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七章:必勝的依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必勝的依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莫德里一入內見了祖大壽便感覺到了不對勁。

「莫德里,有一物還請借用。」祖大壽凝望著莫德里粗壯的脖頸。

莫德里不解:「什麼東西?」

「借你項上人頭1祖大壽忽然間拿起手中茶杯,就地一摔。

嘩啦啦,上百刀斧手齊齊從屏風后衝出。只不過十息的時間,莫德里的腦袋便被割了下來。

一個時辰后,紅娘子、徐聞以及祖大樂率軍進入寧遠。

大明的日月龍旗升起。

寧遠光復!

位於遵化南面的梨河北岸里,八月二這一天的氣氛開始驟然變得緊張。

不出意料,朱慈烺來了。唯一超出意料的是,朱慈烺帶著除了京營六千餘兵外,竟然還有近衛軍團的余部。

這下子,近衛軍團終於齊活了。

傅如圭所部第三團在與劉芳亮所部順軍的作戰之中已然漸漸成熟,有了一支強軍的模樣。

一萬餘人渡河北上,加入了戰場,引起了多鐸的注意。

戰場就此平靜了下來。

多鐸微微感覺到了不安。

圖賴也同樣有這樣一種不安,他聽著身後的斥候道:「宣府軍幾乎傾巢而出,宣府總督王繼謨率軍已經過了通州,不日就能過薊州,從我軍後路來1

「這個不日到底是多久?」巴爾哈拉惱了:「你為斥候,還不知道嗎?」

「去探1圖賴打發走了這個斥候,他看著巴爾哈拉,忍著心中不耐,道:「宣府軍到底是如何行軍的,眼下還不得而知。若是如我軍一般,以騎軍為主,那明后這兩天就能從腹背殺來了。若是以步卒為主,那估摸還需要三五日的時間。但無論如何,這都說明我軍的時間不多了。」

巴爾哈拉估算了一下,頓時也明白了厲害,但他可是進攻過宣府的,蒙古人對於這支邊軍的熟悉遠超旁人:「依我所料,宣府應是以步卒為主。邊軍雖然戰馬不少,但都缺乏軍資照料,就連各部主將身邊的親衛也不能實現全部配馬。除非……」

「除非在京師能夠給他們換上全部的戰馬……讓宣府軍能夠加速向遵化行軍……」圖賴明白,只有朱慈烺登基后的京師才能有如此眾多的軍資。

「無論如何……不能再簡單圍困了。必須先拔掉裡面的釘子……」巴爾哈拉沉聲地說著。

「將消息傳給豫親王,我們不能再被動下去了1圖賴說完,看向茫茫夜色里的東勝右衛,轉身回營。

……

遵化城內,主帥營帳。

多鐸深深呼出了一口氣:「這大明,真是我大清立國之天敵啊1

正白旗固山額真阿山,鑲白旗新任固山額真漢岱,以及隨軍而來的科爾沁土謝圖親王子巴達禮以及三順王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紛紛肅立。角落裡,吳三桂悄然回想著那日張鎮的話語。

「這一回大明的皇帝真叫我們開眼了……這忽然間又冒出來一萬多的兵,還都是些全火器的軍隊,看旗號,是近衛軍團的擴充第三團。照這麼下去,等近衛軍團這旗號越來越擴充,會火銃的兵越來越多。我大清的優勢就越來越少了……」漢岱憂心忡忡。

阿山沉聲道:「這一回得先解決了第一團、第二團還有那什麼飛熊團。這是明國近衛軍團的四部主力之三,沒了這主力兵馬,這明國也就是傷筋動骨,折損到根本了。到時候,我大清也能將這火器慢慢裝備起來。」

「這一回漢軍看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稀鬆平常,豫親王,不如組建我蒙古火銃方陣罷1子巴達禮昂然說著,目光炯炯。

三順王聽此,紛紛都急了。

尤其尚可喜,當即高聲道:「要不是我軍能戰,如何能有這麼多的戰果?讓蒙古人來,你們可認得這火銃要如何使喚?」

「夠了,都別說了1多鐸不耐煩地怒喝道。

帳內恢復了安靜,眾人紛紛朝著多鐸行禮。

「圖賴那邊也將消息傳來了,西面的宣府軍恐怕再過幾日也會過來。在繼續等,我們的優勢也會消失。」多鐸站起來,看向掛在帳內的一副巨大地圖:「所以我們得行動。在此之前,先解決幾個軍紀的問題!馬紡嶺的丟失……這一回是尚可喜的罪過。尚可喜革職下獄,其部火銃兵由子巴達禮統帥。」

「是!我部定不負豫親王所託1子巴達禮高聲大笑。

旋即,幾個孔武大漢沖入帳內將尚可喜押下。尚可喜一臉失魂落魄,孔有德與耿仲明對視一眼,紛紛心有戚戚。角落裡,吳三桂怔怔地看著這一幕,喟然長嘆。

帳內軍紀因為尚可喜的處罰而一片嚴肅。

「必須準備攻克東勝右衛了。」多鐸心中想著,環視眾人,正想著如何安排這一輪的進攻任務。眼光若有若無撇到吳三桂身上時,心中悄然有了定計。

相反,吳三桂此刻卻一下子預感到了不妙。

關寧軍一路攻來,功勞基本上沒立幾個,行事也是格外低調。但越是如此,越是讓多鐸想要拿關寧軍開刀。漢軍為異族,比起蒙古人而言可更加惹人記恨。漢人勢力的強大從來就不是滿洲人們所需要的……

就當多鐸心中想法越來越完善的時候,忽然間,帳內闖入一人,眾人定睛看過去,赫然是多鐸的親衛:諸爾甘。

諸爾甘驚喜難言,看著多鐸道:「豫親王!明軍出營了1

「什麼明軍,哪一部的?」多鐸驚了。

「是東勝右衛里的1諸爾甘連忙道。要是南面那一部的明軍,那當然不是驚喜,那是驚嚇。

可要是東勝右衛的明軍從烏龜殼一般的營房裡走了出來,那就不是什麼驚嚇,而是驚喜了!

「天助我也啊1多鐸重重鬆了一口氣。

「全軍備戰」

……

李定國輕輕呼出一口氣,他的身後,第十步兵營的將士們開始列隊。在他的左邊,是虎子臣的第五步兵營,右邊則是第四步兵營。

第四步兵營的校尉不是別人,便是陳德。也就是陳永福之子,也是這一回第三團上下行軍格外順利迅速的一個原因。

眾人體諒陳德救父心切,朱慈烺領軍殺來,更是格外擔心東勝右衛里的近衛軍團主力。

「他們也出來了。」傅如圭放下瞭望眼鏡。

「大大鬆了一口氣埃」朱慈烺看著飛熊團、第一團以及第二團的旗幟次第出來,重重鬆了一口氣。

要是這三部被擊潰了任何一個,那都是讓人心痛到骨子裡的損失埃

「不過,有些不對勁……」朱慈烺喃喃著:「傳令各部加速,與他們接應1

朱慈烺來之前,整個戰局有些頗為犬牙交錯。這裡是清軍佔據,那裡是明軍所守。因為占著兵力優勢,清軍幾乎將東勝右衛各處可以擠占的空間都擠佔了去,唯恐讓東勝右衛里的明軍逃了。

整個戰場大體分為這幾塊。

首先是清軍主力駐紮的遵化城。其次便是東勝右衛的衛所城,裡面駐紮著近衛軍團三個團以及一個**騎兵營的兵力。除此外,便是在十八里庄西面虎視眈眈的圖賴所部從黃崖口突進來的滿蒙清軍。

為了應對清軍的進攻,十八里庄是圖賴與第一團對攻的戰場,這裡是西面戰常

東面就相對而言複雜許多。

東勝右衛的正東方是遵化城,正北方是孤子山炮台,是一處叢林山地。

東面就是一系列的主戰場了。其中,北面的黃土崗是一處要道,鎖住北面進攻之地。

中路就是寬河千戶所,這裡的地面最為平坦寬闊,是一處天然適合大戰的場所。位於寬河千戶所的正南方便是群山叢林,東南面則是通往玉田縣的大道。從這裡南下,便可以看到梨河,也就是朱慈烺大軍主力所在的地方了。

在這裡有一處要道,就是馬紡嶺。

清軍從馬紡嶺退了出去,尚可喜的殘部被併入到了科爾沁土謝圖親王子巴達禮的手中。

原本,仗著兵力優勢,尚可喜依舊帶領著大軍念念不舍,虎視眈眈。

但這一回朱慈烺率領大軍兩萬餘人來了,明軍的兵力劣勢終於得以扭轉。

面對朱慈烺所部第二團以及京營的氣勢洶洶,橫插在馬紡嶺上念念不舍的清軍終於退了。

至此,朱慈烺順利與近衛軍團主力合攏。

朱慈烺趁著這個機會在馬紡嶺見到了受困許久的各部將領。

虎大威、陳永福、夏晨以及劉振率領身後諸將見禮。

朱慈烺目光掃視過去,久別重逢的笑容漸漸淡了:「徐彥琦呢?」

「聖上……」夏晨眼眶一紅:「朗將……朗將,是陣亡的1

「徐彥琦……」朱慈烺聞言,忽然間身子輕輕一晃,有些站立不穩。他的身後,傅如圭急忙過去攙扶。

沒多久,朱慈烺沉沉吐出一口氣:「朕……倪元璐!你將此事記住,戰後好生安排。朕要親自出席祭拜陣亡烈士。只可惜,眼下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夏晨,我命你暫代飛熊團朗將之職,主持飛熊團的指揮。此戰,必須為我大明勇士復仇1

「復仇1

「復仇1

「復仇1

……

梨河北岸,一道大軍悄然出現。

諸爾甘領著一部三千餘人的鑲白旗步卒列陣以待。

咚咚咚……

鼓聲響起,遵化城的四門打開,城內,湧出十數萬的軍隊。

西面,十八里庄外,圖賴聽著這遠方的鼓聲,道:「該我們了。這一回,那明人不知死活,放著守城不要,要來野戰。那我們就給他們一個應有的結局1

十八里庄的壕溝鐵絲網已經被填完推倒,第一團的大軍一樣從東勝右衛傾巢而出,出現在了寬河千戶所寬廣平坦的土地上。

第一團、第二團飛熊團以及劉振所部**騎兵營都聚集在了這裡,他們與包括朱慈烺所在的第三團以及京營一同匯合。

第一團依舊負責了抵抗西面來犯之敵的任務,比起上一回的辛苦,得到補給后,他們將有在東勝右衛營地里城牆上火炮的支援。

這一回,再也不需要他們抽調兵力了。而且,伴隨著第三團的到來,還有在開封得到新兵訓練的預備役也擴充進了各部。

大明的將士們緩緩恢復著戰鬥力。

他們忐忑不安地等待著戰鬥的開始。

清軍也已經出現了。

這一回,吳三桂重新出現在了戰場的第一序列上。他的任務,是替代此前尚可喜的方向,朝著戰鬥必然最激烈的馬紡嶺處進發。

當然,與他一起的還有朝著寬河千戶所中路的子巴達禮以及另外兩個漢王,孔有德以及耿仲明。

更加讓人驚訝的,還有阿山的出現。

阿山是正白旗固山額真,他的出現,便意味著這一戰正白旗也會上常再加上要為英俄爾岱報仇的漢岱,這意味著滿洲人的主力也要進場了。

「決戰礙…」上場的吳三桂有些感嘆。

他的黑眼圈有些深重,昨日,他一宿未眠。

因為……張鎮又再次出現了。這一回,張鎮甚至沒有用勸說的語氣,而是彷彿對自己的手下下命令一樣,直接讓吳三桂選擇時機臨陣倒戈。

吳三桂想要當場駁斥,但理智讓他沒有做出來。

張鎮不是魯莽的人,能作為錦衣衛的鎮撫使,那定然是有極大的才智與毅力。他不會無的放矢……

這讓吳三桂不由想起了那日張鎮所言:「但聖上相信……你會反正的。眼下在很多人看來或許最不是時候,但越是足夠大的反差,越是能夠讓人震驚……動搖原本的信念。」

……

「足夠大的反差?是指朱慈烺還帶著原本沒人預料到,能夠有足足兩萬可戰之兵的近衛軍團第三團以及京營嗎?可這個反差就足夠?哪怕增兵兩萬,也頂多只能證明,明軍有一戰之力。你們的信心……到底在哪裡啊1吳三桂有些抓狂。

……

山海關西面的關城吱呀地一聲打開了。

上面,大明的日月龍旗迎風招展。

無數金錢鼠尾的滿人光禿禿地騎著一匹快馬,亡命西去,他們的目的……是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