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八章:盛京亂(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盛京亂(三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八月十的盛京攝政王王府里,碩托與阿達禮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他們看著多爾袞擰著眉頭苦思,紛紛等待著那個期待已久的答案。

他們的希望並不過分,實際上也頗為合理。

大清雖然一直遭殃,卻十分意外地幫助多爾袞剪除了異己。如果說,黃台吉死掉的時候大清里還有豪格與多爾袞爭雄多嫡。而今當順治皇帝登記,多爾袞為攝政王的時候,局勢已經一步步朝著有利於多爾袞發展。豪格丟失盛京更是給多爾袞一個絕佳的機會收回了正黃旗的軍權,讓圖賴聯合蒙古軍入關中原,從而讓多爾袞在盛京里保持了絕對的權力。

更因為豪格丟失了盛京,鰲拜與索尼這兩個讓多爾袞頭痛的人物都變得非常安靜,以至於當多爾袞圈禁豪格的時候輕而易舉地便做到了。

這個時候,碩托與阿達禮自然格外渴望多爾袞能夠硬氣一回,奪回皇位。對於滿人而言可沒有什麼嫡庶之分,他們只在於追的拳頭更大。自然,也談不上一點對順治皇帝的擁戴。

多爾袞不知道的是。在歷史上,碩托與阿達禮就曾經準備兵諫試圖來一曲黃袍加身的戲碼將多爾袞推上皇帝的位置上。

只可惜,代善大義滅親出手,將自己一個兒子一個孫子廢掉,惹得多爾袞不得不揮淚斬馬謖,這才平息了這一場兵諫的事端。

後來多爾袞每每思慮此處,都非常可惜。

也不知道是可惜兩個人的身死,還是可惜那一次沒有順勢兵諫。

多爾袞還在想,他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緩緩閉上了眼睛,兩手交叉著握著靠在太師椅的扶手上。

看到這一幕,碩托與阿達禮都安靜了下來。

他們很熟悉多爾袞,這是多爾袞在做重要決定的時候的習慣性動作。這說明多爾袞認真了。

多爾袞本心而言並不著急篡位。畢竟,前線還沒開打呢。按照正常套路來,當然是攜大勝之威之後再篡位最佳。碩托與阿達禮兩人不僅是心急,也是判斷認為這一回是時機已經成熟,不需要再苦等。

畢竟,比起歷史上的情況,而今圈禁了豪格以後多爾袞已經佔優許多。

前線戰局亦是不錯,通過對明戰爭,多爾袞都積累了足夠的權力與聲望。再加上,鰲拜與索尼這些大臣們的沉默可不是每回都有的。

多爾袞並不是在玩遊戲,有足夠的耐心與機會等待一個最好的時機。

篡位,奪得帝國的皇帝之位,這是任何人都能想象到有多危險的事情。

想到這裡,多爾袞輕輕呼出一口氣,道:「我知道了。你們去準備罷,我會吩咐好阿濟格看好鰲拜。時間么……五日後,便是八角殿上商議遼西之地設立官莊之事。到時候,鰲拜、索尼、蘇克薩哈還有濟爾哈朗都會來。那****會找個機會先將拜音圖之弟鞏阿岱的告密拿出來解決濟爾哈朗,然後……請明事理的太后決斷這帝位歸屬……」

碩托與阿達禮聞言,頓時躬身一禮,齊齊大笑:「吾等就提前恭賀……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哈哈……」多爾袞大笑著,擺擺手讓兩人離去。

……

「官莊啊官莊,遼西千里良田,可是一樁肥的流油的好事兒呢。」位於盛京城內一處大宅里,索尼喃喃地看著眼前的地圖。

這位正黃旗出身的滿清大臣可謂是後世許多人記憶最深刻的一位了。不僅是因為與日本索尼品牌同名,更因為這一位是滿洲名門赫舍里氏。雖然眼下索尼只是三等甲喇章京,卻是與多爾袞對噴的人物。

至於眼下索尼說的官莊,便是在吳三桂捅仁辦的皇莊。索尼在內院任職,便負責這一塊。皇莊按生產種類,又分為糧庄、豆秸庄、稻庄、菜園、瓜園、果園、蜜戶、葦戶、棉靛戶等等。各庄均有庄頭,役使數量不等的壯丁,生產出來的糧、草、菜蔬、家禽等,供皇室衣食服用,或折成銀兩,交內務府會計司。

這會兒戰時,索尼便忙碌著供應軍需。

正當索尼忙到一半時,忽然見范文程跑了過來。

這個范文程後世名聲極大,號稱清國開國文臣之首,實際上這會兒卻十分倒霉悲催。因為范文程的老婆被多鐸看上了,多鐸動手搶走。要不是後來多鐸大軍開拔要遠征明國,范文程連老婆都沒了。

索尼記得這一樁事,卻才不到范文程跑來做什麼。要知道,范文程是正紅旗的人,是碩托手底下的,與索尼可沒多大幹戈。尤其索尼還是有名的忠於順治皇帝。

「范文程,你不在正紅旗做事,跑來內院做什麼?」索尼不冷不熱地聞著。

范文程聞言,忽然格外緊張地道:「索尼大人,我聽到了一些緊急的消息,不知道此間可方便?」

「哦?」索尼聽出了范文程的語氣,意識到了一些不對勁。他領著范文程入了內間,關閉門窗后道:「說罷。」

「祖大壽全家忽然間從盛京消失了!不僅如此,按說應該從錦州回來的最近一撥運糧車隊已經晚了三日了!而且……這還不是最緊要的1范文程神神秘秘地,一臉緊張。

索尼凝眉著道:「祖大壽是去遼西督辦軍務了罷,全家怎麼會走?運糧晚了,這卻是要命。還有,你為何神神叨叨的,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祖大壽全家消失顯然反常,錦州沒有戰爭后糧食豐收,西補給多鐸東供應盛京,可謂重要。

這都說明遼西有情況發生。

但索尼直覺告訴他,最後一件才是最緊要的。

果不其然,范文程深呼吸一口氣道:「多爾袞要謀反篡位1

「不要瞎說!你怎麼知道?」索尼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因為……根據我聽到的消息,已然有明人錦衣衛散播錦州恢復,多鐸身死的消息。多爾袞定然是提前就知曉了這一點……要不然,怎麼會不讓我從正紅旗里出來1范文程處心積慮想要轉到鑲黃旗下,卻沒想到被一口否決了。回到旗里,他很快便聽到了戰爭的前奏。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