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一章:多爾袞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多爾袞之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會兒已經是中午,本該各自散場回去吃飯的щww{l}蘇克薩哈在大政殿引爆了一道驚雷。

索尼驚喜地對視了蘇克薩哈一眼,緊跟著道:「諸位!此言的確是真。跟著多爾袞,那我大清那才真正叫是沒了未來!鄭親王,那什麼一百六十處官莊還是別提了,遼西的運糧車隊已經有至少五日耽誤拖延了!遼西都不在我大清手中了,哪裡還來的官莊?」

濟爾哈朗一聽,禁不住失聲道:「當真?」

要是沒了遼西,這官莊當然只能是紙上畫餅,對濟爾哈朗而言再無吸引力。

蘇克薩哈與索尼一唱一和,讓場內頓時爆炸開一般,嗡嗡鬧鬧地吵鬧出聲。所有人議論著這情況,紛紛都是表情各異。

就連多爾袞麾下一干士卒們聽了也都是一陣心神搖曳。

如果多鐸敗了,遼西沒了,那整個大清可就是遭受重創了。更加重要的是,這等若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多爾袞臉上。方才,多爾袞還說跟著自己大清才有希望呢。

可眼下,多爾袞主持之下多鐸的這一戰卻是慘敗。這如何還讓人相信跟著多爾袞大清會好,他們以後能分到蛋糕?

最重要的是……

多鐸那二十多萬大軍要是沒了,傷的不僅是大清一半軍力,更是多鐸的全部支持軍力啊!

嗡嗡鬧鬧的聲音漸漸熄滅了,初始的震驚過後,這些清國的頂尖肉食者們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舉動。

同樣,他們也將這一輪消息風暴之中的人物投注了悄悄打量的眼神。

多爾袞沒有在乎這些四處望來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忽然間,多爾袞大笑起來:「我當你們還有什麼主意能將這一盤翻轉。沒想到,你們卻辜負了我的預料。竟然只有胡言亂語來拖延時間這一招!索尼、蘇克薩哈還有鰲拜。你們本是我大清干城,我心中還留了幾分看重。沒想到,就只有這等下三濫的手段了嗎?剛剛索尼你拖著將這些亂兵帶上了殿。眼下,還能找人配合你們撒這彌天大謊不成?」

阿濟格也跟著高聲道:「豫親王何等英明人物?前陣子才設下了妙計前後夾擊,伏擊了明人的近衛軍團。這等軍情滿朝皆知,你們要換個謊言也罷了,拿這等事情誑人,真是連半分勇武都沒了嗎?」

和碩一樣跟著大笑道:「至於那錦州城被圍,距離盛京這才多遠的路程?難不成這麼久以來就一個消息也沒有不成?這等大言欺人的笑話說出來,真讓我碩托瞧不起你們1

「哈哈哈,要我看,那是索尼、蘇克薩哈這幾人都跟著明人一樣沒了膽子。一聽要打仗就嚇得畏畏縮縮,直是個沒卵子的貨1阿達禮跟著起鬨。

其後,如鞏阿岱等人多爾袞一黨紛紛都被這些話說得鬨笑一趟。

除了一開始的震驚后,眾人委實不相信大清竟然會輸得這麼慘。

要知道,這裡頭也沒哪個是消息閉塞的。大清此前打仗打得怎麼樣?那是進展迅速,詐降埋伏那一擊更是惹得眾人紛紛讚歎多鐸厲害。

眼下忽然間說大清敗了,誰會輕易相信?

顯然,無一人相信這事竟然會是真的。畢竟,這樣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強盛的清軍突然間就會被全殲二十餘萬大軍,連遼西這好不容易打下來的戰略關鍵之地也丟掉。

是以,多爾袞的反擊是如此的輕易。

身後眾人的嘲弄更是顯而易見的放肆。

沒有人相信這一點,他們只覺得是索尼、鰲拜以及蘇克薩哈無計可施,這才撒謊使詐。這讓他們心中鄙夷,大為不恥。

見眾人紛紛不信,索尼、鰲拜以及蘇克薩哈都是漲紅了臉,不斷地重複著試圖論證這一點。但他們的劣勢實在是太大了,要讓這些驕傲的滿洲人相信一直以來都是手下敗將的明國會在巨大反差下轉勝為敗更是太艱難了。

就連孝庄聽著這幾人出了這麼一招,也不由感覺有些半信半疑,心情複雜又糾結。大清要是輸得這麼慘,那他這個太后縱然死了也無顏以見先皇。

可要是多鐸率領的大清進入大明贏了,那孝庄皇后現在就得做好準備去見先皇了。

就當眾人哄然大笑,紛紛嘲弄不信的時候,忽然間一人從殿外大步沖了進來。

眾人看過去,赫然發現此人就是范文程。

只見范文程不顧眾人側目,越過刀兵對峙的大殿,沖入代善身前,在代善身後眾將刀劍相迎下,跪在了地上,不住磕著腦袋,大聲道:「還請禮親王聽我一言,我有極大軍情,事關我大清百年國運,事關大政殿上眾位安危啊1

代善擰著眉頭,看著忽然撲過來的范文程,有些心中嘀咕。

他可是滿清老資格的人物了,對於朝中局勢洞察清晰,朝中掌故更是信手拈來,十分熟悉。別的不提,這些漢臣的地位他可是明白的。雖然從黃台吉時代開始起就一直扶持漢人,極力緩和滿漢矛盾。但實際上,很多滿人是看不起漢人,也是欺壓漢人的。

事實上,就是黃台吉與多爾袞一直試圖扶持漢人,為的也不過是加強中央集權,穩固帝國統治。他們都明白,要不是有眾可以剝削,讓漢人種田打鐵供應軍需軍資,這滿清的軍政體系也就無法維持。

故而,哪怕有黃台吉與多爾袞不斷的支持,這些漢人在朝中的地位也抬不起頭。八旗漢軍還好一些,手中有兵,大家維持著表面的客氣。如這些漢人文臣而言,那地位就尷尬了。

比如,代善認出眼前這個范文程就不是因為范文程多有才華,而是范文程的老婆被多鐸搶了,鬧了個人盡皆知。

故而,眼下見范文程撲了上來,別人只覺得范文程莫名其妙,不知死活。老練的代善卻敏銳感覺到了什麼。

正是因為漢人在盛京太卑微了,才足以說明這麼一個低調好欺負的人……若是沒有真正重要的情況,是絕不會如此拚命的。

孝庄太后的身前,蘇克薩哈、索尼以及鰲拜三人對視一眼,齊齊心道:范文程帶來的會是一個好消息嗎?

碩托預感到了不對勁,大聲道:「拿下這個漢兒。我大清的事情,還輪不到一個漢人來多嘴1

阿達禮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大步衝去,手中長刀出鞘。

就當阿達禮要衝進來拿走范文程的時候,代善打破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沉默:「讓范文程先說。」

代善一開口,原本對阿達禮有些忌諱的正紅旗將官頓時提刀攔祝

見代善意動,范文程急忙從懷裡掏出一封染著鮮血的戰報,高高舉起,遞給了代善:「這是……寧遠城守將莫德里遞上來的軍情。我方才在兵部見到了,這便第一時間送了過來。禮親王……別的不提,這寧遠恐怕沒了……」

代善一反老態龍鐘的模樣,一把從范文程的手中奪過書信。

上面當然不是寧遠城守將莫德里的字跡。這一員寧願守將分頭草都有三尺高了。但上面屬於莫德里的大印確確實實,分毫不差。這是正紅旗的人,代善只是看了幾個暗記就認了出來。

「明人水師陸戰隊以及紅娘子部率軍從海上渡海來攻,七月二十破覺華島,二十三破寧遠城……懇請盛京儘早來援,否則錦州不保……」代善喃喃地念了出來,那一封軍報跌落地上,惹得滿場具驚。

一時間,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此起披伏。眾人怔怔地看著代善念出這一封軍報,恍若隔世。

沒有一個人相信的事情真的發生了。

索尼、鰲拜以及蘇克薩哈齊齊長長吐出一口氣,想要歡呼一聲,忽然想到代善軍報后意味著的意義,也跟著紛紛嘆息了起來。

但毫無疑問,他們說的是對的。

多鐸敗仗身死,遼西丟失……

這兩個殿上眾人萬萬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了。

孝庄太后反應最快,他當即道:「代善!這就是你縱容碩托阿達禮倒向多爾袞的收穫嗎?我大清半壁軍力都被多鐸葬送,照這麼下去,我大清在多爾袞手下,豈不是明年就要亡國了1

「給我將那風軍報奪過來1多爾袞怒喝道。

但有另外一人動作更快。

那是濟爾哈朗,他衝過去將戰報撿了起來,旋即又厲聲道:「立刻讓兵部安排人去查。立刻讓克什過來1

克什是鑲藍旗的人,最重要的是,此人還負責駐紮在錦州一部鑲藍旗軍隊後勤輜重的中級官員。

很快就有人飛奔一般聽著濟爾哈朗的命令出了大政殿,那些兩白旗的巴牙喇護兵見了竟是也不阻攔。

做完這一切,濟爾哈朗拿起了那封軍報,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又頹然遞給了來搶的阿濟格。

阿濟格是個文盲,他交給了多爾袞。

多爾袞只是掃了一眼就強笑道:「怎麼可能……我大清,二十萬大軍埃正好設下妙計將明人最後的主力近衛軍團團團圍住,連那大將徐彥琦都身死。戰局如此順利,正是大肆收割戰果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在遵化敗仗?怎麼可能?縱然真有什麼水師陸戰隊攻克覺華島,打下了寧遠城,哪怕整個遼西都沒了那又如何?沒了近衛軍團的明人,那京師都是我們的1

阿濟格連忙跟著道:「沒錯!遼西丟了,還不是一樣能打回來?明人的兵都打沒了,那整個明國都是我大清的!那大明的土地,不是百倍於遼西?」

若是尋常時候,多爾袞與阿濟格接連發聲,自然是可以迅速振作,一呼百應。

但眼下……

眾人都是目光冰冷。

代善緩緩吐出一口氣,道:「話雖如此……但那朱慈烺若真無必勝把握,會將這至關重要的一擊打在遼西上嗎?莫忘了,上一回……朱慈烺就是聲東擊西。硬生生用擊破盛京的大勝,讓你從明國京師灰溜溜回來的。多爾袞……這一回……你恐怕栽了。」

這時,克什也跑了過來,他神情蒼白道:「城外忽然間來了幾個正白旗的亂軍,說什麼……多鐸死了……全軍大潰……」

「不可能1多爾袞異常冷靜,他斬釘截鐵地否定,又道:「絕不相信!朱慈烺是有些厲害,但那就不能戰勝了嗎?我大清,只有在我多爾袞執掌才能有未來!你們,又哪一個能敵得過那朱慈烺?」

說起這話,索尼卻是心中一嘆。

孝庄太后都不由緩緩點頭,她又如何不明白,比起多爾袞,年幼的福臨差了何止百里。當然,拿多爾袞和一個六歲小孩子比,那是侮辱多爾袞。

但縱然大清上下,論及文韜武略,任何一人恐怕都比不上。

唯一能跟得上多爾袞腳步的,或許只有已經葬身在遵化馬蘭峪魯班廟外的多鐸。

也正式多爾袞有才能有手腕,碩托、阿達禮、鞏阿岱這些人才會轉頭其麾下。他們認可的不僅是多爾袞的身份,更是多爾袞的本事。

如果說,連多爾袞與多鐸都對付不了朱慈烺。這大清國內,還有誰能但當?

多爾袞冰冷的目光掃視全場,竟是讓眾人紛紛跟著喪氣起來。

唯有一人,迎接著多爾袞的目光,毫無畏懼。這是大玉兒,孝庄太后。他對著這個讓她心情分外複雜的男子,輕輕笑了笑,道:「但……正如攝政王此前所言。我大清,功賞過罰。多鐸死了,大清在你手下敗了。你多爾袞又要犯上作亂……你不死……誰死?」

「代善!濟爾哈朗!我大清國的規矩還要不要?如此慘敗,你們都要無動於衷嗎?」孝庄太后抱著福臨,重新坐在了龍椅上,居高臨下,看著面色蒼白的多爾袞,緩緩閉上眼,心中一痛,轉而又一片決絕。

濟爾哈朗臉上陰晴不定,但很快,他便從身邊一員護衛手中抽出一把長刀,走到了龍椅之下,站入了索尼等人的陣營。

代善輕輕嘆了一聲,道:「攝政王,你輸了。成王敗寇,放下兵器吧。若如此,至少保得住你子嗣性命。」

多爾袞桀然一笑:「哈哈哈哈哈……敗了,是啊,我敗了。讓我死?可以啊!但我告訴你們……你們會後悔的。沒了我,你們擋不住朱慈烺1

說完,多爾袞大步朝著旁邊的一根立柱猛地撞過去,腦袋猛地爛開,身子軟軟癱下,一雙大眼望著殿外天空,漸漸生機消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