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三章:邊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邊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吳萬英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震驚的無以復加。

「這這33這群畜生1吳萬英怔怔地看著眼前的景象,緊握著拳,憤怒地想要追上草原上向北逃竄而去的蒙古馬隊。

但他終究是沒有這樣的能力追殺上去,只能痛苦地怔怔看著北邊茫茫的草原,看著越來越遙遠的蒙古馬隊背影。

這是位於大同府邊境的一處小村落里。剛剛遭遇蒙古人馬隊襲擊的村落一片狼藉,火光燃燒著殘破的屋舍,門庭破碎,橫屍無數。

慘叫聲時不時傳來,到處都是受傷的村民。

這個開春的時節里本該是萬物復甦的時候,但當吳萬英來到這裡的時候,見到的只是這樣一種宛如地獄的景象。

一隊蒙古人的打草谷的馬隊在吳萬英所部之前抵達了這裡,並且迅速洗劫了這裡。

當吳萬英所部來的時候,便只能望著逃之夭夭的蒙古馬隊憤怒大喊。

「不要看了!救人要緊,這裡應該還有人,還有活人1一個嗓門極大的士卒朝著吳萬英大喊。

吳萬英緊握著拳,回過神,看著幾個士卒一臉平靜地進入村莊,打掃著戰常

他看向一個剛剛那個嗓門大得彷彿能震破耳膜的大喊,聲音微微有些沙啞著道:「為什麼,為什麼不追過去殺光這群狗韃子1

「殺,誰不想殺。」這個名作丁高亮的軍卒道:「可俺們就兩條腿,也得追得上去。」

「就這麼沒法子了嗎?」吳萬英心底里說不出的難受。他本以為從軍入伍以後見到的景象,聽聞的故事已經超出自己原來預計十倍了。沒想到,真切感受到這些血淋淋的現實時,太才明白,他還是太小覷了戰爭的殘酷。

「法子,當然是有的。這裡是長城邊關,等後面來的援軍填補了各個關隘,騎軍巡邏一步步恢復常態,這邊牆裡的空子也就越來越少,那些韃子想要再趁虛而入,也不會再有辦法了。」丁高亮說完,忽然間輕輕豎起一根手指,低聲道:「噓」

吳萬英聽完,心裡頭稍稍好受了一些。這會兒,他正打算反應過來問那個所謂的活人在哪裡。此刻見丁高亮這個模樣,頓時意識到了有情況,也不由低聲屏息了起來。

「井下的朋友你挺好,俺們是過路的商隊,只想買點食物,剛剛來犯的韃子已經自己退走了。你不必擔心1丁高亮壓抑著自己那驚人的嗓門,低聲地朝著一口水井說著。

吳萬英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切,實在想不到,這裡頭竟然還會有人。

一陣沉默間,屋內一點聲息都沒有。

丁高亮倒是耐心好得很,依舊道:「外間是真沒有韃子了,聽額的腔,也不是韃子罷。裡頭的朋友,可以出來了。」

吳萬英忽然間反應了過來,丁高亮京師說自己的是商人!

可他們是大明的官軍啊!

很快,一個怯生生的聲音打破了沉默,也打斷了丁高亮的思緒。

只聽井底果真傳來了迴音:「爹爹,娘都不在了嗎?我我上不去了。」

「真的有人1吳萬英激動不已,連忙反應過來,將井邊里撈水的繩索不斷搖上來。

果不其然,只是一扯,便能感受到繩子下那沉甸甸的重量。裡面真的有人!

伴隨著繩索不斷被扯上來,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年歲約莫十二三歲的小孩子被撈了上來。這孩子面色發白,一雙眼睛迷茫地打量著眼前的世界,渾身被冰冷的井水泡的侵透,時不時發抖著,顯得格外虛弱。

「快帶這孩子去洗個澡1吳萬英一見此便不由跳腳了起來:「這副模樣,要是隨便一個傷寒過來,這個春天就挨不過去了1

「我去燒水1丁高天應了下來。

很快,吳萬英便抱著孩子進了屋。只是,剛剛踏進屋內,吳萬英便不由地將孩子的眼睛蒙了上去。

只見此刻屋內,一個婦人渾身,衣衫破碎,掉在房梁之上,景象著實可怖。

這時,後續入村的軍人也得到了命令。收斂各處屍首,集中埋葬焚燒。

山西曾經爆發過傳染性劇烈的瘟疫。鼠疫的源頭便是來自接近草原的山西。故而,這一回大軍遠征,便頗為注重衛生的問題。

當丁高天把熱水燒了以後,卻見吳萬英一臉赤紅地沖了出來,跑回了軍營,一路哀求地扯著一個女護工到了這宅子里來。

「哎呀,我這還有一大堆事情沒忙完呢。你扯著我來這裡做什麼?唉,怎麼還進了個院子里。怎麼,這是你打算用作連衛生所的地方?要我說,佔用人家民居,這可得連長答應。你可別手腳不幹凈啊1

「好姐姐,我怎麼會亂來,這村子整個都讓韃子禍害了,我我是救了個人,可是,可是」吳萬英說著,一下子有些難堪了。

那女護工一見,反而好奇了。

丁高天看著這景象,一臉茫然。不過很快,伴隨著那女護工乾淨利落地料理完了走出來,眾人紛紛明白了緣由。

「原來,是個女娃子。」女護工走了出來,卻也丟給了兩個大男人一個難題:「不過,咱們這會兒去的是大同右衛,看景象,也是要過團山,出長城的架勢。你們打算帶個女娃子?」

護工說完,也就走了。

這時,眾人這才見這小女孩蹲在地上,一聲不吭,安安靜靜地坐在地上抱著膝蓋。只是,他的眼神,卻是用餘光看著幾人,顯然依舊在注意著大家。

聽了女護工的話,這反而讓丁高天與吳萬英犯難了。

丁高天一想到要帶著一個女娃子行軍,頓時就頭大了,道:「要帶上女娃子行軍那怎麼成?咱們是來打仗的,又不是來做善事的。我看,一會兒讓後勤的兄弟們送到大同城去,尋個善坊吧。」

善坊,便是近似孤兒院的地方,一些無人收養的孤兒寡女便被送了過去。

「這位大叔不是經商做買賣的?」小女孩仰著頭,一雙眼睛似水地看著丁高天。

「這這」被這一雙純真無暇又柔弱得彷彿一碰就碎的眼神碰著,丁高天卻彷彿碰上了最熾熱的烈焰一樣,一下子灼熱無比,搓著手,這那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了。

最終,還是吳萬英明白了丁高天的心思,道:「我們,也是怕你顧慮。往常官軍的名聲不過,咱們這些官軍可不一樣了。咱們大明的官軍已經變了個模樣,而我們,便是皇家陸軍第一軍第二師三七六團第一連的士兵。我們啊,不做壞事的。」

小女孩認出了這個是抱著自己出來的人,一雙眸子對視了一會兒,低著頭,輕聲應了下來,又道:「兩位恩人救了奴家的性命,奴家自當不去打擾。只是還請一問,爹爹,娘去了哪裡?」

吳萬英想起了進門時捂住小女孩眼睛的景象。

「他們去了很遠的地方。」吳萬英輕聲道。

「奴家知道了。那奴家會去尋爹爹,娘的。不給恩人添亂」說著,小女孩認認真真行了一禮,朝著門楣上的祖宗排位重重磕了一個頭,隨後蹲在了地上,抱起了自己的膝蓋,將一個小瓶子放在了地上,靜靜地看著,也不顧兩人了。

丁高天鬆了一口氣,就要扯著吳萬英離去。

吳萬英走了幾步,忽然間轉過身,看著這庭院三進的屋舍,嘆道:「這本是個書香門第罷,只可惜讓韃子禍害了」

「再不走,我看你就要被軍法禍害了。」丁高天叨叨絮絮了起來:「本來是估摸著還有人活著,能救一個是一個,可看你還打算多插手,那可就禍事了。你也不想想,讓女子進了軍營,那成什麼模樣了?」

「隨軍醫院的護工身前,你敢這般說?」吳萬英一語道出,頓時噎住了丁高天。

這丁高天別看嗓門大,模樣兇悍,卻是個內心柔和的人。尤其面對女子,更是畏縮得手腳伸不開。

一連囁嚅了好多聲,丁高天忽然間頓住了:「對了,那孩子爹娘不是死了么?」

「那小瓶子里?」吳萬英說完,便轉身大步沖了回去。

裡面,那小姑娘正將小瓶子里的一個紅丸倒出來。吳萬英身為連隊衛生員,當即就認出來了這是鶴頂紅,有名的毒藥,衝過去,一把奪走,道:「何必這麼想不開?」

小姑娘一雙眼珠子盈滿了淚珠,盯著吳萬英,久久哽咽著道:「大哥哥,你何必救我,讓我去尋我爹娘多好我曉得他們還未走遠,只想早些去,尋我爹娘啊1

吳萬英看著這一幕,心中猛地一狠,一把扯過小姑娘,道:「你沒爹娘,我也沒爹娘!那今日,便跟著我一起活下去!活著見這世道,將那群狗韃子殺個乾乾淨淨!放心,行軍又如何,干係軍法又如何,救了你,我便要一直就下去!走,活下去1

說我那,吳萬英扯著小姑娘,一把罩上自己身上一間衛生員的白色軍服。

這軍服與尋常士兵的服飾大致一樣,但袖標與帽子上卻多了一個紅色的仁字。大明這地方雖然有基督教,但讓十字架成為救死扶傷的標誌可沒有任何可能。故而,最終陸軍醫院為醫護人員做出的區分便是寫上一個仁字。

醫者父母心,仁之一字最能詮釋。

丁高天看著吳萬英穿著中單,一邊的小姑娘套上了明顯大了一碼的醫護軍裝,愣了半天,憋出來一句話道:「歡迎歸隊1

「全體集合1忽然間,一道嘹亮的集結號響了起來。

三人急忙衝出屋外,在村莊外集合起來。

小姑娘穿著大了一碼的醫護軍裝,跟著兩人氣喘吁吁地衝到屋外,看到了無數人行動迅速地從各個角落裡湧來,最終紛紛列隊。

當一行人列隊完畢以後,帶領他們的團長張庭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看向東方。

那裡,一條巨龍緩緩馳來。

小姑娘靜靜地打量著這一切,杏口微張,驚訝地道:「好多人呀」

這是一條宛若巨大長龍的隊伍。他們將整個官道甚至兩旁所有可以行走的地方都佔據得滿滿當當。

天色已經開始漸漸晚了,夕陽西下,紅霞照滿大地。一片赤紅的世界里,大明的第一支主力隊伍開始開拔向北。

主力部隊抵達了,作為先遣連隊的將士們亦是準備好了臨時營帳。

鑒於醫護人員優先安排,吳萬英帶著小姑娘重新進了村莊內歇息。村外,延綿數里的帳篷不斷立了起來。將士們開始安歇,處理了十數個因為行軍外傷的士兵以後,回到衛生室里的吳萬英這才終於有機會問到小姑娘的名字。

「還沒說要如何喊你呢?敢問,姑娘名諱?」吳萬英躺在鋪蓋上,和衣而。

小姑娘悄悄遞出來一個還留著惹起的饅頭,低聲道:「爹娘都喚我饅頭,往後就喊我,饅頭吧。」

「饅頭?」吳萬英喃喃地說著,將饅頭又重新遞給了小姑娘,道:「嗯,好名字。來,饅頭,吃掉吧。」

說完,吳萬英便沉沉睡了過去。

大同城。

大明樞密院副使兼三邊、山西總督倪元璐看著樞密院的軍師們匯總著各處情報,將沙盤上的地標開始更新。

而這,亦是可以算得上每次主帥必定觀摩的時候。

整個山西的山川地表直觀可見,代表著糧食轉運基底的白色米堆,代表著一個主力團的一個小紅人,以及各處城鎮的模樣,都在沙盤上清晰可見。

而此刻,被軍師移動的小紅人已經徐徐開始從整個帝國的內陸,從太原、從宣府、從保定、從西安、從榆林開始徐徐朝著北方草原上移動過去。

大明這個龐大的巨人,就要開始伸出自己的拳頭了呢。

「就是不知道那些蒙古韃子,知道這一切以後,會是個什麼樣的反應呢?」倪元璐萬分期待著。

「也許他們還會期待女真人的救援吧。」倪元璐目光落向了遼東:「如果是這樣的話,坐看敵人失望會更加的讓人欣喜呢。」未完待續。