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四章:有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有情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陸軍醫院的軍醫是軍中一致取得所有將士愛戴的兵種,救死扶傷積攢下的恩情可謂遺澤各處。那衛兵一聽這些在炮火之中救死扶傷的軍醫要人帶路,頓時尋人交接了隊伍,帶著兩女去了飛熊團的樞秘處。

孔洛靈曾經巡診飛熊團,人頭熟悉,很快就在衛兵帶領下到了飛熊團樞秘處。

這會兒剛好是上午,各處樞密院人來人往,事務繁忙。但見孔洛靈來了以後,常務軍師徐煥武出面了。

這時飛熊團僅次於夏晨的第二號軍師。

一番客套,鄧英兒很快便報出了席斌的名字。

只是,聽了的名號,徐煥武卻是愣住了一會兒,有些艷羨地道:「這位席斌戰友呀,了不得呢,調去了天策突擊隊。這一回遵化戰役打完,軍中論功行賞,聽聞天策突擊隊猶為出彩,立的是集體一等功呢。」

「一等功……豈不是王尚書那般人也會來個榜下捉婿?」鄧英兒感覺腦袋一暈,心中頓時翻江倒海地想著這些話。但是這裡不是都是女兒家的四****馬車車廂內。這裡是人來人往,都是軍中將士的飛熊團樞秘處。鄧英兒縱然有萬般不舒服,還是都填進了心中。

只見這會兒的鄧英兒死死抿著唇,任由眼眶泛紅后躲在孔洛靈的身後,想要離開這裡,又有一種格外強烈不舒服的心思讓她兩腿生根。

徐煥武手頭還有一堆的事情,倒是沒有心思注意這裡,他朝著孔洛靈問道:「難道是軍中回診?」

孔洛靈眉頭一擰,感覺到了一些棘手。

她在飛熊團還可以賣一些情面讓人家小倆口私下見一見,可要是席斌不在飛熊團那就有些麻煩了。畢竟,尋親訪友在戰時一律是凍結的。離開了飛熊團的營地再去一個不知道什麼來頭的天策突擊隊能不能見也不知道。

只是,就這麼讓小夥伴心中彷徨難安孔洛靈卻接受不了。

鄧英兒名為孔洛靈的護士,是屬下。可兩人都在獲鹿鎮的戰爭里一起度過,姐妹情誼加上戰友袍澤情誼,比起尋常親姐妹還親。這會兒鄧英兒臉上的表情如何,孔洛靈閉著眼睛都能猜到。

她決定出手。

「不是軍中醫療的事情

。」孔洛靈緩緩吐出一口氣:「我已經退出一線,現在負責的是後方病理實驗室的研究工作。這一回來,不瞞徐軍師,是為了私事,為了我這小姐妹尋親訪友。我知曉這恐怕有些不合軍中規矩……」

方才徐煥武的詢問是很有水平的,在軍中行事就要遵循規矩。不然,隨便來一個人要查天策突擊隊將士的底細,那軍中保密還從何談起?

如果是公事,是軍醫回診,那當然是有許可權。如果是私事,那就有極大可能被拒絕了。

鄧英兒不是有顏無腦之輩,一聽孔洛靈否認了自己是有公事前來,私事見人不合規矩,頓時明白了這一回恐怕真要傷心絕望見不到心上人了,眼眶登時就要湧出泉水一般,一下子變得通紅。

「但我願意作保。讓我這小姐妹去探親訪友。」孔洛靈的聲音在鄧英兒淚如湧泉前響了起來,溫潤得直抵心田,滋養著乾涸絕望的鄧英兒。

「眼下……戰事雖然大部分都過去了,畢竟樞密院還未傳來解除戰時的命令。要說算不算戰時,是否凍結探親訪友,確有些模稜兩可……」徐煥武也明白了這事兒有些不同,他抬起頭,打量起了眼前兩人。

顯然,這一回要探親訪友的是孔洛靈身後那個眼眶通紅,巴巴張望著的小姑娘。反倒是孔洛靈十分冷靜沉著,又有那一番傳言,並不是主人公。

心中感嘆著這個叫席斌的小夥子好運氣,徐煥武當下拿出了一封公文,刷刷刷地寫了幾個大字,道:「既然孔醫師願意作保,那自然是可以信得過的。此事,我飛熊團可以開具通行令牌,孔醫師此處簽個字便可以拿走令牌了。」

孔洛靈的身後,鄧英兒哽咽著道:「姐姐大恩……」

「姐妹間的情誼,不必的。」孔洛靈拍了拍鄧英兒的手背,提筆寫下籤字。

見此,徐煥武緩緩點頭,將通行令牌交給二人。

又彷彿擔心再出意外,徐煥武道:「來人,先將這消息傳到天策突擊隊那邊。聽聞聖上近日要來軍中封賞,說不定這會兒剛好到了。萬一時候不巧,那可就要鬧誤會了。」

近衛軍團是新式軍隊,沒有那麼多陳規陋矩,上下拍馬逢迎。但再怎麼關係簡單,朱慈烺來了,上下還是要一番準備。到時候,各個拉出去耳提面命,不能在君前失儀。自然,也就見不到這一波探親的了。

徐煥武是好心,卻萬萬不會想到,自己金口一出,便來了個一語成讖。

這一回設立天策突擊隊,是朱慈烺突發奇想之舉。京師軍械工坊的水平是極高的,但礙於材料科學要一步一個腳印無法躍升,故而很多東西暫時不能量產。

不能量產的言下之意是可以小批量供應。

大多數時候這樣的小批量只能用來去裝備統帥的護衛隊。但朱慈烺可不甘心於此,他便想到了後世的特種部隊,命令京師軍械工坊在中興一式步槍的基礎上開發了養由基一式狙擊槍。

養由基是古代一位射箭能手,距離柳樹一百步放箭射擊,每箭都射中柳葉的中心,百發百中。沒錯,這就是百步穿楊、百發百中兩個成語的由來。

自然,也就可以明白這種新式步槍寄託了怎樣的期望。別的不提,狙擊槍上還裝載了極為新潮的瞄準鏡,雖然功能十分粗俗,只有一個鏡頭上面刻度什麼的全都沒有,卻是讓狙擊槍的戰鬥力的極大飛躍

有了這樣幾乎革命性的武器,天策突擊隊的建立后便有能力可以完成特種作戰的任務。

其後,以飛熊團偵察連為骨幹集結了全軍精英的天策突擊隊出場了。汪洵為隊正,席斌也加入其中。他們的出戰不僅解救了三屯營薊鎮外的老兵,更是關鍵時刻擄掠殺死了正白旗固山額真阿山。其後又在馬蘭峪魯班廟外埋伏到了多鐸,戰果不可謂不驚人。

這裡頭,固然有天策突擊隊的僥倖在。但無可否認這其中幸運有時候也是一種能力。

獲得了巨大戰果的天策突擊隊也自然就成了這一輪集體一等功的獲得者。

天策突擊隊包括其餘獲得集體二等功的第一團、第二團以及飛熊團自然是無法入城封賞的。故而,這一回朱慈烺會親自前來授獎。

三團領獎的都是主將代領,天策突擊隊因為人少,破天荒地全都要被拉過去受訓。

汪洵很是激動地天策突擊隊的營房裡道:「一會兒禮部的主事來了,誰都不許慫!面見天顏,那是多大的榮耀?是比起立了一等功還要重要的事情!你們誰要是在這一關里給我特娘的掉了鏈子,全營房一個月的廁所都讓他去掃1

「咱們營房一共也就那三個坑,照著咱們這尿性,萬一不夠呢?」席斌笑嘻嘻地問著。

「行啊,連咱們天策突擊隊的茅房都喂不飽你這****的。我明個兒就和飛熊團打招呼,他們茅房也讓你包了1汪洵當下板起了臉,讓席斌一下子愁眉苦臉下來。

眾人聞言,紛紛哄然大笑。

但很快,他們便齊齊高呼道:「絕不丟臉1

見此,汪洵這才臉上表情鬆弛了下來,笑罵了幾句。忽然間,大校場旁邊縱馬疾馳來了一人,穿著深藍色的軍裝,帶著一個紅袖章。

汪洵認出了來人,這是軍中緊要的通行傳令兵。

「天策突擊隊對正你好!我是飛熊團樞秘處通行傳令兵,現在向你傳達一份公文。」話說完,文件移交簽收,傳令兵飛奔走了。

汪洵一邊拆開一邊朝著校場里走去。

眾人頓時圍了上來,嘰嘰喳喳問了起來。

剛看了一半,汪洵便逮著最湊熱鬧起鬨的席斌腦門上重重一拍:「還起鬨?沖著你來的!飛熊團那邊送來了一位貴客,來尋你呢1

「貴客?要找我打架不成?要是敘舊喝酒,那也不能在軍營埃」席斌笑著。

「是鄧英兒!獲鹿鎮一戰時在當時飛熊團隨軍醫院裡的鄧英兒1汪洵說完,朝著眾人比對著嘴型。

眾人聞言,紛紛回想起來了這鄧英兒是哪一位,齊齊朝著席斌鬨笑道:「哦……鄧英兒,是咱們那位護士鄧英兒1

這下子,原本猶如山中野猴一般的席斌鬧了個大紅臉,猶如猴子的屁股一樣,通紅著,一跺腳道:「哥哥們,這個時候哄鬧我作甚?我席斌,要有媳婦了

!這一仗打完了,我回了家就能娶親了1

「你這出息樣,也不想想咱們拿了一等功勛,到時候下發下來有多少獎賞。現在就打算娶親了?」這時,一個天策突擊隊的隊員張庭好心提醒一句。

眾人紛紛點頭。

這一回打的勝仗極為重大,功勛賞格每一個擔心會少了。最緊要的是,也因為朱慈烺從嚴治軍,革新一切。讓軍隊的名聲與地位都有了極大的提高,現在但凡出去問一句新軍的將士們是個怎樣的印象,十有*都是個豎起大拇指的。

唯有那最後一分,也只是那些停留在過去舊軍隊印象里的百姓。而現在,舊式軍隊敢胡作非為的幾乎絕跡了。無他,朝廷一來軍需供給已經開始順暢,餓不著肚子逼不死人。二來,一旦有違反軍紀者,立刻處置。敢有嘩變,當場鎮壓,絕無反覆。如此一來,自然是軍紀大為改善。

裡子面子都有了,再來軍銜制,軍人的地位已然可見將極大提高。現在朝中文武官員,有些門路消息靈通的,紛紛都考慮著要與這些功勛將士聯姻。

自然,這立了集體一等功的天策突擊隊也便是成了香餑餑。

面對眾人的提醒,汪洵嘿笑了一聲,道:「你們呀,都是些只曉得婚配的主兒。哪裡嘗過心思牽挂,心中真情的滋味?」

「都別瞎起鬨了。」汪洵輕嘆一聲。他出身好一些,對這裡間的情愫知曉更加明白幾分。不過這裡大多數將士都是出贍人,大多數理解婚配便是兩個人搭夥過日子,哪裡會理解自由戀愛的愛情二字。眾人或許不懂那些情情愛愛,卻明白兄弟認真的態度。

「對正,能否准我告個假?我得去見人家!對了,可有說她什麼時候來?」席斌急切地問著。

「趁著禮部主事那邊培訓君前禮儀的人還沒來,你快去主動找人家吧,誰曉得這會兒在哪兒?一會兒開始了培訓,就意味著聖上很快就要來了。到時候誰也不能走,這是死命令,我也不得違抗,就是想幫你,你也沒法再離開校場了。」汪洵善解人意地說著。

只是,汪洵話說完了,卻見席斌一臉沮喪地聳拉著臉,很是傷心的模樣。

汪洵不開心了:「我這是給你告假呢,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

「汪對正呀……這是打算讓誰走呢?」這是,一個邁著八字步的五品文官走來,赫然便是這一回培訓君前禮儀的禮部主事宋吉。

見了宋吉,汪洵頓時明白了席斌傷心的原因。

他苦笑著朝著席斌拍了拍肩膀,連忙朝著宋吉拱手:「趕誰走……也不能趕你走不是?」

汪洵客套去了,但席斌卻失去了離開校場的機會。就是到時候鄧英兒來了,他也絕無擅自離開的道理。

而且,朱慈烺一來,保衛戒嚴級別會猛然拔高。到時候,兩個前來探親訪友的家屬定然不會得到見面的機會。

只是,這樣的緣由誰來給席斌解釋?

「若是英兒誤會了,到時候要怎生是好?要是英兒傷心離去,一跑了之,我身在軍營,真是身不由己,連解釋都沒時間埃這幾天過去,誰曉得發生了什麼變故?」席斌心中著急,苦苦想著辦法,卻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