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三章:稅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稅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從前沉著在握的呂方變了個模樣,梨園庄的劉家大宅客房裡,呂方不住地踱著步子,聽著一旁座鐘嗡嗡嗡的鐘聲,說不出的煩悶。

這會兒是大明二六七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一刻。

呂方到了梨園庄的第四天。

從接到消息梁益心會下鄉到最終為了躲著梁益心而跑來劉侗家,中間才過到了第四天。

但就是這四天,卻彷彿變了一個世界。

南呂村忽然間多出了一個盧溝橋鎮初級小學。

忽然間有了一個村長。

有了公所派駐警。

有了民兵小組。

這一切一切新鮮的東西都意味著宛平縣的治理已然深入進了鄉里,直面村民。而曾經的南呂村第一大戶呂方一回頭頓時猛地發現,自己在南呂村的權柄就這麼消失了。

他此刻分外懷疑更是分外擔心南呂村自己說話還算不算話。

「呂政呢?呂政死去哪裡了?」呂方几乎下意識了喊出了聲。

但很快他就明白有些不對勁。

這裡不是呂家大宅,呂政更是剛剛前幾日聽命去驅趕梁益心一行人的時候被當場抓了起來。

想到這裡,呂方頹上呂礎

這時,屋內走進來了兩人。看到那兩人,呂方騰地站了起來:「兩位可總算來了!情況怎麼樣?」

「情況……一點都不好。」劉侗擰著眉頭。

呂方表情複雜地看著劉侗:「梁益心來梨園庄了?那可好,在南呂村打了個突然襲擊。這一回在梨園庄都還回去!反擊,反擊啊1

「不是來了梨園庄。」盛慶和的消息顯然靈通許多,他道:「是那吳英科從縣衙里一共派出了十八路區公所,分派各處,用初級小學與民兵小組的法子在各處扎了根。就連張閣老所在的村莊里目也派駐了,這宛平縣上下就沒有不被這區公所弄得雞飛狗跳的地方1

劉侗沉默地坐了下來。

呂方忿忿不平道:「連張閣老都沒放過,他們就真的不給士紳留一點麵皮嗎?那吳英科當真是不想往後在大明為官了1

「吳英科的仕途往後如何我不關心,現在關心的,是這一關該怎麼過吧……」盛慶和說完,丟了一個眼神給孟玉丹。

孟玉丹也跟著惱恨地道:「要是此前便主動選擇虛與委蛇,我們也不至於到今日這地步1

呂方氣焰全消:「行吧行吧,你們要說怎麼做,都照辦1

見此,盛慶和笑著頷首,與幾人嘀嘀咕咕說了起來:接下來,我們便如此這般這般……

……

「敢問,這裡就是區公所人事處?」一個面色白凈的男子恆信酒店一處客房門前,敲了敲門。

「是來報考的?」在下真是。男子笑著說道。

「好,來填個表吧。」工作人員不疾不徐。

那書生見此,遲疑了一下,道:「恐怕有些不合適。」

「哦?」工作人員頭也沒抬,繼續寫著滿滿一桌子的文牒,道:「怎麼個不合適……」

「非是小生無禮。實在是……在下身後報名者眾,恐怕這一份報名表不夠呢……」說著,書生側身一讓,身後黑壓壓地站了一片人,紛紛躬身行禮。

工作人員終於抬起頭來仔細看了,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頓時驚呆了:「啊?竟然有這麼多人,怎麼這麼多人……這可是太好了!總算有小鮮肉的給我幫忙使喚了1

最後一句話,這個名作陳賢的工作人員沒有說出口。他歡快地跑去找了梁益心過來。

梁益心自然是笑著紛紛接納。

沒多久,區公所就迅速擴充了起來。

而這時候,眾人也赫然發現,這面色白凈清秀的男子也姓呂。當然,姓呂也沒什麼關係。南呂村大部分的人都姓呂。

但很快,陳賢就發現這個名作呂偉迎的年輕男子格外特異。

呂偉迎不僅人長的一表人才,書法筆走龍蛇,直叫人看得神清氣爽。更關鍵的是,呂偉迎做事極為迅速,為人處事又十分熟練,一看就是高級人才的模樣。

基層的事情是繁雜的,又是

果不其然,又過了幾天,呂偉迎成了梁益心身邊的左臂右膀,單獨負責盛家莊的稅收工作。

沒錯……

整個宛平縣上下在深入基層后的強大動員能力下已然摸清楚了基層的情況,掌握了官紳所擁有的天目。

而現在,他們便是準備著正式開始徵收。

而這時候……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盛家莊里,清晨拂曉時,這裡迎來了十一月的第一天。

如果是往年,年景好一些的便是百姓們在家裡安安穩穩地睡大覺,老婆孩子熱炕頭,一輩子的指望實在是再美不過了。若是年景差一些的,便是背上家囊賣了田地,出門流浪求一條活路。

要是碰上最壞的年份,比如崇禎年間這些年,戰亂、瘟疫、水旱蝗災。一輪一輪來,彷彿是天亡大明一樣,一輪一輪不停歇。

以至於京畿這種人口稠密的地方已然漸漸顯露出破敗的跡象。要不是朱慈烺前敗阿巴泰,后阻李自成,最後由斬多鐸於遵義,這京畿四處也要上演一出千里無人煙,遍地生荒草的跡象了。

但今年就不同了。

治安的好轉,國防的穩固,勝利一遍遍傳來,連那瘟疫這樣的天災都被平下去。彷彿上蒼終於看不慣大明的沉淪止住了這樣的頹勢,一切都朝著好的跡象發展。

就連這冬日最閑的時候,也有多出了一條生路:零工。

這個零工,便是盧溝橋鎮初級小學的建立。

再加上各處村公所的招聘,民兵小組的募集,都給了百姓們一條活路。村公所的派駐警以及村會計都是全職崗位,雖然每年要與縣衙簽署五年勞動契約,但這年頭基層人員缺口巨大,顯而易見是個穩固的鐵飯碗。

至於民兵小組雖然不發餉銀,但管飯埃只要跟著公務行動,定然是飯菜管夠,葷腥能沾。冬日這個需要熬著過去又要過冬胃口大開的年月,能有個地方管吃不消耗家裡存糧,那就是一項極大的收益了。

如此種種都讓盛家莊的這個冬天變得不一樣。

一如既往,百姓們天蒙蒙亮就準備出門,他們都是朝著南呂村去的。

位於南呂村的山神廟要擴建成村公所與盧溝橋鎮初級小學,這都意味著工作機會。

只是……

當盛家莊的莊戶們出了門后卻紛紛堵在了村口。

村口有一座橋,那是盧溝河的支流,一道小橋不到兩米但若有十來個壯漢堵在那裡便足以讓人無法通行。

今日就有這麼十來餘人堵在了那裡,紛紛穿著一身藏藍色的制服,立領對襟,腰胯鐵尺,目光炯炯,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對象。

事實上,這些人也是最近附近鄉里頗為艷羨的人。

因為,他們都是被剛剛招收為稅警的人,往後也是吃皇糧的一員了。

至於為首的那個人更是不同尋常,對於鄉里左近的百姓們而言,若是只見樣貌,那認出來的人或許還沒幾個。但要是將名字道出來,那定然紛紛恍然大悟,緊接著便是要頂禮膜拜一般了。

今日的這一位沒有報出名諱,村老盛伏見了只是尊稱為:「呂科長。」

顯然,這一位是附近的大姓呂家的人。同樣,也是攀升得十分迅速得到了梁益心看重的人。

呂科長卡在了橋頭,身後十數個稅警挎著鐵尺,招呼著一群沒傳制服的閑漢悄悄將四處離開村口的道路封堵祝

就這般,在村口這大片的野地上,盛家莊數百人被圍住了。

呂偉迎環視眾人,目光落在盛伏的身上,道:「眼下既然盛家莊的老少爺們都來了,那我也不廢話了。前陣子朝廷下了令,要改田賦,想必政令大家也都知道了。」

人群里一陣騷動傳來。

盛伏鬚髮皆白,身邊兩個後輩攙扶著,心裡頭也跟著微微一顫:「小老兒是聽說了,要收田賦。只是怎麼個章程卻還不曉得。按說,夏稅、秋稅都交了……卻不知還要怎麼個改法……」

「秋稅……只是收了,還沒上交國庫呢1呂偉迎笑著道:「縣裡是按照舊例將過往的秋稅收了……但是!按照這天賦改革的新法子,那只是先收一部分,再按照新法子再收一部分。多退少補,童叟無欺1

村口上猛地哄鬧了起來。

所有人嗡嗡鬧鬧的,紛紛是止不住的唉聲嘆氣。

這裡,幾乎沒有一個人這一回按照已經徵收的秋稅會有多收部分退款的情況。真要有這種情況,呂偉迎也不會帶著十幾個稅警拉起上百人手過來圍堵。

「這個怎麼是好……」

「難不成真要乖乖繳稅?」

「這才剛來了幾天安生日子又要亂了起來……」

「哼,俺才不想交。這都是過冬的救命糧,誰要搶,俺就拚命1

「對我也跟著拚命……不過,還是聽聽村老的意思。還有……盛老爺都沒說話呢?」

……

眾人鬧哄哄的,只是這實在是被逼到絕路去了。過冬這會兒的銀子,每一粒都是可能是以後吊著命的東西。沒有這些糧食,以後就只能流亡等死了。

「肅靜!肅靜,大人和你們說話了,誰再鬧,別乖爺爺我鐵尺不留情1

「都是鄉里鄉親的,要等我動手那可就沒好果子了1

一群稅警們拿著鐵尺敲擊了起來,叮叮噹噹的聲音夾雜著幾個倒霉蛋撞上槍口以後鐵尺打在肉上引發的慘叫聲后,盛家莊的百姓們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聚集到了盛伏的身上。

這一位老者乃是村裡威望最高之人。

盛伏自然是明白這關口加稅的厲害。他幾乎只是猶疑了一小會二就決定斷然拒絕。

只是,還未等盛伏開口,忽然間又是一陣哄鬧聲傳了出來。不同於剛剛唉聲嘆氣的鬧聲,這一回有動靜的是頗為歡欣的聲音。

「是盛老爺來了1

「什麼老爺,你這瞎了眼的眼神,那是盛少爺1

「少爺來了!咱們有主心骨了1

「是啊,有了少爺,咱們就不能被那姓呂的欺負了1

「有官差怎麼著,咱們姓盛的也不是好欺負的1

……

眾人熱切的歡呼聲中,盛慶和被擁簇著走了出來。

這下子,不僅是盛家莊數百人的目落到了盛慶和的身上,就是那上百官差幫閑也紛紛緊張了起來。

盛慶和的身後,還有那數十護院庄丁,各個都是精壯的大漢,顯然也不是好欺負的。

呂偉迎看著來了這麼多人,惱怒地瞪了身邊一名急匆匆跑來的稅警。顯然,是這些人沒有攔祝

盛慶和站定在了呂偉迎的身前,局勢一下子對峙了起來。

但很快,盛慶和怒氣勃發:「呂科長,我敬你是官差,從前亦是未與你結仇。今日來我盛家莊欺我盛家人,是不將我放在眼裡嗎?」

「豈敢豈敢……」呂偉迎氣焰一落:「只是上面下了命令,我這些當差的也委實不敢含糊埃這一回的縣尊不僅手上握著印把子,背上還扛著槍把子……我一個書生,要是不好好辦差,那要是被退出去砍了,那豈不是冤枉?」

「那你還要砍了我不成?」盛慶和瞪了一眼。

「自然不會……」呂偉迎悠悠道:「我是不會,但架不住其他人要是有這心思……」

場上一陣沉默。

良久,盛慶和這才緩緩道:「無論如何,這十數年災荒不斷的,我們盛家莊也是撐不住了。要搶這些救命糧,絕對不行……

「但要是上頭催逼下來,下一回就沒有我這麼好說話了。」呂偉迎冷聲道。

盛慶和又是一陣沉默,這才一副悲天憫人之色道:「若是如此,那也讓我盛慶和分擔一部分罷。」

眼見盛慶和也擋不住,盛家莊的人紛紛認命了,唯有盛伏遲疑著道:「可是……這一條鞭法下來,鄉民們要繳稅就得給銀子,哪裡還有銀子?」

「我盛慶和出了!到時候,鄉親們明年過了秋,只不過,得押著田契1盛慶和慷慨無比。

盛伏認命了。

呂偉迎木著臉,轉過身時,輕哼著一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