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二章:牛刀入黃油,犀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牛刀入黃油,犀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位於遵化城西面的野地里,上午的太陽還未毒辣。但石敢當的倒下卻嚇了大家一跳。

石敢當倒下的很突然,幾乎毫無預兆的就讓這個鐵塔一般的漢子猝不及防倒下去。但接下來的事情卻更加驚奇。

很快,石敢當就發現自己被一根細細的鐵絲輔助,前方一通三道鐵絲升起,在半空之中吧石敢當扶了起來。石敢當愣愣地摸著這些僅有三道的鐵絲,獃獃地細想了起來。

「那大個子,你跑來這裡做什麼?」劉勝看著這些人的裝束,很快認了出來:「是擲彈兵隊?你們作為預備隊,現在遠還沒有到要參戰的時候。大個子,你的哪個隊伍的?」

「俺是飛熊團的,夏軍師讓俺來傳令……」劉勝摸著這些鐵絲,發現戰場上不知道何時一圈圈的鐵絲已經立了起來,又悄悄放倒。顯然,這是第二道防線。作為埋伏預備用的。

「你們這個打法,好生新鮮礙…」石敢當說著。

劉勝卻哭笑不得:「你飛熊團的現在離場來我第一團里參戰?胡鬧,還不快回歸你在飛熊團的所屬1

「好。這位大官,啊不對,這位長官。飛熊團的這個真是厲害啊,俺看你們,要打一個大勝仗,搞一個大新聞啊1石敢當這會兒還有些沒脫離剛剛瞭望塔上觀察手的身份,嗓門那叫一個大。

各處壕溝里,一個個腦袋張望起來,看著這位鐵塔一般高個的漢子,微微紛紛聚集目光過來盯著。

這些目光藏著驚慌,又有些隱隱的期待。他們聽著石敢當的聲音,胸腔里曾經的豪情再度涌動。

劉勝心中忽然間有些熱流涌動,他看著將士們,高聲道:「兄弟們!飛熊團的袍澤說咱們能打一個打勝仗,你們說……能不能啊1

「能1萬眾齊呼,直衝九霄。

……

石敢當回到了飛熊團的營地里。

一向以攻堅為榮的飛熊團沒有選擇就地防禦,回到隊伍中的石敢當很快便被飛熊團擲彈兵隊要了回去。這位因為高個兒被各處將官認得記憶深刻的漢子重新回到了自己剛來時加入的隊伍里。

位於寬河千戶所,飛熊團的團屬火炮開始校對射擊。

轟……

一發火炮正中敵軍大陣中間,隨機,清軍的陣中一陣嗡嗡鬧鬧的。過了十數息的時間,轟轟轟地幾聲轟鳴下,清軍回應了一共三枚火炮。

當然,都打歪了。

戰爭在炮火聲中宣布了開常

徐彥琦放下瞭望眼鏡,對面的敵軍也已經開始列陣了。讓徐彥琦凝眉的是……

對方排列的赫然也是大方陣。

都是那些前面都是長槍手刀盾手,四角分佈著火銃手的陣列。這幾乎是與大明皇家近衛軍團引以為傲的軍陣一模一樣的陣列。

要說唯一有些不同的,或許就是三順王漢軍們的隊伍顯然更加龐大了。或許是缺乏基層軍官的原因,近衛軍團的一個方陣是一千六百餘人,但清軍一個方陣卻龐大得有足足六千餘人。

「建奴是想在什麼地方跌倒,就在什麼地方爬起來呢……」徐彥琦低聲說著。

「那也要他們有這個實力1夏晨微微傲然。

得到了兵力補充,又經過了獲鹿鎮一戰歷練后,飛熊團的兵力擴充到了七千人,下面有一個整編營兩個不滿編的步兵營。

而他們的對面,則是三順王足足超過四萬五千人的大軍。超過一萬桿火穭用。顯然,火器的力量已經不再是單單明軍所獨有。

這四萬五千人在廣闊的城外平地上鋪開,一個又一個龐大的方陣層疊排開,朝著官軍進發。

對此,飛熊團毫無畏懼。

「到,清軍有多大的本事1徐彥琦說著,心裡忽然間有些不妙的預感。他瞥了一眼多鐸旗幟下隱隱綽綽看不清楚的軍隊。

「保留了一個千戶的預備隊,還有擲彈兵隊1夏晨朝著徐彥琦說道,猜到了徐彥琦心中的不安。

徐彥琦緩緩頷首:「進發吧。」

此刻,從天空之中看過去。兩支軍隊開始緩緩接觸了。

來自孤子山中的炮火隔著上千步的距離遙遙轟殺而來,配合著炮彈在空中呼嘯的聲音,來自飛熊團的將士們邁著整齊的步子,唱著嘹亮的軍歌,沉穩地沖了上去。

這一刻,面對這一切的孔有德、尚可喜以及耿仲明忽然有些迷茫。

他想起了與近衛軍團第二團作戰時的景象。他們從來沒有想到明軍有一天竟然會如此不懼戰鬥。

每一次驅趕大軍戰前作戰,哪個將官不是拚命地想著,要花多少銀子才能鼓舞起足夠的士氣?

但現在,這一支軍隊進發了,朝著他們殺了過來。但此前,沒有廢話,沒有麻煩的開拔上陣重重銀兩。

「好像,沒有開拔銀。」孔有德低聲說了一聲:「彷彿……是要上來砍瓜切菜一樣,而不是進行血肉之搏,生死之戰。」

這時,尚可喜的親衛們奔走自己軍陣各處角落,將事先準備好用來鼓舞士氣的話語說了出來:「此戰,斃命官軍一人,賞銀五兩。此戰若勝,全軍賞銀十兩。上陣銀每人三兩,現在就發1

嘩啦啦的,一個個大箱子被掀開。一個個三兩小銀錠分發到了漢軍八旗將官們的手中。

銀子入手之後,漢軍八旗的大軍士氣上升,喊殺之聲不斷響起:「殺殺殺1

「豫親王有令,殺進京師,三日不封刀1耿仲明從多鐸軍陣身邊跑來,又加了一句。

「大清萬歲1無數歡呼聲更加嘹亮。

「豫親王千歲1

「殺啊1

……

漢軍八旗軍開始朝著明軍出發。

角落裡,並沒有得到進攻命令的吳三桂喃喃地看著這一切,道:「他們真的曾經都是明軍嗎?」

一支純粹專業的常勝之師,一支拿了銀子才有士氣的漢軍八旗,兩者對比高下自然立判。而諷刺的是,後者卻也曾經是大明的軍隊。

而且,對於這支八旗漢軍,不僅吳三桂認可他們的戰鬥。滿清上下,包括此前近衛軍團外的其他明軍也都必須承認,這些漢軍八旗比起他們在明軍陣營時候里戰鬥力更加彪悍。

只是,今日的他們碰上了飛熊團。

超過五倍的兵力壓了上去,戰場之上,鼓聲擂動。

雙方都是堂堂正正列陣出擊,沒有一點花哨。東邊,一共出動了九個龐大的方陣,如同九個身高兩米的舉人挺著大肚子大步走去,氣勢洶洶,目光兇惡。

超過六千餘人的龐大方陣就如同一個人擁有兩米的身高,超過三百斤的舉人一樣。漢軍八旗的方陣踏步之下,地面嗡嗡嗡地,腳步聲延綿不絕,煞有其事。眾多的數量就如同身高,密集的士兵聚集起來排列成軍陣,如果簡單以單個士兵殺傷力來計算戰鬥力,堆疊起來的人數就如同巨大的體重一樣,十分具有威懾力。

相反,相對於漢軍八旗,飛熊團便是截然不同的模樣。

一樣分為六個方陣的飛熊團方陣排開以後,卻是看得格外清爽。雖然人數極少,卻有一種六個精壯大漢的感覺。

相比漢軍八旗排列的軍陣,飛熊團的六個方陣移動極快,軍令一出,便如臂揮指,彼此配合默契,緩緩上前,數千人猶如一體。

相反,一共九個方陣的漢軍八旗卻是分屬三順王,一共三人。他們雖然都是一體投靠滿清,卻是各有各的算盤,各有各的際遇。不僅彼此實力不一,各自心思也不一。

故而,九個方陣,左中右三路並進之下,沒走數十步便需要重新號令整頓。

對此,不管是孔有德、耿仲明還是尚可喜都沒多說。畢竟,這四萬餘人上了戰場,能夠讓他們不像一群野豬亂跑就已經很有本事,能指揮起來上陣戰鬥,那就是專業水準的將官。能夠走數十步再整隊,更是已經算得上訓練頻繁,戰鬥力初成。

後方,預備隊里,石敢當迷茫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怎麼又停下來了……俺們打仗,可就一直上了,一步沒停呢。」

身邊,夏晨道:「那我們也停一下……」

「各部整頓軍陣。」夏晨傳下軍令。

嘩啦啦……

飛熊團停了下來,一陣短促的雜亂后,位於明軍戰場的這一方,寂靜無聲,連一個咳嗽的聲音都沒有。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彷彿陷入了可怕的寂靜。

風吹拂過來,飛石滾動,打破了這麼一點沉寂。

但反觀對面,眼見明軍動了,九處巨大的方陣卻一下子亂了套。他們本來還在行進之中,一見對方停了下來,自己也頓時不敢繼續動了。

可這麼一個停止的命令傳下去,九個方陣卻一下子亂套了。內里一片塵土飛揚,嘈雜之聲不斷響起。

「中軍是孔有德,北路是耿仲明,南路是尚可喜。尚可喜兵馬最弱,內部調度最為混亂,從這裡進發1徐彥琦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鏡,迅速下令。

「包果!你率領你部作為主力,突入馬紡嶺,搶佔這個高地。」第一道命令發出。

「喏1包果是個身材高壯,身披全身板甲,裝得如同這個營號的名字一樣,一頭熊一般。他所部兵馬是飛熊團里唯一一個建制完備的營伍,

「楊甲一1徐彥琦又看向另一人,這是個看起來彷彿書生一樣的漢子,跟著飛熊團一路戰到現在,手底下的營伍雖然不滿編,卻操練得最為穩當:「你部最能守,擋住耿仲明所部。」

「末將領命1楊甲一沉聲說著,面不改色。

「其餘各部,隨我迎戰孔有德。」

……

飛熊團動了。

這一動,迅猛如飛,一朝軍令下達。各部即可開動,原本被飛熊團這一驚一乍弄得軍陣都不穩的八旗漢軍一見這動靜,頓時也緊跟著繼續衝殺過去。

只是,就是這麼一個一驚一乍的過程里。八旗漢軍卻跟不上了。

包裹的如同一頭黑熊的包果身披鐵甲,一如當年猛如虎做過的壯舉一樣,走在兩部前方。他的身後,兩個方陣分列左右,大步向前進發。伴隨著包果一步一步的腳印,兩個方陣喊著號子,揮著烈日下的大汗,步伐整齊,槍口直指,步伐越來越快,甚至到了小跑的地步。

頃刻間,還未等尚可喜整頓好軍陣,眼前的明軍就已經靠近到了八十步的地步。

「不用繼續前進了,準備射擊,準備射擊1尚可喜急得跳腳。

……

但這時,包果也停住了步伐。

「各部整隊,預備1

嘩啦啦……

短短不超過五息的時間裡,各部槍口紛紛揚了起來,在建制超過一半都是火銃手的飛熊團里,一根根中興一式步槍舉了起來,對準了敵人。

而尚可喜部便是在這樣的瞄準之中,巨大的方陣如同一個剛剛大腿狂奔的巨人,奔跑過後由於巨大的慣性難以剎車,竭力穩住陣腳,卻只能陷入混亂。偏偏,尚可喜還不敢用力過猛,生怕將整個方陣弄散架。

一左一右,同樣是兩個方陣的八旗漢軍將整個戰場幾乎都佔據,借著巨大的慣性,甚至他們如同一隻大雁張開翅膀,借著巨大的兵力優勢包住了包果所部的軍陣。

但這時,當距離因為這慣性的前進又靠近到了五六十步的時候,包果的聲音響了起來。

「開火1

砰砰砰……

連綿不斷的射擊想起了。

密布的火網飛去,當下就打倒一大片。隨後,飛熊團的這一支兵馬如同尖刀一樣,迅速向前,直刺而去。

眼前尚可喜所部足足超過一萬人的漢軍八旗軍在面對包果所部的攻勢下,竟是如同牛倒入黃油一樣,幾乎毫無阻塞,犀利無比。

就彷彿,一個精壯的漢子提著一把宰牛的尖刀,一把捅進了胖子柔軟的腹部。隨後,包果動了。

他率部北去,軍陣一陣轉向,直刺巨人的心臟。

尚可喜看著這一幕,驚呆了:「他朝著我來了1

帥旗一陣動遙

包果親自扛著一柄半人高的長刀,大吼著殺了過去:「殺尚可喜就在今日1

尚可喜目眥欲裂,高呼道:「豫親王救我啊1

多鐸冷哼一聲:「真是廢物,還好我有後手。命令尚可喜守住三刻鐘,鑲白旗固山額真英俄爾岱很快就上去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