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二章:初級小學與民兵小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初級小學與民兵小組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山神廟裡的氣氛就這樣轉變了。上午的陽光對於知縣辦公室實習的學子們而言一下子變得溫柔而明媚。

梁益心的辦學之事引起了鄉民們的議論紛紛,敵對的意味就這樣轉瞬間消融殆荊有一些見識的鄉民自然明白這個年代讀書改變命運的作用。

呂方一門兩舉子便儼然宛平縣一方大戶,一個家庭里出了一個秀才便可以在一村之中為人敬仰。這都是功名帶給這個年代百姓翻天覆地改變的切實體會。

自然,讀書的機會也就十分金貴,讓人聽見自己的孩子有讀書的機會,再是敵對也不免生出希冀:希望這是對的。

縱然是這裡頭有那些最沒見識的鄉民,在聽聞中午還能管飯一頓免徭役的時候,也不敬目光大亮了起來,紛紛心動地心潮澎湃。

見此,梁益心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手舞足蹈地解說起了這個辦學新政。沒多久,就當場取好了了筆墨紙硯,準備好了書桌紙冊開始登基當地鄉民的情況。

只是,一見實習生們擺起了筆墨紙硯問起了村裡實情,鄉民們紛紛將眼角餘光投注在了被手銬銬著猶如一條死狗一樣的呂政。

呂政眼下是一條死狗,但打狗也要看主人。

人家背後是呂方啊!

這個本地大戶的威名讓鄉民們一下子又是躊躇了起來,儘管梁益心口燦蓮花,說得幾乎天花地墜更是一片誠心,但百姓們既是渴望又是畏懼,更是在幾個百姓的口中紛紛議論了起來,滿是不信。

「當真有這好事?」

「莫不是騙人的吧……」

「說不定是要騙了娃兒去煉藥,用童子的心肝給大老爺妖人下酒呢……」

……

百姓們竊竊私語,雖然不敢上前欺人,卻是也不敢接梁益心的話茬。

梁益心輕嘆了一聲,口乾舌燥,更是心力交瘁。

這時,外間忽然跑來一個老者。

這老者五旬上下,跑得渾身是汗,氣喘吁吁。一來了屋內,頓時便重重鬆了一口氣:「還好沒打起來,還好沒打起來埃敢問哪一位是梁益心梁大人?老夫宋學嵩,與你師齊煙子有舊。今日此來,還請速速告訴我,辦學是可是真?」

「是宋老先生1

「南苑私塾的宋老先生啊1

「呂家的娃兒就在宋老先生那兒讀書哩!這個宋老先生,我認得。他怎麼也來了?」一陣哄鬧之間,眾人都明白了眼前這人的身份。

不同於見梁益心時的猜疑,眾人見到宋學嵩的時候,無論老少,態度都變得恭敬了起來。

這年頭的先生稱呼可不是尋常容易得到的。這是形容有大學識之人的稱呼,是十分嚴肅的尊稱。

顯然,這個宋老先生的地位很高。

梁益心見此,當即斬釘截鐵道:「當然是真!這一番來,我就是要徹底了解情況,建立盧溝橋鎮初級小學的1

聽聞此言,被所有人恭恭敬敬行禮稱呼的宋學嵩更加正式地躬身一禮,道:「如此,我要給你行一番大禮。」

一干鄉民見此頓時紛紛嘩然。宋老先生怎麼給一個小輩行禮了?

「宋老先生大禮,小子豈敢生受啊1梁益心連忙道。

宋老先生緩緩搖頭:「這一禮,你必須受著!因為,這一禮又不單單隻是朝著你的。這一禮,是我宋某人對推進教育事業大能的尊重。我宋某一生辦學,最是明白難處何在。更是明白辦學的益處何在,功業幾何。這一禮,你不讓我行,我心難安啊1

梁益心更加手足無措了,他嘴上連連說著:「言重了,言重了」都擋不住宋學嵩的熱情。終於,梁益心靈機一動,拉著宋學嵩朝著北面轉過肉一番大禮我委實受不起。」

「但同樣……這也並非是無主之恩埃就比如,宋老先生你可知曉,這一番京畿各處鄉鎮初級小學的修築,乃是聖上親自從內怒里撥付的款項。若要行禮,還請與我一同面北行禮1說著,也不等宋學嵩推辭,梁益心手挽著手,朝著北面恭敬一禮。

恰好,這時朱慈烺又站在窗口之中,看著這一幕,看著兩人齊齊一禮,不由道:「這孩子倒是有些機智勁兒。」

「你也沒多大呢……」趙詩瑤輕哼地說著,言笑晏晏。

……

禮節的問題終於扯完了,眼見梁益心認認真真地應了下來,宋老先生終於鬆了口氣,笑道:「你那告示所言我從我學生口中知道了,朝廷的用心,我明白了!我知道,你們此番下來除了辦學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田稅改革。我本以為,這多收田稅不過是為了窮兵黷武。但今日我才知曉,原來聖上為了辦學窮盡多少心裡,花費多少心思,用了多少內怒。如此,這一趟渾水,我淌了!你們要辦學,我支持!為了辦學改革,我一樣支持1

「這麼說來……」這是,一個鄉民鼓起勇氣問道:「辦學的事情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1梁益心率先道:「我這就邀請宋老先生擔任盧溝橋初級學校首任校正!這一回回去就為校正準備好辦學所用一切手續、以及第一期經費五百兩銀子1

「好哇!好哇1宋老先生高聲大笑:「沒想到我也有一天能看到朝廷大辦學校啊!真是太好了。」

「這麼說,這些朝廷來的人,都是些好人礙…」

「那這麼說,我們方才可不是做了壞事?」

「青天大老爺啊,我冤枉埃我本來可是不敢攻擊青天大老爺的,都是這呂方,根本不是什麼窮苦老百姓,是他來誆騙我等,讓我等過來圍攻啊!我等朕的不敢心懷不敬,還請青天大老爺明見啊1

「我冤枉啊1

「我都是被騙的啊!我……我娃兒也想讀書!要讓小老兒給青天大老爺做什麼,儘管說1

「都儘管說1

呂方悠悠轉醒,聽著這一番逆轉,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去。

……

角落裡,蔡印丹眼珠子滴流滴流地轉著,左右看著,想要走出山神廟。

這會兒大家都將目光聚集在梁益心與宋學嵩的身上,倒也沒有人注意他。見此,蔡印丹終於鬆了一口氣,順利走出了山神廟。

一邊走著,一邊還不住地回頭張望著唯恐裡面忽然間跑出一人過來要逮著他回去。

只是,他剛走沒兩步,就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笑眯眯地盯著他。

蔡印丹心虛地打了個招呼:「哈哈,好巧啊你也在這裡。對了,你好像是廟裡西殿那位的護衛隊長?真是幸會幸會礙…」

「我可沒功夫和你幸會。」寧威面無表情:「跟我走一趟吧……」

……

「蔡印丹怎麼不見了?有誰瞧見他了嗎?」席斌左右看了一眼。眾人紛紛搖頭。

見此,席斌想了想,也罷休了這個念頭。

他們有更著急的工作。

首先就是開始清查戶口。

借著給孩子們上學的名義,清查戶口變得額外順利。想要讀書?可以,姓甚名誰總要知道吧?

但憑什麼又要相信你是良民?

怎麼說,也得先在這裡登記下一應信息,名字年紀地址家中成分。當然光這還沒完,還有一個典型古代的制度:作保。

要是有個秀才作保直接就能入學,若是沒有,自然就得去拉三個人過來給你加孩子作保。

當然,要作保那當然也不能不登記呀。不然怎麼知道你是良民呢?唯一讓人輕鬆一點的是對於作保之人倒是沒有什麼要求,順利登記即可給人作保。

饒是如此,為了入學,這登記之人就這麼一傳三,三傳九,九九八十一,滾雪球地壯大了。戶口清查的工作就此進行的格外順利,轉瞬就獲得了大量的戶籍資料。

而山神廟的產權關係也轉瞬搖身一變,成了國有資產作為南呂村村公所的辦公場所。而第一任南呂村村長則被任命成了宋學嵩。

儘管明知道這是要為田賦改革作為鋪墊,但一想到南呂村乃至盛家莊、梨園庄等宛平縣盧溝橋鎮內數百學子殷切期盼的地方,宋學嵩還是答應了下來。

無他,盧溝橋鎮初級小學沒有辦在盧溝橋鎮,而是辦在了南呂村,地點也正是在南呂村的山神廟。

盧溝橋鎮初級小學的辦學十分迅速,幾乎當場就在南呂村山神廟這裡辦了起來,第二天就開始大興土木修築屋舍。在正式的校舍完全修築之前,山神廟就成了授課的地方。

梁益心沒有誆騙宋學嵩,到了第三團,縣衙就派人將教材、課本乃至於筆墨紙校服紛紛送了過來。

眼見東西紛紛齊全,宋學嵩也就專心開始做起了南呂村第一任村長之職。他的身邊當然也多了幾個幫手。

首先是區公所派駐下來的派駐警,一共兩人,一人由區公所派駐,一人由本地招募,這可謂是村長的左臂右膀了。

派駐下來的人都是軍中退伍將士組成,也都是京畿左近人士,對鄉里情況熟悉,又經過軍隊訓練復原培訓的等等一系列培訓,論起實務操作比起一些胥吏也不差。

要知道,軍中將士想要升遷可是也得進行文化考試的。

其次便是會計。這自不用提,也是一半對一半。一半是從國子監算學里出來的畢業生,另一半則是從京畿地區主要是宛平縣亦是有其餘各地招募的賬房先生。

最後一個隊伍便有意思了,是民兵小組。

這民兵小組亦是簡單,就是為了招募新兵所用。但這個新兵既無兵役,有無軍戶的身份,只是由幾個從軍中退伍回來年紀較大的老兵帶著操練罷了。

只是,出乎宋學嵩預料的是。這個民兵小組招募的時候竟是比起派駐警與會計來得還要順利。

而一切,只因為臨時擔任民兵小組組長的席斌在全村青壯聚集的時候喊了一句:哎呀,我的運氣就是差了點,沒到退伍的年頭,聽那些當了三年兵的退伍老兵說,一個個眼下都吃皇糧了。今個兒來管這民兵小組,你們幾個都給我老實點,誰敢不扎刺,縣裡給的募兵名額,一個都別想要!

這話一出大家都聽出味來了,敢情這麼徵兵名額還十分搶手啊!

既然是搶手的,那當然是好東西。

果不然,一番追問下,眾人都明白了這個募兵名額是個什麼意思。

原來,募兵的對象就是大名鼎鼎的近衛軍團。當然,現在不叫近衛軍團了。現在改叫帝國陸軍,分駐大明各處。那得號金吾軍的第二軍眼下就駐紮通州,拱衛京畿。

他們這些民兵小組的成員到時候想要進入帝國陸軍體系,就得靠著從民兵小組之中選拔。體量合格之人才會得到募兵的資格。當然,以眼下這麼多人知曉軍人地位上漲,新兵招募也越發容易,開始出現競爭,到時候想要當兵都未必有機會呢。

說著說著,席斌又說起了大比武。再過一個月,宛平縣各鄉鎮民兵小組就會在宛平縣舉行大比武,優勝之人還會得到被推薦進帝國陸軍學校的資格。到時候食宿全免,出來就相當於過去的武舉人武秀才的身份,活脫脫一個光宗耀祖的機會。

眼見席斌這麼一板一眼地說了起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自己心動了,才不到兩日功夫就變得言聽計從。

有了這三支隊伍,宋學嵩擔任的村長一下子變得順利起來。要登記戶口就登記戶口,要興辦學校大興土木便轉瞬就拉起無數免費的勞動力,當然,學校管飯。

以及在宋學嵩看來最重要的一點:安全也有了保障。

有了上百號提刀拿槍還有紀律維繫操練的民兵小組,他宋學嵩也有了武力,也不怕誰來欺。

到了這時,讓梁益心最為上心的事情也終於可以提上日程。

「清丈田畝,收官紳之稅1

當這九個字傳出來時,還在梨園庄劉侗府邸上做客躲著梁益心的呂方頓時急眼了:「這才過去不到五日,竟然……竟然來了如此一個天翻地覆?」

「怎麼辦?」大戶們慌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