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章:軍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軍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會兒正是下午,冬日在暖烘烘的屋內正是讓人煩悶又昏睡的時候。這幾個商人一番鬧騰,頓時讓屋內一下子稍稍靜謐了起來。

吳巧兒看著眼前幾個商人,心裡頭一陣子打鼓。

這幾個商人都是身邊簇擁著十數人,各個身材彪悍雄壯,面色兇惡,一臉不好相與的模樣。尤其此刻他們見只來了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更是大大不放在眼裡。

吳巧兒有心想要退出去,只是一想到掌柜的對自己厚愛,更想到而今再也沒有長輩遮蔽,得自己一個人撐起姐弟倆的未來,她便強忍著無數怯意,深深呼出一口氣道:「今日,是小女子巧兒為今日拍賣行的拍賣師,也就負責今日拍賣諸多事宜。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幾位貴客恕罪海涵。至於這寶鈔之事,小女子也是恰好知曉其中因果,若貴客有心,還請聽小女子分辨幾句。如此,可好?」

紅唇輕啟,吳語軟糯,又是官宦人家教出來的儀錶姿態遣詞造句,一見便讓人眼前一新,紛紛注意到了這位今日的拍賣師了。

就是那這幾位從京師趕來的商人們見了,也是不由眼前一亮。

他們都是見過大場面的,未曾想到他們十數人如此氣勢洶洶之下,竟然還有人能如此條理清晰,不卑不亢地應對。

「哼,我們幾人來照顧你們生意,那是給你們抬舉。竟然還與我說什麼不能用銀子,這天底下就沒見過的事情,到你能說個什麼話來1惡商說著,又是氣勢洶洶起來。

「我恆信商行立業之本,便是誠信守法二字。誠信之道,自然不必贅言。守法之舉,卻是我恆信能得如今基業之根本。朝廷眼下發行寶鈔,乃是國法所立的貨幣,豈能不用?眼下拍賣賣國奸商家財,更是為朝廷所託。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此為人根本。今日,非寶鈔不得用,還請海涵。」吳巧兒說罷,又是盈盈一禮。

屋內眾人聞言,都是不由緩緩頷首起來。

尤其是角落裡一個男子身板挺直,看著吳巧兒能說出這有禮有節的一番解釋,更是不由接連點頭。

那惡商聽聞,先是一陣沉默。

畢竟,這吳巧兒所言實在是滴水不漏。大明本來就是官方法定貨幣設為寶鈔,誰敢說這玩意不能用?再加上這是朝廷在拍賣叛國賊的財產,更是順理成章。

只是,一想到這裡頭許多拍賣的資產都是低價出售,錯過了這拍賣,那可就是錯過了無數銀子埃

一念及此,為首的京師商人頓時朝著身邊幾人丟了一個眼神。

隨後,一行人默不作聲衝上去,當下就要扯住吳巧兒。

「該死!汪將軍,還請援手1這時,一個美婦人急匆匆地走了過來,一見這景象,當即著急了:「若出了什麼事情,我田英琦一人擔著1

「田掌柜的哪裡話,我輩軍人保家衛國,便是要除暴安良!有我大明將士在此,哪個宵小膽敢為禍1說著,卻見一個聲音清朗的大漢身形如箭竄了出來。

幾個惡商一見只來了一人,頓時冷哼一聲:「多管閑事1

但很快,他們就後悔了。

嘩啦啦的,角落裡又站起來了數十人。

這裡頭,許多都是一副士紳打扮,沒想到此刻竟是也跟著起身。

「我徐某人雖然退伍了,卻也見不得你這等狂妄無恥之徒欺壓1

「本以為給你講講道理也就罷了,沒想到他娘的竟然還要朝著一個女娃子動手,兄弟們,真當俄們山西的爺們沒個卵子嗎?」

「併肩子上1

數十人一擁而上,轉瞬間,原本還耀武揚威帶著十數個護衛的惡商頃刻間就慘叫了起來。他們身邊的護衛或許有幾分本事,但在數十個退伍兵手裡頭,卻是根本夠不著。

尤其這裡頭許多人還是彼此相識,衝上去時便悄然間結陣一起上。

不過十數息的時間,地上就只剩下慘叫之聲了。

而這時,掌柜的田英琦安撫完了吳巧兒,這才走過來。

那惡商彷彿見到救星,連忙道:「我服,我服!我嚇著那女娃,我賠錢!我是買了門票,連帶著護衛一起都買了門票的啊!掌柜的,你們不能放著我在這裡被打死罷1

「諸位義士,還請手下留情罷。這惡商既然欺我恆信的人,自然會報官去處置,讓官服定是非。諸位若真將人打壞了惹了麻煩,卻才叫不美。今日,我恆信多謝諸位義士援手。明日,我做東,請諸位吃酒。」田英琦說罷,眾人這才紛紛收手。

「田掌柜的太客氣了,大家都是老相識,剛剛嘛,還只是以為有人不解就問。沒想到竟是個無賴之徒,差點沒救上,太客氣了1被換做汪將軍的其實就是汪洵,軍制改革后的汪洵被調撥到了山西,此番在第一軍樞秘處任職,今日來這裡,倒是有些巧合。

「能得田掌柜請,那俺們這些大老粗可就恭敬不如從命啦1

「老夥計都發家了,這酒啊,吃得吃得1

「那可就多謝了1

一干參加拍賣的男女卻是有說有笑,紛紛應了下來。他們這些人都是這幾年參加近衛軍團退伍的將士,有的是傷殘退伍的,有的是年紀太大,達到了要求退伍的。

比起過往的將士,而今的退伍兵可就待遇好多了。但凡退伍,首先就有退伍補助金,數額不菲,最低也有五十兩之多,這可足夠一家人平穩吃喝三年了。再加上一般還會安排差事,最少也有田地可分,日子大多數過得不錯。

再加上平時在軍中立功的獎金,平常的俸祿,很多人回了鄉便買田買地成了鄉紳。心思聰慧一些的,甚至開店做買賣。這些人有許多跟著恆信做事,買賣越做越大,日子很是紅火。甚至還有幾個是辦了工坊,更加發家的。

這一回恆信在介休開辦拍賣行,將范家的家產全部拍賣,率先得到消息的就是這些退伍回家的退伍兵們。

倒不是有賄賂陰暗之事,而是他們都彼此合作久了,甚至有的人就在恆信做事,知道虧不了。

雖然恆信拍賣行也有發消息在本地公告,後頭也著急來了許多人,但來晚了,有些事情反而就不方便了。

比如說參加拍賣的門票,以及最為關鍵的:寶鈔匯兌。

作為承接了官府拍賣的拍賣行,自然是只收寶鈔,不收銀子的。而這,又讓各地恆信錢莊、帝國中央銀行分行的門檻紛紛被踏破。以至於最後來的這幾個惡商最終這才惱恨的發飆,他們本來是不信的,沒想到真不收銀子,一下子急了。

故而,再後頭來的,就是想參加拍賣,也沒有那麼多寶鈔可供採買了。

田英琦又與眾人招呼了一聲,眼見場面重歸於平靜,這才撫著吳巧兒的背,輕聲道:「剛剛你的應對很好,這底子很不錯,是個做大事的女子。我本以為你一人處理就沒事了,沒想到這幾個不知道好歹的竟然起了歪心思要動粗,倒是嚇著你了。」

「掌柜的哪裡話,給行里辦差,我自然不當丟了這臉。」吳巧兒一雙面頰粉撲撲的,很是激動。被人誇獎,她心理可真是極高興的。

眼見吳巧兒恢復了正常,田英琦笑著拍拍手,招呼著大家啊都:「好了,大家都準備開始吧。」

拍賣也終於進入到了正題。

接下來反倒是正常無礙了。

當然,也並非是一潭死水。相反,卻是順利得不能再順利。

「位於介休城關,西門大街商鋪四連門面一處。這雖然是一處商鋪,但很不簡單的,這是一同連著四個門面的商鋪。商鋪的後面,是附帶的一個可以容納二十人工作、生活的附屬院落。曾經是范家用以加工炮製藥材的一處店面。此處的起拍價是:起拍價,一百元,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元。」吳巧兒微笑著介紹完了這一處商鋪的簡介,便開始宣布起拍。

吳巧兒話音剛落,便是接連不斷的喊聲響了起來。

「一百一十元1

「一百二十元1

「一百五十元1

……

「一百八十元1

「一百八十元第一次。」

「一百八十元第二次1

「一百八十元第三次!成交,恭喜徐員外,獲得這一處門面的地契,一會兒,會場結束后,會有行里同仁為員外一同前去縣衙辦理過戶手續。」

……

「范家村村西田地一千畝,起拍價,五百元1

「七百元1

「一千元1

……

「恭喜……」

「恭喜……」

一個又一個的追拍之下,一個下午飛快地過去,內里也再是沒有出差錯了。

一直到了日落西山,這拍賣會的第一天這才終於緊張又順利地度過去。待到屋內參加拍賣的客戶們漸漸各自離開,吳巧兒這才終於到了台下尋了一個椅子重重坐了下來。她攢著粗氣,回想著今日的表現,漸漸笑容綻放:「今天,沒有出醜罷。聽掌柜的說,好像表現不錯呢。」

「吳姑娘的表現豈止是不錯,簡直可是驚艷呢。我本以為,這一回的新鮮的拍賣行會落個空,遭遇冷遇。沒想到,竟是有如此上佳的表現。差點,都惹得人打起來了。這時,一個頗為儒雅的男子走了過來,笑著對吳巧兒道。」

吳巧兒見了來人,頓時驚道:「是汪將軍?奴家本以為大家都走光了,沒想到,沒想到……是奴家失禮了。」

「我只是樞秘處的一個尋常佐官罷了,天掌柜一聲將軍是抬愛,吳姑娘還請不要多禮埃要知道,你今日出色的工作,可是幫了我軍一個大忙了。」汪洵笑著虛扶道。

「姐姐,姐姐!我剛散了場就聽人說你這裡碰上了惡賊。惡賊在哪裡?狂徒!休得無禮,敢欺我阿姐,我和你拼了1這時,吳萬英急匆匆走來,一見吳巧兒盈盈一禮蹲下,又見汪洵躬身湊過去,還以為這裡發生了什麼,頓時一把衝上去就要扭住汪洵的脖頸。

這要是給撞結實又抓穩了,那可就壞了。

可汪洵是什麼人?

能在作為偵察連長官又擔任天策突擊隊長官的王牌軍官,哪裡會被一個小孩子抓住?當即一個反擒拿,先是微微一矮身,隨後便上手一把抓住吳萬英的肩膀,輕而易舉將吳萬英舉了起來。

「誤會啊!不要莽撞1吳巧兒驚叫起來。

汪洵聞言,輕笑了一聲,將吳萬英緩緩放下,這才退後一步。

「你這莽撞的性子到底什麼時候能改改?我與你解釋,這不是欺你姐姐的惡徒,要不是多虧了這位……大人搭救,今日我才要被惡徒欺負了1吳巧兒著急著過去抓著吳萬英的身子,眼見沒傷道,這才重重鬆了一口氣。

一番解釋,吳萬英這才明白自己錯怪了好人,忍不住羞憤難擋,躬身一禮,恭恭敬敬地朝著汪洵道罪:「是小子莽撞了,還請恩人發落,要如何處罰,小子都受著!心服口服1

「當真怎麼罰都心服口服?」汪洵道。

吳萬英身子一緊,感受到了剛剛那種天旋地轉的畏懼,但他只是轉念一想,便忍著畏懼,躬身道:「是,不管怎麼罰都心服口服1

「那好,往後就罰你下次必須如今天一樣,奮不顧身照顧你的阿姐,無論艱險1汪洵嚴肅道。

吳萬英愣住了,他當即道:「對於不孝之人而言,這才是處罰。這是這男子漢應當做的,不算處罰1

「哈哈,所以我亦是無心罰你埃行了,此事就這麼過去了。今日能有這兩個收穫,也算意外之喜。我叫汪洵,職司你們也知道了。得空,可以來城關驛尋我。」汪洵最後目光落到吳巧兒身上,擺擺手,轉身離去。

汪洵離開了拍賣行,到了城關驛。也就是位於城關鎮的驛站。這也算是最近幾年兵部著力恢復的一件事:恢復驛站。

也許是得力於李自成的反面例子,重建后的驛站管理規範了許多,也沒了官紳蹭吃蹭喝白住白吃的事情。

汪洵住這裡,自然也不是蹭吃蹭喝,而是這裡比起其他地方要安全許多。

一回驛站,汪洵便見到了兩人,赫然便是田英琦以及介休縣令朱廷胥。

一見面,朱廷胥就歡喜道:「大喜訊啊,拍賣成果如此巨大,北伐可以提前準備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