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七章:篡位(今天三更還有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篡位(今天三更還有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八月的盛京十分忙碌。

這個嶄新帝國的首姆降淖試純動了戰爭機器。依靠前陣子好不容易打下的遼西,清國對漢人的缺口終於得到了彌補。

有了漢人耕田打造兵械,八旗的滿漢蒙古人們終於可以放下鐮刀與鐵鎚,披上戰甲,騎上戰馬加入戰常

八旗過半的軍隊都已經派出,在大清攝政王最信任的大臣豫親王多鐸的帶領下進入了明國。無數滿洲人們期待著這一支軍隊回國后豐收的景象。

位於攝政王府,多爾袞兢兢業業地批複著奏章。

他自負雄才大略,黃台吉在時武功赫赫,眼下進入順治朝成為攝政王后亦是雄心壯志,想要有一番作為。

只可惜,這個世界里橫空出示多了一個嶄新的朱慈烺。歷史已經悄然改變。多爾袞是不會知道朱慈烺穿越的,但明國的大不一樣卻是他親身感受。原本蒸蒸日上的大清國忽然間就遭遇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多爾袞打入關內卻搞得老巢丟失。惹得孝庄皇后不得不帶著順治皇帝出逃盛京,這才沒有弄得被朱慈烺一鍋端。

如此一個結局對於清國士氣的打擊幾乎是毀滅性的。

對於多爾袞而言,這固然是顏面掃盡,可實際上多爾袞卻有幾分竊喜。這一戰損失最大的是清國,一個鍋里吃飯還有不同桌的,何況大清?頭多爾袞帶著大軍入關有所劫掠,並沒有被朱慈烺的兵鋒所撼動。損失慘重以至於再也起不來的是豪格。

當年,索尼、鰲拜、圖賴、圖爾格、譚泰、拜音圖、何洛會、塔瞻等八人在太宗廟前發誓,要全力扶保豪格上台。索尼和鰲拜還在八角殿上動兵,局勢劍拔弩張。

可伴隨著清軍主力被多爾袞調離,豪格留著正黃旗守盛京,朱慈烺殺來時豪格一戰敗落,這丟失的不僅是軍心,更是多嫡的希望。

曾經在八角殿上對豪格拔劍怒視的索尼和鰲拜紛紛偃旗息鼓,豪格順利被多爾袞圈禁。就此,兩黃旗終於掌握在了多爾袞的手中。

清國的內亂苗頭也就此被掐掉,權柄終於歸於多爾袞的手中。

被朱慈烺攻入的盛京一片荒涼,除了四周的城牆,整個城內宛如核戰爭后的末世,裡面能拆掉帶走的基本上都被帶走了。

這幾乎是一片廢墟。

在這廢墟之上,多爾袞建立起了自己掌控的大清,也順勢推出了嘉與維新。

多爾袞深切明白,想要治國平天下,亦或者維持帝國國力,就必須解決滿漢問題。於是多爾袞開始了浩浩蕩蕩的改革。

第一,省刑罰。不論盛京內外,事無大小,已覺未發覺及已結正未結正之刑獄,悉予宥免。同時禁止違諭興訟者。第二,薄賦稅。自順治元年為始,除正賦外,一切加派盡行蠲免。同時禁止官吏朦朧混征暗派。第三,懲貪官。如發現貪官污吏加耗受賄等事,朝聞夕奏,予以嚴懲。第四,禁擾民。凡役使歸順人民及佔據市行與民爭利者,都經迅速改正。第五,禁投充。新附軍民中凡力能自贍者,均各安本業,不準令其投充為奴。

經過多爾袞一番治理,大半年後,清國不僅重新組織了多鐸入關,國內也終於有了一番喘過氣來的感覺。

攝政王府里,批閱了一會兒奏章的多爾袞起來鬆了松筋骨,卻發現下人來報:碩托與阿達禮求見。

這兩人都是多鐸的親信,在多鐸的陣營里僅次於親兄弟的多鐸與阿濟格。

而且,阿達禮與碩托還是伯侄關係。

碩托成名很早,因為與皇太極的關係很糟糕,多次被罰銀,降爵於是積極跟隨多爾袞,也是因為他,代善不敢輕舉妄動的公開表態反對多爾袞。因為,碩托在兩紅旗的威信僅次於岳託付和薩哈璘,岳托和薩哈璘已經過世,所以,碩托的便十分關鍵。

阿達禮則是皇太極生前的頭號親信薩哈璘的兒子。因為阿達禮曾經在皇太極的寵妃宸妃病故其間喝酒玩樂,被差點削去爵位,阿達禮的生母多次被皇太極責罰,所以,阿達禮懷恨在心,就成了多爾袞的親信。

阿達禮本人在當時的家族中地位是很顯赫的,10歲就襲封郡王,領有薩哈璘生前的牛錄,和多鐸等人相平。

今日這兩人求見,頓時讓多爾袞感覺到了緊要。

很快兩人便進了攝政王府的書房。

兩人都是身材粗壯,典型的滿洲將官氣質,一身勇武,又有上位者的氣度,藏著狡黠。不同的是,碩托是伯,年長一些稍顯沉穩。阿達禮則眼放精光,一見多鐸便眼珠子不斷轉悠,顯得心思極多。

兩人入內,一番見禮落座,氣氛有些奇怪的沉默,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多爾袞開腔打破了沉默:「你二人來定然是有事情罷。巧了,我也有樁喜事。拜音圖的弟弟鞏阿岱告發濟爾哈朗,剛剛上奏了。我打算罰濟爾哈朗五千兩銀子,將濟爾哈朗踢出去。他一向怪話多,這會兒還不老實,正好正一正人心。」

「攝政王這一招幹得是出氣,可要是真如此,那也太小家子氣了罷1阿達禮見此,頓時格外激動:「眼下多鐸在明國打得局勢大好。趁著那朱慈烺打李自成去攻近京師。這大好關頭,應是儘早定下大事啊1

碩托目光灼灼,那大事是什麼顯然不言而喻。

多爾袞表情沉了下來,他感受到了兩人的急切,有些棘手。

要知道,此前多爾袞推福臨上位就惹得兩人大為不滿,覺得多爾袞這是喪氣了。眼下要是不安撫好,恐怕會讓他們更加不可控,做了什麼超出控制的事情。他看向碩托,這位阿達禮的伯伯應是沉穩一些。

卻不料,碩托笑道:「攝政王的名號難道就滿足了我大清的墨爾根戴青不成?豪格戰敗,索尼與鰲拜都是泄了氣,攝政王還擔憂什麼?我兩紅旗上下,已然決意不惜刀兵了1

「現在就篡位?」多爾袞凝眉看著兩人,他明白兩人在說什麼。

只是,多爾袞還未決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