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八章:朕的江山你可願一同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朕的江山你可願一同領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時間已經到了上午九點,這會兒恆信商社的職員們剛剛開始上班。樓上的人不多,就是有,也悄然間被用各種各樣的理由被支開。

朱慈烺一路走上去,都不再有一人阻攔。

就這麼,朱慈烺一層一層地攀爬上去,耳邊的玫瑰輕輕搖曳著,綻放著芳香。

他隨意地走著,打量著這一座漸漸帶了後世氣息的建築。

沒錯,這時磚石建築。

恆信商社的大廈是新修築的。不同於大明一直以來使用的木質結構,恆信商社修築的這座大廈堪稱是大明新建築的標杆,用的是磚石。

首先,一共五層超過十餘米的大廈在高度上已然可以與正陽門的城樓比肩了。其次,便是專業人士所關注的另一點。那便是,恆信商廈用的大部分建築材料是磚石水泥。同時,伴隨著近年來啟明市源源不斷提高的生鐵、精鐵產量提高,恆信商社還做了一件叫無數人非議的事情。

那便是:將鋼鐵用在建築上。這無疑加固了建築的強度,讓這一處恆信商社的五層高樓拔地而起。儘管,恆信商社為此轉瞬背負上了一個巨大的名頭:敗家子。

當然,這個名頭伴隨著生鐵產量的迅速攀升,伴隨著鋼鐵技術的不斷發展已經越來越淡漠了。相反,戰後百廢待興的大明更加亟需新的建築材料,新的建築工藝。磚石結構的新建築頓時成為潮流。

而恆信大廈便成了這其中的標誌性建築。

當然,對於這個少年郎而言,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座大廈里的人。

這裡是恆信商社的總部,自然,也是那一個讓朱慈烺每每念著心懷愧疚之人所在的地方。

朱慈烺已經到了四樓了,這裡的人早已經清空。繁忙的辦公樓里到處齊的文件,座椅反而有些散亂。

顯然,被請走的幾個人離開得有些慌亂。

朱慈烺多了一些歉疚,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期待。

五樓的階梯已經賣出去了,上面,傳來了嚴厲而有些疑惑的聲音。

「葭月?葭月?那一份報表還沒準備好嗎?」

「還有,國子監合辦的掃盲班進展怎麼樣了?這一戰很快就要結束了,到時候會有大量的傷殘退伍軍人。我們要做好接納準備,也更好做好培訓技能的準備。不能花了錢花了心思,請來一群大爺。」

「葭月!今天怎麼這麼久了還沒有動靜?」

一陣文件翻閱的聲音響起又戛然而止。顯然,裡面那位發出聲音的主人也意識到了不對勁。

她站了起來。

朱慈烺聽到了椅子響動的聲音。

伴隨著的,是樓梯上一步一步響起的堅定腳步聲。

吱呀……

樓梯上的門打開了,裡面,是一間略有些雜亂的大堂。裡面有六個工位,文件疊得極多,桌面散亂,甚至還有一支剛剛寫到一半就丟棄的筆。

朱慈烺站定在外間的大堂上,目光落到了大堂內的那扇門裡。

那裡,埋怨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嚴厲。

「葭月!今日我非……」聲音戛然而止。

朱慈烺輕輕笑了起來,定定地看著許久不見的趙詩瑤,從耳邊將玫瑰花拿了下來。

趙詩瑤穿著襦裙,上襦為長袖短衣,十處裙幅都各有一種顏色,輕描淡繪,色極清雅,微風吹來,色如月華,這是恆信商社裡頂尖裁縫量身定做的月華裙。

更比這服飾動人的便是趙詩瑤那副臉蛋了。許久不見,趙詩瑤憔悴了許多。恆信商社規模龐大,近來又是事務繁忙,各處壓力壓上來,累得旁人在九點還未到大廈里的時候,趙詩瑤便已經起來開始辦公。更是累得身邊足足有六個女書陪同辦公才能勉強運轉。六人並非是恆信商社要湊一個吉利數字,最緊要的,是恆信商社費盡心思,也只培養了六個可用之人。如此,足可見恆信商社裡事務之繁忙。

而這一切,自然是讓趙詩瑤更加辛苦。憔悴的是神情,不變的是容貌。

依舊是那副讓人心肝都想要為她揉碎的五官,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趙詩瑤這兩年也長大了,曾經還有些稚氣未脫的容顏漸漸釋放了絕代佳人的本色。就連身量,也開始漸漸變得高挑豐滿。

尤其一雙眼睛,對視著朱慈烺。只是一瞬,那無邊的情愫就在這一刻統統傾注期間,湧入進了朱慈烺的心田。

朱慈烺讀懂了那一切的意味。

「早知如此牽絆人心……我……我想過無數次,想著還不如未曾南下那一常想著,早些讓爹爹許了旁人。也好過每日在這裡等你……只是,未曾想,今日終於有見到你。我卻……都沒了那些念頭。彷彿未曾有過一樣……只要見到你,心便安了,所有亂糟糟的情緒都平復了。我……」趙詩瑤咬著唇,看著朱慈烺,眼中淚花涌動。

朱慈烺的笑容依舊是那樣輕,聲音依舊是那樣柔,語調變得更加柔和。他走過去,輕輕地抱住了趙詩瑤,將那一朵玫瑰別在趙詩瑤的耳朵上:「千般萬般,都是我的不對呀。」

趙詩瑤猛地抱緊了朱慈烺,一把狠狠咬在了朱慈烺的肩膀上。

那一瞬間,所有的委屈與淚水都得到了釋放。淚花濺落了朱慈烺的衣衫,朱慈烺卻唯有將趙詩瑤緊緊地擁抱著。

朱慈烺任由趙詩瑤狠狠咬著,直到趙詩瑤的牙間都感覺到了鮮血流淌的時候,趙詩瑤終於驚醒了,她歉疚地看著這一切。還未等她說什麼,朱慈烺卻笑了。

他將趙詩瑤猛地橫抱了起來。

在她的驚叫之中,朱慈烺橫著抱起了趙詩瑤。一個公主抱下,朱慈烺抱著趙詩瑤走上了樓梯,踹開了天台上的大門。

天台上,一片空檔。

趙詩瑤摟著朱慈烺的脖子,迷惑而又歉疚:「方才……我咬疼你了……」

「愛之切呢,我知道的。」朱慈烺抱著,朝著西北方走去:「噓……別著急,別說話。」

朱慈烺將趙詩瑤放了下來。隨機,他從懷中取出了一道圓筒狀的信號旗,點燃之後,一道粉紅色的煙花升騰在高空之中。

隨後……

忽然間,整個正陽門大街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響了起來。旋即,就連內城的城門上也忽然間冒出了無數人影,他們迅速登上城牆,訓練有素地各就各位。

這一刻,無論是內城城牆上的還是正陽門大街上,亦或者繞著恆信大廈一圈又一圈數條街道上,甚至西三里河,騾馬市街,紛紛出現了行動迅速的人影,他們動作幹練地行動了起來。

正陽門外大街上,孔洛靈正挽著鄧英兒的手打算在這京師最繁華的街頭上逛盪著,打算買一些小玩意。

但忽然間,大街上從各處焦爐里竄出了這些行動幹練,著裝一致的人。只見他們不偷不搶,不鬧不哄,只是將手中一個個小炮筒架起來,隨後將一個個絲綢裹著的小包裹放進炮口。

而這時,天空之中,幾乎同時飄來十數個巨大的熱氣球。

這幾個熱氣球的上空,四面紛紛都書寫著一個字,足以讓各個方向看過去的人都能看到他們的字跡。

朱慈烺拉著趙詩瑤的手,走到了天台的邊緣上。

這時,轟然家一陣沉悶的響聲響了起來。

轉瞬間,來自各處酒樓,各處街道河流以及正陽門城樓城牆上的小炮筒紛紛釋放了積蓄已久的力量。

朱慈烺緊扣著趙詩瑤的五指,示意趙詩瑤看眼前這一切。

天空之中,一個個粉色的包裹飛上天空,躍起足足有數十米高。他們從正陽門大街上,從內城城門樓上,甚至西三里河上齊齊升起。

隨後,他們在空中炸開。

趙詩瑤不解地看著這一切,看到這些小炮筒紛紛炸開發出巨響,將一團團粉色的東西衝上天空后,她還以為有人要行刺,頓時驚叫著要扯著朱慈烺回去。

但朱慈烺卻只是反過來一把將趙詩瑤緊緊抱住,甚至因為趙詩瑤那幾乎拼盡全力的勁道,朱慈烺抱著趙詩瑤也不由地只能轉著圈來卸力。

隨後,一團團粉色的包裹散落開了。

趙詩瑤在朱慈烺抱著的旋轉之中,見證了這一切。

一團團包裹散落開后,裡面的東西也終於得以見到是什麼。

那是一片片的玫瑰花瓣。

足足有數百包個裹升騰在恆信商廈的高空之中,旋即,包裹紛紛賽開后,無數花瓣從天空之中散落,將整個恆信大廈籠罩其間。

甚至,因為玫瑰花瓣上還留有一些水分,當這些水珠在空中灑落下來以後,陽光照耀之下,出現了一道唯美的彩虹。

彩虹架通南北,恰好落在朱慈烺與趙詩瑤的頭頂上。

趙詩瑤看著這一切,怔怔地看著,驚喜得眼神緩緩從臉上綻放出來,彷彿百花齊放,讓朱慈烺心中花田彷彿下了一場朦朧的細雨,滋潤了一切。

沒多久,趙詩瑤的聲音就哽咽了起來,她靜靜地看著這一切,捂著面龐,有些泣不成聲,不知道要說什麼,又彷彿感覺什麼都不說已經足夠開心了。她凝望著朱慈烺的眼神,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但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

朱慈烺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中又多了一個新的東西。

那是一頂璀璨的鳳冠。

上面珠玉雕刻,唯美無暇。朱慈烺手捧著鳳冠,輕輕蹲下了身,戴在了趙詩瑤的頭上。

「看……朕這江山風景如此獨好。」朱慈烺側身一讓,拉著趙詩瑤緩緩轉了一圈:「你……可願意做朕的皇后,與我一同領略江山美景?」

「願意……願意,啊!我願意1趙詩瑤撲入了朱慈烺的懷裡,喜極而泣。

天空之中,十數個熱氣球上紛紛發出歡呼。

石敢當垂著胸,嗷嗷叫著:「好厲害啊!聖上這一手,好厲害啊!咱們大明,很快就要有一國之母嘍!愣著幹嘛,還不快放禮炮1

這時,地上的鄧英兒帶頭看去,指著那邊大叫道:「姐姐,快看!聖上好威武,好霸氣,好貼心啊1

這時,從天空之中散落下來的玫瑰花瓣落在了孔洛靈的身上。她怔怔地看著,長長吐出一口氣,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天空之中排列整齊的那幾個熱氣球上。

「白頭偕老,天作之合,喜迎吾皇大婚1

……

鄧英兒感覺到了孔洛靈的異樣,她側身關心地看過去:「姐姐,姐姐你不開心嗎?」

但孔洛靈只是淺淺一笑,看不出一點怪異:「無礙,只是這裡鬧騰騰的,我心理覺得怕。」

鄧英兒轉瞬理解了,她倆都是戰亂出身的人,都怕的就是兵荒馬亂的景象。有這般聯想,的確也不怪。

鄧英兒心疼孔洛靈,很快便扯著孔洛靈回了陸軍醫院。

陸軍醫院病理實驗室門口,禮部主事宋吉笑吟吟地看著兩女,躬身一禮。宋吉還未開口,一旁的陸軍醫院院正胡波就喜笑顏開道:「聖上就要大婚了,請柬已經派發各處。我陸軍醫院除了我獲得請柬外,還有你們二人呢。」

鄧英兒聞言,頓時就高興得跳了起來:「萬歲!我們也能參加聖上的婚禮了1

孔洛靈淺淺地一笑,卻並沒有什麼大喜的表情。眾人只以為孔洛靈性子寡淡,也都沒瞧出來什麼,尤其一旁的鄧英兒,更是顯然沒有猜到孔洛靈的心思,只聽她搖著孔洛靈的胳膊,不住地道:「姐姐,姐姐!我好開心啊,你開不開心?聖上大婚都請了我們呢,這是多大的恩典啊1

「恩典……」孔洛靈心中苦澀一笑,心中苦澀得她心肝都要發麻了。眼眶一酸,就要當場定不住神色。只見她猛地衰落開鄧英兒的胳膊,自己一個人朝著病理實驗室走去。

只是,剛走到半路,她平靜地道:「是呀,挺開心的。等我忙完實驗,會去參加的。」

宋吉愕然地看著,胡波尷尬一笑:「有勞,有勞了……」

鄧英兒望著孔洛靈忽然失態的背影,心中忽然猛地升起一個念頭:姐姐不會是喜歡上了陛下吧?

這時,宋吉輕咳一聲,道:「聖上婚期定在了八月二十八日。諸位,再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