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二章:大局已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大局已定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下午的石門鎮一片荒蕪,經歷了清人的蹂躪,百里無民聲,雞犬不得聞。唯一時不時響起的也只有駐紮在這裡滿蒙清軍的戰馬。

這幾日,大戰開幕,戰馬低頭尋鮮草的聲音也漸漸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戰馬的嘶鳴聲。那是戰鬥開啟的符號。

半個月前圖賴率領滿蒙清軍抵達這裡以後,大小戰鬥已經發生不下十數次了。曾經繁華的石門鎮里一片荒蕪,整個地面彷彿是西疆的沙漠一樣。地面上光禿禿的,除了泥土便是沙石。

大道兩旁的樹木早已被砍伐充作軍營駐紮所用,地面上的青草也早已被眾多的戰馬啃食。來回數萬人的奔波廝殺下,地面上的血色摻雜了幾分血色。

這會兒天高雲低,戰爭的進行在這一刻悄然得到了延緩。

圖賴預感到了什麼,命令麾下的正黃旗滿洲將士退出戰常巴爾哈拉等蒙古人見此,也紛紛有樣學樣離開了戰鬥。

劉勝的虎賁營沒有著急發起進攻,戰場上這一刻顯得有些詭異。

沒多久,東面的多鐸便在這樣一份寂靜之中抵達。

多鐸渴望著與圖賴聯手剿滅眼前的虎大威所部第一團。

但虎大威對圖賴的剋制卻讓多鐸尋不到機會,對此,多鐸一腔憤慨。他打定主意這番回國后要好好教訓一頓圖賴,甚至要將這一戰失敗的責任都推到圖賴身上。

下令收縮兵力的圖賴根本不在乎這些,他凝望著西面,那裡,滾滾塵土揚起,地面一陣顫動。

十數息后,日月龍騎迎風飄揚。

齊賢率領著所部第三步兵營抵達了戰場,在距離石門鎮西面韋家嶺停了下來整隊。

第三步兵營不愧是被朱慈烺派去增援宣大二鎮的營伍,一聲令下,便迅速開始列陣準備。其後戰鬥工兵同樣開始構築公事,卡住要道準備防守。

見此,圖賴迅速想起了東面十八里庄第一團陣地上那些鐵絲網后的壕溝,那些的清軍已經填進去不下五千的傷亡。

圖賴的嘴巴抽了抽,他聽到一旁的巴爾哈拉語速極快地說著什麼。

「看樣子只有三千餘人一個營的兵力,還不算多。上一回就是那甚麼近衛軍團中最強的虎賁營,不也是在我大軍衝擊之下搖搖欲墜?若不是天黑得早,又死了英俄爾岱,我們早就攻破了。這一回,我們也一定能突圍出去!而且,還有豫親王的大軍呢1巴爾哈拉一口氣一連串說了許多,彷彿是對圖賴鼓舞,又彷彿是在自我安慰。

「豫親王的大軍還要抵擋追殺來的明軍……定然有極大的妨礙,才會讓豫親王從遵化逃來石門鎮……」圖賴說完,忽然瞪大了眼睛,道:「方才是誰去傳令的?不僅不能讓豫親王來這裡。我們還得北上1

「逃?」巴爾哈拉瞪大了眼睛。

很快,他就明白了圖賴的意思。

並非只有區區齊賢第三步兵營一個營的兵力。

旋即,斗大的一個王字大旗立了起來。宣府總督王繼謨的大軍也在此刻抵達了石門鎮。

而這時,石門鎮的後方一陣人喊馬嘶地響起。巴爾哈拉望過去,赫然看到了多鐸親率正白旗領著漢岱的鑲白旗抵達了石門鎮的東面。

說來也巧,石門子的東面也就是而今多鐸抵達的地方赫然就是後世清東陵的所在。

這裡山清水秀,風水極佳……

「只可惜,是一處埋葬死人的地方。」朱慈烺說著,其後數萬大軍解決了在戰場上糾纏了一會兒的八旗蒙古與八旗漢軍后在後世清東陵後方的李官屯停住了下來。

……

石門鎮里,圖賴躬身朝著多鐸行禮。

「圖賴!你到底怎生想的?我一來你竟然就下令退兵?若是方才滅了橫其間的虎大威,眼下便能少一分制肘。你如此怠慢戰事,是逼本王對你行軍法嗎?」多鐸氣勢洶洶。

圖賴苦澀地道:「殿下隨我往西一看,便能明白了……」

西面,滾滾的鐵蹄聲已經越來越大了。

越過灰塵后,是緩緩從四面未來的明軍。

他們旗幟各異,有代表第三步兵營的,有代表齊賢的,更多的還有宣府軍里各處總兵參將的。

「宣府軍來了。號稱兵馬三萬……」圖賴嘴巴抽了一抽。

巴爾楚渾當下反駁道:「絕無三萬,這宣府軍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虧空,一路來的頂多也就萬把人1

「可配著宣府軍來的,還有那足足三千餘人的近衛軍團第一團第三步兵營。」巴爾哈拉齜牙咧嘴:「他們佔住了去黃崖口的山道1

石門鎮的西面就是後世的於橋水庫,於橋水庫與燕山相對的地面上是一道足夠大軍通行的山道。過了這山道,便能見到黃崖口。

而這些滿蒙清軍便是從黃崖口闖入大明關內的,如何不知道這黃崖口有多重要。

但眼下,齊賢以及王繼謨帶著宣府軍橫在這山道之前,等於將這一條大道廢棄。如此一來,也就是斷絕了滿蒙清軍退出關外的大道。

沒了這大道,多鐸靠著捨棄八旗漢軍與八旗蒙古軍這才賺下來的時機豈不是頓時荒廢?原本還留著一條黃崖口後路的時候,他們還可以說自己進可攻退可守,不至於全然被動。

但眼下黃崖口的後路沒了,這戰略局勢自然惡劣到了極點。

聽著巴爾楚渾與圖賴、巴爾哈拉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罷,多鐸頓時只覺得腦門一陣氣血沖頂,讓他身子幾乎跟著一晃,差點暈死過去從馬上衰了下來。

還好巴爾楚渾眼尖,撇下這點鬥嘴的心思立刻過去將多鐸從馬上攙扶了下來,緩解了這差點跌落馬下的尷尬。

多鐸死命地趁著身子,左右冷著臉看著一干諸將。

此刻,一干諸將卻是如喪儐考,紛紛一臉絕望。

旋即,多鐸就明白了。靠著這些士氣喪盡的人,他是絕難再有一點回還之地了。

而這時候,多鐸也終於明白一開始朱慈烺為何選擇第一時間圍殲八旗漢軍與八旗蒙古軍,而不是選擇硬抗正白旗以及鑲白旗的清軍主力。

心中廡┬乃跡多鐸越想越氣,卻越想越是沒辦法。

朱慈烺的錯誤被他們認為是個驚喜,於是八旗清軍撤離的時候毫不含糊,生怕對手反應過來。

而今……士氣喪荊

多鐸心中猛地打了一個寒顫,大步朝著前面看去。

那山道前方的平地里,人越來越多,兵馬越來越眾,防禦工事自然也是越來越堅固。眼見於此,多鐸恨不得這一刻昏死過去,這才可以避免去想那最惡劣的境遇。

但他不能倒下!

他知道,此刻無數目光已經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該死的……要攻打一處已經準備防禦的明軍,那得花多少時間?而且,朱慈烺那廝定然就在後方不遠處,隨時準備殺過來1想到這裡,多鐸更是心中痛苦萬分。

清軍向來是善攻不善守,也就是後來漢軍越來越多,有了火炮這樣的神器以後攻城的手段才得以增加,不再需要害怕名城。饒是如此,多鐸也是對於京師、薊鎮三屯營這樣的堅城信心不足。

眼下緩急之間,哪裡還有攻城的時間?

「報!豫親王,不好了,後面明軍追殺來了1

「報!豫親王,南面高家坡上疑似有明軍活動的跡象。根據探馬所觀察到的景象,是明軍的炮營在移動1

轟轟轟……

幾乎是為做配音一樣,伴隨著斥候的消息回報,轟隆轟隆的火炮聲就奏響起來。

「是東勝右衛城上至少三千斤的紅衣大炮!他們在東勝右衛上布置不多,無需驚慌1熟悉情況的巴爾哈拉急忙解釋。

「那高家坡上就是千斤級別的小跑?靠得這麼近,居高臨下……我眼下大軍聚集之處,都將成為葬身之地!氨多鐸心中喃喃著。

「豫親王怎麼辦?」

「如今之局,該如何是好啊?」

「豫親王?」

「豫親王?」

「豫親王,快想想辦法吧1

……

巴爾楚渾與圖賴等滿洲將官一個接一個地向前不斷聞訊,急切得多鐸腦袋彷彿要炸開一樣:「都住口1

戰場里陷入了一片寂靜。

只剩下了東面不斷響起明軍的喊殺聲,以及無數滿清士兵的慘叫聲。

在這樣的一片背景樂下,這樣的寂寞顯得無比寒顫與絕望。

「沒了黃崖口……特娘的就突破不來邊牆了嗎?殺不破西面的宣府軍與明軍第三步兵營,你們這群狗崽子還奈何不了長城上那些小小關隘嗎?」多鐸喘著粗氣,怒罵之下,終於看到了眾人眼裡一點點生色升起。

多鐸緩緩指著北面,道:「從此北去,有一小道,可過馬蘭峪關。那裡越過燕山便是哈喇河套。上了草原,我等便是鳥入山林,誰也別想再尋到1

「但我等需要一個斷後之人……」漢岱輕輕地說了出來,聽得眾人紛紛感覺心中一冷,盡皆凜然。

這種情況下斷後,那可真就是九死一生的境地了。

東西兩面夾擊之下,失卻了主力清軍的斷後部隊幾乎可以說是必死之局。

此前明人沒有死命進攻,便是想要一點點軟化清軍的戰鬥意志,待到清軍發現被前後夾擊后才士氣崩潰之下,便可以輕易收割。

顯然,這種情況下,必須要一員大將帶領才可以讓穩住陣腳。要不然,縱然是不怕死去斷後,也是做不好斷後的活計。

眾人紛紛不由低頭。

砰砰砰……

轟轟轟……

忽然間,彷彿地動山搖一般,南面的高家坡上,無數炮火聲密集響了起來。這一回,縱然是再不懂行的人聽見這密集的各色炮火聲也能明白高家坡上的明軍炮兵陣地已經構建。也正是如此,才會密集響炮火之聲。

「必須決定了1多鐸掃視全場,最終目光落在了圖賴的身上,沉聲道:「圖賴,你的家人,我會照顧好的。你來斷後罷。」

圖賴微微閉上了眼睛。

作為正黃旗的固山額真,能夠坐上這個位置可不簡單。他明白了多鐸的意思,要是這一戰最終活著的是圖賴而不是多鐸,縱然他能帶回兩三萬的滿洲兵馬,多爾袞也決計不會讓他好過。只有多鐸活著,他圖賴才能保全家小的安危。若是萬幸可以逃出升天,定然也會得到回報。

「末將……領命……」圖賴重重吐出一口氣。

見圖賴應下,多鐸笑了:「將全軍輜重、火炮、兵甲都送與正黃旗1

圖賴轉身,看向東面。

那裡,明軍已經列陣完畢,朝著西面緩緩壓過來。

那是怎樣的景象埃

第一回,明軍在兵力上獲得了優勢。上萬人排列戰陣朝著西面一排一排地壓過去。這景象,就彷彿掀起了百丈高的巨浪一樣。

而現在,他們朝著石門鎮壓過來,如泰山壓頂。

「準備防禦1圖賴沉聲下令。

只是,就當圖賴想要如何選擇人手分派任務的時候,有一個人卻失蹤了。

「巴爾哈拉去了哪裡?」

……

「清軍又要跑了1高家坡上,倪元璐大為緊張。

「大局已定,他們跑不掉的。」朱慈烺聲音淡淡的,十分平靜:「你說呢?巴爾哈拉……」

「降將巴爾哈拉,叩謝吾皇天恩!那多鐸的確已經逃跑向馬蘭峪關了……但他們卻是別想斷後了1巴爾哈拉全身趴在地上,戰戰兢兢。

朱慈烺輕聲道:「真是不知道圖賴發現蒙古人大半已經失去戰意后……是個什麼景象呢?」

經歷了子巴達禮的八旗蒙古軍被拋棄后,巴爾哈拉一下子便認清了現實,轉頭便來了個臨陣倒戈。草原之上,強者為尊,對於所謂忠誠的念頭有時候還真是淡薄得很。

「末將願為聖上招降蒙古將士!為大明效力1巴爾哈拉敏銳地捕捉到了什麼,興奮頭猛地一下提振起來。

「去吧。」朱慈烺喃喃著道:「多鐸啊多鐸……你還打算去錦州嗎?我猜……肯定不會了罷。」

這時,倪元璐緊張著道:「聖上,各部將官都要爭著追擊多鐸。我們要放走多鐸嗎?」

「放走?」朱慈烺忽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又如何會,這一戰,多鐸跑不了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