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一章:亡命而逃的多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亡命而逃的多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軍在寬河千戶所的局部戰場里形成了優勢,他們發起了圍攻,被包圍的便是上次與飛熊團作戰時原來三順王的軍陣,也就是上一回尚可喜、耿仲明以及孔有德的戰常唯一不同的是,馬紡嶺由原來的尚可喜變成么蒙古科爾沁部親王子巴達禮。

當子巴達禮炸膛跌落馬下的時候,李定國轉瞬想起了獲鹿鎮一戰發生的景象。

那一戰,也是激烈戰況之中,李岩所部的大順御林軍發生了密集的炸膛擊潰了士兵們最後作戰的意志。事後調查發現,這些火銃果然被設計的槍管過薄,而裝藥量卻比明軍規定的還要多。因為這樣的改動十分細需要一段時間的頻繁使用后才能顯現,以至於清軍里發現了這一點也不明白後果。

當炸膛頻發成了定時炸彈以後,鳥銃便不被信任,士兵們迅速拒絕使用。他們可不想還沒殺敵,自己就先自殺了。如此一來,士兵便迅速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不能開槍的鳥銃與燒火棍有什麼區別?至少中興一式步槍還有刺刀,而清軍趕製的鳥銃根本沒有。

「這一批槍都有問題,他們的射擊壽命被人為的壓得很低!這……」李定國忽然間又想起了當年京師里發生的一起間諜案,那個案子里不就是說魯密銃的工匠帶著圖紙跑到了建奴那兒?

如今看來,這一批火銃從設計上就有問題!而這一點,是大明處心積慮從一開始就有埋伏的。

李定國一念於此,頓時下達了全軍衝鋒的命令。

他們的對面,科爾沁部雖然戰鬥意志崩潰,一旁的八旗漢軍還沒有退縮。

對於子巴達禮的炸膛,孔有德與耿仲明都不以為意。他們的漢軍訓練起來可比起這些人頻繁多了,怎麼可能會放過量的火藥?

轟轟轟……

……

孔有德愕然地看著軍陣之中忽然間傳來的爆炸聲。

幾個僥倖沒有傷到的士兵高呼道:「我沒有放過量,沒有!這火銃有問題1

「天兵都說山海關都被大明打下來了,我們輸了。就連上蒼都讓我們的火銃壞了1

「火銃都中了邪1

「不能再用了。跑啊,這是上蒼對我們做漢奸的懲罰。再不跑,就跑不掉了啊1

……

孔有德的軍中,嘩然之聲不斷響起。一陣吵鬧間,第一個臨陣脫逃的士兵出現了。緊接著再次出現的逃兵就從數量變成了兩個,四個,八個……一直到轟然一聲嘩變之下,上百的逃兵出現了。

當明軍的進攻發起之後,孔有德絕望了。

還敢勇於反抗的士兵又想起了炸膛的聲音,旋即,一戰之下,上千八旗漢軍潰退。這一回,潰退之勢如堤壩崩潰一樣轟然爆發。

孔有德被亂軍裹挾在軍中,竟是忽然發現幾個親軍盯著自己,齊齊爆發一聲怒喝:「抓住孔有德反正,我們就能贖罪1

「孔有德,救我啊1這時,隔壁耿仲明忽然爆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大叫。

孔有德看過去,赫然發現耿仲明竟是已經被團團圍護,絕望地朝著孔有德這邊且戰且退而來。

孔有德茫然地看著這一切,苦笑道:「罷了罷了,幾位,我便送你們一場富貴吧。」

說完,孔有德丟下手中刀槍。身周,迅疾撲來幾條大漢。

遠處,吳三桂看著這一切,忽然間感嘆道:「若是我此刻沒有如現在一般臨陣倒戈反正大明,豈不是眼下子巴達禮、耿仲明與孔有德的下場就是我的榜樣?好在……好在礙…」

好在吳三桂反正了。

而現在,他們正與正白旗的大軍戰作一處。

要知道,正白旗可是清軍手中的王牌,但現在卻被關寧軍殺得難分難解。尤其借著後方火炮之勢,關寧軍甚至可以在多處戰場上取得一些優勢。這讓十數年來身受建奴野戰欺辱的吳三桂忍不住心中大為解氣。

他看著陣中的多鐸,大笑道:「多鐸,漢軍已然崩潰。爾等滿洲八旗軍也不過如此,待我大明近衛軍團一刀,爾等便是粉身碎骨。眼下,還是早些投降。我再為聖上求情饒你一命不死1

「狗賊,你這三姓家奴,也配來和我說話?」多鐸怒氣蓬勃,卻不得不承認眼下的現實。局面已經不利於清軍了。

方才,在多鐸親自主持之下,正白旗終於穩住了陣腳,沒有被吳三桂擊潰。因為沒有李定國的幫助,吳三桂也明白自己再想要孤軍擊潰正白旗是不可能了。但他相信,只要耿仲明、孔有德以及子巴達禮這些已經深陷佔據的蒙古八旗與漢軍八旗軍潰退。失卻這些炮灰的滿洲人便將極大失去戰鬥意志。

要知道,滿洲本部兵馬人數稀少,用起來各個都是精貴,折損多了勝仗也是個吃虧的敗仗。

果不其然,多鐸看了戰局以後,喟然長嘆。失去了三順王五萬餘人,又沒了蒙古軍。不算那些維持沿途輜重的非戰鬥部隊,多鐸就只有總計五萬餘人的滿洲本部兵馬了。

這一步兵馬對於明軍而言已經夠不成兵力優勢。甚至,在這個數量級上,多鐸也沒有了必勝的信心。光是近衛軍團眼下就有三萬人左右的兵馬呢。

「這裡不能打了,去十八里庄!走小道,與圖賴匯合1多鐸咬了咬牙,下了決斷。

一聲令下,數萬滿洲大軍撇開深陷重圍的八旗漢軍與八旗蒙古軍,接應著進入戰鬥的鑲白旗后,撤離戰場,朝著西面奔去。

看著這一幕,吳三桂頓時懊惱起來了:「多鐸竟然是這麼一個膽小鬼!我只不過諷刺幾句,竟然跑了1

萬一走了這條大魚,這一戰的功勞就要大打水分了啊!

「快去,纏住多鐸1吳三桂急的大喊。

戰場上,飛熊團的夏晨與陳永福都是迅速下令,緊隨追殺上去。

但當明軍從堂堂之戰變成追擊之後,手中的火銃一下子也不好使了。沒有沿途攔在半道的明軍,從後方追殺過去可沒有時間手持火銃列隊追殺。

尤其清軍幾乎都是全都配備戰馬,四條腿跑起來,頓時就撤離了戰常只餘下數千陷入纏鬥之中的正藍旗部清軍。

看到這一幕,陳永福與夏晨都急了眼。

「建奴哪裡逃?我**騎兵營可不是好欺負的1這時,劉振忽然大發神威。三千餘人京師追著鑲白旗萬餘人尾隨追殺而去,一路上殺得人頭滾滾,頓時便讓清軍陷入一片人仰馬翻之中。

見此,吳三桂頓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只是,他忽然間發現清軍里又斜刺里殺出來千餘精銳,迎頭撞上去,打斷了劉振的追擊。

「兵力太少了!這是多鐸的殺手,都是從極北之地抓來的野女真,最是兇悍不過。這一番斷後,恐怕就追不上了1吳三桂熟知內情,望著這一番追擊之勢,頓時重重嘆了一口氣。

「聖上,多鐸西撤與此戰情況已經急報虎大威了。第一團已經傳令開始警戒。要讓第一團攔下來嗎?」倪元璐看著朱慈烺,目光炯炯。

朱慈烺看著幾個將官紛紛嘆息的模樣,笑道:「看來大家對於走脫了多鐸都是耿耿於懷埃」

「多鐸不死,這一番建奴入寇京師便算不得收穫全功。此人為建奴朝中不多的帥才,此番先是趁著聖上平定順賊入寇,后又借著詐降陷我大軍。此戰若不能殺此獠,則我大明禍患依舊難以斷絕1陳永福感慨至深,他駐守薊鎮,實際上已經領了薊鎮總兵,對京畿防務被多鐸破壞得多嚴重最為了解。

「可是……」夏晨欲言又止。

第三團朗將傅如圭道:「方才聖上既然下令先解決漢奸,再回過頭來收拾建奴,那定然是有所考慮的。」

傅如圭明白朱慈烺的一些計劃,戰術上朱慈烺或許很依賴樞密院進行具體的計劃,但戰略上的判斷朱慈烺是一向精準的。

陳永福凝眉,想要反駁,卻收住了聲。他聽著傅如圭的語調顯然不是在阿諛。聯想到朱慈烺布局的本事,他心道:難道,經歷了山海關恢復、刺殺阿山以及吳三桂反正後,陛下的後手底牌,到現在還沒有出完嗎?

答案是肯定的。

朱慈烺望向那邊,笑著道:「讓虎大威不用著急著攔住多鐸。困獸猶鬥,第一團與飛熊團這幾日折損夠多了。咱們先一路追殺暢快一陣子,眼下還不是最終撒網的好時機。這會兒,先讓多鐸開心一會兒。畢竟,樂極生悲的事情,更加讓人喜聞樂見呢。」

陳永福眉頭徐徐展開了,他更加篤定朱慈烺還有後手了。

倪元璐笑著去布置去了。

……

看著數萬清軍大軍從東面戰場里一路撤退而來,虎大威頓時明白東面打了一個大勝仗。

果不其然,來自樞密院的傳令兵很快就來了。來的還不是一波,是兩波。前頭一波印證了虎大威料想明軍主力在東面擊潰八旗漢軍與八旗蒙古軍的事情。

「沒了漢軍與蒙古人,建奴也消了拚命的心思。看來,他們是想先聯合圖賴將我們解決了。若是如此,還真有可能將這戰局扭轉1劉勝很快明白了多鐸的打算。

圖賴這個方向眼下占著從遵化通往黃崖口邊牆的山道,到時候進可攻退可守,戰略勢態還是能夠佔據主動權。

「多鐸的確是老辣。原本在遵化,兩面夾擊我等。眼下這乾脆利落地捨棄遵化逃到邊牆口上,還是能拿到不敗之地。不愧是建奴麾下大將……」第一團喃喃著,忽然見第二個傳令兵來了。

傳令兵乾脆利落,十分客氣,講完了軍令就走,卻讓虎大威失神良久。

「聖上有令,第一團以保全己身守住東勝右衛城為要,有限狙擊,不得浪戰1猛如虎複述著傳令兵的話,一臉不解:「這意思,是不讓咱們出去攔住多鐸?這可就放走了一條大魚了啊1

「聖上……是不想我們被左右夾擊罷。十八里莊上圖賴攻得很猛,第一團的預備隊也只剩下半個營的兵力了。想要攔住多鐸,第一團折損會很大。」劉勝試著解釋了一下。

但轉瞬,猛如虎就梗著脖子道:「我大明軍人,何時怕過犧牲,畏懼流血?」

「但那不是無畏的犧牲!聖上的命令是保全己身,為的是留有餘力1劉勝說著,忽然道:「聖上還有後手?」

「預備隊準備作戰!猛如虎,你領你部執行軍令,有限狙擊,不要浪戰。但記篆…保持隨時投入戰場的力量1虎大威當機立斷。

……

多鐸凝望著東勝右衛城,良久才收回目光:「曾經想著如何打破此城,便可以將這大明屈服在我大清的軍威之下。沒想到,眼下卻要盼著他不傾巢而出……」

要知道,當今日多鐸知曉東勝右衛里的明軍出戰的時候,他可是歡欣鼓舞,以為能夠全殲明軍呢。

沒想到,半日的功夫下來,距離夕陽西下還有兩個時辰的時候,吳三桂叛逃,山海關寧遠錦州等地紛紛丟失。最終,阿山這樣一個堂堂滿清大將也被刺殺。

如此逆轉,讓多鐸所有心血紛紛空擲。。

「豫親王!出來的只是一個猛如虎,領著兩千人,遠遠追殺,不敢掠陣。明人氣餒了1這時,一員小將近身來報,赫然便是多鐸的親軍將領巴爾楚渾,只見他大大鬆了一口氣,很是放心下來。

多鐸聞言,也是心中一松:「如此一來,我滿洲還能保全四萬餘兵馬。還好都是人人有馬,要不然行動之間,還真不能如此之快。」

感慨完了,多鐸也快馬一鞭,道:「先去與圖賴匯合1

滴答……

一聲大汗滴落,巴爾哈拉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景象,道:「他們來了……」

圖賴反應迅速:「快報給豫親王,千萬不能來這裡1

齊賢騎著馬,身後三千餘第三步兵營的將士們一樣都是全副武裝,全然都是騎馬從西往東來。他們在一天前抵達薊州城,連夜行軍,朝東接連越過井兒峪抵達石門鎮后稍事休息便朝著遵化出發。

井兒峪的西北方便是黃崖口!

「市,才剛剛發力1齊賢望著前面殺得正歡的圖賴所部滿蒙清軍,大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