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公審公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公審公判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這年間不比後世,無聊了就上上網,逛個街,各種新鮮好玩有意思的地方。在明朝這年頭,想要尋個有意思的休閑娛樂方式是頗為艱難的。

故而,一般要操辦大事的都會請個戲班子熱鬧氣氛。但凡這樣做的,無不是能聚集一大幫子人圍觀觀看,算作難得的娛樂方式。

同樣,要給老百姓們講解抽象的大道理是幾乎沒人聽得懂的,可用戲曲的形式在舞台上表現出來,那自然是通俗易懂,全然明白。

很快,一曲講述著宋朝時期怎麼針對官員士紳徵收稅賦,結果被奸臣蔡京阻撓坑害百姓的事情娓娓道來,引起無數義憤填膺。

待到包拯包青天的戲碼出場以後,全場又轉瞬想起了熱切的歡呼聲。

這時,台下的那幾個穿著儒衫的男子嘀嘀咕咕說了起來。

盛勇為帶著呂偉迎湊了過去,一聽,頓時臉都綠了。

「也別都念著這朝廷前宋有這包拯包青天,要說呀,咱們大明也一樣出了明君賢臣哩。」

「就說最近的稅賦改革,那朝廷可真是大大的良心埃停了三餉還不止,這一回更是要調整田賦負擔,不再讓窮困百姓承擔沉重的賦役嘍1

讀書人在百姓的心中還是頗為體面的。

聽他們說起這最近最為熱議的事情,頓時紛紛問了起來。自然也有那不懂什麼田賦負擔調整的也直接出言問道:「這什麼田賦負擔調整又是個什麼意思?」

「那便是……聖上眼見百姓窮困卻收太多稅賦,官紳富裕卻征最少稅賦,實在不合理,於是下令:從今往後啊,要對免除對官紳不收稅的規定,也對官紳收稅了。大家想啊,官紳既然收稅了,那普通百姓自然也就少收稅了。這修橋鋪路建學校,開醫院的事情,自然也能多做起來了是不是?」

眾人一聽,頓時紛紛覺得有理。

「這前宋不就是對官紳收稅的例子?翻遍史書,就屬那前宋在歷朝歷代小民百姓富裕。這就是士紳一體納糧的好處哇1

百姓們一聽,頓時紛紛聯想到了此前鬧得雞飛狗跳的收稅事情。

呂偉迎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些人都是些什麼身份?竟然敢在此胡言亂語1

「這位同仁,你要說我胡言亂語,這可就不妥帖了。我乃順天府國稅署宛平督查科王克非,身上亦是有秀才功名,豈是會胡言亂語之人?」那在台下說著起勁的幾個男子一聽有人說壞話,竟是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當即反駁,毫不留情。

「秀才?我宛平縣裡從來沒有聽過你這一號人,你膽敢招搖撞騙,真當我南呂村無人嗎?來人,給我拿下此人1呂偉迎冷笑一聲。

南呂村可是不少人認得呂偉迎的,一聽要拿人,便有幾人攝於呂方之子的名頭圍過去。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盛勇為嘲弄地笑了起來:「這天底下難道只有宛平縣的生員才叫做生員不成?這一位順天府宛平督查科的同仁乃是從大興縣縣學調入進宛平前來督察此次稅賦徵收事宜的。他們既有解釋政策之權,又有督察政策執行之權,可以直接將奏報遞到順天府府尹的案頭,不止如此,還能抄送進聖上的案前。區區一個宛平縣,有何管不得?」

「大興縣的人來這裡了?」呂偉迎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原來你就是呂偉迎?」王克非忽然間饒有興趣地盯著呂偉迎。

呂偉迎被王克非這個目光看得有些炸毛:「是有如何?」

「哦……卻也沒有如何。只是原本我聽聞你參加了此番區公所的實習,會優先拿到今科明年恩科加分。沒想到你……哼哼……」說著,王克非將目光丟向西方。

那座連接著盛家莊與南呂村的小橋上,黑壓壓地滿是人。

這是盛家莊的村民們。

而眼下,這些人紛紛都跑了過來。

只聽人群之中時不時都響起這麼一句:那呂偉迎就在南呂村的村口!

「還有縣裡來的大官兒能受理我們的冤屈1

「告狀,告狀1

……

這時,盛勇為這才從懷裡拿出一張按著無數手印的檢舉狀:「你的事情,早就被告發了。還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可笑!憑什麼抓你?就憑你將只針對官紳加稅的政策改頭換面,拿去催逼百姓納糧。這不僅是瀆職,更是欺詐!現在,我你若隨我去規定地點交代規定問題,或許還有機會保住往後重新參加科舉的機會。但你若抗拒從命,那迎接你的,將士移交大理寺起訴的結局1

呂偉迎面色徒然間蒼白了起來。

他看著無數憤怒看向自己的木棺,毫不懷疑要不是還有數十個官差在左右護著,他頃間就會被憤怒的盛家莊百姓撕碎。

只是,這些官差已然不再聽命於自己。

他們這一行的目的是要抓捕呂偉迎!

王克非這時搖搖頭道:「你這又是何苦呢?這一回,朝廷已經下了命令。往後,未經最低縣級機關實習的學子不再有資格報考鄉試一級科舉考試。也就是說,沒有在縣衙實習的秀才再也無法報考鄉試,考取舉子了。原本,呂偉迎你率先參加此番實習,不僅有資格參加明年的鄉試,更是有望在明年球參加聖上特許的恩科。並且,朝廷已經在邸報上寫了,會特地優先錄取爾等。」

「卿本佳人,奈何從賊……」王克非搖頭晃腦地說了一句,又顯得頗為激動了起來。

少了一個競爭者,自然是頗為開心的事情。

尤其是這呂偉迎還是那等作姦犯科之人,更是讓人唾棄。

呂偉迎看著一個個或者憐憫,或者唾棄的目光,崩潰了:「你們不能抓我1

盛勇為輕哼一聲,一揮手,兩個五大三粗的大漢動作訓門各地衝上前一左一右架住了掙扎的呂偉迎。

「我是舉人,你們不能抓我1呂偉迎嘶吼著,掙扎著。

「但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舉人了。」梁益心這時大步走了過來,冷漠地盯著呂偉迎:「你在盛家莊一切所作所為本官已經上報給了順天府學政,現在,學政已經革除了你的功名,取消了你一切舉人的身份待遇。同樣……往後你也出名了。為了明正典刑,讓天下士子明白法度。這一回還會將你的案例抄送天下各省學政,同時厲行考生非實習不得科舉之法1

呂偉迎彷彿渾身骨頭都被抽掉一樣,整個人渾身癱軟了下來。

這一刻,他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宛平縣的學子竟然甘心充當縣衙的走狗,深入到最艱苦一線的基層。

因為,這一回朝廷抽調了所有學子的命根子:科舉。

沒有科舉,學子便失去了這唯一的一條晉陞之階,成了元朝時期下九流的人物。那時候,儒生是與乞丐相提並論的。

一個秀才不參加實習便無法報考鄉試。

一個舉子不參加實習就註定考不上進士。

沒有舉人的身份,就註定做不了官兒。

沒有進士的身份,也就不會有仕途之說。

當然,呂偉迎仔細一想,又明白了為何這些學子們並不抗拒實習。他自己就是參加實習的一員。雖然名為實習,但縣衙是與他們簽訂勞動契約的,期限一年,一月三兩銀子一石米。這個待遇對於絕大多數的窮酸秀才而言已然可以瞬間邁上小康生活了。

若是到時候經歷考評,這個俸祿還有的漲。

有錢拿,自然做事就積極。而且,似乎還能陞官,能夠在還只是童生秀才的時候就吃皇糧。這無疑是改變了他們這些窮酸書生的命運。

讀書是為了什麼?考中秀才、舉人以及進士就能當官,當官了就能改變一輩子悲催的命運。

而現在,只要考中童生就獲得了吃皇糧的機會,那豈不是比起遙遙無期甚至幾率極低的舉人進士來得更加靠譜?

這也無怪乎那個王克非在這裡做得津津有味了。

而且,朝廷此番是從大興縣抽調人馬到宛平縣。可以預見,大興縣也定然有宛平縣的學子被抽調過去實習。

這樣異地輪換,實際上又解決了如呂偉迎這等與本地大戶有千絲萬縷關係之人在基層的滲透,從而解決了那政策執行變質的問題。

一念及此,呂偉迎頓時覺得萬念俱灰:「輸了……栽了,我呂家完了礙…」

當天下午呂偉迎在恆信酒店的二樓里交代了一切問題。

他怎麼與當地縣衙勾結,怎麼私分多收上來的稅賦,又怎麼讓盛慶和妝模作樣誆騙百姓從命的事情全都主動倒豆子一樣交代了出來。

根據呂偉迎的線索,被堵在清秋小院里的盛慶和、呂方、劉侗以及孟孟玉丹連帶著已然喝醉得一塌糊塗不省人事的陳賢一起被席斌抓捕歸案。

這時,朱慈烺則派出了由都察院、大理寺以及刑部派駐的三法司人員齊聚盧溝橋鎮。

這其中,大理寺作為公訴機關,刑部作為警察機關,都察院則作為司法機關。

三法司在盧溝橋鎮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公審公判儀式。

十里八鄉的百姓齊聚會常

都察院監察御史柯顯成了此案主審,刑部人員則將由席斌梳理完畢的案情交給了各司人員。最終,由大理寺評事寧一飛作為公訴人在公審大會上宣讀了呂偉迎、盛慶和、劉侗、呂方、孟玉丹以及費丁等人的罪狀:

「被告人呂偉迎,男,26歲,前舉人學歷,順天府宛平縣盧溝橋鎮南呂村人。原縣派駐盧溝橋鎮公所公職人員。在執行閣發1號令時公然篡改原意,將原本閣發1號令中關於調整稅賦結構,取消官紳免稅條件隱匿補報,而聯合被告人呂方、盛慶和、劉侗、孟玉丹以及費丁等人……以曲解政令形式對盛家莊村民進行詐騙……「

「上述事實,有證人證言、鑒定結論、物證、書證及照片予以證實。被告人呂偉迎、盛慶和、劉侗、孟玉丹以及費丁等亦作了供述和辯解。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綜上所述,被告人呂偉迎、盛慶和、劉侗、孟玉丹以及費丁以詐騙形式騙取財物合計地契十七份,房契三十九份,價值銀三千五百七十六兩。上述熟人行為已觸犯新修大明二七六年《大明律》第382條第1款、第383條第項、第395條第1款之規定,構成瀆職罪、詐騙罪。盛慶和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呂偉迎、費丁屬公職人員,有加重情節。我寺為維護大明法律秩序,嚴懲嚴重犯罪,依照大明二七六年版新修《大明律》第141條之規定,特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1

「好1盛財猛烈高喊了起來。

「大快人心啊1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啊1

一旁,盛勇為、王克非以及梁益心等人齊齊重重鼓掌起來。

台上,柯顯輕咳一聲,重重地拿起了手中的驚嘆畝拍打了起來:「還請各位鄉親父老安靜,安靜!現在,我作為本案主審御史,向被告人發問:爾等還有何要辯解的嗎?」

呂偉迎此刻披頭散髮,渾身精氣神都沒了,昔日那個傲氣衝天的舉人彷彿一個活死人一樣,一言不發。

另一邊,呂方看了看自己的兒子,由看了看台上台下眾人,輕聲道:「我只求,這一應罪過一人擔當,莫要牽連妻小無辜之人……」

「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盛慶和與孟玉丹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著。

「被告人既無辯解,那本御史即可宣布判決1柯顯朝著一邊書吏緩緩點頭,沒多久,一份判決書寫就。

柯顯拿著墨跡未乾的判決書站起身。

場上,幾乎所有人站了起來紛紛屏息以待。

就連原本一句話都沒說沉默以待的費丁望著這樣陌生的一面也不由有些期待了起來:「也許……自己那些老友給自己活動了一些呢?自己的家人也肯定沒有放棄自己吧……」

他壓根不知道,此刻他的家裡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家產都不知道被幾個妻妾分了好幾份。

終於,柯顯宣讀了判決書:「被告人呂偉迎、盛慶和、孟玉丹、費盯呂方、劉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