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章:朕的輿論攻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朕的輿論攻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崇智殿的下午很是涼爽,面對水波徐徐的太液池,朱慈烺坐在半開放的平台上,表情很是放鬆。

只是,朱慈烺對面的陳子龍與陳貞慧卻都是精神繃緊到了極點。

他們都在等待著朱慈烺的回復。

朱慈烺笑著看向兩人,擺擺手:「都這麼緊張,好像是要去為國捐軀一樣。放鬆一些。畢竟,朕這一封政令,已經簽署了。」

說著,朱慈烺緩緩拿出來了一份複印件遞給了兩人。

「京師廣評的動作只能算小打小鬧。事到如今,也該看看朕的輿論攻勢了。這一回,中華通訊社、新聞出版總署包括京師時報與金陵報,第一戰的任務就是將這一份政令的完整意思,明明白白告訴天下人!將這一份政令的意義、積極性清晰地詮釋給大眾。打好輿論第一戰1朱慈烺說著,兩人接過了複印件。

上面,是關於朱慈烺這一回改革田賦的政令……

大明帝國內閣關於推進田賦徵收對象改革的通知

閣發〔276〕1號

各總督、巡撫、布政使司、直隸州、衛、千戶所以及帝國各直屬機構:

合理劃分稅賦承擔對象帝國政府有效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前提和保障,是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重要內容,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提升的客觀需要。根據皇帝陛下在內閣提出的建立責任與權利相適應的制度、取消對各級官員、科舉功名持有人員稅務減免條例,是推進帝國稅務規範化合理化的要求,按照皇帝陛下、內閣決策部署,現就推進田賦徵收對象改革提出如下部屬。

一:取消嘉靖二十四年《優免則例》規定,京官一品優免役糧三十石、人丁三十丁,以下遞減,至九品優免役糧六石、人丁六丁;外官減半;舉、監、生員優免糧二石、丁二人;致仕優免本品十分之七。

二:對登記在冊官民田畝盡數備案。

三:清丈田畝。

1明清丈之例,謂額失者丈,全者免。

2議應委之官,以各布政使總領之,分守兵備分領之,府州縣官則專管本境。

3復坐派之額,謂田有官民屯數等,糧有上、中、下數則,宜逐一查勘,使不得詭混。

4複本征之糧,如軍種屯地即納屯糧,軍種民地者即納民糧。

5嚴欺隱之律,有自首歷年詭占及開墾未報者免罪,首報不實者連坐,豪右隱佔者發遣重處。

6定清丈之期。

7行丈量磨算之法。

8處紙札供應之費。

……

看著這一份全新的政令,陳子龍與陳貞慧紛紛胸膛一挺。一股滾燙的熱力在胸懷裡升騰起來。

這一份政令迥異於國王大明朝廷任何行政事例。

其描述之詳實,思路之清晰乃至於行動執行之完備,都是遠超崇禎年紀任何一件。這意味著,這一回朝廷不會反覆,是要動真格的!

想到這裡,如何不讓兩個年輕人胸膛滾燙,一股改變世界的豪情湧上心頭:道:「臣等明白!絕不辜負聖上所託1

……

京師里的閑雜人等忽然間少了許多。

就連那些在京準備著科舉的士子也忽然間像是紛紛遭遇了黑洞一樣,消失不見了。作為幾社的創始人之一,陳子龍、陳貞慧以及方以智三人在復社的地位可謂是元老級人物。這一回,三人入京后只是將話傳了出去,便吸引了大批人的加入。

沒多久,中華通訊社便搭起了骨架。

不同於新聞出版總署額定的正四品衙門,中華社堪稱無品無級,一個官銜都沒有。

朱慈烺一開始就交代很明白,這是一個營利性的私人結構。全部一應所用都是朱慈烺的私人錢財。

得知這並非官方衙門以後,一批眼熱官階的人走了。但更多目光不錯的人留了下來。

中華通訊社的跟腳是十分紮實的。

首先,朱慈烺第一批經費十萬兩在陳貞慧就任中華通訊社社長以後迅速到位。這比起那些軍費或許數額不大,但實際上這一筆錢已經足夠一千個三代中產十口之家一年所用了。

再加上京師時報的明面支持與新聞出版總署的官方支持以及幾社三才子的號召力,中華通訊社人力物力財力以及政策問題統統解決,迅速成長。。

天津分社、保定分社、真定分社、滄州分社、通州分社……山東分社、河南分社相繼建立。

在無數人奔赴各地之外后,京師時報社也開始了擴張,不僅京師開始出現京師時報的報刊亭,天津、滄州、通州京畿各處州城紛紛開始出現。

其後不久,濟南、開封、西安、太原一路過去,整個帝國大部分主要城市紛紛開始有報刊得以發行。

無一例外,這些地方都開始出現中華通訊分社以及京師時報分社。

這一天,時間悄然落到了大明二七六年十月十七日。

一封醞釀已久的政令出現在了京師時報的報紙上。如同晴天霹靂,震動了整個京師。

……

崇文門大街的東西兩側最近新開了許多茶館。入了秋,新糧上市後市面平抑的京師多了許多笑聲歡顏,就連茶館的生意也好了許多。喝喝茶去去火氣,亦或者趁著這閑暇時間打發打發時光也成了許多京師百姓的選擇。

當然,對於宛平縣衙的戶房書辦費丁而言,今日能來茶館則是為了打發打發這段時間內心的鬱結。

縣太爺最近是越來越強勢了。

這讓他心裡憂慮。

到不是說縣太爺不能強勢,一縣正印官,強勢一些說話算話才是正常。

可不正常的地方是這是宛平縣,是京師。天子腳下一個六品的縣令太強勢,那難免就會招禍。京師的高官顯宦太多了,從崇文門城樓上雜一塊磚頭下去都指不定會牽扯到那一位九卿高官上。

在費丁看來,在宛平縣做官,首要的就是沉得住氣,忍得住利。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必須得搞明白。

上任的這一年半以來,吳英科所作所為在費丁看來是很符合上述要求的。

但一年半過去了,比起當初什麼都不懂的新科進士,現在的吳英科已經業務精熟,人情達練。

或許正是這樣的底氣讓吳英科不再沉默,一系列的動作后,費丁越來越擔憂了。

前陣子縣太爺去了一趟縣學,身邊帶了幾個退伍回來的衙役,以及不知道從哪兒里請回來一位舌燦蓮花的主兒當師爺,回來以後,這些縣學的學生們便紛紛嗷嗷叫地開始了專研戶房的田畝文書。

沒錯,按照吳英科的說法,便是嫌棄原來的魚鱗圖冊太過簡陋,要梳理一番看得更清楚。

但費丁世代在縣衙,眼珠子一轉就明白了吳英科的心思。

這是要配合最近京師瘋傳的清丈田畝埃

一個偏遠縣令若能拿到一營強兵之助,這麼做倒也有些勝算。可京師腳下,豪強無數。吳英科這麼干,那不是自取滅亡?

吳英科要是遭遇難堪,費丁也不在乎。

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到時候戶房就是首當其衝了……

這樣想著,費丁又悶聲喝茶了起來,只覺得這二兩銀子一兩的上等龍井也猶如白水一樣,一點都不能靜心,反而讓他越發亢奮,越來越焦慮了。

這時,忽然間茶館上一陣騷動了起來。

一群不知道哪裡來湧進來的客人們拍著桌子喊著人,道:「掌柜的,你昨日不是說什麼與京師時報社定了買賣,每日在茶館發售上百份京師時報嗎?快拿出來1

「對拿出來,我們要買1

「快些拿出來!你可別是要誑我1

……

掌柜的急匆匆出來的,既是驚喜又是緊張,忙不迭安撫著道:「諸位諸位,鄙館這就安排,還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1

幾個小二紛紛手捧著一份份的報紙發賣。

這時,另外一些京師茶客們也紛紛鬧騰了起來:「洪先生去了哪裡?」

「是啊,洪博士今日不來了?」

「俺們也要聽報啊1

……

這會兒,又是一個穿著喜得發白打滿補丁長衫的中年男子上了台,拱手道著不是:「來了來了,委實今日報紙難尋,各位還請饒恕則個……」

京師亦是有許多人大字不識一個,偏又愛聽,於是茶館都備著茶博士說書人在大廳。

此刻這洪博士拿了報紙,當下就讀了出來:「大明二七六年十七,聖諭……」

屋內稍稍安靜了一下。

費丁覺察到了不對勁,看了過去,也招呼著小二拿一份報紙過來。他是宛平縣衙戶房書辦,在後世亦是算得上東城區財政局局長了,自有候著的小廝將報紙拿過去。

這時,大堂里稍稍平靜了一下。

洪博士那洪亮驚喜的聲音在這會兒想起來了:「大好事兒啊!聖上要降賦稅,平賦役!咱們大明要清丈田畝了1

這時,小廝也將報紙遞給了費叮

一看頭頂,費媚源一下子好似要炸開一樣。

「1明清丈之例,謂額失者丈,全者免……議應委之官,以各布政使總領之,分守兵備分領之,府州縣官則專管本境。復坐派之額,謂田有官民屯數等,糧有上、中、下數則,宜逐一查勘,使不得詭混。複本征之糧,如軍種屯地即納屯糧,軍種民地者即納民糧。嚴欺隱之律,有自首歷年詭占及開墾未報者免罪,首報不實者連坐,豪右隱佔者發遣重處。定清丈之期……」

「這是要再來一個張居正啊1費丁想著,不由地想到了張居正執政后朝廷那一番動蕩波折。改革時,攔路之人丟官罷職。張居正下台後,卻又是反攻倒算,一片血雨腥風……

費丁腦海里無數畫面浮現,當即只覺得一陣頭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礙…」這句話不斷在費丁的腦海里不住地轉悠著,讓他厭惡地看著這處名作乾元茶館:「往後再也不來此處了!真是倒了大霉頭啊,本來散個心,竟然又看到這種厭物!掃興,敗興1

費丁怒氣蓬勃走出了茶館,掌柜的急忙追過去,好一陣溫言款語卻依舊挽不回費丁糟糕的心情,只得茫然地望著費丁離去的背影。

與此同時,縣衙里,吳英科拿著內閣的發文,好一派壯志凌雲的氣色,只見他昂然道:「傳令縣衙各處,申時縣衙大堂,全體人員集合報道!本官有大事要宣布1

幾個動作幹練的壓抑轟然應諾,雷厲風行沖了出去。

望著這些人的背影,吳英科笑道:「真不愧是軍中出身的英才啊,幹活就是賣力。」

這時,費丁還不知道縣衙已經開始喊各處人等集合。他正一身悶氣沒處撒呢。

京師這麼大,休閑娛樂場所遍布各處,自然不缺那消遣的地方。戶房書辦雖然工食銀稀少,但滋潤之處極大,他也不缺錢。

就這麼七拐八拐的,費丁不自覺發現自己又到了演樂衚衕,最終腳步停在了一處名作第一樊樓的地方。

這是一處新開的店面,迥異於其他地方青樓楚館的是這兒的裝修格外不一樣。

磚石結構的房屋配著簇新的水泥地面,顯得氣派又清爽,讓費忌隕苑潘閃艘恍。

心中想著事,費丁在迎賓熱情的招待之下走了進去。

只聽迎賓笑道:「這位客官您可是奔著今日新戲來的?那可太巧了。這會兒正還有幾個雅間僅存著呢。小的這就讓人給您備下,哎呦,這邊走,那邊是公共場合,可配不上您的身份……」

迎賓的周到讓費丁心情稍稍消解了一下,他提步走去,進了雅間,看到了舞台上演員們開始鞠躬行禮。

「曲目:大宋包青天1

「提詞:奸相逃稅惹百姓家破人亡,包青天丈量田畝為民請命,」

公共區域里,滿座的百姓們轟然叫好:「好啊1

「這新戲有講頭啊1

「這包青天可真俊啊1

……

這是一個宋代包拯與蔡京的故事。奸相蔡京轉嫁稅賦害得百姓家破人亡,包拯不畏權貴,將田賦歸屬理清,一分不多收百姓的稅,更一分不少奸相蔡京的稅,其後一番為民請命,奸相繩之以法。

當然,歷史上的包拯是沒有丈量田畝過的,但既然是包青天為民請命,那丈量田畝自然是對的……

雅間里,費丁腦子嗡地一下炸了:「稅稅稅,有完沒完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