勞什子近衛軍團,還要有什麼依仗?」

「到那會兒,要他圓就圓,要他扁就扁,這大明,就在豫親王手底下隨意揉捏了。豫親王英明啊1孔有德諂媚地笑著。

耿仲明不甘落後:「將士們原本都有疑慮呢,末將一直都說,豫親王之能,定然有后招。這不,這一回援軍抵達,我大清將士都是士氣沸騰1

「就等著為豫親王開這頭功,豫親王,末將請戰1尚可喜大步上前。

帳內一片嗡嗡鬧鬧的,多鐸一掃這些時日來的愁眉,高聲道:「好!各部聽我將令,出戰1

「喏1帳內一片鬼哭狼嚎。

旋即,都遵化城內四門大開,十數萬清軍將士滾滾西去,將東勝右衛團團圍祝

……

近衛軍團里。

瞭望塔上的石敢當聲音如雷:「東面建奴兵馬一萬二,步騎三七分。騎兵位置在朝陽溝的坡地上埋伏!看旗號,是正白旗的兵,其固山額真是阿山,我看到他的旗號了1

「南面有鑲白旗的,正紅旗,鑲藍旗等旗號的八旗軍。建奴的蒙古的都有,為數在兩萬左右。還有一些民夫,他們在填戰壕1

「北面來的是漢軍,三順王的兵都在!還有……那漢奸吳三桂的關寧軍!啊呸,南面的都是漢奸八旗軍。他們後面就是多鐸的親軍,這廝在督戰哩。不過……南面的兵太多了。這是他們的主力1

……

「西面呢?」虎大威問道。

虎大威話音剛落,就見石敢當又嚷嚷起來:「西面的清軍也來了!是圖賴的正黃旗,還有滿洲八旗軍,約莫滿洲軍一萬人,蒙古軍一萬六七的模樣。他們朝著西南而去1

「一開場,就投入了好大的的兵力。」劉勝沉著眉頭:「建奴是打算速戰速決啊1

「守,還是進攻?」劉振問出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

「眼前之敵,想要戰勝單憑我們的力量恐怕做不到了……我們原本的目的只是驅逐建奴在京師肆虐。對陣十數萬建奴大軍已經算吃力,眼下這個四面重圍,內外補寄斷絕的關頭戰勝對方,恐怕太過困難。」夏晨說完,大家都是一陣沉默。

虎大威作為朱慈烺任命的臨時統帥,拍拍手,拿出了軍用地圖:「沒錯,所以我們的目的……是撐住,等到來援。至少,度過今日初戰這一關。眼下距離日落黃昏還有兩個時辰,守過今天,這是我們第一階段的目標。」

知曉西面有伏兵殺來的人並不多,眼下消息還暫時限制在指揮層中。但毫無疑問,一旦四面重圍的消息傳來,軍中都將嫌棄嘩然大波。這種反差,恐怕會動搖請全軍的戰鬥意志。

故而,無論是為了多活一天是一天,還是達成全盤的戰略目標,守住第一日都是最關鍵的。至少將士們能夠接受四面重圍的現實,而不是在胡亂之中分崩離析。

「但恐怕……建奴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對方是要以泰山壓頂之勢……借伏兵來襲擊潰我們。他們是不會想讓我們等到援軍的……」劉振有些悲觀。

「聖上會救援我們的。」虎大威深色淡淡地說了一句:「告訴諸位一個好消息。」

眾人紛紛提振了精神,看過去。

虎大威道:「聖上一早就拒絕了議和,所以聖上對此戰早有預料。我們堅守下去,就一定會有援軍來救我們!甚至,以聖上對戰略的計算,我們還能有擊敗多鐸這個狡詐建奴的機會!別忘了。當初聖上沒有在獲鹿鎮上放棄飛熊團,眼下建奴奸計施展,也絕不會無動於衷。」

「獲鹿鎮一戰是如此,當年攻入盛京的時候,也是如此1徐彥琦也跟著打氣。

「聖上定然會來的1劉振信誓旦旦。

眾人聞言紛紛提振了一點精神。朱慈烺可不是之前崇禎皇帝時期那些草包無能的官員,各自為戰,見死不救。當年高起潛就是這樣讓盧象升孤軍奮戰,坐視被清軍殲滅。

在近衛軍團里,各部彼此護住,比舊式明軍高的不知道哪裡去了。

唯有角落裡,徐彥琦默默地念叨了一下,很是心中嘆氣。

朱慈烺不會放棄近衛軍團的袍澤這是自然的,可朱慈烺拿什麼來救?大明雖然富有四海,但可戰之兵在邊鎮,距離這裡都是極為遙遠。

就算是薊鎮那邊有兵,可他們又如何知道伏兵來了?

等這邊開打,那邊聞到了消息,薊鎮哪怕第一時間動員,第一時間決定不顧一切前來救援,那黃花菜也涼了。

更何況,駐守不遠處薊鎮的陳永福部第二團當年就對戰過一回來犯清軍,結局慘烈,折損嚴重,此刻只有守住三屯營薊鎮治所為全部任務,恐怕不會在不知曉情況之下,去做這種連大本營都不顧的冒險舉動。

至於朝廷調撥其他兵馬,好像都是遠水不解近渴。順軍一破,宣府大同以及山西三處邊鎮都能兵力釋放,可山西大同太過遙遠,唯一近一點的只有宣府軍了。

可惜的是,等宣府軍來,只怕半個月都過去了,那時候,大明就只能被各個擊破。宣府軍縱然來了,最好的情況也是成為加強明軍力量,作為守住京師這道底線的預備隊。

但現在誰會在乎預備隊?當務之急都解決不了呢。

似乎想的有些遠了,徐彥琦將這些遙遠的念頭收了起來,若是連眼前第一日都守不住,其他的也的確沒什麼可談的。

這時,虎大威的地圖已經在桌案上平鋪開:「關鍵的節點,是守住衛所周圍這三個防禦節點。」

「第一個,是位於西北面的曹家堡。這裡是我近衛軍團炮兵在北面山上的陣地,守住這裡,便可以護住東面的戰常」

「第二個,是位於東南面的寬河千戶所。這是第二個關鍵點,也會是這一戰的主戰常是附近可以鋪開最大的平地,清軍一定會來。」

「最後一個,是城西的十八里庄。這裡……恐怕會是這一戰最艱難的地方,這裡幾乎沒有現成的防禦堡壘可言。但我們卻要面對超過至少兩萬人的進攻……而且距離遙遠,恐怕難以得到炮兵的支援。」虎大威沉聲道:「最艱難的西面戰場,我們第一團接過去。」

「讓我們飛熊團上吧1徐彥琦剛說完,就被虎大威擺擺手。

「第一團有聖上此前布置下來的鐵蒺藜,戰鬥工兵也屬我第一團訓練得最為完備。所以,這一次不用爭了。更何況,飛熊團作為王牌,要直面東面的戰常清軍的三順王都裝備了許多火銃,是這一戰里變數最大的意外。第一團有信心擋住今晚,但清軍的火器水平如何,我們不知道。而且……東面,這裡,鬍子村,阿山的正白旗在這裡,恐怕不會單單隻是為了督戰。一旦到了緊要關頭,他們肯定會加入進來。到時候,能不能擋篆…」

「除非踏著我飛熊團全體將士的屍骸過去1徐彥琦斬釘截鐵。圖賴所部的正黃旗雖然是滿洲八旗軍里最強者,但到了多爾袞時代,其實已經是以兩白旗為尊。補給、軍資都十分優先,甚至有原來兩黃旗的牛錄直接調撥了過去。

作為近衛軍團的王牌,接住建奴的王牌十分映襯。

「好1虎大威沒有廢話。最後,他看向劉振。

「這一回是攻守之戰,騎兵營作為預備隊,暫且先在北面護衛曹家堡,配合這一次的預備營收好孤子山上的炮兵陣地。」

「得令1劉振同樣沒有廢話。

「諸君……共勉1虎大威說完,轉身離去,大步朝著東面進發。

咚咚咚……

沉悶的鼓聲響起,隨機,軍令一層層傳達下去。軍中果不其然開始出現了恐慌。

獲鹿鎮的勝利已經差不多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儘管賞格都已經確定,賞銀都已經通過恆信錢莊的匯款渠道交給了各個將士們的家人。但他們這的確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情。

一個月里,他們都在奔波行軍。曾經進入京師得到褒獎功賞的興奮勁頭漸漸消退,不能開戰又要****緊逼的高壓讓將士們疲倦不堪。

這個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被耍了,後路出現了超過兩萬偷襲而來的清軍,這如何不讓眾人恐懼?

第一次,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們對自己能否一直保持不斷的勝利感覺到了懷疑。

悲傷的氣氛開始縈繞整個軍營,尤其是面對西面殺來清軍的第一團將士。

石敢當依舊是迷迷糊糊的,他也得到去傳令的任務,作為軍中身量最高的大漢,他方才臨時充當了觀察戰局的任務。但當觀察完了敵情以後,忙碌的將官們卻忘了這個人的處置,直到最後夏晨見傳令兵稀少,便將這個大高個當作傳令兵去擲彈兵隊傳令。

作為軍團中的精英兵種,石敢當對擲彈兵隊算是頗為熟悉了。他剛剛加入軍務的時候就因為手長腳長,臂力過人而被特批進入飛熊團的擲彈兵隊。

這支從全軍之中優中選優出來的部隊聽聞西面來了兩萬清軍以後,紛紛不為所動,只是說道:「我部已經即刻準備作戰,這就出發。」

「行啊,一起走1石敢當大笑著。

擲彈兵隊進了西面的戰場時,忽然間一陣目瞪口呆。

此刻,遵化城附近少見的原野里,到處都是躬身勞作的人。這裡不僅有近衛軍團的戰鬥工兵,也有加入此間的民夫。他們裝備齊全,一水的鐵質農具,一筐筐土對在地上挖出,也不知用了幾日功夫,西面竟然坑坑窪窪的,全都是一圈又一圈的壕溝。

這一道道如迷宮一般的壕溝將整個戰場大部分地方全都挖空,每個三十步上僅存幾個沒有挖空的地方,上面赫然都是一個個的炮台。一門門虎蹲炮備好了霰彈。

看著看著,石敢當不由地走了過去。只是一路走到戰場邊緣的時候,石敢當忽然絆倒在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