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九章:多爾袞造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多爾袞造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符禮打量著街道上的景象,步速頗快地竄入了一條小巷。沒過多久,一張紙條落入了符禮譙的手中,他看完以後輕輕撕的粉碎,一路朝著安全屋裡走去,一路心中藏著無數事情。

當回了安全屋后,符禮譙輕輕鬆了一口氣。

安全屋是位於城南的一處小院,衙門裡登記上去的是一位生女真出身的滿洲牛錄章京手底下的財產。門庭不顯,內里尋常。進了屋子,卻能見到一屋子人眼巴巴地朝著他看過來。

最引人注意的是祖澤遠,他按著腰中長刀禁戒著,看到是符禮譙后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回,多謝千戶了1祖澤遠一臉感激。

他是祖大壽的從子,這一回被錦衣衛接洽全家逃出來后算是能拿得動刀槍里少數幾個武力。至於那些家丁護衛,除了頂尖忠誠可靠的都打發走了。

祖大壽家奴僕眾多,帶著礙眼,一早悄悄打發出城各自尋生路去了。

奴僕們沒人注意,幾個祖大壽的親眷卻是滿人看管嚴厲,這一回要不是符禮譙活動,委實沒法讓他們順利進入安全屋。

「不必客氣,這安全屋裡有一小道,是直通城外的。原本是豪格留著的一處密道,他死後也就沒人知曉了。正好給我們的人用了1符禮譙笑著,領著幾人進了內間,一番鼓搗,擰開了一處機關。

待一群女眷幼兒紛紛道謝著進了地道后,祖澤遠停住了腳步,沉聲道:「千戶,恕我不知曉錦衣衛名諱,便以此稱呼。這一番,女眷幼兒都已經安全了。我想留在城中,能為大明發揮一些作用1

「哦?」符禮譙凝望著祖澤遠的面孔。

錦衣衛用人可是要重重審查的。但反過來,能夠發揮大用的高級人才錦衣衛卻是十分稀缺。畢竟,對於普通人而言錦衣衛這衙門當然是威風有前途。但對於有才華的人而言,他們都去讀書去了,比起金榜題名,進錦衣衛為朝廷鷹犬,委實沒有多少人願意。

一念及此,符禮譙笑道:「正有一樁要緊事,本來不知曉如何安排。這一回,正要拜託你了1

「還請下令1祖澤遠沉聲道。

「你去尋蘇克薩哈,此人與多爾袞貌合神離。知曉這一條消息后,定然會大為歡喜的……」符禮譙說著,低聲與祖澤遠吩咐起來。

只聽符禮譙說著,那一條消息赫然就是:「錦州被明軍圍攻,多鐸身死大明關內……」

……

蘇克薩哈騰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看著祖澤遠,道:「此事當真?你若敢撒謊,可別怪我手底下刀兵無情1

祖澤遠輕輕喘了一口氣,道:「自然是不敢撒謊。這事確實為真,眼下明軍已經圍住了錦州,他們從遼東鳳凰城通過海路攻入覺華島,突襲之下,兵馬薄弱的錦州一人都退不回來。至於多鐸一戰之事,二十餘萬人定然會逃回幾人。這一回,是我等因為繳獲明人信鴿,這才提前知曉。待到多鐸戰敗身死的消息回來,那時多爾袞就要反應過來了1

蘇克薩哈背對著手,重重深深呼出一口氣,良久,這才道:「你且在這屋裡等著。」

說罷,也不待祖澤遠回復,大步走出屋內。

沒多久,祖澤遠豎著耳朵便聽見隔壁一陣里啪啦的聲音響起。

顯然,這是蘇克薩哈在發泄著自己的憤怒。

從遼西轉運回盛京的糧草已經斷了四天了,敏銳的地下黑市糧食已經漲了三成。這些事情尋常人不清楚,蘇克薩哈卻有留心。

在聯想到祖澤遠的所說遼西被圍,多鐸戰敗的事情,這一切都容不得蘇克薩哈輕忽。

他相信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祖澤遠如果沒有撒謊……

那麼一切都只能說明……

清軍敗了。

慘敗,一場史無前例的慘敗。

二十餘萬大軍,儘管多數都是漢軍與蒙古人的兵馬,但折損如此之眾,等於是清人一半軍力就這麼灰飛煙滅,人間蒸發了。

尤其多鐸沈這等親王級別的高級統帥身死,那更是大大震動了蘇克薩哈。

「我大清二十六年來積累的赫赫武功,竟然有朝一日會頹廢到如此境地!到底是怎生個情況,到底是如何變成這般?」蘇克薩哈心中無數個疑問冒出來,讓他憤怒,讓他不接,更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彷彿,下一個死去的滿洲將領就會是他蘇克薩哈!

他不敢去想這一幕的到來,自然,也就唯有將一切憤怒傾斜到屋內的桌椅家居之上。

待到蘇克薩哈手上開始滲著鮮血的時候,一人悄然走了進來。

這是蘇克薩哈走出屋子的一個原因。

他轉過頭看著眼前來人,忽然間感覺有些輕鬆:「鰲拜,是你來了。有大事要發生了……」

鰲拜聽下人說蘇克薩哈極力相請,心中也是格外奇怪。他倆其實是姻親,但鰲拜忠於黃台吉,後來也是忠於順治皇帝,對於跟了蘇克薩哈的多爾袞心中反感。

兩人關係其實頗為生疏,甚至對立。

這一回要不是蘇克薩哈極力相請,他是不會來的。眼下聽蘇克薩哈如此一說,頓覺不妙:「什麼大事值得你破天荒來尋我見面?」

「多鐸敗了……」蘇克薩哈說出這一句的時候,聲音都在輕輕地顫動,待到後面幾句說出去的時候,已然是泣不成聲:「我大清自從九年前建國開始,從來未曾遭遇如此敗績。從太祖時期算起,更是沒有過足足二十餘萬大軍全軍覆沒的慘烈景象。多鐸死了,聽聞那阿山、漢岱、英俄爾岱都死了。還有圖賴……投降了。就連錦州都被明人重打上門來了1

「什麼?錦州被打上來了?那豈不是山海關、寧遠城全都被明人收復了?多鐸不是領著……等等,你說多鐸敗了?他死了?多鐸……啊,我大清二十餘萬雄兵,都埋葬在了大明?這消息當真?」鰲拜騰地衝過去,死死揪住了蘇克薩哈。

「你敢撒謊的話……」

蘇克薩哈打斷了鰲拜的話:「若我撒謊,自然自刎給你看。但眼下這消息,恐怕不是假的了……」

鰲拜與蘇克薩哈很快便重新見到了祖澤遠。

當祖澤遠重新將錦衣衛組織好的情報九真一假說出來時,頓時便惹得兩人表情越來越嚴肅。錦衣衛的準備十分充分,這一戰在樞密院的記錄下亦是十分詳實。

鰲拜與蘇克薩哈輪流問了幾個問題,祖澤遠推了幾個不知道又說了幾個格外細緻的答案后,兩人紛紛臉上如奔喪一樣,一臉晦氣。

「應該是真的了……」鰲拜悶悶著:「輸了……真是大輸特輸了。」

祖澤遠躬身著,忽然間不經意地道:「是呀,多鐸這一回連帶著兩白旗都完了……」

鰲拜是個純粹的武將,聽說這一回敗了,也只是感嘆一下。但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一旁的蘇克薩哈卻忽然間回過神來。

「是礙…多鐸死了……」蘇克薩哈又回想起了祖澤遠方才的話語,明白了過來。多鐸死了,兩白旗毀了,失去了兩白旗的支持,多爾袞就可以扳倒了!

到這時,蘇克薩哈才明白祖澤遠那句多爾袞反應過來可就晚了。

「不能讓多爾袞狗急跳牆1蘇克薩哈眼神無比堅定。

……

八月十五。

八角殿里人頭攢動。

這裡是大清的權力中心,本名大政殿,是議論大政要務的地方。因為這地方修築得有八個角,後來也就俗名八角殿。

八角殿里,大清的頂尖人物匯聚一堂。

禮親王代善、鄭親王濟爾哈朗、武英郡王阿濟格。除此外,蘇克薩哈、鰲拜、索尼、遏必壟額爾克戴青、蔣赫德、范文程、寧完我這些清國滿漢文武大臣紛紛早早抵達。

當這些人陸續抵達的時候,多爾袞也來了。

他不是一個人到的,身後還跟著碩托、阿達禮、鞏阿岱以及何洛會。

身後有人簇擁著,氣場頓時便顯得不一樣了。就連端坐正中鬧騰不一的順治皇帝都不敢哭鬧,安靜無比。

小孩子敏銳地感覺到了這個被簇擁著上來的人不懷好意。

這時,八角殿上的垂簾后,孝庄太后忽然間感覺到了一些異常。

因為……

多爾袞是佩劍上殿的。

但場上無人指出這一點,這讓孝庄感覺到了空氣里那抹不同尋常的氣氛。

「今日,要議定的是遼西的官莊。這事兒,攝政王主持吧。」孝庄太后說著,眼見順治皇帝一副又要哭鬧的模樣,連忙上前過去抱著。

殿上無人關注這一點,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眼前多爾袞的身上。

多爾袞自然是早已準備好:「遼西官莊的分配,是按照此前戰功來分的。遼西官莊一共一百六十處,除去給內務府用於皇帝的二十處,其餘正白旗與鑲白旗一共六十處。兩紅旗旗一共五十處。」

碩托與阿達禮都是笑了起來,皇帝都只分了二十處官莊卻給了正白旗六十處,這顯然是多爾袞態度大變,下定決心了。兩紅旗能有五十處,他們亦是很開心的。

「其餘兩黃兩藍么……」多爾袞說著,忽然抬頭觀看起了場上眾人的表情。

兩黃的代表當然就是索尼等人,兩紅呢,便是濟爾哈朗與鰲拜。這幾人都是面目難看。

只是,一共一百六,留給四旗分的就只有三十處了。一共還不到正白旗一旗的,這如何不讓幾人難看?

「均分罷。」多爾袞說著,等待著幾人發飆。

孝庄更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了,她輕咳一聲,試圖緩和一下,道:「這八旗內部本因均分,這一回因戰功分也算是正常。只是餘下才三十處,各旗差得太多了也不好,勻一些出來罷。你說呢,攝政王?」

多爾袞望著孝庄一副俏臉,盈盈笑意,卻是堅定地搖頭,讓大玉兒只覺得如墜冰窟。

「這便是定數,本王說了,那就是金口玉言1多爾袞斬釘截鐵:「誰敢反對?」

屋內頓時一片沉寂。

眾人都只覺得這八月的天氣彷彿一下子落盡了寒冬臘月里,多爾袞的話說出,猶如冰冷的風吹來,只讓人打哆嗦。

這股沉寂足足維持了十數息的時間。

就當多爾袞心滿意足的時候,索尼一步踏出:「我不同意1

「哦?」多爾袞感覺到了以外。

阿達禮齜了齜牙:「索尼!你不同意,卻也要掂量掂量本事1

索尼看著阿達禮齜牙,彷彿看到了閃爍的刀光。

「還有誰不同意?」多爾袞玩味地笑著:「儘管站出來1

「我鰲拜,也不同意1鰲拜雄壯的身軀挺出,冷冷直視著阿達禮,毫不氣餒。眾人都聞鰲拜威名,一見鰲拜出場,多爾袞的陣營里頓時氣勢一落。

「鰲拜……你今日站出來,可要明白這裡頭利害,不是說說笑笑的。」多爾袞收起了臉上的笑意。鰲拜與索尼這兩個讓他頭痛的人又站起來了,他彷彿想到了那日奪嫡時劍拔弩張的景象。

鰲拜不為所動:「就是不答應。誰不曉得你心中那點陰私?」

「可惜,今時不同往日。我軍力佔優,可不畏懼你1心中想著,多爾袞按著手中長劍劍柄,朗聲道:「我大清立國,有功則賞,有過者罰。兩藍旗與兩黃旗無功,自然不得多賞。誰敢違逆,先看我大清軍法答不答應1

眾人見多爾袞按劍,紛紛都明白了事情大條,齊齊後退一步。

「攝政王1孝庄太后驚了:「在大政殿拔劍,你這是要造反嗎?先皇在時,誰都不敢在大政殿妄為1

她預感到多爾袞要掀桌子了,一旦平衡被打破,順治皇帝的位置可不一定保得住了!

這一頂造反帽子扣下來,孝庄皇后覺得總算能讓多爾袞恢復理智了。

多爾袞明白自己一直很冷靜,他笑了:「今年鰲拜與索尼拔劍時,難不成你們就忘了?我多爾袞,就是要造反?那又如何?他福臨,不配這皇位1

多爾袞手中長劍出鞘。

「進來吧1碩托與阿達禮齊齊大呼,紛紛跟著拔劍。

旋即,數百正白旗與正紅旗的士兵齊齊齊齊湧入大政殿外,簇擁在了多爾袞身後,聽著多爾袞傲然道:「這皇位,本該是我多爾袞的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